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要是真的清楚,就不会看上这种女人。」想起她上回的态度,湛展图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当自己的媳妇。

  「她是哪种女人不需要你来评论,我带她过来只是要让你清楚,从现在起,她会一直待在我身边。」不管父亲喜不喜欢,他要父亲认清楚事实,他会和她牵手一辈子。

  「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湛展图说得斩钉截铁。

  「如果你敢私下找她,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父亲是怎样的人,他很清楚,事先提出警告。

  明白自己屈于劣势,湛展图顿时气结,却又拿他没辙。

  元瑛琦总算明白,湛驭坡之所以带自己一起过来,除了是要当面跟湛展图把话说清楚外,也是要避免他私下找自己的麻烦,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一在包厢坐下来用餐开始,元瑛琦的态度就殷勤得十分不寻常,频频为湛驭坡夹菜,彷佛拿他当老爷在侍奉。

  湛驭坡当然猜得出,她会这样多半是跟稍早与父亲的那一席谈话脱不了关系,但她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既然有人要伺候,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当然照单全收了。

  她甚至主动问他,「要喝酒吗?我帮你叫。」

  湛驭坡挑眉。「你不是说只有酒鬼才喝酒?」

  明知道他故意拿她说过的话来糗她,但她不以为意,「只是喝一些,不要紧的。」

  「真的这么开心?」他下午还得回公司,并不打算喝酒,但也因此清楚她开心的程度。

  她原本想装蒜,在对上他洞悉的神情后才道:「像你这种人是不会了解的。」

  「我是哪种人?」

  她认真地看着他,「总是把话埋在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轻易说出来,让旁边的人摸不透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是这样吗?」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下又引来她的不满,「就是你现在这个德行,即使是被说中了,也不会老实承认。」

  湛驭坡不否认,或许是因为肩负着经营一家企业的重担,养成他的情感要比一般人内敛。

  「像你这样,老是把感情藏在心里,身旁的人怎么知道你的想法。」

  他微皱眉,「听起来,你对我有很多埋怨?」

  「不是只有我,就拿佑坦来说,你也是这样。」

  原想逗逗她,但在听到她提起弟弟时,他也认真了起来。「佑坦跟你说了什么?」

  「他现在才不可能说你什么。」

  自从湛佑坦的心结解开后,对哥哥根本就是敬爱有加,哪里可能说他的不是。

  「这么说来,有抱怨的就只有你一个喽。」

  「才不是这样,我知道你疼他,但是如果不说出来,他怎么感受得到?」人家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你怎么知道他感受不到?」也许他的感情是比较内敛,但他相信弟弟感受得到。

  「就算是感受到了,但如果能够听到你亲口说出来的话,会更高兴。」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他一直对她很体贴,虽然他工作很忙,仍坚持每天都要陪她吃饭;她不想进国乐团工作,他也支持她的理想,并帮她向母亲说好话,让她能自由的拉琴;即使他从没对她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却能注意到她的每个情绪与需求;他温存的目光和热情的吻,也时时让她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宠爱。

  可她毕竟是女孩子,总是希望能听到心上人说说情话,就像今天这样,虽然湛驭坡早用行动证明了对她的感情,她还是想听他亲口说。

  一想起他稍早说的那些话,她的嘴角不禁往上扬。

  湛驭坡见她兀自开心,出声唤回她的思绪。「你又想到哪去了?」

  她连忙否认,「没有啊!」

  这样的表现让湛驭坡清楚地意识到,她除了亲身感受到他的体贴外,心里确实渴望听见他的告白,只是这对个性内敛的他来说并不容易。

  但因为对象是她,他会用实际行动让她明白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那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抛出诱饵。

  元瑛琦有些迟疑,可终究按捺不住好奇,「如果你愿意说的话。」她非常乐意听。

  「听清楚了。」

  没想到他愿意向她倾诉,她充满期待的睁大双眼。

  就在她预期会听到他对自己的告白时,双唇无预警地被吻住。

  她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耍了,直觉想动手推开他,他却不肯轻易放手。

  看来跟湛驭坡在一块,她注定是只有认栽的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