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用过饭后,湛驭坡送元瑛琦回家,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回想起今天在他办公室发生的事,他吻了她之后就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并乖乖待在他身边,她只不过顶了他两句,就被他吻到喘不过气来,害她不敢再回嘴,然后他霸道的宣告两人关系确立,她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成了他的女朋友。

  但既然是他主动要求她做他的女朋友,他对她不是应该要百依百顺吗?

  结果居然警告她别再动手动脚,还说什么修理她,害得她被佑坦取笑,连带在湛爷爷面前也抬不起头来,这一切全是他的错。

  更可恶的是,她明明已经抿嘴表达出自己的怒意,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开他的车,真是气死她。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全落在湛驭坡眼里,他是存心逗她的。

  喜欢上她是意外,但他不得不承认,心情疲惫之余逗弄她确实是不错的调剂。

  其实元瑛琦好几次想开口质问他,偏偏因为赌气,要自己先开口示弱,实在不甘心。

  时间在懊恼中流逝,车子终于在她家门前停住。

  「到了。」湛驭坡好心提醒她。

  她并没有立即下车,在给他最后表现的机会。

  「你不下车吗?」

  这话惹得她更火。他究竟是眼睛瞎了,还是根本就不在意她?

  如果换成是湛佑坦,她老早就赏他好几下爆栗,只是这会——

  「知道了!」她气恼地解开安全带要推开车门,却发现车门上了锁,回头想质问他,却被他突然靠近的脸庞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不是要叫我开门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也没必要突然靠得这么近吧。

  「那你不开锁,靠过来干什么?」

  「真的想要我把门打开?」

  他贴太近,害她不禁脸红,嘴硬的说:「你不打开,我怎么下车?」

  「真的想下车?」他的脸又欺近几分,呼出的气息几乎直接扑在她脸上。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鼓动起来,让她下意识地咬住嘴唇。

  眼看他的脸就要贴上自己,她在最后一刻勉强记起她想说的话,「我话还没说完!」恼他老是让自己分心。

  原想偷香却被打断,湛驭坡暗叹可惜。「我以为你没话想说。」

  「谁说的?」

  他挑眉问:「是谁气得一路上不说话?」

  原来这一路上他根本就知道她在生气,居然还故意耍她?

  「你这家伙!」她对着湛驭坡就要挥出手,却被他握住。

  「看来我说的话你都没有认真记住。」

  她哪里还管他说过什么,正想要抽回被握住的手——

  「动手动脚会被修理。」

  这话才入耳,她的唇已经被攻占。

  哪有这样的,明明是他有错在先,为什么受罚的人是她?他不讲理,偏偏她爱上这个不讲理的鸭霸男人。

  元瑛琦如同湛驭坡所说的,待在他身边。

  虽然偶尔也会有恼他的时候,但是多半时间她是感到幸福的,只要他能再多让她一些的话。

  加上双方长辈都乐观其成,他们的进展也越来越顺遂。

  直到今天,湛展图意外见到儿子跟着元瑛琦一起离开公司。

  自从股东会后,他知道动不了儿子,经济大权又被掌握后,行为便收敛许多。

  但是这会见到元瑛琦跟儿子在一块,他立即打了电话给儿子,要他马上掉头回公司。

  「公司里有什么事吗?」元瑛琦以为他是接到秘书的电话,才会将车子掉头。

  「没什么。」

  电话中知道父亲对元瑛琦的态度后,湛驭坡决定当面跟他把事情说清楚。

  担心耽搁到他的公事,她贴心的表示,「还是我先回去。」

  「不用,你一块过去。」

  她单纯的以为他只是带自己一块回公司,却没想到并不是回顶楼的总裁室,而是去见他父亲。

  湛展图显然也没有料到她会一起来,「你跟过来做什么?」

  「爸到底想说什么?」倒是湛驭坡在进门后,直截了当的问。

  湛展图无暇理会元瑛琦,厉声质问儿子,「你跟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瑛琦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刚才车上的那通电话是他打来的,而且还跟她有关。

  他对自己有意见她并不意外,她不解的是,湛驭坡带她一块过来的理由。

  「就像你看到的。」湛驭坡直接承认跟她的关系。

  湛展图听完,大声反对,「我不同意。」

  「我并没有问爸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态度?」他的态度令湛展图更加恼怒,「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就算是这样,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湛展图突然念头一转,以为儿子这么做是存心气他,「这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选的女人,我自己知道。」

  元瑛琦意外听到湛驭坡这么说。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像你成天跟外头的女人混在一块就知道?」一句话堵得湛展图怒火更旺。

  「现在在谈你的事,别扯上我。」

  「这正是我要说的,不要把她跟你外头那些女人扯在一块,我要的女人我自己清楚就够。」

  一旁的元瑛琦是激动的。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但她希望他能公开说出来,就像现在这样——

  我要的女人……

  她的心像冒起了泡泡,以致这会尽管湛展图已经气得冒烟,仍挡不住她的好心情,嘴角还是不受控制地上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