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如果是平常,被他这么一看,她一定会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感到心虚,但是这会她只顾着催促他安慰弟弟,「说啊!」

  再看她一眼,他回头面对湛佑坦,「那种女人不要也罢。」

  绝然的语气听得元瑛琦又给他一记爆栗。「你在说什么呀?」他不是来帮忙,根本是来刺激湛佑坦的。

  湛驭坡不再放纵她,皱眉喝斥,「你在干什么?」就算是喜欢的女人,也不能拿他的头当木鱼敲。

  「什么干什么?你说的话能听吗?」她是脑袋秀逗了才会打电话找他过来帮倒忙。

  「站到旁边别说话。」他却回她一句。

  元瑛琦想大声抗议,但人家根本不理她。

  湛驭坡又转向弟弟,「你就为了那种女人让家人担心?」

  「你还说?」元瑛琦实在忍不住,要再指责湛驭坡时——

  「哥说的没错。」

  她一脸诧异的回头看他。

  长久以来,因为自己私生子的身分,湛佑坦心里一直有着疙瘩。

  所以尽管将爷爷跟哥哥视为是自己最亲的亲人,潜意识里仍然担心他们在意他的身分,而对他心有芥蒂。

  而今,爷爷当着那女人的面宣告守护自己的决心,向来严肃冷漠的哥哥更是为了他亲自过来找他。

  比起在自己生命中毫无记忆的女人,他已经得到他真正想要的,也是最重要的东西,其他的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可是……」元瑛琦怀疑他是不是伤心过度,脑袋秀逗了?

  她安慰了他大半天都没有效果,结果被湛驭坡念一顿,他却说他说的没错?

  「对不起,哥。」湛佑坦由衷为自己让家人担心的事道歉。

  「以后别再这样。」湛驭坡伸手拉起弟弟。

  「哥……」虽然彼此都没有说什么,但直到这一刻,湛佑坦深刻地体认到,哥哥藏在心里对自己的爱护跟重视。

  「回去吧!」湛驭坡放开他的手,带头走向停车的地方。

  湛佑坦没有丝毫迟疑,随即跟上哥哥的脚步。

  倒是在一旁的元瑛琦看了一肚子火。现在是怎么回事?自己劝了半天没有效果,湛驭坡两三句就搞定,说的甚至还不是什么动听的话,这……根本就是在歧视她嘛!

  「还不跟上来,你在做什么?」

  被湛驭坡大喝,她才连忙跟上他们。

  她才坐上副驾驶座,却听到湛驭坡念她,「以后再对我动手动脚,看我怎么修理你。」

  她听了吃惊的转头看他。他到底还记不记得两人的关系?居然对自己的女朋友说这种话?而且还是今天才成为他的女朋友

  「我是你……」碍于湛佑坦在后座,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湛驭坡竟理直气壮的说:「老婆也一样。」

  她觉得好窘,「你胡说些什么!」他们才刚成为男女朋友,谁是他老婆了。

  湛驭坡看见她害羞的模样,心中漾满柔情,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

  而后座的湛佑坦已经明白一切。不愧是哥哥,才一天而已,竟跟瑛琦姊的关系突飞猛进,厉害、厉害。看来,很快就可以喊瑛琦姊大嫂了。

  一行三人回到湛家,湛永丰在大厅里等得心急,一见到湛佑坦,立即从沙发上起身。

  泰伯连忙说:「小少爷,你总算回来了,老爷等你到现在,饭都还没吃。」

  「对不起,爷爷。」

  「说什么对不起,回来就好。」湛永丰见到小孙子回来,欣喜万分,脸上的神情是罕见的激动。

  「老爷,既然少爷他们都回来了,我去吩咐厨房把菜热一热。」

  「快去。」

  元瑛琦替他们这一家感到开心。

  湛永丰倏地神情一敛,「佑坦,有些话爷爷要对你说。」

  「不用了,爷爷。」知道爷爷跟哥哥真心重视他,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不,应该让你知道。」湛永丰决定趁这机会跟小孙子把过去的事说清楚。「当初那女人是在生下你之后才找上门来的。」

  也是因为这样,受到父亲严厉教训的湛展图才会结紮,免得风流韵事不断的他老让女人带着孩子上门。

  「如果是个好女人,我会让她进门。」湛永丰曾经认真的考虑过,「所以我故意让她选择,是要一毛钱也得不到的带着你在外头生活,还是拿了一千万从此离开。」

  听到这里,包括元瑛琦这个外人在内都已经清楚妇人的选择,虽然事实让人受伤。

  「我知道,爷爷,都过去了。」湛佑坦无意将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人放在心上,「有你跟哥,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湛永丰感到欣慰,「你能明白就好。」

  「爷爷以后也不需要再见她了。」

  「不会了,经过今天,她应该也不会再出现了。」

  湛永丰不打算告诉孙子,他准备再给那女人另一笔钱,让她永远不再出现扰乱小孙子的平静。

  经过稍早的所见所闻,湛佑坦已经没有办法再面对那个应该是自己母亲的女人。

  「好了,吃饭吧!」湛永丰注意到一块回来的元瑛琦,「谢谢你,瑛琦,谢谢你陪着佑坦。」

  「湛爷爷别这么说。」她其实没做什么,真正将湛佑坦带回来的是湛驭坡。

  「找一天,湛爷爷亲自过去拜访,谢谢你跟你妈对佑坦的照顾。」

  元瑛琦一听立刻道:「不用了,湛爷爷,我们根本没做什么。」

  湛佑坦在一旁揶揄,「放心吧,爷爷,哥会替我报答的。」

  湛永丰一时没能明白小孙子的意思。

  元瑛琦拍了湛佑坦的手臂一记,「你胡说些什么!」

  湛佑坦好心提醒她,「哥不是说过不许你再动手动脚?」

  此言一出,害想再动手的元瑛琦不得不住手,最后只能恼瞪一旁的湛驭坡,都他害的啦,这下连湛佑坦都爬到她头上了。

  湛永丰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虽然意外,却是支持的。

  「吃饭吧!吃完饭再让驭坡送你回去。」

  她一脸尴尬,「好。」

  看来,连湛爷爷也知道她和湛驭坡的新关系了。

  天下果然没有永远的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