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元瑛琦回到家才知道,湛佑坦居然趁她不在时,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母亲,害她被母亲追问个没完没了,最后不得已只得跟着他一块逃回湛家。

  「看你干的好事!」元瑛琦气不过的敲他头。

  「反正哥晚点回来,正好可以见他。」

  湛佑坦的话让她想起跟湛驭坡的事,他们不久前才在公司见过面,要是现在又上门他会怎么想她,以为她迫不及待想再见他?

  虽然已经了解了他的心意,她还是觉得别扭跟不自在。

  湛佑坦突然想起,「对了瑛琦姊,昨天晚上你跟哥后来怎么了?」

  「你问那么多干么!」

  她慌张的表情引来他的注目。「真的?」

  「你少胡思乱想。」她心虚地又敲了他一记。

  他摀着头,嘴角却扬起得意的笑,他们真的在一起,太好了!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回到湛家,进门后却没有看到湛永丰。

  湛佑坦正打算问佣人,却突然听到起居室那头有声音传来。

  「我当初已经说过不许你再出现。」

  那是湛永丰的声音,声音听来十分不快,元瑛琦跟湛佑坦纳闷地走了过去。

  出乎两人意料的,起居室里不单只有湛永丰一人,泰伯也在,另外还包括一名中年妇人。

  「是谁啊?」元瑛琦纳闷,没有注意到湛佑坦在见到妇人时变了脸色。

  他突然将她拉向一旁,不让起居室里的人发现。

  「怎么回事?」她不明就里的问。

  湛佑坦没有回答她,专心听着里头的对话。

  「不管怎么说,佑坦都是我儿子。」

  元瑛琦一惊,望向身旁的人。

  「他是我湛永丰的孙子。」

  湛永丰厉声驳斥了妇人,妇人显然也因为知道理亏而气虚。

  「如果你敢去接近佑坦,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不能阻止我们见面,再怎么说我都是他妈。」

  「连半点责任都没尽过,还有脸说这话?」

  妇人一时语塞,「……只要让他回到我身边,以后我一定会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我的孙子谁也不能带走。」

  「但是他也是我的儿子。」

  妇人极力争取,元瑛琦看了禁不住要想,也许她并不像湛驭坡口中说的那样,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儿子的母亲。

  只是湛永丰接下来的话立刻推翻了她的想法,让她担心地看了湛佑坦。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放弃他。」

  「如果不是因为你逼我——」

  「我给过你机会让你带着他,结果你选择了一千万。」

  冷不防出口的残酷事实让元瑛琦一惊,想要阻止湛佑坦听到已经来不及,从他的表情看出他明显受到打击。

  「佑坦……」她想安慰他,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知道当初是我贪心,我错了,请你把佑坦还给我。」妇人认错哀求。

  「那是不可能的事,他永远都是我的孙子。」

  湛永丰铿锵有力的声音敲进了湛佑坦的心里,让受到打击的他像是得到支撑的力量,元瑛琦也攀住他的手,想藉此为他加油。

  「我拜托你把他还给我,反正你还有另外一个孙子。」

  元瑛琦虽然理解妇人想要讨回儿子的心情,但却无法苟同她的作为。按照她的说法,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把自己生的孩子给割舍不成?

  「就算我湛永丰有再多的孙子,也不可能放弃佑坦!」

  瞬间,湛佑坦明白了自己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并没有因为私生子的身分而有所不同。

  「我求求你把他还给我,我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儿子。」

  「那你结婚后生的儿子算什么?」当年为了确保她拿了钱离开后不会再回来,湛永丰曾找人调查她一段时间,知道她后来靠着那笔钱跟手段钓到个颇有身家的男人,之后也生了个儿子。

  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被一个拜金女缠上,他不怨,但她别想把他的宝贝小孙子带走。

  妇人吃惊,没想到湛永丰会派人调查她,「你……」

  「就算是你离开,我也会确保佑坦的将来不会有被你这种女人影响的一天。」

  她太轻敌了,知道无法隐瞒,她终于坦承,「我是有个儿子,但是在上个月意外出车祸过世了,现在我就只剩下佑坦一个儿子。」尤其现在的她跟丈夫的关系又不和睦,为了确保老了以后有所依靠,她必须讨回这个儿子才行。

  元瑛琦一阵错愕,这话什么意思?

  还以为她是因为良心发现想要回儿子,没想到事实却是……

  担心地看着身边的湛佑坦,她看得出来他受的打击比刚才更甚。

  「所以求求你把儿子还给我,我不能没有儿子,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好好的疼佑坦,弥补我这十多年来没有尽到的责任……」

  赶在湛永丰怒斥之前,湛佑坦先一步出声,「够了!」接着站了出来。

  「佑坦!」湛永丰意外见到小孙子出现。

  泰伯也感意外,「小少爷!」

  妇人也想开口叫人——

  「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湛佑坦冲着妇人大喊之后,突然转身冲了出去。

  元瑛琦见状连忙追了出去,还听到湛永丰心急地呼喊他的声音。

  离开湛家后,元瑛琦就不断在安慰湛佑坦,可惜成效不彰。

  他始终不发一语,但她看得出来他受到很大的打击,事实上若换做是自己,恐怕也无法忍受。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做父亲的不负责任,做母亲的又自私只顾自己。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有爷爷跟哥哥,还有瑛琦姊,也还有我妈跟泰伯,你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你。」

  不论她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看得她忍不住心急起来。

  终于,湛驭坡赶来了。

  一见到他,她急着对他说:「佑坦他——」

  「爷爷都已经跟我说了。」湛驭坡打断她的话。

  事实上湛佑坦一冲出家门,湛永丰便将妇人轰了出去,随即打了电话给湛驭坡,对他说明事情的经过。

  他原本要赶回家,在半途却接到她的电话而赶过来。

  「我已经劝了佑坦大半天,他还是听不进去。」她担心地说,希望湛驭坡会有办法。

  他看了元瑛琦一眼,喝斥弟弟,「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湛佑坦回头见到他,「哥……」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知道要回去?」

  元瑛琦忍不住出来伸张正义,「你在说什么?」原以为会听到他安慰佑坦,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厉声斥责。

  湛驭坡不理会她的问话,直直的看着弟弟,「就算是有事情要出来,也应该打通电话回家交代一声。」彷佛他亲生母亲的事如同一般普通的事。

  「我……」湛佑坦垂下头。

  「叫你来不是要你念他。」元瑛琦拉住他的手指责,怀疑他根本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受了多大的打击。

  偏偏当着湛佑坦的面,她又不能提醒他。

  「让一家人为你担心,我平常是这么教你的?」

  「对不起,哥。」

  元瑛琦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敲了湛驭坡一记,「你干么不能对自己的弟弟说些好听的话?」

  湛驭坡回头看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