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上,湛佑坦来敲湛驭坡的房门。

  「进来。」

  「哥。」

  见到弟弟,湛驭坡多少觉得意外,虽然兄弟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或许是因为年龄上的差距,佑坦很少主动到他房里来找他。

  「有事吗?」或许是肩负着父亲没能尽到的责任,他向来严肃。

  「没什么,只是看到哥房里的灯还亮着。」

  这么蹩脚的理由,当然骗不了湛驭坡,他放下手上的工作,双眼凝视着他。

  湛佑坦心虚地闪了下眼,决定直接进入主题,「哥跟瑛琦姊最近好像常常遇到。」

  「她告诉你的?」

  「不是。」

  「为什么这么问?」湛驭坡的语气转为保留。

  「哥跟瑛琦姊最近好像处得不错,我白天刚好听到瑛琦姊要相亲的事,想说应该跟哥说一声。」虽然对于哥哥的凝视有点怕,但他还是把话说出口。

  「什么?相亲?」她竟敢背着他去相亲

  「哥也不知道?」湛佑坦试着让自己的话听来像是在闲聊一般。

  「什么时候?」

  尽管哥哥脸上没什么变化,但若他对瑛琦姊不在意、不关心,他根本连问都不会问。

  「今天白天老师的朋友打电话来敲定的。」湛佑坦故意答非所问。

  「她答应了?」

  湛佑坦刻意避开他的问题,「因为瑛琦姊目前没有交往的对象,老师才想先介绍他们认识交往看看。」

  他原想试探哥哥,看哥哥会不会失控,但他失望了,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但该说的还是得说完,他迳自说下去,「因为担心双方家长如果在场会不自在,所以只有瑛琦姊跟对方两人,明天晚上六点约在安和路的阳光餐厅吃饭。」

  哥哥还是没有反应,他真的急了。

  「哥不觉得好奇吗?瑛琦姊明晚六点要跟相亲的对象在阳光餐厅吃饭?」担心哥哥没有听清楚,他特意又将时间和地点复述了遍。

  「你很好奇?」

  「呃……不是。」知道问不出一点讯息,湛佑坦只好道:「那我先出去了。」语气里明显有丝沮丧。

  湛驭坡目送弟弟关上门离开,心里却不似脸上那般平静。

  她要相亲!她竟敢背着他去相亲!他做事向来快狠准,看来,他得出手了,免得某个笨蛋永远不会开窍。

  餐厅里,元瑛琦尽管再不乐意,还是依约前来,要是失约,回家准遭母亲的口水淹没。

  倒是湛佑坦那个叛徒,从她坐下就没看见他的人影。

  虽然这样一来有利于她搞小动作,但是她也担心他躲在暗处监视,等着回头向母亲打小报告。

  为了避免往后几天又不得安宁,她只能伺机采取行动,没敢太过明目张胆。

  坐在她对面的相亲对象,见她四处张望,忍不住问:「元小姐在找什么吗?」

  「呃……没有。」

  「听说元小姐是学音乐的?」

  见对方一板一眼,她故意回答,「对,因为我不太会念书。」

  一句话堵得对方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服务生在这时送来两人的餐点,他点的是牛排套餐,元瑛琦则是分量加倍的海陆双拼特餐。

  看着那份餐点,对方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她虽然注意到了,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她刻意问:「佟先生吃的好像不多?」

  他的表情明显微怔,她说错了吧,不是他吃得不多,而是她吃得太多。

  「会吗?」

  她故意说:「如果不够,再点好了,我可以帮忙吃。」

  对方心里打了个突,她则是脸带微笑。

  当湛驭坡走进餐厅,看到的就是元瑛琦面带笑容与对方攀谈的样子,看得他倏地火冒三丈。

  她是他的!别想嫁给别人!

  「元小姐平常的兴趣是什么?」佟先生随便找个话题。

  她正打算开口回答,却不经意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吃惊得微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元小姐?」

  佟先生叫人的同时,湛驭坡已经来到她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不该出现的人问。

  佟先生礼貌的问元瑛琦,「是元小姐的朋友吗?」

  湛驭坡瞥了眼桌上的餐点,知道他们才刚坐下来不久,如果要等这顿饭吃完,还需要不少时间。

  「呃……对。」看见他突然出现,不知为何,元瑛琦莫名的觉得心虚。

  虽然一起喝过酒,但他们算是朋友吗?

  「不然元小姐的朋友也一块坐下来吃?」

  「不用了,他应该约了其他朋友。」元瑛琦一口回绝,她在吃相亲宴,身边多个湛驭坡,真的很奇怪。

  湛驭坡不满地蹙眉。

  「是吗?那……」

  对方想再说什么,湛驭坡突然拉起她的手,让她诧异了下。

  「你干什么?」

  湛驭坡的回答是直接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不由分说就带她离开。

  「等一下,你拉我干么?」

  佟先生虽然也对这突来的举动感到意外,却没有阻止的意思,似乎还松了口气,庆幸不需要再跟她继续这顿饭。

  「你到底要干什么?」

  被拉着离开,元瑛琦并没有挣扎,反正她也不是多想吃这顿饭,只是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错愕。

  餐厅外头的湛佑坦看见哥哥拉了瑛琦姊出来,笑着上前叫人,「哥,瑛琦姊。」

  湛驭坡不意外会在这里看到弟弟。

  「你在这里干什么?」元瑛琦不解的问,刚刚在餐厅里找不到他的人,没想到他竟埋伏在外头。

  原本要带着元瑛琦离开的湛驭坡,因为弟弟的突然出现,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否要顺道载他离开。

  猜到哥哥的想法,他立即表示,「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湛驭坡交代一句,「记得别太晚。」

  「我知道。」

  湛驭坡拉着她走向路旁停放的车子,并为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直到坐上车,她才想到一切都是湛佑坦搞的鬼,但车门已经被带上。

  车门外,湛佑坦满意地看着他们上车,一切都照着他的计画走。

  意识到被耍了,元瑛琦想找他算帐,但湛驭坡已踩下油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