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计程车里,湛驭坡跟元瑛琦一块坐在后座,一段路后,她感觉到身旁的人向她靠了过来。

  「干什么?」她耸肩,把他推开。

  湛驭坡没有应声,身体又向她靠来。

  她再次推开他,他又靠过来,这样来回几次后,她放弃了。安静的车内,她明显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平稳的呼吸声。

  她的脸莫名的热了起来,心跳的速度也好像快了点,两人靠在一起,感觉好像情侣喔——

  她在想什么回神、回神。

  她不是他的枕头或抱枕,而且他们也没有这么熟好吗?

  她应该要讨厌他的,可每次一碰上他,最后老是得帮他善后,难道是她上辈子欠他不成?

  一时气恼,她想把肩膀移开——

  「别动!」

  元瑛琦一怔,他既然还醒着,干么要靠着她?

  不过她并没有移开身子,任由着湛驭坡靠着她。

  也许是心底的某个角落,悄悄为他感到心疼,心疼他一个人得一肩扛起所有的负担,但像在说服自己没有喜欢他,她努力的挑着他的缺点。

  「老爱麻烦人、说些讨人厌的话,就是因为这样才讨人厌吧?」她嘴里嘀咕着。

  但耳际却传来一句,「你说谁讨人厌?」

  「呃……你睡你的觉,干么偷听别人说话!」心漏跳一拍,她忘了当事人就在身边。

  湛驭坡依然靠着她没有睁开眼睛,「有人吵得我睡不着觉。」

  有没有搞错?她大方借肩膀给他靠,他还怪她太吵?

  她想侧身跟他争辩,他立刻说:「坐好别动。」她又乖乖的挺直腰坐好。

  咦,她干么这么听话?

  就连稍早接到他电话也是,一听到他人在外头,想也没想就跑了出去,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难到只是因为同情?还是说……

  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最好早点打消念头。心里冒出一个声音阻止她。

  是啊!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和受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的影响,看得出来他讨厌女人,所以就算她对他有异样的感觉也不能说,因为那不仅得不到回应,只怕还会让他鄙视她。

  当计程车抵达湛家,她扶着湛驭坡下车。

  一如稍早离开酒吧时,湛驭坡并没有拒绝她的搀扶。

  管家泰伯前来应门。「元小姐?大少爷!」

  泰伯想上前帮忙,但湛驭坡仍靠着她说:「我没事。」摆明了不需要他。

  元瑛琦对泰伯一笑,认命的扶着酒醉的人进门。

  一进到大厅,她发现湛佑坦也在。

  「瑛琦姊,你怎么会跟哥一块回来?」

  「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来。」

  她扶着湛驭坡到沙发想让他坐好,却反而被他拉住,两人一起跌坐在沙发上,她想起身,他却赖在她身上,害她动不了。

  湛佑坦见状不免讶异,哥哥为何还不放手?怕场面尴尬,他随口问:「哥跑去找你喝酒?」

  「不是,是他自己想喝,我只是刚好送他回来而已。」她试着想离开,无奈摆脱不了他。

  「哥是在哪里喝酒?」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全看在湛佑坦的眼里。

  「一家酒吧,车先停在那里,我们坐计程车回来。」

  湛佑坦听了,更为疑惑。「瑛琦姊怎么会在那里?」

  「只是凑巧。」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看着哥哥和瑛琦姊两人坐在一起,湛佑坦心里满是惊讶,哥哥一向讨厌女人,现在他居然靠着瑛琦姊,简直不可思议!难道……

  担心他继续追问,她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湛爷爷身体没事吧?」

  「爷爷是高血压,吃过药就没事了。」

  「那就好。啊,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元瑛琦真的很怕他继续追问,她已经辞穷,只想快快离开。

  原以为醉死的湛驭坡突然出声,「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

  「你身上有钱吗?」醉了的他似乎比她来得清醒。

  她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带钱包,「不然先借我——」

  「司机会送你回去。」语气里透着坚持。

  「我去吩咐司机。」

  泰伯都这么说了,元瑛琦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湛佑坦越看心里越明白。他们最近似乎常碰在一块,哥哥对瑛琦姊的态度也变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样讨厌或排斥,反而有股明显的占有欲。

  湛驭坡不是没有注意到弟弟的目光,但仍赖着她不放,在场只有元瑛琦一人坐立不安。

  「车子准备好了。」泰伯进来通报。

  「那我走了。」湛驭坡终于松手,她才得以起身向湛佑坦道再见,却不敢多看他一眼。

  待她离开,湛佑坦才想扶哥哥上楼,就见到湛驭坡迳自起身,一点都看不出来像喝醉酒的人。

  湛佑坦这下更肯定了,如果他们之间迸出花火,他绝对乐见其成。

  这些天因为指导湛佑坦练琴的关系,元瑛琦白天虽然没有出门,元母也没啥机会念她。

  直到这会元母接完电话,也顾不得还在帮湛佑坦上课,特地从琴房出来找女儿。

  「明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

  元瑛琦见母亲上课到一半突然出来吩咐自己,心里纳闷,「做什么?」她边问边吃着东西。

  「刚才你杨阿姨打电话来,要帮你介绍对象。」

  「什么?!」元瑛琦差点噎着。

  「对方条件不错,我听完后已经答应了。」既然女儿不能好好找份工作,如果能找个不错的对象也行。

  元瑛琦一听,「妈怎么可以这样?」居然擅自帮她答应相亲!

  从琴房出来找老师的湛佑坦,听到瑛琦姊要相亲的消息,一脸诧异。

  「什么叫我又怎样?」见女儿又有意见,元母忍不住叨念,「帮你安排乐团的工作你不去,现在有不错的对象帮你安排相亲你又有意见,你生下来存心要跟我唱反调是不是?」

  「哪是!是妈不讲道理。」明明是母亲插手干涉她的人生。

  「我不讲道理你说这是什么话?为了你这不长进的个性,我四处张罗帮你安排,现在竟怪我不讲道理?」她歹命啊!为女儿好,还被嫌弃。

  元瑛琦连忙改口,免得又遭母亲炮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妈能尊重我。」

  「我这样还不够尊重你?要是不尊重你,还需要出来问你的意思吗?」

  拜托!这样叫问吗?根本就是告知。

  只是听母亲的语气,她也明白不适合在这节骨眼上和母亲争辩,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我根本还不打算结婚。」

  「又不是叫你现在就结婚,难得刚好有个不错的对象,见过面后,也要交往一阵子才可能结婚。」

  明白母亲已经做出决定,但她仍不打算妥协,「反正我不打算相亲就对了。」

  元母一听,又要提高分贝,湛佑坦赶紧插口说:「也许瑛琦姊已经有交往的对象了。」他怕瑛琦姊和哥哥的爱苗才要滋长,就因为这件事无疾而疼。

  元母诧异,「是这样吗?」

  「跟这没有关系。」为什么佑坦会这么说?难道,他发现她对他哥哥……

  「怎么叫没有关系?如果是有了交往的对象——」

  「妈什么时候看到我交男朋友了?」脑海中闪过湛驭坡的身影,但她立刻把他甩到脑后。

  他对她是什么的看法,她很清楚,他们是不可能的!

  「瑛琦姊真的没有对象?」湛佑坦疑惑,难道他猜错了?她和哥哥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你少在一旁瞎搅和。」已经够乱了,她阻止湛佑坦再进来搅和。

  元母信了女儿,只是这样一来——「既然没有对象,你明天晚上就去相亲。」

  「我已经说了……」

  「没什么好说的,这回你要是敢再让我丢脸,看我不把你的皮给扒了。」元母打断她的话,凶悍的模样,全然不复外表给人的高雅气质。

  「妈!」

  「反正你明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这个家,她说了算。

  看母亲的态度十分坚决,元瑛琦决定改变做法。

  「就算是要相亲,妈跟对方家长还有杨阿姨都在场,怎么可能自在的认识?」山不转路转,山人自有办法。

  听出女儿的态度不再坚决,元母才软下语气,「相亲本来就是这样。」

  元瑛琦趁机表示,「也不一定啊,如果是年轻人自己约在外头见面,比较没有压力。」

  「你们自己见面?」

  「对啊,要换做是妈去相亲,双方家长都在场,我就不相信妈会觉得自在。」

  元母愣了两秒,才意识到女儿的意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要我不跟去,你好再把相亲给我搞砸。」

  「妈在胡说什么?」元瑛琦当然抵死不承认。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女儿是她生的,她打什么鬼主意,她会不了解吗?

  「不然妈自己说好了,如果是你相亲,会想要双方家长坐在一旁围观吗?」相信母亲也无法否认这点。

  元母虽然赞同女儿的说法,但是有监于她之前的不良纪录,一时拿不定主意。

  湛佑坦突然插口,「我帮老师去。」

  「什么?」元瑛琦瞠大眼。

  「瑛琦姊说得没错,如果老师跟对方家长都去,她会不自在,乾脆我去,帮老师监视。」他当然要帮哥哥顾好未来大嫂,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原以为他要帮她,结果不是,元瑛琦忍不住瞪他。

  湛佑坦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瞪视,笑着对元母说:「这样瑛琦姊应该会比较自在。」

  要不是母亲在场,她早往他的后脑勺敲下去。

  元母想了想,点头同意,「也好,我现在打电话去跟对方说。」

  元瑛琦怒瞪着湛佑坦,他则一脸别有含意的回望她,他绝对站在她那边,破坏这场相亲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