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只是元瑛琦万万没有想到,晚上的一通电话又将自己给扯了进去。

  匆匆跟母亲说了声要出门后,也不等母亲唠叨,她便步出家门,见到湛驭坡的车就停在外面。

  「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话才出口,元瑛琦就觉得自己白问了,以湛驭坡的能耐,怎么可能查不到她的电话。

  「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好一阵子没见到他了,虽然还是标准的扑克脸,还是西装笔挺,但她就是觉得他好像有些些不太一样。而自己再见到他,竟不自觉开心起来。

  湛驭坡也没想到自己会过来,虽然在股东会上他还是顺利完成接班,但因为父亲的事,心里不免有些气闷。

  之后又因为爷爷的身体状况而无暇顾及其他,直到今天下班,觉得累积多时的抑郁需要找个地方宣泄,不知不觉便把车开到这里。

  他顺从自己的心,来到这里。

  是的,他想见她!似乎只要看看她,他就又有精力再继续奋战下去。

  虽然说外头的光线不是很充足,元瑛琦依稀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湛驭坡的心情不是很好。

  「上车。」

  她可以拒绝他,但她直觉地问道:「上哪?」

  湛驭坡没说,只是倾身推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如果又是到PUB喝酒就别找我。」她可不想额头又无端挨轰。

  湛驭坡看了她额头上的疤痕一眼,「不是去PUB。」

  虽然不知道他要载自己上哪,听到他承诺的元瑛琦还是上了车。

  湛驭坡这回并没有载她到PUB,而是找了家高格调的酒吧。

  元瑛琦一坐下来便声明,「要是又不吃东西,就别想喝酒。」省得到头来又得由她负责善后。

  敢命令他湛驭坡挑眉。

  她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干涉他,勉强找了个藉口,「至少也该为一起喝酒的人想想。」该说的说了,但她也没把握他会把话听进去。

  之后,湛驭坡招来服务生,除了酒外还叫了餐,她满意的一笑。

  待服务生将东西送来,虽然她猜到他应该还没吃晚餐,但是一次叫两份餐也未免太多了吧。

  「吃吧!」

  「什么?这是要给我的?」她不敢相信的睁大眼。

  「难道你以为我一个人吃得下?」

  是没有错,但问题是——「我吃过了。」

  「那就再吃一点。」她得陪他一起吃。

  元瑛琦忍不住念道:「你干么要帮我点?」鸡婆!

  「上回是谁帮我点的?」一句话堵得她无法反击。

  「我……我吃不下。」总不能硬逼她吞下吧。

  「那就放着好了。」湛驭坡将她的餐点推到她面前,接着迳自吃了起来。

  原本他也没什么胃口,可有她在身边,他突然觉得可以把整份套餐吃下肚。

  元瑛琦苦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餐点,这情况跟上回又不同。

  当时他不吃浪费的人又不是自己,这会餐点摆在她面前……

  「怎么会有你这种人?」埋怨地瞥了他一眼后,她拿起筷子,虽然她根本一点也不饿。

  看着她不情不愿动筷的模样,湛驭坡脸上染上笑意。

  他就喜欢她这一点!该吃就吃,不浪费食物,绝不像现在有些女人为了身材,只吃几口就不吃了,白白糟蹋粮食。

  她瞥到桌上的酒,忍不住瞪他一眼。「就算是吃过东西才能喝酒,也不一定要喝啊。就像有些事说出口,但不一定要去做。」他也太听话了吧。

  她的话碰触到湛驭坡心里的不愉快,没想到父亲真的在股东会上那么做,甚至不惜和他撕破脸中伤他。

  看到他的脸色黯了下来,元瑛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但想收回已经来不及,只得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没说一句的将盘里的食物夹给湛驭坡,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是你点的就应该多吃一点,都说过我吃不下了。」

  湛驭坡注视着她的眼,轻易看穿她这么做的目的,她是关心他,想转移他的思绪,不希望看他再愁眉苦脸的模样。他们不是亲人,没有血缘关系,她却愿意对他付出关心,不求任何回报。

  只是这么小小的举动,却触动了他的心……

  「那些我又没有吃过。」见他直盯着她,她会错意,以为他怕吃到她的口水。

  「我说了什么?」湛驭坡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看她。

  元瑛琦不知如何回话,尴尬地低头吃东西,看在湛驭坡眼里,不由得绽出笑意。

  听到他的笑声,她抬头问道:「你笑什么?」

  湛驭坡不由得想起回国之初,在报纸上见到她的事。「我回国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是因为你。」

  「什么?」元瑛琦一时没能明白他的意思,但下意识里觉得这话有些许暧昧。

  「你上报那回。」

  被讲到糗事,她脸色一黯,「你还敢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会以那副德行上报吗?」

  湛驭坡反驳,「很可爱啊!」

  元瑛琦一怔,看着他,他是在夸她吗?

  不可能!他之前认定她别有企图,才会接近他弟弟,他怎么可能会夸她?

  没错,他一定不是在夸她,而是在挖苦她。

  「那你也自己穿成那样上报看看。」

  「那种事可遇不可求。」

  哈!他果然是在挖苦她。元瑛琦狠瞪他一眼后继续低头吃东西,不想再理会他。

  湛驭坡替自己倒了杯酒,心里的抑郁似乎淡了些。

  元瑛琦虽然不赞成他喝酒,但多少明白他为什么喝,想开口安慰他,又担心弄巧成拙,让他觉得没面子,毕竟有那样的父亲,也不是他愿意的。

  她心里的想法全写在脸上,湛驭坡感到一股暖意,却故意逗她,「这么想喝?」

  「谁想喝了?又不是酒鬼。」元瑛琦不自觉露出小女人的娇态。

  湛驭坡笑笑喝着酒,想藉以淡忘父亲在股东会上的作为。

  有她在,他可以毫无顾虑地放纵自己,不需要再压抑、克制自己。

  见他又喝了一些,为了避免他又像上回那样喝得不省人事,她开口制止,「该回去了。」

  「再等一会。」

  「不行。钱包呢?」她刚才接到电话就出门,身上根本就没带钱。

  湛驭坡看了她一眼,才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交给她。

  结完帐,她原本想像上回那样叫司机过来接他,但是考虑到此时湛永丰身体不适,可能随时需要用车,加上她又不像上回额头受伤,最后决定自己送他回去。

  「走了。」她自然的过来扶他。

  湛驭坡原本想拒绝她的好意,但转念一想,他让自己靠着她走出酒吧。

  监于他喝了酒,元瑛琦要他明天再自己过来开车,决定坐计程车回去。

  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对她的话变得言听计从。

  于是两人在酒吧外上了计程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