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因为觉得不被尊重,元瑛琦一路板着脸,跟着湛驭坡上到湛氏企业顶楼的总裁室。

  门口的秘书一见到湛驭坡,立即起身报告,「湛先生,文件已经放在您的桌上,等您过目后就可以执行。」

  因为他目前尚未接任总裁的位置,又没有任何职称,秘书因而以先生暂称呼他。

  「知道了,准备些茶点进来。」

  「好的。」

  见湛驭坡转身进总裁室,元瑛琦只能跟上,真不该再搭他的车,没有一次顺利送她回去的。

  湛驭坡自然看得出来她的不满,但不想让她被日晒,又想争取多一点时间和她在一起,所以直接载她到公司。

  他好整以暇地对她表示,「先坐会儿。」

  元瑛琦抿着唇。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在不高兴?但既然来了,又没事做,她还是走向沙发。

  他坐在办公桌那头办公,自己却在沙发上休息,这感觉怪怪的。

  没多久,秘书送了茶点进来,湛驭坡指示秘书将茶点端给元瑛琦,令她意外他的贴心。

  办公室里,湛驭坡跟元瑛琦各据一方,看似和谐,直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推开。

  「董事!」秘书追在湛展图身后进门。

  见到父亲出现,湛驭坡并不感到意外,甚至已猜到他的来意,倒是元瑛琦好奇突然出现的中年男人是谁。

  「你先出去吧!」

  听到湛驭坡的吩咐,秘书才退出去,不忘将门带上。

  这是他回国以来,第二次见到父亲。

  自两人不欢而散后,除了必要的场合外,湛展图多半时间都是在外头跟女人鬼混,难得进公司。

  「下回记得敲门。」

  见湛驭坡又恢复成她初识的模样,语气冷硬,让元瑛琦对中年男人的身分感到纳闷。

  湛展图心中的怒气更盛,「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碍于元瑛琦在场,湛驭坡沉住气说:「有什么事晚上回去再说。」

  湛展图这会还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

  「你居然要秘书限制我报帐?」

  「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

  换做是平日,听到儿子的语气降到冰点,湛展图多半会忍住气,但是现在他已顾不了那么多。

  「我的事更重要,你先取消限制我报帐的决定!」

  父亲的执意不肯罢休,让湛驭坡顾不得元瑛琦在场,决定趁此机会跟他把话说清楚。

  「既然这样,我现在就把话说清楚,以后除了公务用途外,公司不会再接受你任何形式的报帐!」

  过去爷爷虽然态度严厉,但终究无法对自己的儿子狠下心来,如今轮到他掌权,决定不再继续纵容父亲在外头的荒唐行径。

  「你说什么」

  「你在外头上酒店、养女人的帐,公司不会再帮你买单了。」他要玩就得自己想办法。

  湛展图火冒三丈,「你以为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就算你是我爸也一样。」

  元瑛琦简直不敢相信,世上居然会有这种父亲。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又无心工作,现在竟然还上门来要求为他在外的风流帐买单

  「你这不孝子,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听清楚就可以出去了。」湛驭坡根本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你……」湛展图气得咬牙切齿,但见儿子迳自埋首于公事,根本不理他,不由怒道:「别以为你可以把我一脚踢开,湛氏企业的一切都是我的!」

  看到这样的湛展图,元瑛琦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湛永丰会跳过儿子,直接将湛氏企业交由孙子继承。

  「我会在股东会上讨回一切,让你没有办法在湛氏企业,甚至在整个商场上立足!」

  见湛展图越说越过分,连元瑛琦都听不下去。

  湛驭坡抬头,厉眼扫向父亲,「有本事的话,尽管去做。」

  「你以为我做不到?」

  湛驭坡用沉默回答他。他要有这个能耐的话,爷爷也不需要费心将公司交由自己接掌。

  沙发那头的元瑛琦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喂,你这样还算是人家的父亲吗?」

  突然的问话让湛展图转头看去,湛驭坡也没料到她会介入。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湛展图回头质问儿子,「这女人在这里干什么?」

  「能干什么?特地来看看天底下居然有你这种父亲。」她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妞也敢教训他!

  「自己做错事不知道要检讨,居然还好意思来找儿子算帐?」元瑛琦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你这女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本来是不敢的。」毕竟对长辈不应该太过失礼,「要不是有人实在太过离谱。」看到不公平事,人人都能出来伸张正义。

  「你说谁离谱了?」湛展图觉得面子挂不住。

  「还看不出来吗?」

  「你这女人——」湛展图大步走向她。

  「够了!」湛驭坡大喝一声,止住他的脚步。「想怎么做随便你,你可以走了。」

  湛展图仍心有不甘的怒视着他们。

  「需要我请警卫来吗?」他对父亲的耐性已经濒临爆发边缘。

  「我不会就这么算的。」临去前,湛展图不忘回头怒瞪元瑛琦一眼。

  她也不客气地扬起下巴回应。

  湛展图奋力地甩门离去,办公室里重新回复到平静。

  瑛琦得意的拉回视线,不经意瞥到办公桌那头湛驭坡沉凝的脸,得意的表情顿时怔住,刚好他的视线在这时跟她的对上,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不由得尴尬起来。

  他应该觉得没有面子吧,要换做是自己,也不希望家丑外扬,而且还是第二回被自己撞见。

  被湛驭坡盯得不自在,她乾笑道:「呃……我吃东西。」低头坐回沙发,故意避开他的视线。

  湛驭坡看似在评估她,实则心里却涌上一股暖意。

  长久以来,因为父亲的不负责任,他已习惯一肩挑起所有的责任。

  照顾爷爷、弟弟,对湛氏企业的未来,他责无旁贷。

  但自从遇见了她之后,她的乐观、她的积极、她的义无反顾,让他觉得,身边多一个她也很不错。

  只是受到父亲滥情的影响,他一向鄙视女人,除了公事公办外,他不知该如何和女人相处。

  他看着她,正巧她心虚的抬眼偷瞄他,想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对上他的视线,吓得她赶紧垂下头去猛吃茶点。

  瞧她这可爱的模样,他刚才所有的怒火顿时消失无踪,向来抿直的嘴角不自禁的往上扬,可惜元瑛琦错过了这难得的笑容。

  元瑛琦原本以为湛展图撂狠话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人再不理智,也不至于将家中的丑事公诸于世。

  连湛驭坡也是这么想,认定父亲不过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

  哪里知道湛展图这回是认真的,非但串联一些小股东反对儿子接班,甚至在股东会上带头质疑儿子的能力,股东们因为湛驭坡的年纪太轻而有所顾虑。

  虽然股东会并没有对外开放媒体采访,但神通广大的媒体记者硬是得到了消息,甚至在第一时间大肆报导。

  据说,湛永丰因此在股东会上震怒。

  最后湛驭坡还是凭藉着对公司的充分了解,以及个人的能耐,平息了股东们的疑虑,也顺利完成接班。

  只是经过媒体报导,仍对湛家的声誉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报上还说,湛永丰因此气出病来。

  湛佑坦因为担心爷爷的身体,今天向元母请假,元瑛琦跟元母才知道报上说的是真的。

  虽然母女俩对湛展图的行径深感不齿,但因为不是自个家里的事,也不便多说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