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一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打断了她的冥想。

  「先生,请我喝一杯吧?」

  年轻女孩想跟他搭讪,只可惜这会他已经醉了。

  不过她似乎放心得太早,因为湛驭坡即使是醉了,骨子里对女人的态度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走开!」他挥开女孩的手。

  没料到会碰钉子,那女孩先是怔了下,不死心的再试一次。

  「干么这么小气,只是请我喝一杯酒。」

  元瑛琦赶紧插话,「抱歉,他喝醉了。」

  年轻女孩也看出来了,只是没打算就此放弃,「只是让你男朋友请喝杯酒,干么这么紧张?」

  什么男朋友?

  元瑛琦还没来得及反驳,女孩已重新转向湛驭坡,「不然就陪我跳一支舞吧!」说着伸手要去拉他。

  「滚开!」早已醉了的湛驭坡粗鲁地一把将她推开。

  女孩因为没有预期到他会这么做,险些因为站不稳而摔倒。

  「像你这种女人,离我远一点!」这话引起周围其他客人的注目。

  年轻女孩觉得被羞辱,面子上挂不住。

  「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给我等着。」

  元瑛琦想为湛驭坡的言行表示歉意,可那女孩已气冲冲地甩头离去。

  她忍不住回过头来念他,「拜托你收敛一点。」

  湛驭坡根本没听进去,仍继续喝酒。

  这插曲并没有结束,一会就见年轻女孩领着三名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孩杀进来,指着湛驭坡叫道:「就是这家伙!」

  元瑛琦紧张地开口道歉,「对不起小姐,他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担心会闹出事情。

  但那女孩哪里听得进去。「喝醉了又怎么样?就可以把我的面子扔在地上踩吗?」

  「对不起,我替他跟你道歉。」

  「不必——」

  「吵死了!滚一边去。」

  湛驭坡突然爆出一句怒吼,元瑛琦一惊,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见四个年轻男女变了脸色。

  其中一个男孩说道:「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不知道厉害。」

  「不要——」

  元瑛琦才想阻止,三个男孩已向湛驭坡围攻过去。

  坐着的湛驭坡被带头的男孩一拳打倒在地上,PUB里有客人立刻发出尖叫。

  元瑛琦心急地想上前阻止,却因为场面混乱而无法靠近。

  湛驭坡虽然醉了,但本能的跟着出手还击,一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

  「别再打了!」

  PUB里的客人有人急着离开,也有人围上来鼓噪凑热闹,但就是没人帮忙劝架。

  湛驭坡毕竟是已经喝醉酒的人,除了偶尔的几拳外,泰半都是处于挨打的劣势。

  甚至,他的还手让三个年轻男孩更加愤怒。

  突然她听到酒瓶被敲碎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赫然见到其中一个男孩正握着敲破的酒瓶要往湛驭坡砸去。

  「不要!」元瑛琦一惊,奋力地从围观的人群里冲了过去。

  本该砸在湛驭坡身上的酒瓶应声砸到了她的额头,她痛得跌倒在地,接着一股热流从额头流了下来。

  下一秒,围观的客人发出惊叫声。

  三名本来打红了眼的男孩像是意识到做了什么事,惊吓地抛下酒瓶后,跟年轻女孩四人匆匆推开人群跑走。

  元瑛琦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没事吧?」老板这时赶忙过来,帮忙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同时指示两名侍者帮忙搀扶湛驭坡。

  「我没事。」她摀着受伤的额头,有些晕眩的说道。

  「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们可以替你报警。」

  其实老板很不乐意,担心事情如果闹大,会吓跑想来店里消费的客人。

  只是基于维护客人的权益,老板仍不得不这么问。

  「不用了!」顾虑到湛驭坡的身分,元瑛琦赶紧婉拒。

  老板松了口气。

  「我先让店里的服务生送你去看医生?」

  元瑛琦知道自己需要到医院包紮,不过不是现在,得先把湛驭坡的事情处理完才行。

  「不用麻烦了,是不是可以先借我一条乾净的毛巾止血?」

  「好的,稍等一下。」

  老板忙指示一名侍者去拿毛巾。

  一会,侍者拿了条乾净的毛巾过来,元瑛琦用毛巾按住伤口,再打电话给湛佑坦,告诉他湛驭坡喝醉酒,请他吩咐司机过来接他回去。

  电话那头的湛佑坦虽然意外她会跟哥哥在一块,但显然她并不打算多谈,所以挂断电话后便赶忙吩咐司机去载人。

  当司机抵达PUB门口时,元瑛琦跟湛驭坡已经在外头等他,醉得不省人事的湛驭坡就靠在她身旁。

  司机下车见到她的模样,讶异的道:「元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他喝醉了,麻烦你载他回去。」

  司机不放心,「我先送你去看医生吧。」

  「我没事,你先送他回家,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

  「我没关系,你不需要担心。」

  由于元瑛琦的坚持,司机最后只得扶起湛驭坡上车,先行离去。

  她忍不住感叹,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

  好端端被人家打破头不说,结果始作俑者还早睡得不省人事,真是没天理。

  她今天怎么这么倒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