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因为哥哥的关系,隔天湛佑坦一到元家,就忙着向元瑛琦道歉。

  瑛琦虽然对湛驭坡的恶劣态度感到愤怒,倒也不至于迁怒到他身上,因此这件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两人的交情。

  只是她不受到湛驭坡的影响,却不表示可以就此风平浪静。

  元母果然实践了她说的话,利用人脉替元瑛琦找了个国乐团的缺,坚持要她去参加面试。

  元瑛琦哪里会不知道,母亲都已经出面了,所谓的面试也不过就是个形式罢了,自己一定会被录取。

  因此,对于母亲的要求,她断然拒绝。

  只是元母这回是铁了心,非逼女儿答应不可,在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僵持后,元瑛琦终究还是点头答应去参加面试。

  以为成功让女儿屈服的元母哪里知道,她之所以答应,其实是另有计画,才胸有成竹地前来参加面试。

  同一时间,国乐团因为湛氏企业的长期资助才得以维持经营,因而邀约了湛驭坡前来参观。

  原本乐团安排了专门的表演节目,湛驭坡的视线却不经意捕捉到一抹眼熟的身影走进一扇门里。

  他于是向身旁的团长问:「那里面是在做什么?」

  团长恭敬地解释,「今天正巧在招考团员。」

  湛驭坡思忖了下,「就参观那个吧!」

  听到这话,团长虽诧异,仍领着金主前去参观。

  房间里,元瑛琦刚坐下来回答了几个问题,门就被从外头推了开来。

  乍见到由团长领着进来的湛驭坡,元瑛琦心里闪过一抹诧异。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三名面试官见到团长亲自带人进来,连忙从座位上起身恭迎。

  团长原本要开口为湛驭坡做介绍,却被他打断。

  「不需要打扰他们,让他们继续吧!」

  团长才改口道:「你们继续。」

  三名面试官重新坐下,这一切看在一旁的元瑛琦眼里,忍不住在心里碎念,他来这里干什么?

  不过她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湛驭坡身上,因为面试官已经开口,「元小姐,那就请你为我们表演一段。」

  尽管心里头奇怪湛驭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决定不受他的影响,继续原先的计画。

  「好的。」

  瑛琦端起了笑脸,信心满满地拿出胡琴,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拉了起来。

  只是她才一拉琴,原本聚精会神聆听的众人,包括湛驭坡在内,突然表情一变。

  她这哪里是在拉琴,根本就是在制造噪音!

  只是碍于金主在场,加上要给元母面子,面试官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制止她。

  半晌,面试官终于开口,「好了元小姐,可以了。」

  她满意地停下动作,已经从面试官脸上猜到了面试的结果。

  果然,其中一名面试官婉转地表示,「很谢谢你今天特地过来,面试的结果我们会尽快通知你。」

  她哪里会听不出来这种婉转的拒绝,正合她意。「好的。」跟着低头收拾自己的胡琴。

  就在她低头的那一瞬间,以为她会感到失望的湛驭坡,竟捕捉到她嘴角扬起的一抹微笑。

  她是故意这么做的

  为什么?

  收拾好自己的琴袋,元瑛琦跟面试官道过谢后才离开。临去前,并没有再多看湛驭坡一眼。

  走出了国乐团所在的大楼,她来到路旁停放机车的地方,心里多少对他的出现感到纳闷。

  接着,她竟看到湛驭坡往她走来。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着出来,或许是因为弟弟对她的解释,也或许是因为刚才捕捉到的那一抹笑意。

  元瑛琦不想理他,迳自拿起安全帽戴上。

  走近的湛驭坡看到她头戴安全帽,手里提起琴袋正准备放好,脑海里顿时闪过一抹记忆。

  「是你」

  这家伙在发什么神经,不就是因为知道是她才走过来的吗?

  她拿出机车钥匙不想理他,却听到他突然脱口而出——

  「报纸上的女人是你」

  一句话让元瑛琦顿时回过脸,跟着想起那篇报导的内容,当时坐在轿车里的该死家伙不正是他。

  「是你这家伙」那个害她在报纸上丢脸的家伙。「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想到他对自己的恶劣态度,她忍不住更火大。

  真要算起来,自己会被迫来参加面试,追根究底也是拜他所赐,要不是报纸上的照片刺激了母亲,她可以继续她的逍遥日子。

  这家伙害她那么丢脸,居然还敢用那种态度对她,简直是可恶到了极点!

  湛驭坡多少能了解她为何一脸愤怒的表情,毕竟像她那副模样登上报纸,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

  也许是因为弟弟对她特别的态度,也许是她喜怒分明的个性,莫名的他不再对她怀有敌意,自然的脱口问出,「为什么那么做?」

  元瑛琦怒瞪着他,根本就没想理会他在说什么。

  「你故意那么做?」不在意她的臭脸,他执意想知道答案。

  「关你什么事!」

  无礼的态度只让他稍蹙眉,并没有产生反感,反而觉得毫不掩饰情绪的她很真,让人移不开目光。「既然都已经特地来面试了,为什么不好好表现?」

  「要你多事!」

  不打算再跟湛驭坡牵扯下去,她回头发动机车,当着他的面扬长而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有种感觉,想把她的身影刻在脑海里,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出个道理。

  元瑛琦在傍晚过后回到家,一进门见到湛佑坦,有些意外他还没离开。

  「你怎么还没回去?」

  特意留下来通风报信的湛佑坦还没来得及开口,元母已经怒气冲冲地从厨房里冲出来。

  「妈——」

  她才开口叫人,元母的雷霆怒火便已爆发,「你还敢给我回来!」

  元瑛琦吓了一跳,一旁的湛佑坦忙轻声说:「老师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你干的好事!我好不容易拉下脸来请人帮你安排这个机会,结果你不但故意搞砸,还把我的脸给全丢光了。」一想起稍早接到国乐团打来的电话,元母便忍不住气得发抖。

  听到事情东窗事发,元瑛琦连忙找藉口,「因为我太紧张了,才会一时失常。」

  「失常你居然敢给我说那样叫失常?」

  国乐团打电话来时,原本还不大愿意说明详细情况,只是婉转地表示没有办法代为安排元瑛琦的职位。

  直到她深入追问,才从对方口中得知,女儿居然故意搞砸面试的演奏,简直是要把她气死。

  「因为……我今天手有点痛。」元瑛琦作势展示了下自己的手。

  「很好,你等一下会更痛。」元母咬牙切齿。

  「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元母已怒气冲冲地扑过来要打人,急得她连忙躲到湛佑坦身后,推他出来当挡箭牌。

  「妈,你先冷静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忍心打湛佑坦,元母只能对着躲在他背后的元瑛琦吼道:「你给我出来,听到没有!马上给我过来。」气质高雅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

  「老师,你先别生气,瑛琦姊应该不是有意的。」夹在两人之间的湛佑坦当起和事佬,帮忙劝说,只是说这话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她要不是有意,这世界上也没人是存心的了。出来!你给我出来!」元母试着把女儿从湛佑坦身后揪出来。

  元瑛琦除非是不想活了才会乖乖听话。只见她将湛佑坦抓得更紧,硬逼着他挡在前头。

  「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妈再生气也没有用。」

  「所以你就故意给我搞出这种事,把我的脸全给丢光?」

  「要不是妈硬逼着我去面试,我也不需要这么做。」被逼急了,元瑛琦脱口承认。

  元母顿时火冒三丈,「你果然是故意的,看我今天要不教训你,我就不是你妈。」

  「妈,别忘了还有学生在。」她试图要母亲冷静下来。

  「今天谁在都一样,我不好好修理你一顿,我就不姓元!」

  元瑛琦见苗头不对,忙拉着湛佑坦就往门口退。

  直到狼狈逃到巷口,元瑛琦似乎还听得到母亲的怒吼声,要她不准再进家门一步。

  因为事出突然,元瑛琦一时也没想到能上哪儿,倒是湛佑坦主动提出邀约,请她先回他家里暂住。

  听到湛佑坦的提议,她不禁犹豫不决。

  毕竟下午跟湛驭坡才发生不愉快,要是这会上门遇到,岂不尴尬?!

  最后她只得在心里告诉自己,严格说来,会发生这些事全都是湛驭坡的错,她去他家避难,是理所当然的事,就算真碰上也没有必要在意。

  于是她同意了湛佑坦的邀约,跟着他一块回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