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如同湛佑坦说的,两人才进到屋里,就看到湛永丰已经在大厅等待,一旁还跟着管家。

  「爷爷、泰伯,瑛琦姊来了。」

  被点名的元瑛琦不甚自在的回应,「你们好,我叫元瑛琦。」不知怎么的,她觉得沙发上的老人似乎有些眼熟。

  湛永丰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原以为她的年纪应该是跟小孙子差不多,年轻人聚在一块有话聊,才让小孙子变得开朗。

  尽管心里对于她的年纪而觉得意外,湛永丰嘴上并没有怠慢,「先过来坐吧,坐下来再聊。」

  「谢谢。」

  元瑛琦依言要走向沙发,脚才跨出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抽了口气。「啊!」

  湛佑坦直觉问:「怎么了,瑛琦姊?」

  「你爷爷是湛永丰?」堂堂国内传统产业龙头湛氏企业总裁,难怪她觉得眼熟,原来是在电视上看过。

  湛佑坦没有说话,并不希望她因此改变对他的态度。

  在商场上打滚了数十年的湛永丰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直到现在才认出他来,心里对她的坦白无讳不无欣赏。

  「佑坦没事先告诉你?」虽然已经从她的表现知道,湛永丰还是这么问。

  此话换来了元瑛琦对湛佑坦的质疑,「你存心看我闹笑话?」

  「因为瑛琦姊也没有问……」他心里却高兴她并没有因此改变对他的态度。

  她仍直盯着湛佑坦看。

  知道她不会就此作罢,湛佑坦引开话题,「先过去坐吧,瑛琦姊。」

  在报以一个警告的眼神后,她才暂时打住追究,跟着先到沙发坐下。

  湛佑坦原本也要坐下,但听到爷爷说道:「就要吃饭了,先上去换衣服吧!」

  「瑛琦姊,那你先坐会。」

  湛永丰在孙子离开后,吩咐一旁的管家,「阿泰,通知厨房准备开饭。」

  「好的。」

  等管家也离开后,大厅里就只剩下元瑛琦面对着湛永丰这个商场大老,感觉多少有些不大自在。

  因为不确定该如何称呼湛永丰,她直接问起,「佑坦说您想见我?」

  湛永丰直言,「你的年纪跟我原先预想的相差许多。」

  「什么?」

  「我原本以为佑坦口中的瑛琦姊,应该是跟他相当年纪的人。」

  是怎样,嫌她年纪太大吗?她也不过才二十五岁,哪里大了?

  「我才二十五岁。」

  「我以为佑坦这阵子的转变,是因为谈了恋爱。」湛永丰的眼直盯着她,想知道她是否别有居心。

  「什么?恋爱?」

  「那孩子近来变得比以前开朗。」

  这话却换来元瑛琦直截了当的表示,「那小子才多大年纪,要是敢看上我,看我饶不饶得了他!」

  听她这么说,湛永丰知道,自己不需要担心了,孙子跟她之间只是单纯的处得来。

  再者,从她坦率的态度,湛永丰似乎能理解,为何小孙子近来个性上有所转变。

  「当然,看到你,就明白是我想错了。」

  元瑛琦慢半拍才反应,「所以您才想见我?」原来不是为了哥哥,而是怕她招惹小弟弟。

  「倒也不是,只是佑坦那孩子近来开朗许多,想说当面跟你道谢。」既然不需要担心,他诚心道谢。

  元瑛琦听了倒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特别做什么。」

  「对佑坦来说这样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样的说法印证了湛永丰心里的想法,小孙子在家里没能有个说话的对象,外人又多因为佑坦的身分对他格外礼遇,相形之下,正因为她拿佑坦当一般人看待,才让他觉得自在,渐渐打开心房。

  元瑛琦没能明白湛永丰的意思。

  虽然看出她的迷惘,湛永丰并没有多做解释,「以后佑坦还要麻烦你们多照顾。」

  不好说自己其实是在奴役他,元瑛琦避重就轻道:「其实都是我妈在照顾他。」

  湛永丰相信元母对佑坦是照顾的,也打算找个时间登门道谢,但眼下也不忘表示谢意,「以后有时间就跟佑坦到家里来玩。」

  元瑛琦直觉婉拒,「不用了。」脱口后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不是,我是说不用太麻烦。」

  「就当是在自己家里,以后就叫我湛爷爷。」

  听到堂堂湛氏企业总裁居然要自己这么称呼他,元瑛琦一脸惊讶,「呃……」

  「记得常来坐坐。」湛永丰再次叮嘱。

  她最后只得硬着头皮回道:「好。」但心里却明白,不会再有机会吧。

  晚饭过后,元瑛琦准备离开,湛永丰原本吩咐司机送她,但是被她婉拒了,这会才由湛佑坦送她出门。

  只是两人才踏出屋外,她便按捺不住出手敲他,「居然敢耍我!」

  湛佑坦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驳,一句严声质问便插了进来——

  「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

  两人同时惊讶地转头望去,看到正好下车的湛驭坡。

  「哥!」

  元瑛琦也没想到自己打人的画面会被人家的哥哥看到,做哥哥为自己的弟弟抱不平,她可以理解。

  「不准你再碰我弟!」

  湛驭坡原本以为昨天已经交代清楚,不料今天竟在家里再次见到这个女人,尤其是两度撞见她对弟弟动手动脚,不由得将她与父亲外头的那些女人画上等号。

  看到兄长脸色不快,湛佑坦下意识要开口解释,「哥,其实瑛琦姊——」

  「我以为昨天你应该已经听清楚了。」他转头训斥弟弟。

  一句责问就让湛佑坦顿时语塞。

  元瑛琦一脸纳闷,向来温顺的湛佑坦在哥哥面前似乎更卑微了,她忍不住为他说句公道话。

  「喂,你有必要对自己的弟弟这种态度吗?」

  「瑛琦姊!」

  「别拉我。」她挥开湛佑坦制止的手,「对自己的弟弟要懂得友爱。」八成因为他这种态度,才造成湛佑坦这种个性。

  湛驭坡知道如何守护自己的手足,不需要旁人来教。「你以为像这样巴着佑坦就能得到好处?」

  「什么?」她忍不住皱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哥——」湛佑坦心急地想解释,却被湛驭坡给打断。

  「我已经告诉过你,要懂得分辨那些别有企图的女人。」

  元瑛琦眉头越皱越紧。搞了半天他真正有意见的居然是她。

  「瑛琦姊不是哥说的那种人。」

  「到现在你还看不清楚吗?」

  想为元瑛琦辩护的湛佑坦,顿时哑口。

  倒是元瑛琦实在听不下去,自己居然被说成是攀龙附凤的人。

  「喂!」

  「不管你有什么企图,最好早点打消念头。」他绝不容许有女人为了金钱刻意接近自己的弟弟。

  恼上心头的元瑛琦,才不怕他那张扑克脸。「我看你要不是眼睛有毛病就是脑袋秀逗,我什么时候有企图了?」听他说话,简直会气死人。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他很自然的将她的怒气视为是恼羞成怒。

  虽然他对父亲拈花惹草的行径不能苟同,但是对于那些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女人,同样没有好感。

  「你——」

  「瑛琦姊,你别生气。」湛佑坦连忙出声安抚,同时转向哥哥,「哥,你误会瑛琦姊了。」

  「你还想为她说话?」

  「我先回去了。」元瑛琦再也待不下去了,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辈子,她不想再遇见这个有理讲不清的臭男人!

  「瑛琦姊!」

  湛佑坦想叫住她,她却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去。

  当湛佑坦再次回过脸来,见到哥哥仍严肃地盯着自己,还是忍不住脱口为元瑛琦解释。

  「瑛琦姊是钢琴老师的女儿,所以才对我特别照顾,今天也是爷爷邀请她来的。」向来在哥哥面前态度恭顺的湛佑坦说完便转身进屋。

  看着从来不曾违背自己的弟弟极力澄清的态度,湛驭坡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反应过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