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的确就像是元母猜到的一样,元瑛琦特意约湛佑坦一块出门,是要他帮忙提东西。

  不过她心里可没有半点歉意喔,在她的想法里,算是顺便教教他,这年纪男孩子该有的态度。

  「要是太重不想提就直接说出来。」有话就说,不用逆来顺受。

  「没关系。」虽然说因为家境的关系,湛佑坦鲜少被人这么指使做粗活,但他一点都不以为意。

  倒是指使人的元瑛琦听了,忍不住又教训他,「你就是这种态度,才会到哪都被人压得死死的。」

  湛佑坦只是微笑以对,没有说出口的是,除了她以外,根本就没有人会指使他做事,不过他喜欢她拿他当自家人看待的态度。

  「干么不吭声?被念的时候,就应该要反驳嘛!」真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青春期的叛逆。

  问题是,湛佑坦并不认为被念了什么,脸上仍是一贯的温和笑容。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

  温顺的语气让元瑛琦实在听不下去,一手就往他后脑勺敲下去。「就说要你改掉这种个性,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下班时间,正要回家的湛驭坡坐在车里,不经意被路旁一名动粗的年轻女人引起注意,跟着才慢半拍认出挨打的男孩子。

  就在轿车已经驶过他们时,「停车!」

  司机对湛驭坡突如其来的命令感到意外,「大少爷?」

  「倒回去。」

  司机虽然不明就里,还是听从命令,将车子倒回去。

  元瑛琦对湛佑坦的表现感到失望,决定放弃,「算了,我看你这种个性是改不了了。」

  两人正准备过马路时,一辆轿车突然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她一脸诧异,倒是湛佑坦似乎认出什么。

  轿车的后车窗降了下来,一张严肃但称得上帅的男人面孔赫然出现在眼前,元瑛琦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对方开口——

  「上车。」

  心下一怔,她不明白男人在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湛佑坦在这时开口,「哥。」语气收敛,态度显得更拘谨。

  元瑛琦诧异地回过脸来,意外湛佑坦对男人的称呼。

  湛佑坦才想为她介绍,却听到兄长再次表示,「上车!」

  不容置啄的语气,让他只能遵从。

  他为难地向元瑛琦说:「抱歉瑛琦姊,我先回去了。」

  他哥那是什么态度没跟人打招呼,就要把他带走,真是没礼貌。

  元瑛琦还没开口,湛佑坦已经将手上的几袋东西交还给她。

  看到弟弟帮她提东西,湛驭坡不禁皱起眉头。她不仅欺负他弟弟,还奴役他!

  元瑛琦只能傻傻的看着湛佑坦坐上车,然后看着车子离开。真是对奇怪的兄弟。

  车里,湛佑坦看着哥哥,一脸犹豫。

  由于两人相差了十二岁,加上自己的出生背景,让他从小在严肃的兄长面前总是没有声音。

  只是这会,基于刚才对元瑛琦的歉然,他试着想说些什么。

  「哥,瑛琦姊她……」

  「记住你的身分。」

  冷冷的一句话打断了湛佑坦,也让他一时没能明白哥哥的意思。

  「身为湛家的一份子,对于身旁的人,尤其是女人要看得更清楚。」

  湛佑坦直觉想为元瑛琦辩护,却因为听到哥哥追加的一句——「别像爸一样。」到嘴的话顿时打住。

  他知道,凡事只要一扯到父亲,哥哥就会翻脸不认人。

  「我知道。」湛佑坦受教的回应一声,因为说再多,只会徒惹哥哥更生气。

  看着弟弟黯下的脸色,湛驭坡虽然也意识到自己话说的过重,不过为了他好,必要的时候,只能采取非常手段。

  这些天来,由于湛驭坡回国后积极准备接班,让忙碌了数十年的湛永丰总算空闲下来,也因此注意到小孙子近来似乎有些不同。

  长久以来,除了儿子以外,两个孙子从来都不需要他担心,勉强要说的话,就是小孙子的个性太温顺了些。

  倒不是说这样的个性不好,而是造成这种个性背后的缘由让湛永丰放心不下。

  或许是因为明白自己的身世,又有个不尽责的父亲,才让小孙子太过早熟,加上自己长年忙于掌管公司,驭坡跟他年纪又差了一大截,多少让他在这个家里感到孤寂,也无怪乎会养成他懂事到近乎认分的个性。

  不过这几天,他注意到小孙子似乎活泼了些,因而问起这会跟自己一块在大厅里的管家。

  「阿泰,你有没有注意到佑坦这孩子似乎变了。」

  「二少爷最近开朗了许多。」

  「你也注意到了?」

  「是的。」

  明白并不是只有自己这么认为,让湛永丰起了探究的念头。「最近佑坦好像天天出门?」

  「二少爷暑假开始接受钢琴老师的专门指导。」

  两人才说着,湛佑坦也正好下楼来。

  「爷爷,泰伯。」

  湛永丰注意到小孙子背着背包,「要出去?」

  「到老师家练琴。」

  「赶时间吗?」

  「没有。」

  「那先跟爷爷聊聊吧!」

  湛佑坦顺从地在沙发上坐下。

  「听阿泰说你最近每天都出门练琴?」

  「老师希望利用暑假替我专门指导。」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老师。」小孙子的改变是因为这个老师的关系?

  「老师人很好,瑛琦姊也对我很好。」

  听到小孙子嘴里冒出个陌生人名,语气还颇为轻快,湛永丰状似随意问起,「什么瑛琦姊?」

  「瑛琦姊是老师的女儿,很照顾我。」

  湛永丰注意到小孙子在提起她时表情明显开朗许多。「既然这样,找个时间约她到家里来坐坐。」

  湛佑坦诧异,「爷爷要找瑛琦姊来家里?」

  「总是要当面跟人家道声谢。」

  「瑛琦姊跟老师她们不会在意的。」

  「就算是这样,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省。乾脆就今天吧,先约你瑛琦姊到家里来,改天爷爷再另外找时间,亲自去跟你老师道声谢。」湛水丰等不及想见到她。他怕她是有目的接近小孙子,怕小孙子会受伤害。

  爷爷都这么说了,湛佑坦也希望家人能认识她们,才同意道:「我知道了,晚上我会约瑛琦姊一块回来。」

  湛永丰满意地笑,「晚上爷爷让佣人多准备些菜。」

  湛佑坦笑着点头,他相信爷爷也会喜欢她。

  只是稍晚,当元瑛琦从湛佑坦口中听到这消息时,却是难掩诧异。

  「你爷爷要见我」

  「爷爷想请你今晚到家里吃顿饭。」

  「怪了,教你钢琴的是我妈又不是我,就算你学不好也不关我的事。」宴无好宴,绝对没好事。

  知道她误会了,湛佑坦赶紧解释,「爷爷是想请瑛琦姊到家里玩,改天再亲自过来跟老师道谢。」

  元瑛琦直觉拒绝,「不用了。」昨天才在路上碰到他哥,今天他爷爷就要见她,这事绝对有诈。难道是他哥煞到她?不可能!她又不是林志玲,美到让人对她一见钟情。

  「爷爷认为这是基本的礼数。」

  「我又没教你什么。」反而喜欢逗逗他。咦,不会是想替孙子出口气吧?

  瑛琦姊和老师都拿他当自己家人看待,这对他而言很重要。

  「瑛琦姊跟老师都对我很好。」

  如果不是知道湛佑坦的个性,元瑛琦会以为他是在拍自己的马屁,否则有谁会认为自己老指使他这种行为叫很好。

  「你知道就好啦!」

  「瑛琦姊答应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湛佑坦上扬的嘴角瞬间垂了下来,「但是爷爷真的很希望能邀请瑛琦姊到我家。」

  「怪了,你干么一定要我去?」只是不去吃饭,有必要这么难过吗?

  「爷爷只是想认识瑛琦姊。」对于家人的要求,湛佑坦希望能够做到。

  「那你就替我跟你爷爷说一声我不去就好了。」

  「可是……」他其实很希望瑛琦姊能有机会跟家人认识,一脸恳求的望着她。

  她最抗拒不了纯情小男生的哀求眼神,她只能叹口气,「知道了,我去就是了,装什么可怜啊!」

  湛佑坦这才露出笑容。

  虽然说昨天在路上看过湛佑坦家的轿车,元瑛琦心里便有些许意外。

  直到这会跟着他一块回湛家,她才知道自己低估了他的家世。

  「这里是你家?」看着眼前的豪宅,元瑛琦有些吃惊。

  担心她反悔,湛佑坦赶紧拉着她,「爷爷应该已经在屋里等了,我们进去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