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湛展图所不知道的是,儿子之所以被送到国外磨练,是祖孙俩当年共同的决定。

  早在两年前,或者该说是更早之前,湛永丰便决定将公司交给孙子,送他到国外磨练,期间都有专人定期向他汇报湛氏的业务,让他即使在国外,也能充分掌握湛氏内部的各项重要决策。

  湛展图从来就不知道父亲的想法,一厢情愿的认定身为独子的自己必定是湛氏企业未来的接班人。

  「就凭你出国待个两年,回来就想接掌湛氏?」

  「就算是待在国外,我花在公司的心思也不会比爸少。」长久以来,他对于父亲成天拈花惹草的行径早有意见。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爸应该明白才对。」

  他语气里的谴责让湛展图有些面子挂不住,怒道:「别忘了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他试图挽救在儿子面前的最后一点威严。

  「我从来就没有忘过。」正因为清楚父亲的德行,更让他下定决心,绝不退缩。

  面对态度坚定的湛驭坡,湛展图下意识感到一阵心虚。「既然知道,回头就去跟你爷爷把事情说清楚。」

  「该搞清楚的人不是爷爷。」

  「你——」

  「爸真以为自己有能力打理湛氏?」一个成天只知道跟女人鬼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大话。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湛展图恼羞成怒。

  「爸以为爷爷为什么会只让你挂名董事的凉缺?」

  湛展图猛然一顿,「两年前你就已经知道了?」他压根没想到父亲跟儿子居然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合谋,决定架空他的权力。

  湛驭坡当然看得出来父亲眼中的震惊,但是那又如何,早在多年以前,他便已经背叛了儿子的期待,现在他只是自食恶果罢了。

  「要是没其他事,我要继续忙了。」湛驭坡说完便埋首处理公文,无意再把时间浪费在跟父亲的争执上。

  虽然这两年他一直有在了解湛氏的业务,不过还是希望在股东会之前完全掌握状况,以便顺利接任。

  湛展图当然听得出儿子的逐客令,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儿子面前的气势似乎总是矮了一大截。

  最后,他只能撂下话,「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直到父亲愤怒地甩门离去,湛驭坡这才从公文上抬起头。

  从今以后算是正式和父亲决裂,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眼角瞥见被父亲摔在桌上的那份报纸,湛驭坡不得不承认,比起当时坐在轿车里的自己,照片上头的女人应该受到更大的惊吓。

  看着照片里的女人衣着狼狈、表情错愕,他不禁笑了,这竟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个笑容。

  几天下来,元瑛琦发现这回母亲还真是收对学生,这年头尤其是这年纪的男孩子,上哪去找这么听话的。

  看着湛佑坦对母亲恭敬有礼的态度,她除了佩服外,也只有摇头的份。

  授课告一段落,元母回过头来,正好捕捉到女儿摇头的动作。「你摇什么头?」

  「恭喜妈找到个好学生。」

  元母先是满意一笑,跟着才想起,「那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这年头要找到这种学生太难了。」

  「知道就学着点,别成天光只知道惹我生气。」

  这几天将她们母女俩的互动看在眼里,一旁的湛佑坦已习惯她们的相处模式,意外之余,也乐于融入这样的气氛中,这是他过去所一直不曾感受过的家庭温暖,虽然她们吵吵闹闹,元老师也跟她给人的优雅慈母形象并不相同,但他由衷喜欢她们。

  无端又被母亲盯上,元瑛琦索性将矛头转向湛佑坦,「你干么这么听我妈的话,你有恋母情结吗?」

  「元瑛琦!」元母先喝斥女儿,「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受教的女儿?」

  「是啊,要是能选的话,妈肯定是选这种乖巧又听话的儿子。」

  「我要是能生个像佑坦这样懂事的孩子,也不需要一天到晚为了你的事情瞎操心了。」

  「那还不简单,乾脆我们换过来好了。」反正三个人一起走出去,单从气质来看,别人肯定会猜他们才是母子。

  「你胡说些什么?像你这样的女儿就算我愿意换,也不见得有人敢收。」

  元瑛琦直接转向湛佑坦,「回去帮我跟你妈说一声,就告诉她我这种女儿很好相处的。」

  突然被要求的湛佑坦先是意外,跟着表情闪过一抹黯然,但元瑛琦并没有注意到。

  「喂,干么不说话?连你也嫌我?」

  湛佑坦才解释,「不是……我没见过她。」

  此话一出,元瑛琦怔了下,元母也有些意外,但两人立刻反应过来,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看你胡乱问些什么。」元母先是念了女儿,跟着才转而安慰湛佑坦,「瑛琦的话别放在心上,她说话向来不用大脑。」

  「妈——」

  「你还想说什么?说你不用大脑还不承认!」元母一瞪。

  元瑛琦的表情明显受到侮辱,倒是湛佑坦在一旁帮腔,「瑛琦姊不是有意的。」

  「我当然不是有意的,还有啊,你装什么可怜啊!」一记爆栗就往他的后脑勺敲下去。

  「瑛琦!」

  元母才要训斥女儿,元瑛琦迳自说下去,「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单亲。」

  的确,母女俩相依为命的元瑛琦也是单亲。

  就算是这样,元母对女儿粗鲁的举动还是多有抱怨,「你以为自己是在干什么?乱说话,还动手打人。」

  湛佑坦心底的那抹黯然却因为元瑛琦的话而释怀,「瑛琦姊说得没有错,老师别怪她。」

  「听到了吧?」元瑛琦得意得很。

  元母这才打住,「佑坦是不想我继续念你。」

  「那就别再念了。」

  元瑛琦忍不住瞥了湛佑坦一眼,自从他来了以后,自己挨念的次数反而增加,两人对比之下,母亲眼中的自己似乎更不顺眼了。

  元母注意到女儿的眼神,「你这么看佑坦干什么?」

  「哪有干什么!」总不能承认自己是在怪他吧,「只是突然想到既然上完课了,我正好要去买东西,想找佑坦一块去。」

  了解女儿的元母哪里会不明白她在想什么,「我看你是要佑坦去帮你提东西吧。」才会主动提出邀约。

  「妈怎么这么说。」

  湛佑坦则是乐于接受,「好啊,如果瑛琦姊需要我帮忙的话。」

  「听到了吧?」元瑛琦故意对母亲道。

  「你别欺负佑坦好说话,就要他帮你做事。」

  「知道了啦。」

  元瑛琦说着,带头就要出门,湛佑坦也在向元母道别后跟着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