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惜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惜惜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湛驭坡回国已经尽量低调保密,但是神通广大的媒体记者依然逮着他,采访车紧追他的轿车不放。

  从媒体一路紧追不舍,甚至不惜闯了几个红灯,不难看出对湛驭坡是誓在必得。

  除了因为各界对他所知有限外,也是因为他此番回国即将接任湛氏企业总裁一职。

  二十七岁的他理着平头,脸型修长,锐利的眼神加上紧抿的双唇,让人有种严肃的感觉。此刻的他坐在后座,毫不理会媒体的追遂,专心看着手上的文件。

  就在轿车将要驶过路口时,一抹身影突然从巷口冲了出来,司机急忙踩下煞车。

  头上戴着顶安全帽,身上穿着T恤短裤,脚下踩着双夹脚拖鞋冲出来的元瑛琦顿时僵住。

  正当她惊魂未定,相继又传来几声煞车声,她还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见到闪光灯四起。

  一时间,她只能傻眼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隔天的报纸头条,便是即将接任湛式总裁的湛驭坡与记者飞车追逐,差点酿成车祸的报导。

  报上斗大的照片里,可清楚看见湛驭坡乘坐的黑色轿车旁,身穿短裤拖鞋的元瑛琦戴着安全帽,一脸错愕的表情。

  而这会,元母正为了这张照片歇斯底里,全然不见平日的高雅气质。

  「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穿成这样上报,我的脸这下全教你给丢光了。」

  「又不是我叫他们拍的。」元瑛琦扬声为自己辩謢,她也不想这样登上报纸的版面啊。

  元母根本听不进去,指着照片。「看看你是什么样子?居然给我穿着拖鞋就出门!」

  「那是因为昨晚临时接到电话赶着出门,而且也只是在后台拉琴,又没人看见——」因为时间紧急,她才会戴着安全帽直冲路边,想骑摩拖车赶去,谁知道那么巧,她差点被撞,母亲没安慰关心她,还骂她,真倒楣。

  「还没人看见?现在全台湾的人都看见了。」

  「我也很无辜啊!」毕竟有哪个女人愿意以这副模样上报。

  「你还敢说无辜?要不是你去拉那些什么野台戏,会发生这种事吗?」

  听到母亲又将事情扯回老话题上,元瑛琦也不甘示弱反击,「这跟拉野台戏根本没关系,是那些记者突然冲出来猛拍,我有什么办法?」

  元母哪里肯轻易放过她,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国内知名的钢琴演奏家,女儿偏偏坚持要学胡琴已经让她够呕了,毕业后好不容易帮她安排了出路,她却死不肯去,还成天接些不三不四的演出工作,简直是想要气死她。

  「我好不容易才托人替你找了个国乐团的缺你不去,一天到晚东跑西跑的去拉什么野台戏,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元瑛琦不是不明白,在母亲心里自己的决定等于是在跟她唱反调,但是她有自己的想法。

  「以我现在的程度,就算待在国乐团里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发展,再说,比起国乐团,实际的融入地方戏曲才能学到更多。」类似的话,她已经说过好几回,由衷希望母亲能够听进去,也省得一天到晚叨念她。

  「如果是这样,当初何必花钱让你念什么艺术学校,我直接送你进戏班还省得受气。」

  「妈现在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毕竟她学校毕业都已经一年多。

  元母越听越火大,「什么叫来不及,晚点我打电话安排,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进国乐团。」

  「我已经说过,我想学的东西不在那里。」元瑛琦叹了口气。

  「不管在不在,你都要给我进去!」

  元母铁了心要逼她就范,元瑛琦当然不可能顺从,此时门铃声响起,避免了一场将要开打的大战。

  元瑛琦走去应门,不想跟母亲继续无谓的争执。

  门一开,门口站着个约莫国中年纪的男孩子,个头比一百六十几公分的她要来得高些。

  她还在打量,门口的少年已经主动开口,「你好,请问元老师在吗?」斯文有礼,在同年龄的男孩子中算是少见。

  因为家里就只住了她们母女俩,这声老师指的当然不可能是自己。

  心里虽然奇怪怎么会有个国中生找上门,但是这种时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有外人在,省得母亲一直绕着刚才的话题穷追猛打。

  「进来吧!」

  元母见到上门的湛佑坦才倏地记起今天有课,一早被报纸上的照片气得她差点给忘记了,连忙收拾起激动的情绪。

  「来啦,佑坦。」

  「老师好。」问候时还不忘点头行礼。

  一旁的元瑛琦看得瞠大双眼。都什么年代了,眼前这对师徒是在演哪出戏?

  母亲也就罢了,毕竟上了年纪的人就爱来这套,可这年头的男孩子居然这么恭谨,母亲是上哪找来这稀有动物的?

  「抱歉,老师有点事情,稍微耽搁了一下。」

  湛佑坦有意地瞥了元瑛琦一眼,确认她就是今早报纸上的人,眼底闪过一抹不容察觉的诧异。

  「是我来早了。」表面上仍不动声色。

  元母露出笑容,对少年的得体有礼很满意。

  元瑛琦禁不住要对少年另眼相看。这年纪的男孩子能这么乖巧,有够厉害,摆明就是全天下老师最喜欢的学生典型。

  元母甩掉刚才的火爆脾气,推起笑脸介绍,「佑坦,这是老师的女儿瑛琦,比你大十岁。」

  湛佑坦礼貌的打招呼,「瑛琦姊。」

  唔!嘴巴有够甜,难怪母亲会喜欢他。

  元母跟着向女儿介绍,「佑坦以后会跟着我学琴,你要多照顾他。」看到不争气的女儿,一把火又快烧起来,但她努力压抑。

  元瑛琦意外的眉头一挑。除了到大学授课外,母亲什么时候收过学生了?

  「妈该不是想搞什么禁忌之恋吧?」

  元母气得涨红了脸,「你胡说些什么?那是因为佑坦有天分,哪像我生下你这种女儿,根本是存心要气死我。」

  「那是妈自己看不开。」她不是那个料,逼死她也达不到母亲的要求。

  「你说什么?」

  元瑛琦好心提醒母亲,「别忘了还有学生在。」形象!记得保持形象。

  元母这才猛然拉回理智,压抑下火气,可一旁的湛佑坦早看出端倪,对向来气质优雅的元母也有如此「人性」的一面,感到意外。

  「呃……佑坦啊,要不要喝点什么东西?」元母堆起微笑,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那就麻烦老师了。」湛佑坦聪明地顺势给了元母一个台阶下。

  「你先在客厅坐会。」元母吩咐完才离去。

  进到客厅,湛佑坦端正坐在沙发上。

  元瑛琦赞赏的盯着他。这小子不简单,懂得怎么帮别人保住面子,厉害、厉害。

  「瑛琦姊……」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看。

  「有你的。」

  没头没尾的话,让湛佑坦听得一头雾水,「瑛琦姊的意思是?」

  原本元瑛琦以为他只是做做样子,这会忍不住要担心他,「别告诉我你的个性真的是这副德行?」年纪轻轻就这么老成,一点都不可爱。

  「有问题吗?」从小的教养跟成长环境养成湛佑坦克己守礼的个性,应对进退得宜,不单是在长辈面前,即使是在同侪间也相处融洽,他不懂这样有什么不好。

  唉,做作已经深入骨髓,没救了。

  「小子,有你的。」元瑛琦摇着头离开。

  湛佑坦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

  湛氏企业顶楼的总裁室里,一份今早的报纸被摔到办公桌上。

  跟在后头进来的秘书紧张的致歉,「对不起,董事他——」

  办公桌后方的湛驭坡冷冷道:「没事,出去。」

  秘书见上司没有怪罪,才松了口气,临去前还不忘偷觑了眼脸色铁青的湛展图,才带上门离开。

  湛驭坡搁下手边的公事,冷眼看着面色铁青的父亲,心里已经猜到父亲找他的目的。

  湛展图劈头就教训儿子,「你回国的消息为什么没告诉我?我这做父亲的还得看报纸才知道。」

  湛驭坡不为所动。「如果你还知道回去,昨晚就会在家里见到我。」语气里满是对父亲的谴责。

  湛展图一阵心虚,顿时哑口无言。「呃,我来不是为了跟你讨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湛驭坡无语直盯着父亲,他当然知道父亲所要讨论的是何事,只是自己既然坐在这间办公室,便没打算改变主意。

  「是你爷爷要你回来的?」湛展图厉声质问。

  「爸不是已经都知道了。」

  儿子洞悉的眼神让湛展图感到狼狈,吸口气仍说出此行的目的。「你待会儿就去跟你爷爷把接任的事给辞了。」

  湛驭坡只是看着父亲,并不急于回答。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面对父亲的怒火,湛驭坡不疾不徐的回了一句,「爸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间办公室里?」

  听出他的言下之意,湛展图语气一沉,「所以说你自己也有这个意思?」儿子竟然背叛他。

  湛驭坡索性直言不讳,「这是我跟爷爷共同的决定。」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给我说一次。」

  湛驭坡坚定的神情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怒气而动摇。

  「你这臭小子,公司里的事情你懂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