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呜呜……”祝福躺在草地上,唉唉惨叫。

  伙计们带着同情的目光看他,却是不敢说话。出门这两天,九爷火气忒大,说过的话总共只有三句十二个字,那就是停下来休息时,喊着同样的“祝福过来”,然后可怜的祝福就变成他练习拳脚的对象了。

  “哎唷,我筋骨都扭了,哪位大哥行行好,帮我烧水泡茶啊。”

  “早就在烧了。”小李子指着火上的铁锅,大家兄弟嘛,患难相助是一定要的啦。

  “唉,大姐没来,好像什么事都不对劲。”阿阳望着一团苍白的面疙瘩,还没吃就反胃了。“以前没有大姐,也是这样过来的呀。”

  “是咱九爷古古怪怪的。”王五偷觑一眼,九爷还站在树下,不知道在发什么呆,他忙小声地问道:“喂,祝福,他跟大姐吵架了吗?”

  “我不能说。”祝福将两手掩住嘴巴,哭丧着脸道:“九爷会剥了我的皮,刮了肉丢给狼吃啊。”这是九爷行前再三的警告。呜!他可是还想留这条小命去娶大妞啊。

  “铁定吵架了。”老高也摇头叹气道:“我本来还说,虎子成亲后,接下来就该九爷和大姐了……咦!这是什么茶?”

  老高一说,众人纷纷望向锅子里滚沸的灰黑色茶水。

  “是我们平常喝的乌龙啊。”小李子瞧大家一副“你糟了”的脸色,急道:“一碗一碗泡茶麻烦,我干脆将茶叶扔下去煮了。”

  “乌龙茶怎会这种颜色?”老高拿勺子舀出茶叶,看了半晌。“哎呀,你拿烧汤的铁锅煮茶了?泡茶要用铜壶啊。祝福,你没带出来?”

  “完了!”在未来岳父面前大大丢脸了,祝福一骨碌跳了起来,急得拍脑袋,揪头发。“本来是大姐在准备的,那夜他们闹得很晚,害我睡迟了,出门也没留心……”

  “啥?那夜他们闹得很晚?”大家的注意力皆集中在这句话。

  “嘘,九爷来了。”有人出声警告。

  林子一片静寂,正午日头毒辣辣地晒着大地,祝和畅走到火边,低头注视那一锅灰黑的茶水。

  他就这样站着,眼睛眨也下眨。就在大家以为他已达到老僧入定的最高境界时,他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条灰白色的巾子,捏了一角,将剩余部分全部浸入茶水里。

  漂了漂,再拿出来,巾子已染上了灰灰的色泽。

  他瞧着滴水的巾子,突然揉成了一团,湿淋淋地塞回口袋。

  “我要回去京城一趟。老高,这趟货交给你了。”

  话才交代完毕,高大的身形已经跨上马匹,扬长而去。

  “不行啊……”众人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九爷在做什么?

  “我知道了!”九爷不在,祝福说话也大声了,他用力一拍掌,眼睛发亮,“难怪大姐老在煮茶,原来铁锅煮出来的茶水是黑灰色的,而咱九爷就爱这种灰灰的调调啊,嘿嘿!”

  “到底怎么回事?”大家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们很快就要有九奶奶了。”祝福坐回草地上,往自己肩头敲了敲,笑嘻嘻地道:“哎唷,给九爷摔疼了,谁来帮我推拿,我就说了啊。”

  *

  她为他染色!

  祝和畅心情激荡,快马驰骋,急欲回京见她一面。

  好像很久以前,他就看她晒着喝过的茶叶,甚至在睡了她之前,她已经用铁锅在煮茶叶了。对了,他也看过她拿白布浸入黑乌乌的染盆里……原以为以茶叶染布,染出来的就是茶色,没想到是他最喜欢的灰色。

  她到底什么时候对自己用上了心?他不知道。她可以大大方方为祝福或其它伙计女眷染色,然而为他染色时,却是偷偷摸摸地,不让任何人知道她在做什么。这是否也像是她的情意,暗暗蓄积在心底?若非让他“酒后乱性”给揭了出来,还不知道她要藏到什么时候呢。

  染色只是其中一桩小事,他的心因着她深藏不露的女儿情思而大受撼动。或许还要更早些,在老家的溪边、在开封的小山头,甚至在每回出门为他递上的面疙瘩和茶汤时,她已有了心。

  糊涂的祝九爷啊!他竟然以为她是将身子给了他之后,才不得不“爱”他——不可能的!凭她那个硬脾气,若非喜欢着他,他敢这样上下其手非礼她,她早就将他踢得生不出儿子来了。

  老天哪老天!他祝和畅何德何能,能得一女子全心全意待他!

  “眉儿在家等你,眉儿不会走,更不会变心。”

  她在等着他呀。他好想看到她,紧紧拥抱住她,再狠狠地吻她。

  “眉儿!眉儿!”冲进宅子大门,他大叫找人。

  “咦!九爷,你怎么回来了?”祝添坐在廊前台阶,愁眉苦脸地拄着下巴,乍见他归来,出现了惊讶神色,随即又继续愁眉苦脸,不理他了。

  “叔儿,眉儿呢?”

  “呜,那个眉儿眼儿跟你婶儿走了。”

  “什么……”他骇然地抓起叔儿的手:山头一片白茫茫,好似暑天骤降霜雪,冻得他猛打颤。

  “我正愁着中午该炒什么菜呢,一个人怪难烧饭的。”叔儿拿开他的手,终于咧嘴笑道;“你回来正好,我来弄锅红烧鱼头。”

  “她去哪里了……”难道旧事重演,他注定这辈子得不到真爱?

  “去哪里?”祝添搔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她们去哪里……”

  “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去哪里!你就眼睁睁看她走了……”祝和畅几欲疯狂,急得眼眶酸热,全身冒汗,一迳地猛摇叔儿,朝他喊道:“天哪!天哪!莫不是被我气得离家出走了?她会去哪里?她能去哪里?对了,会不会到开封找她娘了?”

  “九爷,我一把老骨头都被你摇散了。”祝添赶紧推开他。“我得去阿阳他家问,才知道她们去哪里呀。”

  “她在阿阳他家?”

  “不是。阿阳他老婆的姐姐来京城,见了悦眉的染工,说是他们乡下也种有蓝草,请她去教村里的婆婆妈妈姐姐妹妹,好能做些特别的染布手工,赚点小钱贴补家用,你婶儿也跟着一起去玩了。”

  “我去阿阳他家!”

  “咦!不吃饭了?那我还是让那条鱼多活几天吧。”

  真是的,来去一阵风,一转眼就不见人影。祝添又开始苦恼中午的菜色,随即用力拍手,眉开眼笑。“这宅子快办喜事了,我就随便煮个面疙瘩,多留点时间来整理花草、打扫屋子吧。”

  *

  午后,林间幽静,凉风清爽,悦眉坐在树下,眯起眼睛,望向前头长得茂盛紧密的蓝单,炎炎日光照耀下,蓝草正闪动着毫缓的绿色光芒。

  村子的蓝草栽种不多,不足以成立一问染坊另谋生计,但用在日常衣物染色,或是做些手工染布玩意儿,已是绰绰有余。

  来到村子两天,她尽心教了婆婆妈妈姐姐妹妹各种染色方式,让原本只懂得漂染单一蓝色的她们惊喜不已,照着她教的各种扎、缝、糊、夹、绞,变化花样,同时也学会了套染其它颜色,让原本是黯淡的小村顿时添上无数美丽的色彩。瞧,那边几户人家屋前晒着几块花花绿绿的染布呢。

  她嘴角噙着淡淡微笑,摊开手里抱着的衣布,低头密密缝了起来。

  吃过午饭后,村中妇女怕她累着了,好心要她睡个午觉,晚点再去看她们新做出来的成品,但她舍不得这个温煦的午后,温温的感觉,好似他胸膛的热气……

  “耿姐姐,你在缝衣服呀?”小女娃挨近了她身边,甜甜地问着

  “小圆儿啊。”那是阿阳嫂大姐婆家的六岁小侄女,一张圆圆的脸蛋,让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白胖胖的嫩脸,笑道:“思,我在缝衣裳。”

  “耿姐姐,你好厉害,会染布,还会缝衣服耶。”

  “小圆儿再大一点也会呀。”

  “我现在就会了。”小圆儿眨眨大眼,带着期盼的眼神掏出一条小小巾子。“昨晚我娘煮了黑豆,染了帘子,我也染了巾子。”

  “我瞧瞧。”悦眉摊开染成浅紫色的巾子,上头有三圈白色星芒的同心圆,她惊喜地笑道:“好漂亮,小圆儿会扎染了,这是你自己扎的?”

  “是啊。”小圆儿颇自豪地道:“耿姐姐教娘她们,我也在旁边听喔。以后小圆儿要帮娘做小布娃娃,好能揽钱买糖吃。”

  “好乖的小圆儿,耿姐姐还会再教你们更多的功夫,你娘她们做出来的东西很有农村风味,将来拿去京城卖,就可以给小圆儿买糖吃了。”

  “耿姐姐,你教我们很辛苦,我大伯母给你钱,你为什么不拿呀?你不喜欢吃糖吗?”

  “我看大家学了手艺很开心,我看了也欢喜,这种欢喜是用钱也买不到的。”她见小娃儿似乎有些迷惑,摸摸那个小脑袋,笑着换个简单的说法,“这就像吃了糖一样,甜滋滋的。还有,小圆儿,糖不能吃太多,牙齿会让牙虫给吃了喔。”

  小圆儿赶紧闭了嘴。她才掉了一颗牙,娘说会再长出来,但万一她再一直吃糖,牙就一直掉,那不就像曾祖奶奶一样,扁着一张嘴巴,只能吃稀饭,不能啃果子了?

  胡乱想了一会儿,小娃儿毕竟不会烦恼,东张西望,一下子又好奇地问起问题了。“这衣服灰灰的颜色是耿姐姐染的吗?”

  “嗯。”悦眉笑着缝上一针。

  “衣服上头有字?是穿衣服的人的名字吗?”小圆儿兴奋地道:“啊!我知道了,耿姐姐印上他的名字,他就不会丢掉衣服了。”

  “这不是名字,这是一篇文章。”

  “什么是文章啊?”

  悦眉也说不上来,她该如何向一个六岁女娃解释兰亭集序?

  她低头抚摸怀里的新棉袍。她买了新布,用铁锅反复煮了茶叶,煮成深浓的铁灰色,再和上些许蓝靛和明矾,让这个底色不致太过黯沉,而是呈现出一种沉稳的深灰色;至于她一个字一个字临摹印染的兰亭集序全文,用的则是靛青色,两色相合,字迹看起来就像是布面上的纹饰,既不突兀,又能稍稍为暗色调的衣袍带出彩度,使得穿衣之人既显稳重又不失朝气。

  不知道九爷会喜欢吗?

  “耿姐姐,你在笑什么?”小圆儿睁着圆圆眼睛问道。

  “喔,姐姐跟你说,这衣服上的文章是说呀,有一天,天气很好,就像现在一样,感觉很舒服,有一群人来到了一个风景很漂亮的地方,聚在水边喝酒,呃……小圆儿,姐姐瞧瞧。”

  悦眉找着衣服上的字迹,试着去解释。她书读不多,其实也无法说出通篇的意思,但她读了又读,也读得出其中文词优美,有描景、感怀、抒情的意味,而最吸引她目光的,还是惠风和畅这四个字。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

  悦眉竟然念起长长的文章来了,小圆儿很努力地听着,越听,眼皮越重,长长的睫毛都快合起来了。

  “耿姐姐,我困。”

  “哎呀,瞧我在做什么。”悦眉搂过了小圆儿,让小小头颅枕在她的大腿上,再将缝制中的衣袍挪了挪,盖在小小身子上,微笑道:“小圆儿,靠着姐姐睡,姐姐缝衣服了。”

  “唔。”

  暖风轻摇枝叶,像是一把蒲扇轻轻扬着。小圆儿沉沉入睡,悦眉低着头,嘴角再度逸出柔柔的笑意,神情专注,眸光柔和,手指灵巧地穿梭移动着,一针一线,将衣衫密密缝牢。

  祝和畅看得痴了。

  此情此景,安详宁静,美好纯然,好似一个年轻的母亲,哄着女儿入睡后,怀着期盼的心情,静静地为丈夫缝制衣服,等着远行的丈夫归来。

  当丈夫不在时,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着,也许是照料儿女、操持家务,也许是街坊邻居借块盐巴、守望相助;然而,当所有的忙碌告一段落之后,在她独处安静的时刻,她的心立即系上了远方的他,在针线里、在她的瞳眸里、在她的微笑里,也在彼此的梦里。

  她不会跑掉,更不会变心,她爱着他、信赖着他,一心一意守着他,守着他们的家,为他生养儿女,与他终老……

  他怎会失去她呀!

  暖风融融,树影婆娑,祝和畅喉头酸哽,眼前浮上一层水雾。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卸掉了心中那份莫名的恐惧,十余年来飘飘荡荡的心也安定了下来,紧紧地依附着她的心。

  只需相信,无需惧怕。当她早已爱上他时,自己何尝不是一点一滴爱上了她?像是颜色的浸润,缓缓地,慢慢地,一层又一层地染了进来,不知不觉问,他心中只有一个颜色,那就叫做眉儿。

  但,因着迟疑和畏惧,他看不清自己的心,更不敢承认这份真爱,既想好好爱她,又怕失去落空,只得以肉体占有的方式,一再地去确认他的拥有:所以他像一头疯狂的野兽,不断地渴求与她的亲密结合,他以为这样,她就永永远远属于他,再也不会跑掉了。

  然而,若无真爱,任凭再华丽的山盟海誓、再多的床上肉欲交媾,甚至是白纸黑字条文分明的契约,他又岂能真正长久拥有?

  此时此刻,他不再怕了,更无怀疑:他就在她的心里,随时,随地,等着他,想着他,爱着他……

  眼里低头缝衣的她渐渐融在水光里,也深深地印在他心底。

  “九爷,你不是来找悦眉,站在这里作啥啊?”祝婶跑了过来,好奇地看他一眼,又见到酣睡的小小人儿,立刻叫道:“哎呀!悦眉,小圆儿果然来找你了,她娘找不到她呢。”

  “她睡着了。”悦眉小小声地说话,突然见到祝和畅,她脸蛋微红,眼神却是一黯,忙又低下了头。

  “我抱她回去。”祝婶俯身抱起小身子。人家特地跑来相会,她们老的小的就别碍事啦。她笑眯眯地走出两步,突然发现九爷好像哪边怪怪的,定睛一看。“咦!九爷,你在哭?”

  “爷儿我顶天立地的男人,有什么好哭的!”祝和畅用力抹着红红的眼眶,粗声粗气地道;“这里风大,沙子跑进眼里了。”

  “风大吗?”祝婶困惑地望着动也不动的树叶,抱着小圆儿走了。

  “九爷扎了眼睛?”悦眉想要爬起身子,却因久坐脚麻,一时站不起来,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脚麻,你等等……”

  祝和畅走到树下,蹲跪在她身边,按住她的肩头,静静地看她。

  “我来瞧瞧。”悦眉直起身子,不敢直视他过度安静的眼神,伸手就扳了他的下眼皮,左边瞧瞧,右边看看,笑道:“嗯,好像没有小沙子,我还是吹吹气吧……”

  她尚未吹气,男人的热气就掩了过来,以吻攫走她的气息。

  她浑身一热,以为他又要疯狂地掠夺她,身子变得有些僵硬,不觉紧紧抿住唇瓣,等待他的开启和侵入。

  想象中的狂风暴雨没有落下,他只是蜻蜒点水似地印吻她的唇瓣,轻柔吸吮着,细细体会着唇瓣交叠的甜蜜和柔软,再吻上她的脸颊,似飞花,如丝雨,轻轻飘落,绵密地洒遍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耳,再如暖风轻扫,回到了她的唇瓣,以舌一遍遍地描绘她的唇形,柔情地分开她放松了的芳唇,寻索到了她等待已久的丁香小舌,密密交缠,柔柔舔舐,同时他温热的手掌亦是抚上她的头颈,指尖触着她的脸蛋,揉过了耳垂,顺着她的曲线而下,缓缓来到了她的胸前,完全包覆住她的浑圆,揉捏着,抚压着,力道虽轻,却令她已然摊软的身子轻轻地颤动了。

  好温柔啊!她好像飞到了软绵绵的白云堆里,什么也不用去想,那里有着他无尽的温柔,她只需投进他的怀抱,自然就会拥有他的爱……

  这是爱……她心头一颤,无法置信,与他缠绵的唇舌顿时停住,仿佛是想为自己找个理由,说明九爷只是换个吻她的方式罢了:随即感觉他舌尖又挑动着她的,仍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轻怜蜜爱,好似翩翩彩蝶,迎着和风,引导着她去采集最甜美的花蜜。

  她心醉了,不再去想,全心全意回吻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