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六神无主地回到大厅,就见婶儿朝他瞪眼,摆出茶壶姿势,一手抆腰,一手猛指厨房方向,他又是一惊,奔了过去。

  一进厨房,眼帘映入了那俏生生的淡蓝倩影,他立刻屏住了呼吸。

  “啊,九爷,她走了?”悦眉听到声响,立即回身。

  “眉儿,对不起,刚才我——”

  “九爷,我明白,你是激将法,让她死了心,免得她吵闹不休。”悦眉不以为意地笑道:“偶尔让九爷利用一下,证明我还是有用的。”

  “眉儿,我——”那越是轻淡的笑容,越是令祝和畅心惊;他仿佛做错事般地嗫嚅着,又有一股冲动,想要用力拨开心湖的涟漪,好看清楚水底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但他看不透,那是他深埋十一年、一直不愿也不敢去碰触的东西。

  “呃……”悦眉低声道;“刚才我也很抱歉,不该对汪夫人无礼……”

  “你做得很好,该有人一棒敲醒她的。”

  “可是……九爷对她……以前你们……”

  听她极度抑郁的语气,祝和畅更是莫名地心头一刺!他记起了在家乡溪边,她不胜寒冷,胆怯地想要抱他;其实,她早就听到他和碧霞的谈话了吧?她是故意躲在林子不回去……是了,该死的他怎么没注意到她的泪痕呢?她在哭什么哭?难不成看到他们久别重逢,高兴得哭了?

  心湖的涟漪转为波涛,一道又一地道拍击他的心脏,撞得他有些疼痛——喝!这是什么见鬼的感觉……该不会最近太忙,未老先衰,得了心疾?

  “我和她?呵,几乎忘光光了。”他摇了摇头,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轻松地道:“想当年呀,她真的是很可爱,我宁可就记得这些,不然现在见她这样,真的是连最后的美好回忆都消磨光了。”

  “也难怪小钲为了妹子,三天三夜痴痴苦等……”

  “别提了。”他垮了脸。“小钲的故事纯属虚构,听听就好。”

  她重展笑靥,转了话题道:“九爷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要等很久呢。”

  “商家的货都准备好了,我看了货,估出五车,很快谈好价钱,后天出门。”

  “九爷该去找伙计大哥安排了,我这儿还要忙。”

  “你煮茶给我喝吗?”他探头瞧着大铁锅。

  “不是。”悦眉望着逐渐滚沸的茶水,笑道:“自己喝的。”

  “咦!是泡过的茶叶。”祝和畅的脾气又来了。“你干嘛这么省?爷儿我也不是小气鬼,你想喝就抓一大把呀。吓!铁锅?你不能用铁锅煮茶啊,甚至煮泡茶的水都不行,会有铁腥味……”

  “知道了,九爷,快去忙。”悦眉笑着推他出去。

  “我明明记得还有铁观音、毛尖、普洱、碧螺春……”

  好不容易送走又搬出十几罐茶叶的九爷,悦眉失去了笑容,她以两手手掌撑住灶台,好让自己能继续站得住。

  “经过千年,谁能不变心?”

  “要是我娶到像你这样死缠烂打的女人,早就将你休了。”

  九爷的话一再地在脑际回响;也许,他是为了激走碧霞,口不择言,但不就越是不经思考冲口而出的话,越能表达他的真实心思吗?

  天哪!她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害怕失去九爷?

  她失魂落魄地按住心口,注视那锅沸腾已久的滚热茶水。

  *

  月上柳梢头,路人行人忽忙赶着回家,也有人游魂似地乱走。

  “哈哈哈!叔儿,咱们再干上一斤女儿红。”

  “来!九爷,叔儿敬你,敬你赚大钱、发大财。”

  “嘻,祝福我要祝福,祝爹长命百岁,祝九爷早日娶个九奶奶。”

  看着三个勾肩搭背、走得东倒西歪的男人,祝婶不禁大大摇头。

  今天是虎子娶妻的大好日子,九爷早就空下了三天不送货,开了禁酒令,大伙兄弟在喜筵上纵情拚酒,喝个十足痛快。

  从中午喝到黄昏,喝成了三个烂泥人,幸好还能自己走回家。

  悦眉走在他们身后,当作是押队保护,目光凝定在九爷魁梧的背部。

  初夏夜晚,些许凉爽,前头三人酒酣耳热,她也是耳根一热,想到她和九爷之间的无数次拥抱。

  无心也好,有心有好,她都会记得,曾有一个男人如此呵护着她。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在想,该和九爷走到什么地步呢?她已经越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头,是否已到了该是离去时候,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哥哥要去留不住,妹儿含泪不敢哭,只怕哥哥难行路,无奈何,伸手拉在无人处,切切再嘱咐,千万莫忘回来路,千万莫忘回来路。”

  三个男人拉着粗嗓门,大声唱着家乡歌谣,一路摇回祝府。

  “叔儿,你为什么要娶婶儿?”祝和畅拿掌猛拍祝添背部。

  “嘻!她羞答答的,好可爱……”祝添眯了老眼,口齿不清地道:“姑娘很可爱,可老了就……呜呜,我不能说了啦,会被打的……”

  “呵呵,姑娘年轻是朵花,花儿总会谢呀……”祝和畅笑眯眯地转头找人。“谁能将美丽的花儿留下来?是眉儿啊,只有眉儿啊……”

  “唔,什么眉儿眼儿的?”祝添和祝福笑嘻嘻地问道。

  悦眉心头一跳!九爷平常不是喊她全名,就是你你你唠叨个不停,“眉儿”两字仿佛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一件秘密,只有在两人独处时,他才会唤她一声眉儿,代表的是他对她的关心、照顾、体贴……

  “眉儿,你告诉我,你可以将花朵的颜色留下来,是不?”

  面对那张醉醺醺、不再摆出爷儿本色的俊脸,她不知该害羞还是该好笑。只是喝醉罢了,她又何必在意他胡乱嚷她名字呢?

  “九爷,到家了,你该进门了。”她刻意不和他的目光接触。

  “喔,到家了?”祝和畅抬起头,望向祝府大门,咧嘴笑道:“叔儿,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没有你,就没有我祝九爷,也没有这间大宅子呀。”

  “九爷,嘻嘻,要谢我家祝福啦。”

  “祝福,虽然你很可恶,可爷儿我感谢你,没了你,我不能修得正果啊。”祝和畅说着竟然跪了下来,双掌趴落,朝着祝福膜拜,嘴里还念念有辞:“一叩首,再叩首……”

  “哇呜!九爷,你折煞祝福这小子了。”祝添也赶忙跪下来膜拜。

  “九爷,祝福跪你,谢谢你教我读书练武。”祝福跟着发疯,五体投地拜下道:“愿九爷龙凤呈祥、鸡犬升天、驾鹤西归……咦!”

  三个男人就在大门前咚咚磕起头来,祝婶只是看得头痛。

  “三个疯子!悦眉,你扶九爷进去。老伴,祝福,起来了。”

  好不容易,两个女人将三个男人又拉又拽又推又挤地给送进门,那三个男人又像烂泥似地歪在门廊边,笑嘻嘻地围成圈圈唱曲儿。

  祝婶关起大门,至少不用丢人现眼。悦眉赶忙去厨房烧热水。

  等悦眉回来时,婶儿已经拎走祝福,九爷抱着柱子,叔儿七仰八叉躺在地上,两人眉开眼笑地说着醉话。

  “嘿,叔儿,祝福喜欢高家大妞啊,再过两年,你就当爷爷啦。”

  “呵呵,这傻小子不长进,至少要等他有本事自个儿送货,我才有脸向老高提亲呀。”

  “嗟,爷儿我自会教他送货的本事,想成亲就成亲了,不然人家大妞等久了……呜呜,就不等了……”

  “大妞很乖的,才不像碧霞小姐……呃!”祝添打了一个好大的酒嗝,埋怨地道:“不行不行,九爷不成亲,我家祝福哪敢成亲。九爷啊,叔儿拜托你,快快娶了九奶奶,屋子里现成就有一个……”

  “嘻嘻,在哪里?”祝和畅一手抱柱子,一手拿来搭眼睛四处乱瞧。“呵!眉儿、眉儿,嘻,是你……”

  悦眉抑下狂乱的心跳,拉下九爷的手。“九爷,我扶你回房。叔儿,别在这儿睡,会着凉的。”

  接下来,婶儿赶回来扶叔儿,她扶九爷,一路跌跌撞撞扶回房间,一面得撑住他庞然的身躯,一面又得听他不知在咕哝些什么,一面注意脚步方向,一面还得留心九爷别撞着墙角栏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他丢上了床。

  还没忙完呢,她又匆匆赶回厨房,水烧开了,她冲了三壶浓茶,打了两盆水,先送到婶儿那儿,再回到九爷这边。

  “九爷、九爷,可以起来吗?”她坐在床沿,摇了摇半个身子躺在床上的他,他一双脚还垂在地面,她实在不知如何将这双长脚搬上床。

  “唔……眉儿啊。”祝和畅笑眯眯地撑了起来。

  “九爷,喝茶,醒醒酒。”她立刻将茶碗凑到他嘴边。

  “咕噜。”喝了一口,他又要往后倒下。

  “九爷!”悦眉右手拿着茶碗,左手赶忙去扶他的背,又气又好笑地道:“别闹了,像个娃娃似的,难怪你该禁酒,快喝。”

  “咕噜咕噜。”他这回乖乖喝完。

  “九爷,你靠这边坐好,我再去倒一碗茶,喝完就可以睡了,明儿才不会头疼。”悦眉将他靠着床边摆好,起身到桌边倒茶。

  热茶徐徐注入茶碗,水气蒸腾而上,她放下陶壶,正打算端起茶碗时,蓦地一双手臂就环住了她的腰。

  “眉儿。”祝和畅将脸埋进了她的肩头,不住地摩挲着。

  突如其来的拥抱令她震惊莫名,本能地就要去拉开他环在腰上的手臂,可她让他紧紧圈住了,整个人倚在他热腾腾的胸膛动弹不得。

  “九爷,别……别这样!”她慌了,无助了。

  “眉儿,你不开心?”他在她耳边喃喃问着。

  “九爷喝得这么烂醉,婶儿也不开心的。”

  “我闷……瞧虎子成亲了,很开心,可也好闷呀……”

  “大家喝得开心,有什么好闷的?九爷,快放手。”

  “我闷呀,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依然拿脸孔偎紧了她,一双手已经不安分地摸了起来,声音好低沉,又带着某种渴求的意味。“眉儿眉儿,你告诉我好不好?眉儿……”

  男人粗硬的胡渣刺痒着她的脖子,引起她一阵强烈的战栗,战栗过后,是全身极度的酥软无力,而那厚实手掌抚过的地方,她就失去了自我意识,身子再也不是自己的,而是任由他串制、掌握。

  还有呼在耳边的热气,带着冲淡的酒味,漫着浓浓的茶香,彷如从天而降、紧密兜下的罗网,将她给完完全全罩在他的气息里。

  “九爷,你醉了……”

  “我没醉,我知道你是眉儿。”他将她转了过来,仍然紧拥着她。

  她不敢抬头,她无法承受这过度迫近的距离。

  “眉儿……”他又唤她,抬起她的下巴,霸道地要她看他。

  仍是四目相对,但他们不再瞪视,她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渴望的深邃瞳眸,那里头起了狂风巨浪,逐渐逼近的眸光就是一步步拍来的浪涛。

  他低头覆上了她的唇瓣,她终于淹没在滔滔大海里……

  她无法吸呼,几乎窒息在他炽热的亲吻里。他先是轻轻地摩挲彼此的唇瓣,似乎想要让她熟悉这种亲密感觉,随之轻柔咬着、舔舐着,再启开她完全不知所措的小嘴,深深地去品尝她的温润香软……

  怎会这样?悦眉全身摊软,无力地闭上眼睛。她以为自己会愤怒、惊慌,甚至推开他、打他一巴掌……然而在唇舌交缠里,她融入了只有他和她的小小方寸里,慌乱的心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她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平静。打从一早虎子娶亲,她就忙着,一直忙到为九爷送上浓茶……而自己十九年的生命不也一直忙乱着吗?她总是企图寻索一个可以攀附的安定所在,甚至走过大城小镇,忙着到处去找她最终的归处:然而此刻,在这个缠绵火热的亲吻里,她心境一片澄明,她明白,她不必再找了,她安身立命的所在就是九爷。

  她果然是爱上九爷了。

  “眉儿、眉儿,你在哭?”他心急地柔声询问,轻吻依然没有停歇,不住地落在她的脸颊,一再地吮去她的泪珠。

  “九爷,不行……”她喜欢他,但他呢?

  “眉儿,别哭呀。”他捧起她的脸,焦急地看她。

  “九爷,你醉得可真厉害。”她不敢问,也不敢看。

  “我没醉,我多喝了一点酒。”他眯着眼,一边拿指腹为她拭泪,一边傻呼呼地咧开笑容道:“眉儿,你真爱哭呀,刚认识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是石头做的,脾气又臭又硬,嘿嘿,跟爷儿我半斤八两啊。”

  “我还是臭脾气……”

  “不,你很香,好香啊。”他说着,就凑上鼻子,贴住她的脸蛋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嘻嘻地笑了。

  即使彼此鼻息亲密交缠,她却十分清楚,他的确是醉了。

  心头涌上莫名忧伤。这样也好,他醉了,明天醒来就忘记了,也免了曰后相处的尴尬,而她也得以暗暗收藏起今夜的悸动。

  “九爷,我扶你去睡。”

  “呵呵,你扶不动,我自己来……”他东倒西歪地往前走。

  “不是那边,是这边。”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转个身。

  才走一步,他就扑向床铺,连带地也将她拉倒了下来。

  她倒在他的胸膛上,两人紧密地叠在一起,他的手仍紧紧地环抱着她,她想起身,然而他却有着男人的本能,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下面。

  “眉儿……”他的气息浓重,带点不知所以然的喘气,双眸亦变得狂乱而迷蒙,双臂更加使力箍紧,仿佛深怕一个不小心,会让下面这个纤细的身子从缝隙中溜走。

  悦眉再度窒息!他的手臂是这么有力,他的身躯是如此挺拔,还有那紧紧抵住她的强烈男人欲望,在在都令她无法抗拒,她的身、她的心已让他所掌控,完完全全地沉沦了。

  火烫的热吻又回到她的脸颊,随之侵入她的唇瓣,不断地追逐纠缠,有如草原上的大风,一阵又一阵,狂野强劲,难以停歇,而那双大掌也滑进了她的衣衫里,恣意地抚摸她美好的浑圆,放肆地揉捏那小巧的尖挺,重重的鼻息呼在她的脸上,她的身子几乎快燃烧起来了。

  她闭上眼睛,不觉也伸手拥住他,试着去回应他炽热的寻索,才轻触到他的舌尖,她又被他这阵狂风给卷了进去,唇舌缝蜷,手足交绕,紧密相拥,两人几乎融为一体……

  “九爷……”她低声呻吟,好不容易在热吻的间隙喘了一口气。

  “眉儿,告诉我……我醉了吗……”那娇喘低吟更令他血脉贲张,往她吻了又吻,再缓缓移下,由唇瓣而下巴,揭开了她的衣襟,到了脖子、肩胛,再沿着悬在胸前的玉镯子边缘,深深吻着她白皙柔软的浑圆,喃喃地道:“你好美、好软……唉,我到底在做什么?”

  “你……你在爱我……”他的绵密亲吻让她全身都酥软了。

  “是吗?”他似乎有些困惑,停止了亲吻,撑起身子,目光凝定在她嫣红如醉的脸蛋上,随即摇摇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什么是爱呀?那都是骗人的。”他的笑容很快就垮掉了,嘴角撇了下来。“爷儿我发过誓,喝!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爱女人了……”

  她还躺在他的身下,还让他重重地压着,也还沉醉在他所带给她的极度迷乱里,他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淋得她浑身冰冷,立刻清醒。

  然而,那赌气且失意的语气却让她心疼了。她望进了那双略带忧愤的眼眸,心中立刻明白,小钲的伤很深很深的啊,即使他已不再留恋过去情爱,但伤口就是捅得这么深了,这要教他如何再有勇气去爱呢?

  除非有一个女子愿意不离不弃地爱他、陪他,让他重新相信,原来这世上仍有一份真实不变的爱,他还是可以得到幸福的。

  她可以吗?她不禁轻颤起来了。她甚至不清楚她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即使他对她那么“好”,但这是同情?还是怜悯?抑或她还算是一个满管用的丫头或伙计?而且,就算他不喜欢她这种死缠烂打的女子,她还是要不顾脸面、自作多情去爱他吗?

  “眉儿、眉儿,怎么了?你冷吗?”他察觉了她的颤抖,很努力地眨了眨醉眼,紧张地抱住了她。

  “我不冷。”只要在他的怀抱,她从来下冷的。她轻轻绽开微笑,望着那张为她而浮现忧心的脸孔。

  这一刻,她懂了,她就是这么执拗,从以前到现在,依然没变;所不同的是,她不再苦苦抓住下放,她会放松拴在两头的绳子,给他时间慢慢去发现自己的心,即使到了最后,他的心不在她这边,她也不会后悔。

  毕竟,她拥有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她已经足够坚强,再也不怕受伤了。

  “眉儿,你怎么又哭了?”他想要为她拭去泪水,却还是困惑地盯住她,神情有些涣散了。“糟,我糊涂了,我为什么会从上面往下看着你?我不是在喝虎子的喜酒吗?”

  “九爷。”她没有必要解释,只直接伸出两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了下来,主动吻上了他。

  唇瓣相叠,又如干柴烈火,瞬间引燃彼此的热度。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姑娘家也是有欲求的,尤其是与他缠绵亲吻的此刻,她的血液越流越快,身子越来越烫,体内似乎有一股热流急欲涌出……

  “眉儿、眉儿啊……”但他似乎吻累了,恋恋不舍地滑开她的软唇,像个顽皮孩子似地磨蹭着她的脸颊,不住地与她耳鬓厮磨。

  在下一个瞬间,她竟然听到了他的打呼声。

  她笑了,也不惊动他,就任他压着,拉过了他灰扑扑颜色的被子,往密密相拥的二人盖妥,隔开了寒凉夜色。

  被窝有着两人的体热,很快就暖和了。她仍带着淡柔的笑容,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他的脸孔、他的身体,感觉着他结实的肌肉和粗壮的骨头。他睡沉了,动也不动,就任她“非礼”。

  他的呼吸交织着她的呼吸,他的心跳重叠着她的心跳,她心满意足,握住他厚实的大掌,安心合眼而眠。

  夜阑人静,今夜,彼此都有个好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