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悦眉和祝大嫂他们一样,都是第一回听到他这段经历。她望着他平淡说来的脸孔,提及受伤过往,不见激动怨恨,仿佛只是在说着那个叫做小钲的年轻人的故事:反倒是谈起京城的事业,讲着讲着就眉飞色舞了。

  她轻逸微笑,心情跟着云开月见明。就是有了那样的过去,才有今日的九爷;他回到了故乡,找回他的红花,也越过了心里的那座山。

  “唉,原来是改了名字。”大嫂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抱怨地道:“难怪这几年都找不到你。怎么不递个消息呢?要不是从舜禹表弟他家传来消息,说你去找他,嫂子还不知道你在京城。”

  “这回我也请表弟帮忙关照,要地方衙门眼睛放亮点,尽快抓到假造哥哥买卖契约的可恶商家,到时就能拿回银子了。”

  “二弟,你花了不少钱吧?”大嫂又显得些许不安,搓着手中的帕子,叹了一口气。“衙门认定那是真契约,不理会我们的告状。我带着刚儿到舜禹老家求了好几回,请他出个面,但是他家那个碧霞啊,什么亲戚呀,当了官夫人就不一样了,不是闭门不见,就是暗示我要拿钱出来。可我们拿不到货钱,又被催着付款,怎有办法啊。”

  陡然听到一个久违的名字,祝和畅心头一跳,但仍不以为意地笑道;“大嫂,官场就是这样,拿人钱财,与人方便。刚儿,你这回学到一课了。人心险恶,谁能信,谁不能信,自己一定要看准拿捏好。”

  “是的,叔叔,我懂了。”祝刚用力点头。

  九爷又花一千两银子打点了。悦眉不只心疼九爷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也心疼他这几日不眠不休的奔波打点。先是赶回故乡了解情况,又赶到京城送钱,再赶回故乡安抚债主——总算一切底定,但九爷也累了。

  望着他掩不住倦意的眼眶黑晕,她又想到自己也是让他花了一千两银子给抢救了回来的。这几日随他奔波,她切身感受到那种急如星火的焦虑心情:若说祝刚和大嫂是他的王亲家人,那她在他心中又是怎样的分量呢?

  她不禁为自己的猜想感到可笑。当初他只是心不甘情不愿,被迫当好人罢了……唉,这个事实却令她有了更大的失落感。

  “二弟。”大嫂又道:“你出的钱,嫂子一定会还你。还有,属于你那一部分的田产也得归还给你,明天就请……”

  “大嫂,快过年了,别让管事们忙了。”祝和畅摆摆手,好像要把什么麻烦事扔出去似地。“今天晚了,我想明天一早请家人备好香烛素果,我要过去祭拜爹娘的坟……呃,顺便看看哥哥,给他烧个香。”

  “好。”大嫂喜极而泣,拿着帕子猛抹脸。“你就留下来过年吧,你难得回来,咱一家人十来年没聚在一起了。”

  “嗯……”祝和畅瞧着祝刚期盼的眼神,点头道:“我当叔叔的是没什么本事啦,但多多少少可以跟刚儿谈谈这几年赶货的心得,让你增点见闻,三言两语说不完,这可需要几天的时间呢。”

  “谢谢叔叔,今年过年可热闹了。”祝刚喜不自胜。

  大嫂也露出宽心的笑容,起了身道:“瞧我都忘了安顿你们了。二弟你的房间还在,我另外帮这位姑娘准备一间……”

  “这位姑娘……”祝和畅扬起剑眉,吼声之大,震得大家莫名其妙,他拉下了脸,指向穿着男装的悦眉,抖着颤音道;“她她她……她、你们果真看得出她是姑娘?”

  “是啊。”祝刚少年老成,笑眯眯地道:“她是我的婶婶吗?”

  “不是!”祝和畅用力吐出两个字,踩着重重的脚步离开。

  “二弟一点都没变啊。”大嫂过去拉悦眉的手,欢喜地看她浮上红晕的脸蛋。“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二弟真是粗心,也不介绍一下,我瞧他处处看你眼色,紧张兮兮地将你带在身边,看样子是离不开你了。”

  是吗?离不开九爷的是她吧?悦眉不多想,也不奢想,将所有的心田心深深掩埋,独留脸颊两朵淡淡的娇柔红花。

  *

  溪水清清,薄雪轻覆石块,九爷故乡的新年,微冷,清爽,恬静。

  祝家庄园的后山,小溪穿过,山林清幽,悦眉独自沿溪而行。

  九爷好像很喜欢来这里:只要没事,他就带她到这儿闲步,两人也不说话,就是静静走着,偶尔听他吹嘘童年射死野狼的英勇事迹。

  这座山往后面连绵而去,全都是祝家的林场;当年小钲就是“死”在深山里头的小屋,她要他带她去看,他却是摆出臭脸,死也不肯。

  她轻露浅笑,往林子走去。她先前发现里头有几株黄檀木,这是绝佳的黄色染料来源,她打算查看一下生长情况,看是否能求九爷让她砍下一段木材,好可以带回京城调制染料。

  “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林子外突然传来祝和畅冷冷的声音,悦眉一回头,从林间树缝间见到九爷站在溪边,神色极为冷漠,旁边则站着一个美艳而贵气的妇人!与其说贵气,不如说是服饰妆扮贵气,脸上却带着一股怨气。

  九爷不是带着祝刚和往来商家吃饭吗?她心脏遽然用力一抽!那是连结到九爷身上的绳子,曾几何时,竟已拴得如此紧实了?

  “钲哥哥,我盼了你好久,你终于回来了,难道我们不能聚聚吗?”美艳妇人幽幽地道:“想当年,我们常常到这儿玩,我说要溪边的花,你就去采来,我……”

  “汪夫人。”祝和畅并不看她,只是维持礼貌地道;“你想采花,我去喊你的丫鬟过来。”

  “钲哥哥,你怎么变得这么无情!以前你都唤我一声霞妹的。”

  “汪夫人,你现在已是侍郎夫人,你我如此私下单独会面,教人见了成何体统,更怕坏了你的名声。”

  “名声坏了就坏了,就让汪舜禹休了我吧。”碧霞泫然欲泣,神情哀怨,声声悲切地道:“我嫁了这个丈夫,简直是守活寡、生不如死。你表弟官位越爬越高,妾也越娶越多。他很聪明,不管到哪里赴任,只要是玩腻的女人就送回家乡,他身边永远只有一个他最爱的新宠,绝不会有一群女人争风吃醋吵他……”

  “等等!”祝和畅大声打断她的叨絮。“你找错对象抱怨了。”

  “钲哥哥,你过去最爱听我说话唱歌了。”碧霞贴近了他身边,眨着一双描了黑线的眼睛,如慕如怨地望着他。“过去的情分你都忘了吗?非得要像个陌生人一样待我吗?”

  “没错。”祝和畅仍是不加宽贷,“虽然我们曾经是青梅竹马,但如今你是我表弟的夫人,不同的身分,就该有不同的礼节和分际。”

  “我知道了,你还恨着我,恨我当年离开你。可你也得为我想想,我爹不喜欢你,你又没一个正当营生,我跟着你,很不安心……”

  “我走了。”

  “钲哥哥!别走!”碧霞伸手拉住了他,滚出了泪珠。“你也恨我不帮祝家吧?可你也知道,舜禹伸手就要钱,表嫂拿不出来,来了就哭,我自己都很烦了,还得送信到京城那么远的地方,实在帮不上忙啊。”

  “谢谢你的关心。”祝和畅拿开她的手,拍了拍衣袖,转身就走。“祝家问题已经解决,不必汪夫人费心了。”

  “钲哥哥!”碧霞凄切地呼喊着,忽然拿手摸着脸庞。“是我老了,难看了,是不是?听说你身边跟着一个漂亮丫鬟……”

  “她不是丫鬟!”祝和畅猛然转回头,瞪大眼睛。

  “不是丫鬟,又是谁?”碧霞锲而不舍地追问,随之又拿起丝帕幽幽抹泪。“表嫂都说了,你很喜欢她。我自知嫁过人,又生了两个孩子,你再也看不上眼,可我不求名分,我愿意委身……”

  “你在说什么……”祝和畅生气地吼道:“不可理喻!”

  “钲哥哥,我后来才明白,你是真心喜爱我的。”碧霞也就继续不可理喻下去。“汪舜禹只图我爹的名望和我的美色,娶了我之后,成天念书准备科考,考取了,又去追求他的飞黄腾达,从来不把我放在心上,我好寂寞,两个孩子又笨又不懂事——”

  “你仔细听着。”祝和畅一再打断她的话,摆出了最冷漠、最严肃的脸孔,义正辞严地道:“二十岁以前的祝钲,的确是喜欢过他的霞妹,但这都过去了:你嫁了表弟,我去了京城,我们各自有了不同的人生,你为什么还活在过去?”

  “我没有活在过去。”碧霞露出凄美的笑容。“听说你回来了,我才发现,原来我还有希望改变人生。”

  “改变什么?你知道我在做什么营生吗?”

  “我知道你现在是祝九爷,开了一家很大的和记货行。”

  “为了运货,我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不在家,甚至出去一两个月都是常有的事。我问你,你可以再度忍受这种寂寞吗?”

  “我……我……”碧霞嘴唇抖动着,说不出答案。

  “我过去不长进,你离开了我,我不怪你,这是你的选择,我祝福你;可是过了十年,你说过得不好,想要回到我这里,汪夫人,我祝和畅明白告诉你,你这不是喜欢我,你只是不想再过那种寂寞的生活罢了。”

  “钲哥哥,不是的!”碧霞急道。“我都愿意委屈当妾了,只要你肯让我弥补当年的过错,在家等你送货回来又算什么!”

  “你何必苦苦纠缠我?你想改变你的人生,尽管去想办法。可你自个儿不转转脑筋,只想靠我来帮你超度升天、脱离苦海,这是不可能的。”祝和畅始终语气强硬,说到这里,几乎变得面目狰狞了。“汪夫人,我再告知你一句话,现在的祝和畅已经不是当年的祝钲了。”

  “好凶喔!”碧霞眼眶中蓄满了惊吓的泪水。

  “爷儿我很久没讲道理教训人了,大过年的,我不想生气。”祝和畅头也不回地拂袖快步离去。

  “钲哥哥!竟然丢下我走了……”碧霞追不上他的脚步,哭丧着脸道:“钲哥哥变了?不,他以前就这样鲁莽了,呜!”

  又掉了两滴泪,她弯身面向溪水,拿着丝帕拭净哭残的粉妆,仔细地拿小指抹匀唇瓣的胭脂,提了提眼角的脸皮,这才悻悻然离开。

  溪水依然清清,倒映过艳妆的水面,再度映上蓝天白云。

  悦眉站在林子里,只觉得全身一阵寒栗。

  终于见到小钲所爱的妹子了。岁月是最厉害的杀手,昔日可爱的妹子竟然变得面目全非,这种只想到自己的自私女人怎配得上九爷啊。

  她不认为九爷会吃回头草,但她害怕九爷对女人纠缠的厌恶感。

  当初自己苦苦纠缠云世斌时,不就是这副可憎的嘴脸吗?人家明明就是不爱了,却硬要对方给个说法,结果为自己惹出了不少事端。九爷从头到尾参与其中,亲身感受到她的任性和固执,他是不是很嫌恶她这种胡搅蛮缠的泼妇作为呢?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九爷本来就不想留她的,是她硬要留下来当伙计……即使九爷后来对她有了一点点什么感觉,是否也因为深刻了解到她这段不堪回首的一切,因此心存疙瘩,对她若即若离……

  她在患得患失什么呀!明明就是不敢奢想的,将来,她一定会欢欢喜喜恭喜九爷娶上一个最好的九奶奶……

  心头一酸,她慌忙抹掉不知何时滑下的泪水,整了整祝家大嫂特地为她打理的过年新衫裙,坐到了黄檀木下。

  倚着树干,她轻轻枢着树皮,枢着揠着,想着想着,手酸了,思绪也累了,树干庞下清透的汁液,彷如泪痕。

  魂游太虚,总是这样渺渺茫茫的,不知何处才能安身立命……

  “眉儿,眉儿,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是九爷唤醒了她,她一睁眼,就看到他蹲在她面前,正脱下外袍将她裹了起来,嘴巴还是照样叨念着:“天寒地冻的,这种地方也能睡?换上女装就忘了加件袄子吗?太阳都快下山了,我到处找不到你,幸亏爷儿我记性好,记得你提过这里有做染料的树,果然让我找着了。”

  “九爷,和客人吃完饭了?里她心口热,眼眶也热了。

  “吃完了,有人来闹场,吃到反胃。算了,不说了。”

  她让他扶了起来,习惯地拢紧了他的外袍,在他的温暖里,她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抬头便直直凝望那双也正凝视她的眼眸。

  “九爷,我能抱抱你吗?”她的声音好轻,似乎就要飘走了。

  “抱……”祝和畅一时愣住了,黑眸更深,目光更凝,却是不再犹豫,伸手就将她拥进了怀抱,双臂收紧,轻抚她湿冷的头发道:“很冷吧?我再请大嫂帮你找一件更厚的袄子,还要一顶毡帽。”

  悦眉没有回应,只紧紧贴住他温热的胸膛,怯怯地用手环抱他伟岸的身体,嘴角噙着一抹极轻淡、极满足的微笑,再将逗留在眼眶的泪珠眨了下去。

  溪水清清,惠风和畅,这是她这辈子最温暖的新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