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九爷怎懂姑娘的心思。”祝婶仍在唠叨着:“要吃、要睡,都跟他们干粗活的男人不一样,不小心就让悦眉吃苦了。”

  “没问题啦。”祝添很认分地蹲下来帮忙洗衣服,笑道:“老伴,你瞧悦质的脸色,她这回出门,晒了几天日头,黑了些,红了些,不再像咱祝福说的,白得像鬼似了。”

  “哦?”祝婶左右端详,忙将悦眉拉到树荫下。“脸红红的?暑天日头毒辣,可不要才驱走寒气,又中暑了。”

  悦眉不觉摸向脸颊,入手火烫,那座红花山头在她心里熊熊燃烧。

  红花似火,撩起了她过往的记忆,是快乐也好,是痛苦也罢,那毕竟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就像染在巾子上的红花汁液,无法轻易洗净。

  那日,每掐下一朵红花,她就仿佛拾回一点破碎的自己。没人催她赶路,她掐着、采着,九爷不知从哪里递给她一只大篮子,她就放了一篮子满满的红花,同时也将支离破碎的自己捡了回来。

  以为已经虚空的躯壳,就这样慢慢地,全让红花给填满了。

  她活过来了。

  “婶儿,我很好,你不要担心。”近半年来,她头一回放松了语气,不再刻意强笑,而是打从心底自然而然地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自婶儿见了我,我总是病着。其实我从小到大,身体很好呢,偶尔流鼻水,多喝几壶温水就好了,我现在真的全好了。”

  “呵!见到你笑,婶儿就放心了。”祝婶舒了一大口气,她担心的是这孩子的心病呀,她握住那不再冰凉的手掌,开心地笑道:“定,过来帮婶儿擀面,我们中午吃牛肉面疙瘩。”

  “呜,等等啊。”祝添惨兮兮地拎起滴水的巾子,哀号道:“这红印儿洗不掉啊。老伴,你不能叫九爷用这像娘儿们的巾子啊。”

  祝婶走过去,又将巾子搓了搓,不在乎地道:“什么娘儿们的巾子!一点点红颜色而已,再说九爷的衣服全是灰的,看得我心都灰了,不如就给他添点颜色吧。”

  “要去掉颜色,拿稻灰水来浸就成了。”悦眉说道。

  “咦!悦眉你看,这红印儿像不像一朵荷花?怪好看的。”祝婶倒是不舍地将巾子绞干,一再端详。“别去掉颜色了,反正这巾子也旧了,既然嫌这是娘儿们的颜色,我拿来自己用吧。”

  悦眉将巾子接了过去,上头有着拭去脸上红花汁液的痕迹,一抹又一抹,配上洗得淡淡的红色,果然像是一朵盛开饱满花瓣的荷花。

  再看婶儿一袭简单的蓝布衣裙,却不忘在鬓边别上一朵柔黄色的玉兰花——人人喜爱为自己添点鲜活的颜色,而她在这个片刻,记起了她亦喜欢为自己、为别人妆点颜色。

  她很想看到婶儿从口袋掏出一条漂亮巾子,满足地拭去汗水,隔天洗干净了,站在阳光下,展露微笑,看一朵荷花迎风晾干。

  “婶儿想要荷花巾子,我做给你。”

  “呵,怎么做?”

  “我有一篮子的红花。”

  *

  旅途劳顿,阔别一个月后,祝和畅终于回到京城的家。

  “吓!九爷,咱走错屋子了。”一踏进大门,祝福就拉他出去。

  “等等。”祝和畅用力眨眼,又拿手揉了揉,不敢置信地环视走了样的院子,没好气地道:“不是定错,是爷儿我的屋子被人占了。”

  “开起布庄来了?”祝福惊异地四处张望。

  “我看不是开布庄,是开染坊了。”

  可不是吗!只要可以披挂的地方,屋梁、栏杆、椅子、石头、树枝、还有临时架上的几支长竹竿,全挂满了各色各样的巾子、被单、枕巾、衣物、袜子,红的、绿的、黄的、紫的、蓝的……各种颜色皆有,或浅或重,或是晕染,或单一色,或有花样,简直就像扯下了天上的彩虹,剪成无数碎片,再一一洒到这些叫做“布”的玩意儿上头。

  原是只有绿树灰砖的院子,现在变成了一座好欢乐的七彩花园?

  “叔儿婶儿在哪里……”祝和畅恼得大踏步走进大厅。

  “我去找爹娘!”祝福赶紧跑向最可能的厨房。

  才跨进大厅门槛,祝和畅又是倒抽一口气,差点没晕死在地。

  他简单古朴的大厅哪儿去了?柱子是旧了些,他买的是别人住过的宅子,难免有岁月和虫蛀的痕迹,又何必刻意系上红帘子遮掩?桌椅也不是挺新的货色,还被来玩的伙计孩子们刻得鬼画符似的,但能用就好,盖上那湖绿巾子是怎样?蒙头蒙脸的,见不得人吗?还有挂在窗边挡住强烈日晒的灰色纱帘,怎地全变得绿油油的,好似倒映水中的淡青柳色,如雾似梦——呃,江南春绿?!

  他心头一跳!他永远记得,那一回去董记布庄谈绛州运货的细节时,云世斌自豪地展示江南春绿的棉布,让略识布料的他眼睛为之一亮。

  她又染出来了?

  他坐倒在椅子上,闭起眼睛,想驱走眼前乱七八糟的五颜六色,可再一睁眼,所有的颜色还是一古脑儿跌进了眼底。

  在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置身子清风徐徐、红荷亭亭的水塘里。

  炎炎夏日里,水红帘子不见燥热,反倒是那浅淡带柔的红,像是一朵朵粉嫩嫩、沾了露水的荷花;而窗边的江南春绿,就是一片片飘浮水面的荷叶,两相映衬,他也好比是一只栖息荷塘边的大青蛙——

  见鬼了!那块湖绿桌巾才像大青蛙吧,嗯,不,应该像是水塘里的一块长了青苔的石头,或是一大片浮萍……

  “九爷,你回来累了,先喝一口茶。”祝婶打断了他的恍思,笑着为他倒了一杯温茶。“喝完去冲个凉,抹抹脸,换下这身衣服。”

  祝和畅先拿手抹抹脸,抹出了一张冷脸。“婶儿,这怎么回事?”

  “这还有谁做得出来!”祝婶很得意地拿手顺了顺桌巾。“婶儿要能这么厉害,早自个儿出去开店了。”

  祝和畅眯了眯眼,忽然发现婶儿好像有哪边不一样了。同样是穿着干活儿的蓝衫,也习惯摘一朵小花别在鬓边,可是……他看出来了,蓝衫不再是单一厚重的蓝色,而是在衣衫和裙边画上几朵生动的白色花叶,这让身材略微福态的婶儿看起来轻盈多了。

  “嘿,好看吧。”祝婶看他眼睛都看直了,又是满意地笑道:“我不是说婶儿我好看啦。瞧悦眉的手艺多好!这还是原来的旧衫子,她帮我画花样,又抹蜡,再染上什么说不出名堂的水,就印出新的花儿来了。”

  不是画的,是染的,这才不会掉色。祝和畅猛灌了一口茶。

  “婶儿,你……你变年轻了。”

  “哈!”祝婶笑咧了嘴。“认识九爷二十几年,头一回听到你说好话。好了,你别瞪帘子了,都是婶儿我的主张,你可别去怪悦眉。”

  “外面那些花花绿绿又是怎么回事?”祝和畅指了出去。

  “那天阿阳他家的过来借柴刀,瞧见悦眉正在染巾子,就要她教;然后虎子的未婚妻、老高的两个闺女、小李子的娘……哎呀,反正伙计们的女眷传来传去,就全来了,这些都是大家染出来的。”祝婶见到他的臭脸色,忙补充道:“等晾干了,她们就收回家了。”

  “婶儿,你知道我喜欢简单、清净……”

  “那也不要弄得灰灰的。”祝婶轻易驳了回去。“你说灰色耐脏,可我看脏了也灰,不脏也灰,一间房子弄得灰头土脸的,我怎么打扫都不干净,不如像现在这样,添点颜色不是很好看吗?”

  祝和畅苦恼地按揉额头。叔儿婶儿最大,他只是名义上的主子。

  “九爷,你瞧我好不好看?”祝福兴匆匆跑了进来。

  噗!祝和畅喷出了口中的茶水,拿手指着祝福,呛得说不出话来。

  瞧这小子成了什么样!一件衣衫交错染着淡蓝和淡绿两种颜色,绿中有蓝,蓝中有绿,彷如是映入绿水的蓝天,又像是接连青空的绿色草原,互融互和,丝丝入理,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轻快和舒爽。

  真是见鬼的好看啊!

  “这是哪来的稻草人?”他嘴里还是不留情地道:“爷儿我随便到草堆里一滚,都比你好看。”

  “好啊,九爷,我们去滚滚!”祝福爱不释手地摸了摸衣摆,笑眯眯地道:“看是爷儿你沾上的草泥好看,还是大姐帮我染的颜色好看。”

  可恶!她帮祝福染衣裳,怎就不帮他染……

  “祝福,你叫耿悦眉到我书房,我有话跟她说。”

  *

  他的书房和睡房是这间宅子里唯一没有“沦陷”的地方。

  婶儿仍尊重他最私密的空间,在未征得他同意之前,并未换掉灰色的帘子、灰色的被子、灰色的床单、灰色的桌巾……还有一身灰的他。

  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灰得一塌糊涂?再瞧瞧书房,灰褐的书本、灰黑的桌子、灰白的窗纸、灰青的椅垫,等等!那个靠枕有颜色?

  “方拿来垫背的靠枕,还是黯然神伤的灰色,可中间却镶上一张绿水红荷的布巾——江南春绿,初夏荷开,交相渲染,几乎就要滴出水来……

  “九爷,那是你的旧帕子缝上去的。你不喜欢,我就拆了。”

  身后传来熟悉的淡然声音,他扔下靠枕,不置可否。

  “我不喜欢花花绿绿的颜色。”他转身注视那双低敛的眉目。

  “我听婶儿说了。”悦眉依然淡淡地回答。

  “如果你想回去染布,我可以帮你找个合适的染坊。”

  “我不染了。”

  “你不染?”那过度平淡的语气令祝和畅莫名上了火。她对叔儿婶儿祝福阿阳都可以和颜悦色,唯独碰了他,就是先隔出一道冰墙!

  他不觉拉高了声音,“那外头那些红的绿的蓝的又是谁染的?你不要说是阿阳他老婆染的,那都是你教她们的!”

  “是的,我教她们,是因为她们想学。”悦眉抬起头,迎向他紧紧逼视的眼眸。“婶儿想要一条漂亮的巾子,我染给她;她想让这屋子更好看,我就将旧帘子染出新色,可是,我再也不会为了谋生而去染布了。”

  “你只会染布,不去染坊干活儿,又要如何谋生?”

  “我就在这儿终身为奴。”

  “谁要你在这儿终身为奴了!”祝和畅终于吼了出来。

  恼啊!他为何会让一个小姑娘惹得七窍生烟?她并没有做错事,外头那些家眷的染布收走了,就清净了,他也可以叫婶儿将红帘子绿帘子全拆了,或是眼不见为净,反正他很少在家,他又何必对她生气?

  难道只是她的无心之举,将颜色投掷到他刻意涂灰的生命里吗?

  他为她找到红花,她就还以颜色……啊呵!老天对他真好啊,这叫做善有善报……不,他的善念到此为止,够了,该送走她了——

  视线不经意落在那朵出水红荷上,他的气恼忽地烟消云散。

  亭亭玉立、带水清凉,犹如眼前的女子,淡染莲红衣衫,盈盈月白长裙,脸庞红润,黑眸清湛,在那瞳孔深处,映出一个执拗倔强的他。

  倔强的不是她吗?为何变成他了?

  悦眉定定地瞧着九爷狂野的怒容,不为所动。她并不怕生气的九爷,因为这才像是她所认识的他,待她太客气的九爷反倒显得疏离了。

  九爷待她有恩,既然活了回来,她整整想了一个月,有了决定。

  “九爷因我得罪董记布庄,失去一年至少二十趟的长程货运生意,还花了很多钱救我,我应该弥补九爷。”她说出了心里的话。

  “这是我货行的事,我自会再去找其它主顾。”他没好气地道。

  “我欠九爷的,就该还你。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再来还。”

  “你有什么能耐承诺到下辈子?”

  “我说了,就是了,我耿悦眉不想别人骗我,我也不会骗别人。”

  “那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进九爷的货行干活儿。”

  “你……”祝和畅不得不上下打量她纤细的身子,一口否决。“货行全是需要力气的粗活儿,这种吃苦的事你做下来。”

  “我搬得动五十斤的染缸,冬天也照样泡冷水做染料。”悦眉坚决地道:“我不怕吃苦。我不能再受九爷的关照,跟着游山玩水了。”

  祝和畅心脏猛地狂跳,好像有个秘密被轻描淡写地揭开了。

  不!不能再让一个小姑娘扰乱他平静无波的生命了;他一再违背原则,将自己订下的规定当作狗屁,他还当不当独善其身的九爷啊!

  “你难道不能安安静静地待在宅子里,帮叔儿婶儿做家事吗?”

  “如果九爷当我是丫头,我就待在宅子做家事。”

  “你不是丫头,你是客人。现在做客完了,我给你一笔钱,请你离开,可以吗?”他横了心,冷冷地道。

  “我没有亲人,我无处可去。”

  简单十个字,轻易击溃他的铁石心肠,登时乱石崩云,方寸大乱。

  他握紧拳,瞪了眼,咬牙切齿地道;“好,我让你试试,你做不来的话,爷儿我就……就……喝!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再说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