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烫手的山芋,怎么办?”

  “吃了。”

  “吃了烫嘴,还吃……祝福,爷儿我教你,扔了!”

  “九爷,你真要扔她一人在这里?”

  悦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她床边说话。她全身发着高热,小腿伤口疼痛不堪,浑身无力,疲惫不堪,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隐隐约约记得,她卧在一个大大的怀抱里,马蹄奔腾,风声嘶吼,有如鬼哭神号,从黑夜跑到天亮:进了城,那个心跳得很快的男人将门板敲得雷响,挖醒了老大夫,接着就是缝伤口、敷药、吃药……

  亲眼见到一针一线缝在她的小腿伤口上,她咬牙瞪视,也永远会记得,这是云世斌给她的。当时下了麻药,不怎么痛,可这会儿退了麻药,她整只腿简直痛得想切下来,干脆直接喂狼吃算了。

  脚痛算什么?只有心痛才是最痛苦的,那是永无止境的折磨。

  死了倒一了百了啊,可是她不甘心,她无法瞑目,就算死了,她的魂魄还是会凄凄惶惶地留在这世间,非得找到云世斌问个明白不可。

  什么是情爱?什么是承诺?她要听他亲口解释。

  “姑娘一直在流汗,睡不太安稳。”一个妇人声音传来,同时额头也沾上了湿凉的巾子,顿时纡解了她的燥热。

  “大娘,这里有五十两银子,麻烦你照顾她,给她买点东西补身子,剩下的你就自己收下。另外二十两银于是给她当盘缠的,呵呵,你可别自个儿藏起来了。”

  “哎哟,九爷真爱开玩笑,你来来去去帮咱药铺送货这么多年了,你就安心放姑娘在这儿养病,大娘连你这五十两都不收的。”

  “不,请一定收下。这位姑娘伤重,需得好好调养身子。”

  “呵!”大娘声音略为扬高。“九爷,你很关心这位姑娘?”

  “只是路上捡到的,做件善事。”男人的声音很僵。

  “九爷,你真是好人。唉,她让野狼伤得这么重,很可怜啊。”

  她很可怜吗?是啊,她好可怜,先是被云世斌抛弃,再来在路上差点让狼吃掉,普天之下,还有谁比她更可怜、更可悲吗?

  不,打从她决心上路,她就不愿自怜自艾。或许她历练不足,但她已经懂得遇到险境就要突破,包袱里的小剪子就是她的武器,足以让她抵挡野狼的攻势,而她的心头也有一把剪子,谁敢欺负她,她就会反击,给对方颜色看看!

  与其待在绛州为妾一辈子怨怼,她要上京争取自己的感情和地位。大少爷应该了解她的,他们青梅竹马十年了,难道还抵不过两个月的分离吗?他一定是不得已的,他的心在她这里,他会忠心于她,他一定还没跟那位大小姐睡觉,他们只是利益联姻,一定是貌合神离……

  “姑娘好像在哭,看来伤口很痛。”大娘怜惜地为她拭泪。

  不哭!她怎会哭?她的魂魄给了大少爷,只有找到他,她才能寻回自己的心魂,重新卧进他的怀抱哭诉这些日子以来的相思和委屈。

  她好累,她要去找她的魂了;魂牵梦系,思念无尽,在那渺渺茫茫的梦境里,是否有一点点的火光,指引她的方向?

  *

  新春开市,京城街上一片热闹,人来人往赶着拜年。

  祝和畅循例拜访几个重要的主顾。虽说和记送货信誉卓著,他只怕客户排不上忙碌的运货行程,不怕没有生意上门,然而在商言商,人情世故不能免,一个早上下来,他已经拱手拱得快断掉了。

  “祝福啊,我看咱货行还是开大一点,爷儿我屋中坐,翘起腿,哈碗茶,等着人家上门拜年,多轻松啊。”

  “九爷你条件太苛,恐怕还找不到合意的伙计呢。”

  “你快快长大,练好体魄,我分派你赶货,别老当个跟班的。”

  “当跟班的才重要呢。”祝福颇为自豪地道:“要不是我帮九爷记住拜年的名单,备好贺礼,爷儿你大概早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一头拜进护城河里去了。”

  “嗟!”他双手正感酸麻,正好拿祝福来舒展一下,当头就弹出一指。“你的本事谁教的?还敢拿来说嘴!好了,下一处是哪里?”

  “呜,董记布庄啦。”祝福嘟起嘴,自顾自地往前走去了。

  提及董记布庄,祝和畅不免想到那位倔强的耿姑娘。

  他后来并没有向云世斌收取违约金,也没提及耿悦眉偷上货车的事情,反正自会有家人通报她失踪的消息,那是他们云家的事。

  他从来就不是好人,他只是不愿惹上一身腥膻,向来独善其身的他能为她做到安排养病且不告知云家的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

  接下来就请她自求多福了。

  “九爷,鬼鬼……鬼来了……”祝福一脸惊恐,跑了回来。

  “大过年的,鬼都去庙里抢贡品了,你又见着哪只鬼了?”

  “就是陈世美的老婆啊,她来了。”祝福赶紧指了过去。

  顺着那根略微颤抖的指头瞧过去,祝和畅也是大吃一惊。

  才想到她,果然又见鬼了。那个小姑娘就站在董记布庄的对街,白着一张脸,抱着一只扁平的包袱,紧紧抿住没有血色的唇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动也不动,就直直瞧着店门里进进出出的人潮。

  她一身灰扑扑的,布鞋破损不堪,看来是走了很长的路:头发倒是梳理整齐了,身上穿着的就是他留给她的鼠灰色厚棉袍子,可是袍子太长,她用腰带束起,将多余的部分拉出垂下,这让她的身子看起来显得有些臃肿,和那张苍白瘦削的脸蛋完全下成比例。

  天!一个月还不足以让她撕裂见骨的伤口愈合,她就是不死心,非得拖着这一条半死不活的小命来找云世斌吗?

  “九爷,我们还进去吗?”

  “等等。”祝和畅正好瞧见云世斌送客出门。

  出门前应该翻黄历的,今日此刻不宜拜年,可他双脚却不由自主地往董记布庄走去,更别说走在前面紧张兴奋想看好戏的祝福了。

  大街上人很多,新衣新帽,声声恭喜,车如流水马如龙,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守候多时的小姑娘。

  大红春联红艳艳地张贴在门楣,簇新的黑色墨汁淋漓地挥洒应景的诗句,新糊的雪白窗纸折出日头的光芒,站在门前微笑送客的男人一袭崭新合身的宝蓝衣袍,充分而完美地衬出他温文尔雅的风采。

  悦眉站在对街屋檐下,抱紧小包袱,痴痴凝望,视线变得朦胧。

  衣不如新啊!他穿了新衣,竟是变得如此俊逸非凡、玉树临风,整个人脱了胎、换了骨,就像是京城里随处可见的贵公子。

  可是,人不如故吗?他娶了新人,是否仍记得她这位旧人?

  “大少爷!”她颤声喊了出来。

  “悦眉……”云世斌身子一震,愕然转身,喊出了她的名字,随即撇下还赖着不走说客套话的客人,奔到了对街这边来。

  她喊他,他就来了,她顿时泪盈子睫。

  “你果然上京城了。”短短的一条街面距离,云世斌的脸色已由错愕转为凝重,右手握住她的臂膀就道:“这边人多,进去里头说。”

  “不,我不进去。”悦眉望向“董记布庄”的招牌,用力摇头。

  “悦眉,你不要这样。”云世斌急切地道:“家里来信说,你不见了,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有很多事情想问我,可我在信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难道你不能体谅我?非得将染坊弄得一蹋糊涂来报复我吗?”

  声声焦虑,步步惊心。悦眉不解,他到底在急什么?她就这么见不得人,他们不能在街上将事情谈清楚,一定得拉她进屋躲起来说吗?

  “我……我不是报复,我心情不好……”她自知理亏,急急解释道:“我弄坏的都是基本的五色染料,古大叔他们也做得出来……”

  “就算他们做得出来,也耽误了出货,你这样做太过分了。”

  “大少爷,我很抱歉,我心情乱,很伤心……”

  “你这样胡来,何尝不是伤了我的心!”云世斌痛心地道:“悦眉,我真心对你,你为何如此待我?”。

  “真心?”悦眉突然觉得他的手劲好强,几乎快将她细瘦的骨头捏碎了,不禁呐喊道:“你若有真心,就不会弃我另娶!”

  “你不能这么说。我为的是云家,为的是让你有更好的生活,你有定下心来看信吗?你不仔细读,撕了信,又怎能了解我的苦心……”

  “大少爷,那么你是被逼的了?”悦眉燃起了希望,几近发狂地道:“我知道,是老爷逼你娶妻,这才能结合两家的利益……”

  “不是!”云世斌立刻打断她的话,向来温和的目光出现从未有过的愠怒。“这桩婚姻情投意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可你说……你喜欢……”悦眉仍试图把握住一些什么。

  “是的,我依然喜欢你。我不能弃守我对你的承诺,所以我求馥兰让我纳你为妾,她也答应了。你想要的都有了,你到底还想求什么?”

  “为什么……她是妻……我是……”那双降了温的眸子令悦眉失去力气,那个难堪的妾字,她永远也说下出口。

  “悦眉,我娘跟你说过门当户对的道理,你向来聪明,如果你爱我,那么为了我,别再闹了,我还是一样真心待你……”

  “大少爷,这一切都是你的打算,喜欢我就来说喜欢,要我做小的就做小的,那我算什么……你问过我了吗……”悦眉用力挣开他的手臂,再也不眷恋那双曾经给予她温暖的臂膀,当众嚷了出来。

  “悦眉!”云世斌不安地瞄向身边越聚越多的人群,语声变得激动,“你不要再要脾气了,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总是那么听话、那么乖巧,对我百依百顺,为什么这次就不能顺着我呢?”

  也许他不擅发怒,因此质问的话在围观群众听起来,竟仍像一篇温和的劝世文,和煦关切,句句诱导,简直令人为他的耐性而感动了。

  悦眉却是明白他生气了。打从见面开始,他的话就一句比一句重,她不是没见过好脾气的他生气,但他从来不对她发怒,他总是笑笑地看她、包容她的火爆性子,还说她是直肠子……

  既知她是直肠子,有话搁不住,难道她就不能向他大声问话吗?

  可问过后呢?悦眉一颗心直落深渊。如今木已成舟,人家已是一对恩爱夫妻,她又能挽回什么……

  “世斌,不要生气。”一个女子从人群中施施然了走来,她先是轻抚云世斌的衣袖,抬头给予他一个温柔的微笑,随即走到悦眉身边。

  “悦眉妹子,你总算来了。”她拉起悦眉的手,神情亲切,声音悦耳,“你不知去向,世斌很惦念你。你一定累了,我们先回家休息。”

  她是谁的妹子?又回谁的家了?悦眉瞪着那双握住她手掌的柔荑,目光缓慢往上移动,那是一件银红织锦比甲,几朵同色的精绣牡丹灿烂地在那女子身上绽放,红红的一团喜气不见俗艳,倒显出端庄淡雅的气质,人如其衣,她亦是带着娇美晕红的笑靥。

  董大小姐……悦眉立刻明白眼前漂亮女子的身分。

  再瞧瞧她自己穿的是什么?不施脂粉,蓬头垢面,罩着一件陌生男人的粗布棉袍,完全遮掩了她的姑娘身段,里头穿的是唯一件玄青暗花的衫裤,衬得她脸色更为黯淡:一双黑缎绣鞋早就磨破了鞋底鞋面,若非还有一双袜子,否则就让街上众人见笑她的脚趾头了。

  她比不上大小姐!人家还熟稔地喊世斌,她却只能喊一声大少爷。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她猛然甩开董馥兰的手。

  “悦眉,你做什么……”云世斌脸色骤变,马上扶住董馥兰,再也不客气地道:“她才刚发现有身孕,你这样会害她受伤的!”

  好了,这下子连孩儿都有了。悦眉欲哭无泪,整个身子簌簌发抖,只能用力将身子倚靠墙面,不让他们看出她的绝望和软弱。

  “耿姑娘,你年纪小,可能还不明白事理。”一位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神色严正,带着教训的口气道:“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常事,就算世斌不娶小女,难道你以为他娶你为正室后,就不会再纳妾吗?”

  “爹,现在什么都别说,我先带悦眉妹子回去吧。”董馥兰流露出明显的关怀之意,又要去拉悦眉的手。

  “我不去!”在那双柔白小手伸过来之前,悦眉转身就跑。

  “悦眉!”云世斌大步上前,右手猛然拉住了她,回头望一眼岳父和妻子,左手从怀里掏出几锭银子,急急嘱咐道:“你顺着这条街走下去,会看到一问尚宾客栈,你先住下,尽管挑最好的房间,我再去找你。”

  “我不要!”悦眉打掉他手掌里的银子,拔腿跑掉。

  大街上闹烘烘的,一场闹剧宣告结束,董老爷铁青着脸走回布庄,云世斌则是温柔地扶着董馥兰,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两人谈了几句,她回头望了一会悦眉离去的方向,再让丈夫带进了董记布庄。

  人群逐渐散去,然而嗡嗡的耳语声已经在市井问传了开来。

  “九爷,还进去拜年吗?”祝福拿起拜年礼盒,晃了晃。

  “看来他们心情不太好,明天吧。”

  “不知道耿大姐跑哪儿去了哦?”

  “去瞧瞧。”祝和畅说着就走。

  直觉告诉他,小姑娘既然一身灰土,可见她已用尽盘缠,更有可能是撑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走来京城。

  他是不是很缺德?只留二十两给她当路费,为的就是让她知难而退,希望她养病时可以静心想想,上京来闹是没用的。既有一技之长,不如寻个安稳的差事,找个好人嫁了,不值得再为云世斌耗费心神了。

  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小姑娘倔得很,才不领他的情。

  “九爷,她不是烫手山芋吗?”祝福很好奇他的心态。

  “她再怎么烫,来到这天寒地冻的北方京城,也都冻僵了,更何况还是一颗受伤的芋头。”

  “喔,这我明白,她的心受伤了。”祝福哀号一声,摸上心口。

  “你这不是西子捧心,你是东施效颦,难看!”祝和畅大摇其头,“你忘啦?她的脚让狼给咬了,这会儿恐怕还没好呢。”

  唉,果然有鬼,他祝九爷怎么想当救苦救难的菩萨了?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她碰上他,算她幸运,他不能让一个活生生的小姑娘流落街头,好歹再施舍一些盘缠,开示她一番道理吧。

  “嘘,九爷,她在那里。”

  从大街拐进小巷,转了几个弯儿,就见到小姑娘坐在地上,背靠着人家围墙一角,头脸埋在膝盖弯里,小包袱弃置在一边,犹如被人抛弃似地,一人一物看起来孤伶伶的,颇为凄凉。

  “九爷,她在哭吗?”

  “好像累得睡着了。”哭泣会有明显的身体抖动,不像。

  墙边还有残雪,她就这样坐在雪堆上,就算她不觉得冻,但冰雪湿冷,恐怕一会儿她就得换裤子了。

  “喂,耿姑娘,别坐在这里。”祝和畅定近唤她。

  “耿大姐,我祝福啦,你还认得我吗?我不过面疙瘩给你吃呢。”

  没有回应,只有微弱而沉缓的呼吸声回应他们。

  “不对!”祝和畅立刻蹲下身,扳起她的脸蛋。

  那是一张完全失去血色的鬼脸,惨白得比任何白颜色还要白,一双眼睛紧紧闭着,身体冷得像是护城河里打起来的冰块。

  晕了!小姑娘竟然在他眼前晕死了……

  天哪!他为什么老碰到这等麻烦事……人果然不能太好心啊。

  “祝福!快去找大夫!”祝和畅懊恼地喊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