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篝火燃烧,细碎的火星子不断进出,架在上头的大铜壶滚着沸水。

  “各位大哥,喝茶了。”祝福提起铜壶,为围在火边的十来个男人冲水,片刻间,茶香四溢,为黑暗肃杀的荒野平添一股暖意。

  “没想到云世斌家乡还有一个未婚妻。”吃饱饭,大伙儿开始闲扯淡,“为了前途就将她贬为偏房,真是无情无义的负心汉啊。”

  “你不是男人吗?要是换了我,眼前摆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还有一个有钱、有门路的岳丈,谁还会娶一个小小的染坊师傅?”

  “那位耿姑娘也真可怜。昨天一早她亲自送货来,哎唷,我还以为见鬼了,白着一张脸,披着乱乱的头发,吓得我差点屁滚尿流。”

  离开绛州两天了,货行伙计们仍津津乐道在绛州的所见所闻。

  祝和畅端着碗,望向氤氲水气里一张张质朴黝黑的大脸,凉凉地道:“你们吃饱了撑着吗?就尽嚼舌根,比长舌妇还多嘴。”

  “九爷,这回兄弟们开了眼界,见识了本朝的陈世美。”

  “他没陈世美糟糕啦。”有人帮忙开脱,“云公子没有翻脸不认人,他还是要娶耿姑娘,只怕将来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他也很为难。”

  祝和畅将清茶一饮而尽,站起身子。兄弟们运货辛苦,路途无聊,总爱聊些旅途见闻,对他来说,这些乡野小事顶多拿来塞牙缝,听过就算了,要他记住,还浪费他的脑袋瓜呢。

  他拍拍手。“喝茶清心哪,别越喝越笨。待喝完茶。打理一下,该睡的睡,该守的守,怕打盹辜负爷儿我的,去跟祝福多拿一把茶叶。”

  “是的,九爷!”伙计们声音宏亮,齐声回应。

  祝和畅将碗递给祝福,自己身先士卒,率先巡查四周情况。

  有了这批亲自训练出来的兄弟,他大可放下一百二十个心。嘿!只要提起他祝九爷的和记,京城的商家都知道,不必货主亲自押送,只需放心交给和记,祝九爷打的契约就是保证,商家也乐得节省人力马匹车辆的成本,全部委托和记代为运送。

  祝和畅很满意这趟绛州之行,不但送去一批皮货,回程也带回云家布庄的布匹,来回皆载满十大车,充分达到他物尽其用的最高原则。

  他检视到第八车时,忽然听到极为细微的声响,心生警觉,放轻脚步,竟然就看到一个人影掀开油布,似乎正打算努力攀爬上车。

  “哪来的山贼……”他一个箭步上前,大掌一张,快速而准确地钳住来人的手腕,大声喝道;“竟敢偷我和记的货……”

  “好痛!”黑影传出女子的叫声。

  祝和畅惊讶不已,立即将她拉近身边,就着淡淡的星光和篝火,清清楚楚看到那张惨白如鬼的惊惶脸孔。

  “耿姑娘?”祝和畅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刻放开了她。

  “九爷,有贼?”五个伙计拔剑带刀跑来,其余伙计也迅速各就各位,四面八方护住货物,充分展现出他们训练有素的应变能力。

  “不是贼,是见鬼了。祝福,火!”祝和畅带着怒气。

  祝福惊疑地瞪着耿悦眉,握住火把靠近马车,帮九爷照亮视线。

  祝和畅用力掀开油布,只见马车里头依然整整齐齐地摆放包装妥当的布匹,其中却清出一个小小的“山洞”,约莫只容一个小姑娘坐下的空间,前头歪着一个放置上等布匹的大箱笼,显然就是她拿来遮掩“洞口”的道具。

  这样的弹丸之地,她也可以躲藏两天又一夜……

  “这车是谁负责的……”祝和畅脸色下豫。

  糟了糟了,伙计们比见到真正的山贼还紧张。和记货行滴水不漏的防卫措施竟然让一个小姑娘给攻破了,那简直是要了九爷的命!

  “九爷,我。”罪魁祸首阿阳苦着脸,出面自首。

  “你给爷儿我好好想想,为什么会让她躲了两天,竟然完全察觉不到!她是活的,有气息的,要吃饭,要撒尿……老天!这事要传了出去,教我和记还有何面目生存于京城……”

  “你……”众人的目光几乎可以杀死耿悦眉了。

  “等回去京城,我要召开改过大会,不只阿阳,你们一个个都要想出预防的办法,爷儿我绝不容许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呜呜,日子不好过了。上回只是磕坏客户无关紧要的木箱一角,就可以开上四个时辰的改过大会,这回恐怕得讨伐个一天一夜了。

  祝和畅依然滔滔不绝地教训道:“今天只是一个小姑娘,若她真是盗贼,存心破坏,我和记无法平安运抵货物,商誉必然全毁,你们也别想再跟着爷儿我吃香喝辣,就准备另谋高就吧。”

  耿悦眉孤单地站立在马车边,本以为他会质问她,没想到他竟视她如无物,而且这位看似沉稳的祝九爷,竟然啰哩啰嗦地像个老妈子。

  “祝九爷,你有什么气,尽管找我,不要骂你的手下。”她不畏他高大魁梧的身子,抬起头望住了他。

  “我在管教我的伙计,你别插话。”他只瞄她一眼。

  “是啊,咱九爷讲话,那是仅次于皇上的圣旨,耿姑娘你就行行好,别惹恼九爷了。”挨骂的伙计们竟也帮着主子说话。

  祝和畅心念飞转。这些年来,他用心经营和记货行,货行几乎就是他另一个生命;虽说运送途中难免碰上不可预料之事,但货物中竟躲了一个人,纵使她有呼天抢地的理由上京寻夫,他也不能容许此事发生。

  “耿姑娘,我们明天中午会到达下一个大城,在那儿,我会帮你雇车,送你回绛州。至于车马费,到了京城我再向云公子收取。”

  “我不回去,我要去京城。”悦眉坚定地道。

  “你不是我运送契约的货物,我不送。祝福,念给她听。”

  “和记货行三不送:活的不送,死的不送,暗的不送。”祝福朗声念毕,自己再加个注脚;“耿大姐,你是活的,当然不送了。”

  “祝九爷,拜托你,我一定要去京城。”悦眉长到十八岁,还没有求过人,她将拳头握得死紧,仍挡不住那源源涌出的羞辱感,身子不觉颤抖着,忍着气,将话说完,“请你顺路载我过去,我绝不麻烦你们。”

  “不成。”祝和畅吃了秤铉铁了心,他没有必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破坏原则。

  仰望那张绷紧的冷脸孔,悦眉没有被拒绝的难堪,反倒如释重负。

  她毕竟是不会、也不愿求人,若非一心急着上京寻人问话,她会昂首走在大道,绝不龟缩车上日夜见不得人。

  “好。那就麻烦祝九爷送我到下一个大城,到了那里,我再自己想办法。”她一口气说完,眼睛眨也不眨。

  这么快就弃甲投降?伙计们正等待姑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她的命苦,并苦苦哀求九爷大发善心载她一程,然后向来不近女色的九爷就会被打动……这样就完了?戏不是这样演的啦,那谁还来看戏!

  “你得回去绛州。”祝和畅已经猜到云家会往北方寻来。

  “我不能回去。我砸碎了染饼,弄糊了染缸,我没办法回去。”

  众人倒抽一口气。好可怕的女人啊,要不到就毁了一切……

  祝和畅只想摇头。这瘦弱的小姑娘比他想象中还来得刚烈,脑袋和脾气又臭又硬,竟然笨到做出这种玉石俱焚的蠢事。

  然而她的口气虽强硬,那又薄又扁的纤细身子却违心似地摇摇晃晃,火影闪动,让她看起来更像是在发抖,定睛再瞧,喝!不正是在发抖吗!

  时序已入冬,尤其在这个小树林边的荒地夜晚,冷风飕飕,寒气逼人,就连身强力壮的兄弟们也都穿上了保暖的皮裘,小姑娘却只穿着黯黝黝的玄青色薄棉衫裤,凌乱的黑发扎成辫子,露出一截白脖子,又白着一张脸,不得不令他想起被拔了毛、光溜溜的白斩鸡。

  “你吃饭了吗?你这两天吃什么?”他问道。

  “我有饼。”

  祝和畅望向车内的那个扁平小包袱。她能带上什么干粮?甚至要去更为寒冷的北方,也不懂得带上一件袄子!

  “披着。”他说着,便脱下外袍递了过去,声音平板地吩咐道:“祝福,给她下碗面疙瘩,让出一顶羊皮帐给她,大伙儿凑合着睡。”

  “这……”悦眉迟疑着,不知该不该接过袍子。

  “秋姑娘,你和云家染坊有什么纠葛,我和记货行一概不过问。到了城里,你我一拍两散。”他一边将袍子塞进她怀里,一边划清界线。“至于你偷跑上车这一点,违背了云世斌和我签订的运送契约,我会向他收取违约金,权充是你耗费我们马匹、人力、食粮的赔偿。”

  悦眉勉强抱着那一团热气熏人的袍子,咬紧牙根道:“我耿悦眉自己做事自己担当,你要钱,我会付。”

  “订约的是云世斌,不是你。”

  这是他的原则,一切以契约为凭,其它不关货运的狗屁倒灶事情一律不管,更何况是带上一个活生生的、打算进京寻夫或杀夫的小姑娘!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他不想理会,他好人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瞧什么!还不去忙活儿……等着山贼来劫货吗!”他瞪了眼。

  “是!是!”众伙计们赶忙敞开。

  唉,他们的九爷还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扔一件袍子算什么!好歹也得帮忙披上,况且将人家姑娘扔在城里自生自灭,也说不过去吧。

  没办法,这就是让京城的媒婆们怎样也做不到生意的祝九爷喽。

  *

  祝和畅睁开了眼,再也没有捶竟。

  今晚的营帐真挤!他祝九爷做生意汲汲营营、锱铢必较,一分一毫算盘打得清楚,可对自己人从来不吝啬;兄弟们长手长脚,路途劳累,他就多置办几顶保暖的羊皮帐,好让大家一夜好眠,补足体力明日上路。

  可今晚为了那个像鬼的小姑娘,大家只得缩手缩脚,好比一只只挤在笼子里的困兽,翻了身就压到身旁的人,这样哪能睡个好觉!

  他拿开祝福搁在他肚子上的大脚,坐起身子,爬出了营帐。

  深深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他伸展一下略微僵硬的身躯。

  “她没事吧?”他望着那顶羊皮帐,向守夜的虎子询问。

  “耿姑娘解手去了。”虎子指向后头的小树林。

  “解手?”祝和畅心中一突。“去多久了?”

  “她说吃了面疙瘩,闹肚子疼,可能要很久。”

  “很久是多久?”

  “就从那颗最亮的星子从树顶掉到树枝头……呃,啊……”虎子的笑容僵住,今夜的星星似乎移动得特别慢呀。

  “你给爷儿我做好准备,改过大会也有你的一份!”

  祝和畅话还没说完,已经拔腿跑向林子里,随便绕了一圈,别说没闻到拉肚子的异味,甚至连一点点人味也没闻着。

  她竟然跑了?他奔出林子的另一头,不假思索便往北边山地找去。

  一定还跑不远的,凭她两天来的路途劳顿,加上那个副弱不禁风的身子,他有自信追得上她。

  但,追上她又如何?要走就走了,追她干嘛?祝和畅很想回头,大剌剌地往无人的羊皮帐里躺下睡大觉,可他能丢一个小姑娘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野地吗?他再怎么不管闲事,还是要有做人的良心啊。

  “走开!走开!”前头黝暗的山坳传来惊恐的叫声。

  祝和畅大惊,这里荒凉得连山贼土匪都不屑一顾,她碰到了什么……他立即拔出护身的匕首,大喝一声。

  “谁……”

  两丸青磷磷的鬼火瞟了过来,同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嗷吼声音,原来竟是一头咬住姑娘小腿不放的野狼,看样子它正打算拖走“战利品”。

  耿悦眉跌坐在地上,神情惊慌,她忍着伤口痛楚,左手撑在地面不让野狼拖行,右手举起一把剪子,不断地往野狼身上戳刺。

  “去死!去死!”她卯足全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此刻只能奋力一搏,她不断尖叫道:“你敢咬我!我先戳死你……哎啊!”

  野狼吃痛,利牙更往小腿肉里刺入,还没咬下鲜美柔软的肉片,噗一声,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入它的咽喉,一刀毙命。

  祝和畅立即蹲下,扳开野狼咬得死紧的牙齿,小心地移出那截血肉模糊的小腿,就着星光察看伤势。

  “好痛……”伤口碰撞,痛得悦眉大叫,又举起剪子自卫。

  “放下!”祝和畅大吼道。“你连人还是狼都分不清楚,也不掂掂那一丁点姑娘家的花拳绣腿,拿这么一把小剪刀,就以为可以刺死比你还大只、还凶狠的大恶狼吗!”

  他嘴里叨念个不停,手上动作也很快,两三句话之间,已经拿匕首割掉她的裤管,顺手撕成布条,紧紧绑在伤口上方。

  “祝……九爷……”悦眉认出他来了,无力地丢下剪子。

  “你为什么要逃?”他拿巾子仔细拭去伤口的脏污。

  “我……我不回绛州,你会送我回去。”惊魂未定,她吃力地喘气。

  “你去打听打听,我祝九爷言出必行,从无虚言,既然应允送你到城里,就不再管你,你还跑什么跑?”

  “好,你……你不要管我……”

  “我是不想管你,可我扔你在这儿,只怕血腥味会引来狼群,到时候恐怕连你的骨头都找不到,正好成全了云世斌,省了他的麻烦。”

  话一出口,祝和畅就想往身边那匹死狼踹去。嗟!狼心如铁,没几两肉的小姑娘也咬得下去……而他亦是郎心如铁啊,说什么风凉话!

  他恶狠狠地洒下伤药,再拿巾子包扎起来。

  “唔……”药粉刺激伤处,重重的闷哼从悦眉紧闭的唇缝进出。

  “你伤口很深、很大,我的伤药只能暂时止血消炎,等不到明天出发了,我必须立刻骑马赶路,送你进城找大夫缝合。”

  “我可以走……”悦眉吃力地按着地面,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

  “走!”祝和畅二话不说,左手抱过她的腰身,将她当成货物,轻松利落地扛上肩头,长身拔起,右手也顺便拎起野狼的尾巴。

  “啊……”悦眉突然被倒挂到他肩头,顿时头晕目眩,想要抗议,却已经是虚弱得喊不出声音来了。

  “不知道这儿的野狼肉好不好吃,兄弟们有口福了。”祝和畅脚步飞快,忍不住又叨念道;“可恨啊,我吃不到了,再不赶路会死人的。”

  星光幽微,荒野阗黑,两人的身影揉成一个,往火光明亮之处而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