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颜悦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颜悦色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夜色暗沉,烛火昏黄,小屋里,浓重的酒气漫溢其中。

  碰!酒坛子重重地放下,桌面的杯盘跳了起来,他抹去满脸的酒水,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又是咚地一声,一只拳头用力击上桌面。

  “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楚,一迳地猛捶桌面,大声嘶吼道:“大哥、二哥!你们告诉我,为什么霞妹不嫁我?我跟她青梅竹马啊,我打从她出生看到长大,整整十八年哪!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要我,要去嫁我的表弟呜呜……”

  说到最后,嘶吼气势变得微弱,充满怒意和不解的眼眸也逐渐黯淡,拳头却是握得更紧,更往桌面死死抵住。

  “姑丈他家有钱,表弟是乡里最年轻的举子,长得又好看,我只是个做买卖的粗人……”他用力眨眼,将眼前的酸涩水雾眨了下去,声音却颤抖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呜,我不哭,我绝对不流泪……”

  “三弟,大丈夫何患无妻。”老大拍拍他的肩头,劝勉道:“你才二十岁,还有大好前程,莫要为这等小事丧志。”

  “是啊,三弟,今天喝完这一坛酒,等同正式向你那个不顾多年感情的女人道别。”老二也来好声劝说,“人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你应该振作起来……吓!”

  银光一闪,一柄亮晶晶的匕首握在他手里,将他喝得通红的脸孔映出惨白的颜色。

  “我不想活了!”他瞪大眼睛,喀地一声将匕首刺入桌面,悲切地道:“没了,都没了,霞妹说过要嫁给我的,呜!她说过的!”

  “三弟,别……别这样。”老二吓直了眼,俯身按住靴筒里的短剑。

  “来,刀子给我,你这样会吓死人。”老大见他神情颓丧,忙跟老二使个眼色,仗胆拿开他的右手,将匕首拔了出来,扔到一边去。

  双手一空,他无力地趴倒桌上,闭上眼睛,痛苦地低吼道:“霞妹嫁人了,我还剩下什么甚至我的亲哥哥也这样狠心待我!”

  “唉,我们得了消息,听说你拿不到你父亲的遗产,就赶快过来了。”老大瞄了一眼抛在地上的匕首,又伸长脚将它踢得远远的。

  老二语气紧张地道:“你哥哥变造遗嘱,私吞所有的家产,你可以一状告上衙门要求拿回来呀。”

  “我能告官吗?”他既是愤慨,又是忧伤,抱起酒坛子灌了一口,红着眼睛道:“哥哥他还有妻子孩子,一家十几口人靠他吃饭,告了官,他们会怨我啊……”他伸手乱揪头发,终于滚出了泪珠,哀哀哭泣道:“呜呜,一年前爹过世时,亲口将田产平分给我们兄弟俩,我忙着外头的生意,将一切事情托哥哥打理。我不希罕我有多少块田、多少座山,哥哥他要的话,我二话不说就给他了,可是、可是……他怎能说爹气我成日在外厮混,是不肖子孙,不要我了,所以不愿分财产给我……呜……”

  “这样的亲哥哥真是没情分。”老二安慰一句,抬头望向若有所思的老大,小声地道:“这趟拿不到钱了?”

  老大皱眉看着又开始灌酒的老三。既然此人已无利用价值,那他们也无需继续陪这个醉汉耗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走。”老大才起身,衣角却被扯住。

  “大哥,你说,这还是亲兄弟吗?”他睁着迷蒙醉眼,要哭不哭地,努力瞧向对方。“呜呜,你们知道我伤心,特地过来看我……呜,如今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位义结金兰的哥哥了。”

  “三弟,你累了。”老大拨开他的手,老二过来将他扶回去倚靠桌子,“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我不睡!”他跳了起来,大手一张,横伸到两个义兄的肩头,将他们紧紧揽住,喷着酒气道:“嘻!我们好比桃园三结义,义薄云天,肝胆相照,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碰到大哥二哥真是我的福气,你们真好,拉着我一起做赚钱的营生……”

  “是是是,很好。”老二惊惶地想甩开他的手。

  “三弟,要不你再喝一杯,喝完就睡。”老大镇定地移来酒坛子。

  “你是刘皇叔,二哥是关老爷,我是莽张飞,呃!”他打了一个酒嗝,笑嘻嘻地指来指去,最后一指戳在自己的胸口,愣了片刻,突然抱起酒坛子,豪放地大口灌下,又溅了满头满脸的酒水。

  匡当!酒坛子掉落地面,登时四分五裂,散成片片,充斥小屋内的浓重酒香更令人昏然欲醉。

  “没酒了……咦!怎会没了?”他头昏眼花,开始胡乱打转,踩上破裂锋利的酒坛子碎片也浑然不知,困惑地问道:“我那批价值一万两的玉器怎会没了?真奇怪,怎么运到一半路程就不见了?”

  老大老二对看一眼。老二极为不安,老大机警地道:“已经报官了。三弟你别担心,大哥二哥派人去追查了。”

  “不可能不见的!”他眯着眼,瞧见地上那把白晃晃的匕首,立即捡了起来,凶神恶煞地狂吼道:“可恶!谁敢偷了我们三兄弟的货,我就要谁好看!”

  他披头散发,怒目圆睁,眼红脸也红,匕首乱挥,手脚乱舞,活像是从阴曹地府跑出来取人性命的恶鬼。

  “吓!”老大老二想跑到门边,去路却被他挡住了,两人紧张得额头冒汗。“三弟,你快放下刀子,会出人命的,别激动呀。”

  “我杀!我杀!杀!杀!杀!”他握紧匕首,往墙壁一下又一下地猛烈戳刺,登时石屑纷纷掉落,坚硬的石墙也被戳出好几个孔洞。

  老大老二汗流浃背,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照他这种戳法,要是戳在他们身上,早就千疮百孔,呼呜哀哉去了。

  “三弟,刀剑无眼,别乱戳了。”老二抖着声音道:“大哥二哥也在想办法,你现在生气没用,当务之急是先拿出一笔钱赔给卖家……”

  “啊!”他大叫一声,转过脸来,将匕首的锋芒直直指了出去,“所以你们要我回家一趟,拿田产抵押换现银……可我不懂,为什么打从我们结义做买卖以来,总是我在出钱、赔钱?你们却仍是坐收利润?”

  “三弟,我们是好兄弟呀。”老大压下吃惊的心情,挤出僵硬的笑容道:“你我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的资金雄厚……”

  “不不,不对。”他拿左手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颅,似乎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可是他已经醉得迷迷茫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呃……我本想亲自运送那批玉器,你们偏不让我跟,然后回来告诉我,货在半路被土匪劫走了。可我明明跟在后头,亲眼见到货物进了城、收了仓。咦!难道是城里闹土匪吗?我没听说呀。唉唉,怎么回事?呜,偏生听到霞妹成亲的消息,我的心全乱了,我没办法仔细想……有些事不对劲……”

  碰!装满酒水的酒坛子重重砸落,发出硬碰硬的撞击声,酒坛破裂开来,他的头颅也裂出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又让当头浇灌而下的酒水给冲得一脸一身的血。

  他瞠大眼眸,张大了嘴,满脸的不敢置信,手劲松开,匕首当一声落了地,高大的身子晃了又晃,却是始终没有倒下。

  “老二你”老大惊骇地望向拿着半边破酒坛的老二。

  “吓!”老二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事,吓得立刻丢开凶器,害怕地退后两步道:“他……他怀疑咱了……他会杀了咱……”

  “也罢,一不做二不休。”老大冷凝着脸,捡起匕首,噗地一声,猛往他肚子刺入。

  “啊……”他低下头,看着插入肚腹、直没至柄的匕首,嘴巴张了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天旋地转,伤口好痛,心也好痛。

  “三弟,很抱歉不能跟你同年同月同日死,你自己上路吧。”老大迅速翻看他的包袱,拿出银票和几锭银子揣入怀里。

  “大……哥……二……”他再也站立不住,砰地倒落在地,又让散落一地的碎裂陶片给刺出好几道伤口。

  再也感觉不到痛楚了,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好想抬头看清真相,可是醉意加上重伤,酒血缓缓淌下,流过他的眼,朦胧了视线,流进他的鼻,呛得他无法呼吸,流入他的嘴,酒是醇甜的,血是腥咸的,两者揉混,舌尖轻尝,却是苦涩至极。

  他仍听得到声音,空空洞洞的,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了过来。

  “呜,老大,他死了,我不想回去吃牢饭啊。”

  “不想吃牢饭就快走。这里很偏僻,等有人发现他时,早变成尸干了。等等,我给他摆个样子,人家会以为他是为情所困而自杀。”

  有人拿起他的右手,让他握住匕首把柄,他想反抗,却是力不从心。

  呵呵,他自杀?是啊,他是该自杀啊,人生至此,天道宁论!

  青梅竹马的恋人弃他另嫁;亲兄为并吞家产而不顾手足亲情;甚至义结金兰的义兄也可能是处心积虑欺瞒他的骗子……他曾经深深地信任这些人,以为他们能带给他种种的幸福、平安、满足,可是──

  魂魄缈缈,离恨悠悠,他淌出不甘心的泪水,在他离开人世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世人皆不可信、不可信哪。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