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下) 番外篇(二)  巫山云雨后的白衣兰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扫墓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回到家。长平把家里里里外外清扫干净,兰青笑着烧了桶水,道:「去洗个澡吧,别臭着上床。」

  「好。」她已习惯这样的方式,虽然她也会做粗工,但,兰青将大部分的重活儿接过去。

  她沐浴后轮到兰青,其实兰青比她还爱干净,但他总是让她先洗,他身上带香,入温水又更浓,有一次她只是才站在兰青刚洗过的温水旁,她就整个栽进盆里。

  那时兰青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心里有芥蒂,不愿她被他的媚香所惑。

  「大妞?」门外兰青轻喊。

  「嗯,再一会儿就好……」她才自水盆起身,兰青便推门而入。

  她呆住。

  兰青笑着取过毛巾拢住她结实的身于。「你先上床吧。」

  「……嗯。」

  「大妞,想看我的背么?」他柔声问着。

  她心里又是一怔,直觉点头。

  「那,今儿个,我沐浴就不熄烛火了。」

  平常兰青沐浴必在她之后,也同时熄灯,因为小小屋子,遮不了什么,兰青平日虽爱她吻着他,他却始终没有越雷池一步。

  她换上底衣,才上了床,回头一看,兰青正好背着她脱衣入桶。他的背如同他的手臂全是烂疤。

  她眼瞳微缩。

  有些无形的伤口,是不是到死,都跟这背疤一样无法消失?她心里晃过此念,随即用力抹去。她不要去想能不能达成,她只要去做,去珍惜兰青,不气馁,一直往前走就好。

  「大妞,我熄烛了。」他沐浴完后,仍是没有回头,换上衣物后,说着。

  「好。」

  淡淡的香气弥漫小屋里,跟师父遇春则香的香气不同,师父的令人心安,兰青的却是……

  兰青笑着上了床,任着她替他盖上被子。

  「大妞……」

  「嗯?」

  「你这傻楞子,没有我主动,你是连成亲这事都没有想到,是么?」

  「……我是傻楞子。」

  兰青转身,笑着与她额头互抵着。在黑暗里他看着她温暖的眼眉,彼此交错的呼吸令他心安,若是一日没有与她睡在同一床上,他总是不安心。他笑着低语:

  「大妞,你早过双十了,我一直在等你提这事……我要是在没名没份的情况下碰了你,大妞……我可就对你爹不起了,是不?」他本想说,他要是在没名份的情况下碰了大妞,他心里还是不安心,他一直等着大妞主动提,只要她一提,有名有实,一切都是大妞主动,他才能安心。何况,他一生没什么值得珍惜的人事物,只有大妞,他现在想珍惜着。

  长平轻轻摸着他的脸,轻声道:

  「我心里一直有兰青的,我巴不得注意到每一件小事,可我太笨,兰青,我不小心哪儿漏掉的事,你只要点一点我,我就知道了。」

  他的鼻粱轻轻碰触她的鼻子,在她嘴前笑着:

  「好,那,咱们回到家了。」

  「嗯,回到家了。」

  「所以?」

  「……」她在微笑,吻上兰青的嘴。「我要把我最美好的一切还给兰青。」

  两人彼此轻轻碰触额、眉、眼、鼻,不住轻柔探索着。

  「今天晚上,就算我不说我喜欢兰青,兰青也会感觉到的。」

  衣衫褪尽,呼吸沉重中带着淡淡的喜悦,她偶尔笨拙些,却是满载着温暖春风送到他面前来。

  「兰青,疼吗?」她注意到兰青手指微微抖着。

  「……」兰青暗笑自己也紧张起来,稳下心神。他笑:「怎么……我最快乐的日子都是跟大妞在一块的呢?」

  「所以,兰青非我不可。咱们一直快乐下去。」

  「一直么……」

  「嗯,兰青是老头了我也照顾你,不离不弃。」

  「……」他掩不住笑意,这傻丫头在此时说这种杀风景的话,真不知该说她心眼实还真是蠢姑娘了。

  云雨之欢对他来说,一向是刹那激情,只有肉体攀上高峰的快乐,不曾想过另外要得到什么,唯有对大妞,唯有对大妞,他贪心地想要更多。

  他小心翼翼引导着这笨拙又想取悦他的妞儿一块并行前进。

  无尽的喜悦涌上心头,微湿的长发纠结,暖洋洋的欢愉流荡在两人之间。不住吻着、深深浅浅探索彼此的极限,尽情收下彼此送出的美好。

  缠绵至极点,犹如身落万丈悬崖,短暂失去控制,但他心甘情愿,心里百般欢喜,只盼没有落地的那一刻,直至稳稳落了地,他才知那跳落悬崖的刹那,身心被暖风包裹着,将他心底残留的鼓声一并送走。

  现在的兰青,被大妞完完全全霸据着。

  他轻轻抚过她通红的脸颊,她眼色蒙蒙,还带着残留的情欲,明明看不见他的表情,仍是回报地抚着他的脸。她微笑着,神色柔软着,毫不掩饰对他的喜欢,不掩饰她的疼惜。

  「瞧你,哪来的姑娘在洞房花烛夜这么大方,还不害臊呢。」他沙哑道。

  「我要是害臊,兰青跑了怎么办?」

  那声音,跟他一样的沙哑,兰青自是明白方才她得到多少的快乐,因为,他也得到同等的快乐。

  他将她搂进,吻上她的额。「有点困?」

  「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累。」

  他连笑数声。「那就睡吧,明天还要开张大吉呢。」

  「嗯。」她合上眼,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大妞,你终于是我的呢。」

  「兰青也终于是我的了。」她道。

  兰青又想笑。她会这么说,当然是要他安下心来……他真的很欢喜很欢喜。他听见她呼吸还没有稳下,轻轻抚着她的发,让她更舒服地入睡。

  在不知不觉里,他也慢慢陷入睡梦里。

  他怀里的长平,微地一动,连忙张开眼,平常很容易被惊动的兰青这次竟没被惊醒,她心里高兴,跟着合目。

  双双熟睡去。

  *

  一早,她醒来,发现兰青比她还要早起。平常兰青早起她不意外,但昨晚她以为兰青累坏了,至少,她是还想睡觉的。

  她下了床,梳洗换衣后,看见小窗外兰青的身影,她推开门,见他今天心情颇好穿上一身白袍。

  兰青不太爱穿白色。「白色已经不适合我。」他曾这么说过。

  但今天,他过腰的黑发居然没束起,一身白袍随着暖风飘扬,还赤着脚站在院里呢……

  他似乎在沉思或者享受什么,美目半垂,动也不动。

  「兰青?」

  过了一会儿,他才起了动作。他慢慢回头看向她,朝她盈盈一笑。

  「大妞,睡得好么?」见她呆住,他扬眉:「怎么了?」

  「……兰青……今天很高兴吗?」

  「嗯?这是当然。」他眉目在笑,轻松至极。「昨儿个我没听见鼓声呢。」

  「鼓声?是兰家鼓声?」

  「好像吧。」

  是平常杀人的鼓声,还是兰绯那天在船上让兰青恐惧的鼓声?长平一时没有接话。

  「大妞,过来。」

  长平走到他的面前,细细看着他快乐的神情。

  他替她拨着长发,愉悦笑着。

  「兰青,你今天好美。」她沙哑道。没有平常的算计、没有平常的阴影、没有平常的不安,原来,无垢的兰青,是这么的美丽。

  「是么?」他不以为意。

  「我真的能使你这么这么的快乐吗?」昨晚的亲密,能让兰青这么这么的安心吗?

  他但笑不语。

  长平朝他笑着。「那我天天都让兰青这么快乐吧。」

  他眨眨眼。

  长平执起他的双手,在他手指关节上轻轻一吻,然后笑着推开大门。

  门外,城里的人已经开始迎接这个早晨,准备一天的工作了。

  长平深吸口气,大声喊道:

  「我喜欢兰青!我就是喜欢兰青一个人,我跟他,不离不弃!」

  路过的百姓停住,纷纷往这里望来。

  兰青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他就地而坐,也不怕干净的白袍沾上泥块,笑声不绝,直到长平合上门,回到他的面前。

  她也在微笑,弯身让自己的额面与他的额相抵,再让彼此呼吸交错着。

  「兰青,我天天喊,喊个五十年,你会天天都这么快乐吗?」

  「五十年啊……你是说一就是一的傻姑娘。你若天天喊,我自是天天如此的快乐。」他柔声道。

  「嗯,那我天天喊,让每个人都知道我是喜欢兰青的,我与兰青总是一起的。」

  「……好。你喊一天,我就快活一天,大妞,这一次咱们谁也不在家等着谁,就这么一直一起走着。」

  「嗯,咱们这次谁也不在家等着谁,就这么一直一起走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