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下) 番外篇(一)  她姓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奶娘,我瞧你这女娃娃真可爱,如果跟庄主的孩儿站在一块,这女娃娃才像是庄主跟庄主夫人的小孩,庄主也曾夸赞小灵聪明又灵巧,说不定会认她当干女儿呢。」年轻丫鬟这么笑说。

  「庄主跟夫人在大妞身上费了不少心力,可惜大妞她……如果能让小灵当干女儿,那小灵一定会比亲生女儿还要尽力奉养他俩的。」奶娘语气虽是柔和客气,但隐隐带着庄主迟早会认她女儿当干女儿的信心。

  「到那时,奶娘有好处也要多多分给我啊……」

  两人本在屋内整理被褥闲聊着,忽地一抹白影自窗前徐徐而过,驻足在门口,往屋里头瞧来。

  奶娘跟丫鬟心一跳,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这白衫少年是个美貌少年,眉目带着她们说不出的妖艳,气质完全不同庄里的任何人,有时,只是一眼,就让人难以调开目光。

  「奶娘,大妞呢?」那少年淡声问着。

  奶娘结结巴巴:「兰少,小灵跟大妞在隔壁屋里玩耍……」说着说着,她明明是个早懂男女情事的寡妇,脸还是红了。

  他轻应一声,又徐步往隔壁屋去。

  屋里静悄悄地,哪来的小娃娃在玩耍?他推开门,环视屋内,大妞并不在,地上散落一地玩具。

  他步进小屋,上前一看,看见矮桌上墨汁横飞,一本书丢在一旁,桌上是乱七八糟的字形。

  他见状,不由得绽出温润笑意。这哪算字形,简直是鬼画符,一看就知是大妞写的,两岁的娃儿哪会写字啊,关长远忧愁大妞十岁都学不了字,但他不以为然,好好教大妞,她总能学会的。

  他把地上的书本收好,要步出房门找大妞时,目光忽落在小箱子里。

  这小箱子专装大妞的玩具,关长远平常不允她出外院玩耍,她一人时只会玩着这箱里的小玩具,他一路走来也没见到大妞……一个念头晃过他心里,他上前打开小箱子。

  小小的人儿抬起睡眼看着他。

  他失笑:

  「傻妞,你怎么在这儿?」

  大妞揉揉眼睛,朝他伸出小小的手。「兰叔叔。」

  兰青见她依赖他,不由得心生怜惜,小心地把软乎乎的大妞抱了出来。他注意到衣箱里有泼浪鼓,他取出来轻晃两下,鼓声让大妞清醒些,她也笑着用她的小手摸着鼓。

  他微微一笑,又连晃两声,咚咚鼓声让她咯咯笑了出来。

  「大妞,上回兰青叔叔不是跟你提过,你爱玩鼓,可也不能把鼓丢到箱里,箱子深,你要跑进去捡鼓,再也不出来了。」他面色一沉,问道:「是谁合上箱盖的?」

  不知是她听不懂他的话还是她不想说,她只是用小手紧紧拉着他的衣服,把小头埋进他香香的怀里。

  兰青抚过她小小头颅上的细软黑发。这真是小傻瓜,但他也不是真骂她傻,而是恼她没有半分防人意识,根本是关长远第二!

  但,关长远有能力自保,这大妞哪来的自保能力?

  大妞一向听他话,说了鼓不丢箱里就不丢,定是有人丢了进去,大妞一去捡鼓,便把箱盖合上,偏大妞又不懂呼救,就这样闷在箱子里。

  思及此,他心一凛,这玩具小箱哪来的缝隙呼吸,要是闷久了,怎么还有命在?他心里不悦,嘴里仍笑:

  「大妞,你个儿小,自己推不开箱盖,改天你要不小心滚进来,兰叔叔怎么找得到你?不如,以后你滚到自己爬不出来的地方,就这样,轻轻一敲,兰叔叔一定能听见,把你捞出来,好不好?」说着,他在箱里一角以她这年纪会有的力量轻敲一下。

  大妞看着,依言也伸出小身子跟着敲一下。

  他见状惊喜。「真聪明的妞儿!」他放着挣扎的大妞下地。

  她一下地,就要拉着他,小小的胖腿往桌边跑去。

  他笑:「大妞要让兰叔叔看什么?」

  她指指桌上的鬼画符,抬头朝他笑咪咪地。「妞妞。妞妞。」

  他配合她蹲下,瞄了眼鬼画符,柔声道:「大妞写得真好。」

  她闻言,眉眼都是笑,又跑去把地上的书塞给他。「妞妞背书。」

  「大妞要背书给我听吗……不是?」他手臂被打了一下,他又笑:「那大妞要教兰叔叔背书吗?」又被打,他只好随口道:「原来,是大妞背书后默写?」

  大妞用力点头。

  他把大妞抱进怀里,连笑两声:「大妞真聪明,竟然会背书默写了。」

  大妞听他语气不信,生气地用小脚踢他的肚腹,她一直想下地,但他就是不放,大妞连连踢脚,他哈哈大笑,整个仰倒在地,只手还是护着重心不稳倒在他怀里的小妞儿。

  大妞这孩子才几岁,还学字呢?她本性偏安静,不活泼好动,别人给她一口饭吃她就吃,只爱玩一些不刺激的玩具,但要默书写字?这孩子连大妞二字怎么写都不会,哪可能背书写字?

  他心里极度不悦。他见过那奶娘的女儿,比大妞长上一岁,已懂背着简单几句诗词讨大人欢喜,关长远曾私下透露,如果大妞像奶娘女儿那般机灵就好。这话准被人听了去,现在可好,只是个不入流的角色以为正主儿傻气,就想抢位,关长远要是知道有人有心取代他女儿,不知做何感想?是欢喜有个机灵的干女儿呢,还是宁要这个会丢他面子的傻妞儿?

  小小的手一直摸着他的脸,他笑得开怀,任她的小手掌轻轻压在他面上。

  大妞小脸露得开心,显然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陪她这么玩着。兰青心里轻松,跟她玩了起来。

  「大妞!」

  兰青看向门口的美妇人。那妇人一脸戒备,一见他,勉强笑道:「兰兄弟怎么在这儿呢?」

  兰青放开大妞,任着她跑进美妇人的怀里。他注意到这美妇人紧紧抱着女儿,仿佛怕她受到他的半分伤害似的。他不以为意,掸掸衣袍灰尘,起身笑道:

  「大妞与我投缘,我总是喜欢跟她玩儿,嫂子,你放心,我盯着大妞,不会让她有伤的。」

  她暗地摸摸大妞的小身子,确定无伤。她疑声问:「小灵儿呢?」

  兰青耸肩。「我来时她已经不在了。奶娘在隔壁与人闲聊呢。」

  「是么?」

  兰青走到玩具箱前,不经心地说着:

  「说起来,奶娘孩子年纪小小就过于聪明呢。」

  她不知兰青为何提及这事,小心翼翼放了大妞下地,见大妞自行捡起泼浪鼓玩着,心里一软,柔声道:

  「再怎么聪明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是啊,再怎么聪明,也不是大妞。就不知长远兄怎么想了?」

  她闻言暗怔,不由自主地往他看去。

  兰青又打开箱盖,朝她笑道:

  「嫂子,奶娘孩子比大妞高大些,已经会合上箱盖了呢。」

  关长远之妻先是疑惑,接着面色遽变。她连忙低头看向自家小孩,急声问着:「大妞,你刚被关在箱子里吗?」

  大妞抬头看看她,朝她傻笑,又低头自顾自地玩。

  兰青走到大妞身边,硬是抢过她的小鼓。大妞生气地拍打他的腿,跟着他跑,叫:「兰叔叔!」

  兰青离玩具箱尚有数步距离,直接把小鼓投了进去。大妞见状,连忙跑到箱前的小凳子,费力爬上小凳子后,又想探入小箱子里拿小鼓。

  「不要!」关长远之妻花容失色,冲上前抱住大妞挣扎的小身子。这小凳子何时放在玩具箱旁的?是谁放的?小鼓又是谁丢的?

  「太聪明的小孩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兰青轻描描说着。

  她吓出一身冷汗,更为大妞感到悲哀。她的孩子不知防人,就算跌进箱里一次有人救起,但还会跌进第二次、第三次……

  「长远兄一向喜欢聪明的娃儿,是不?」

  「……再聪明也不是自家孩儿,又有什么用?」她神色蓦然冷淡。「大妞不小了,有我一人顾着就行。天湖庄的夫人要生了,正缺个奶娘,我一直忙着,没机会跟奶娘提,这几天我会让奶娘带着孩子过去。」

  兰青故作惊讶。「我以为,长远兄打算让小灵那丫头当关家女儿呢。」

  关长远之妻闻言,面色更是冰冷。她冷声道:

  「长远根本没这打算,就算私下传的话儿,我也不会再让它误传下去。」

  兰青微微一笑:「长远兄有妻如此,真是他的福气。」

  他来到大妞面前,摸摸她的小头,她抬眼看他,小眼睛带着笑。这么单纯又不争的孩子啊……他脸色轻柔,陪她摇了下泼浪鼓,瞧,他才陪她玩一下呢,她就开心成这样,平常她多寂寞啊。「大妞有母如此,也是她的造化。」

  关长远之妻对妖神兰青虽有防心,但此时见他对她女儿一心的好,就算是假装的,她也不免有些许动容。

  兰青笑着要离开,大妞还想跟着他走,他轻笑:

  「不成不成。你该让你娘罚你,谁教你不听话,自个儿跑入箱子里。」

  大妞有点气他告密,用额头轻轻撞他的大腿,他露出开怀的笑。他又瞟向关长远之妻,此时她一脸疑惑看着自己,想必在怀疑他对大妞是不是有所图。

  他不想理会这女人的想法,临走前他又道:

  「也请长远兄多陪陪大妞吧。大妞这孩子想学旁人背书写字,这也不打紧,但她哪会写字?要学到旁人说谎使坏,大妞这孩子就可惜了。」

  关妻目送他离开后,寻思一阵,瞧见桌上鬼画符。这鬼画符是自己女儿画的,她认得。

  大妞见娘亲注意力在她写的字上,连忙跑过来献宝。她把小书本凑到娘亲面前。

  「大妞,这是你抄写的吗?」她笑道。不愿伤女儿心,把医书摊开第一页,与她的鬼画符对照。

  「背的,背的!」

  她心怜地笑着,把大妞的小身子抱进怀里。「是背的,大妞会背了,好厉害呢。」她附和着。

  大妞没有得意,只是很高兴又小心地把鬼画符折起来,准备等爹来让他看。        

  她见状,用力抱住大妞。傻孩子!傻孩子!一开始,她只想着让大妞沾点奶娘孩子的聪明,怎知那女娃儿聪明狡猾到想害了大妞。

  没有大人的暗示,小孩子怎会有取代的心思?难道,这世上除了她,就没有人不计较她孩子的傻气,一心一意地对她吗?

  「娘,娘!」大妞被闷住了,抗议着。

  她连忙松开怀抱,揉揉大妞的小细发。她柔声说着:「大妞喜欢小灵吗?」

  大妞低头玩着手指,不吭声。

  「那喜欢兰叔叔吗?」

  大妞用力点头,小嘴上扬:「喜欢!喜欢!」

  她闻言,不知该喜该忧。她始终怀疑兰青入关家庄有所为,但他对大妞又是百般疼爱,一个满腹心机的少年怎会喜欢这么傻气的孩儿呢?

  无论如何,她该感谢兰青今日的提示。不然,哪天大妞出事了,就后悔莫及,何况……

  她翻了几页医书,看见上头印的药草,这倒像是大妞抄的鬼画符。

  「背的、妞妞背的!」大妞指着那药草图。「跟灵灵一样!」

  是啊,别说她不想让大妞在他人身上学会说谎,单就奶娘她孩子有意在大妞面前炫耀比较,她就无法忍受。

  大妞她不必比,不用比,她就是关长远的孩子!这绝对不能否认,绝不会让外人来占据这位子!

  大妞轻轻打了一下娘,感觉娘亲的不信,低声再重复:「妞妞乖,妞妞背的!」所以,爹不要老是用怪怪的眼神看她。她跟奶娘的灵灵一样,都会背。

  她又抬头见娘亲,摸摸娘亲的脸。娘亲朝她温柔笑着,抚着她的额头。「大妞,不怕,等过两年你有弟弟了,他一定保护你到很老很老,代娘保护着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大妞一双小眼睛看着她,然后笨拙地回摸娘亲的头。「娘娘,妞妞保护你。」

  *

  「进来。」温和的男声说道。

  门轻轻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娃,瘦瘦的,双眼明亮,小脸沉着……跟以前那个带点傻气的孩子形同,而里头的精神却大有不同了。

  傅临春定定望着她,撩过袍角坐在椅上,朝她招招手。

  「妞儿,过来坐。」他等了一会儿,她还是垂首站在原地,傅临春微微一笑,捻起一颗瓜子。「妞儿,以前你练完功,总是跟师父一块啃瓜子。现在不喜欢了?要开始讲起规矩了么?」

  小少女迟疑一会儿,坐上椅子,椅子有点高,她被兰青养得还不够高壮,双腿蹭不到地。两人中间有个方正茶几,一如往昔放置着一盘瓜子。

  她想起来了。

  每次练完功,她会被师父招来,两人就坐在厅里闲嗑瓜子,她跟今今一样不会剥瓜子,师父每次都一颗颗咬开,瓜子肉任她吃。

  那时她不会说话,师父也不会主动闲聊,两人就这么悠闲地待上一个时辰,才差人送她回家去。

  师父只在兴起时,啃着瓜子教她几句诗词,甚至,以她现在的眼光来看,与其说师父在教她武学,不如说他是个大玩伴。

  她想,兰青也早知道师父并不尽心教她武学,但兰青一点也不在意,兰青只在意她有没有受到云家庄的保护。

  「妞儿会说话了,也比以前聪明了,还记得以前多少事呢?」傅临春没看向她,迳自散漫地啃着瓜子。

  直到他听见她低声道「所有事」时,略为诧异地瞥向她。

  「所有事?」他声音温和如春阳。「妞儿,你告诉我,你最初的记忆从哪时开始?」

  她沉默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他,轻声说道:

  「从兰青来关家开始。」        

  傅临春又愣了会儿,才道:

  「那些事记得很清楚么?」

  「很清楚。我叫他兰叔叔,他叫我大妞,从那天开始,每一天我都记得详细,包括娘亲放我进衣箱里……兰青与害我爹娘的人合谋……」说到此处,她紧紧闭上嘴巴。

  「是么……这么清楚啊……」傅临春又不说话了,漫不经心地嗑着瓜子。

  窗外的天色渐渐转暗了,云家庄没人过来请他们吃饭,直到天色尽黑,傅临春无意间瞥向盘上来曾动过的瓜肉,他再问:

  「妞儿,你几岁了?」

  「嗯?你还小了点,要再大一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要我说出你此刻的心情吗?」

  「不要!」这声音变得有些激动。

  博临春神色未变,温声道:

  「那你想知道什么吗?」

  她安静一会儿,才哑声问道:

  「师父,我爹是什么样的人?」

  「你爹……」他沉吟着:「我与关长远不曾见过面,江湖史上记载的不多,但都是些好事。妞儿,你爹十八岁入江湖,三十五岁遭卫官杀害,这其间他不曾上过云家庄,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摇摇头。

  傅临春直视她,微微一笑:

  「这世上,有两种江湖人不会上云家庄一探自身在江湖册里的名声。一是如兰青这般坏事做绝,不理有多少人在暗地看着;一是如你爹那般助人不提名。云家庄并不能完全记载世上所有江湖事,自然无法看尽你爹做的每一件事,也因此我只能告诉你,我对他了解不深,但,他为人正派,值得后人学习。你记得当年你爹让兰青入关家庄的原因吗?」

  「我记得我娘跟奶娘聊过,兰青遭人追杀,蒙我爹相救。入关家庄一住半年,其间我爹待他如弟……待他如弟……」她摆在膝上的双手紧握,再也说不下去兰青当年的作为。

  「那,你爹是个很好的人了。」

  「……我娘呢?」

  「你娘吗……」傅临春这次沉思更久,停了半刻钟才慢慢道:「男外女内,你娘不是江湖人,也不曾传出什么事,但,你爹选择你娘,你娘必定也是个好人。」

  「是吗……」傅临春见她垂下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啃瓜子,直到啃光了。她那头堆得跟小山一样高的瓜子肉还是没人理,他才又道:「傻气孩子时的无忧无虑挺好的,是不?」

  「无忧无虑真的好吗……师父,以前我想的不多,我知道兰青跟我爹娘不见有关系,我也一直谨记我爹的话,用我的一双眼睛去看,师父,我亲眼看见兰青疼我,为了我曾差点丧失性命,甚至躇蹋自己来保全我,但他心中始终有介怀,如果有一天我开始说话了,明白真相下的意义,我会如何面对他?而我,明知兰青疼我,我也愿意疼他,可是,每次我一看见衣箱,我心里就无由来地生气。」天黑了,她看不见傅临春的脸,但仍是转向他。「傻气的孩子不想深思真相下的意义,那时的我只是一个活在当下的孩子,现在的大妞却得为未来而抉择,才能面对所有人。师父,我本名长平,我爹嫌我过于蠢笨,却打从心里要我永远平安,兰青给了我十年的平安,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长平。」

  傅临春温声道:

  「要我教你怎么做么?」

  她沉默一下,轻声说道:

  「所有人都不是我,没有办法为我做决定,我才是经历一切的那个孩子,该由我决定才是。」

  「是吗……」傅临春嘴角微微扬起。「你这性子,看起来是跟亲爹相似些才对,兰青没有破坏你的个性,可见他是真心疼你。」

  她没有应答。

  傅临春不打算左右她的心思。他再道:

  「兰青在岸口重伤,从此下落不明,这你是知道的。」见她还是没有回应,他又道:「既是被兰家家主带走,那短期内兰青不会死,也不会多快乐地活着,当日的船主说兰青以为你被带走才中计的。大妞,你得在明天早上前给我你的答覆。」        

  「明天早上?」她迅速抬头。

  「是啊,明天早上。」傅临春轻柔地望着她。「你若选择回到关大妞,与兰青做切割,那么,云家庄撒手不管,这本是兰家家务事,任他们内斗到天翻地覆也与咱们无关;如你放不掉兰青,你是我徒儿,我自然该尽全力替你救回兰青,只是你要有心理准备,云家庄不是无所不能,庄里弟子至今探不到兰青被送往哪,由此可见,兰绯有备而来。」语毕,他起身,看了她一眼,想要摸摸她的头,但手到半空,想起她已非昔日单纯的孩子。

  再傻一点就好,或者不要记得这么清楚,哪怕记忆从四、五岁开始都好,她就能装傻混过。关长远的女儿不该受到这种煎熬,当年他要兰青放弃大妞离去,固然是兰青行事不正,但最主要还是担心有一天这孩子察觉最亲近的人曾参与血案计画,那时会有怎番的结局?

  世上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但结局多半是玉石俱焚。

  「师父……」她欲言又止。

  「改日等你平静了,我亲自带你去你爹娘的坟上上香吧。」

  她怔怔地看着他,忽然间,她有了动作。

  傅临春柔声道:

  「不要跪。你第一次要跪的,该是你父母。以前你不懂,我自然不会说出口,你爹娘跟其他庄里人,都由云家庄暗地收葬了,妞儿,你瞧,明白得愈多,烦恼愈是天罗地网罩下来,还不如以前那样开心,是不?」

  他轻轻掩上门,留下一室的黑暗。

  她垂着首,脑海充斥着所有的回忆。

  师父不问她是非对错,只要她自行选择。她可以选择先救兰青,可是救兰青后呢?心怀芥蒂如何面对?这正是师父要她抉择的真正原因。

  她想起她娘临死前咬牙切齿地说兰青是毒蛇……浑身不由得颤颤;她又想起幼年兰青疼她,几乎把自身最美好的一切都给她了,现在的长平有父亲的个性,但,是兰青让她成为美好的大妞。

  她再想起她七岁那年夏天,隔壁大婶看他俩屋里没有衣箱,特地将家里不要的衣箱转送给兰青。

  她看见那衣箱就满腹的火气,那时她隐隐早知兰青在血案里插上一手,只是过于单纯又依赖兰青,无法分出自己无由来的火气是为了什么。兰青看在眼里,任着她发脾气,不动声色地处理掉那衣箱了。

  兰青一直在努力保有他俩的关系。

  矛盾的思绪反反覆覆相互抗争,豆大的汗珠拼命滑落,浑身止不住发抖,黑暗里,她双手捂住痛苦的小脸。明知此刻兰青一定备受煎熬,但……但……

  如果她什么都不懂,任着兰青心里永远有着随时会被发现的不安;任着她自己心里的恼怒老是找不到出处;任着爹娘就这样消失在她的记忆里,会不会比较好?

  她喉口隐隐发烫,彷佛体内有一片火海自肚腹冲了上来。

  没有爹娘就没有今天的大妞,没有兰青今天的大妞又在哪里?没有当年的兰青,今天关长平又会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她不能不懂,不能不去想。这十年的生活,她知道兰青是快活的,可是,有时她回头又察觉他的忧思,那时大妞不懂,现在她懂了。

  当年兰青为什么要与人合谋?如果不曾相识,他不曾来关家,能不能    改变一切?也许他不来关家,她爹娘照样会被其他觊觎双剑的恶人害死,也许他不来关家,兰青依旧是那个害人也无动于哀的少年兰青!

  刚才师父想要说出她的心思。她不要!此刻她的心思多丑陋!她想要兰青回来,可是她会对不起爹娘,她只记得爹娘的片段,明明是生她的亲生父母,她却只拥有这么短的记忆、这么少的感情!

  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她该手刃兰青才对得起九泉下的父母,可是……兰青疼她十年啊!她身上有着父母的血,同时也承受着兰青的美好……

  保住她性命的父母,她不能马上说出口要手刃仇人,不能回报他们,岂能算是人子!

  强大的罪恶感笼罩她。她自私,这种丑陋师父一眼就看穿,所以,她不敢让师父代她说出口。

  她的思绪难以控制,相互抗争抵触,以致满身大汗,忽冷忽热,一股作噁的感觉自腹中升起,几乎要当场呕了出来。

  她在黑暗里动也不动,即使身子麻了也毫无所觉,直到她听得门喀的一声,抬头一看,门打开的同时,一束微光泄了进来。

  天已大白了。

  她竟想了一夜。

  李今朝端了碗稀粥进来。寒凉的晨风灌进,浑身湿透的长平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很冷吗?」李今朝连忙踢上门,看见她满面的汗、微红的眼眶,明明有眼泪却不掉下。她蹲到长平面前,扮笑道:「你、一天没吃东西,早就饿了吧?想事情,自然要吃饱喝足脑袋才好使。」

  长平看着她半天,哑声问着:

  「今今一晚上没睡吗?」

  「我作息不正你也知道的。」李今朝见她双手发软,笑着一口口喂她吃。

  热气滑进喉口,温暖了她的身子,体内的火焰好像被今今的粥浇熄了,长平勉强再吃一口,摇头:「我吃不下了。」

  李今朝柔声道:

  「要哭就哭,要笑就笑,学学我,日子会很好过的。」

  「我还不能哭。现在我落泪是为我自己,我第一次该为爹娘哭的。」

  李今朝闻言皱皱眉,道:

  「大妞的个性是这样吗?你是不是被附身了?」

  长平用衣袖抹去满脸的汗。她的手还微微抖着,瞥头看见茶几上的瓜子肉,她不吃,反而从新的宝贝袋里掏出一颗蜜饯含进嘴里。

  「今今,我好痛苦,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原来,你们都是这样过人生的。」

  这样的话竟出自傻大妞嘴里,李今朝撇开脸,深吸口气,再转回来时满面笑着,声音却有些粗哑:

  「那是当然。人有了记忆,总会痛苦的,只是你以前单纯,惦记的都是快乐的事,现在你要舍掉某些不快乐的回忆,没有人会指责你的。」

  长平没理会她的暗示,又塞了一颗蜜饯,哑声道:

  「今今,以前兰青出远门回家后,老是会受一阵风寒,虽然不严重,但我总觉得奇怪,明明兰青是健康的,为什么老在回家后生病?原来这个家……是他安心的地方,他在这个家是全然的放松,刚才今今进来时,我也不由自主地放下心来,忽然觉得暖和了。」

  「兰青也是啊。」

  长平轻声道:

  「是啊,原来,兰青不是因为这个家而放松,他是因为我在这个家里,才把所有的戒心放下来。」

  「嗯。」

  长平见李今朝忍着不为兰青说好话,不由得轻笑:

  「今今,不管我做什么决定,你都支持我。不会骂我嫌我,也不会怪我,你一直在我身边,只会包容我。」

  「大妞,不要管其他人怎么看,那些人都是外人,都是屁。你只要顾你自己就好了。」李今朝暗示着。

  长平彷若未闻,垂着小脸,道:

  「我记得,以前有一次我生日时,兰青跟我说,希望我能像今今一样精神,但他只说那一次后,就不再提了,因为他知道,我跟今今不同,我只要兰青跟今今就够了,我不想广结善缘,讨人喜欢,只要兰青跟今今在我身边就够了。」

  李今朝动了动嘴,终究没有说出口。大妞认生,兰青绝对是帮手,她本以为是爹离不开孩子的天性作祟,哪知背后竟有其它原因,但此时她不想火上加油,兰青对大妞绝对没有恶意,只是自私了点。

  又过一阵,长平才道:

  「……我记得我爹娘疼我,可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师父说爹是好人,娘也是好人,除此外,我什么也不清楚。」停一会儿,她又道:「但我却是很清楚兰青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跟我在一块的日子远远胜过我跟我爹娘。每天我一觉起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兰青,春夏秋冬,他总是比我早起,冬天他要早下床,棉被就冷了,所以,他都等我醒来后才下床,这些事我娘一定都做过,可是,我只记得兰青为我做的。」那隐约的发热感又来,令她说起话来仿佛全身都冒着热气。

  李今朝放下碗,坐在先前傅临春的位子上。她把玩着五枚铜板,道:

  「大妞,你才几岁?十二呢。我十二岁的时候忙着生活,哪来这么痛苦的选择。你也不必选,你可以放弃兰青,当是还父母之恩,兰青是我朋友我来救,与你无关。」

  长平愣了下,看向她。

  李今朝笑道:

  「兰青为我寻药多年,我自是该两肋插刀。傅临春不帮,我来帮,兰家不可能没有背后隐藏的生计路,总要叫那个王八兰绯交出兰青的。」

  长平呆住。那是说,她下必再挣扎,她放弃兰青没关系,因为今今愿意救,不是她要救,是今今救,同样都是救,那谁出手都无所谓了。

  「我知道的大妞是很傻的,不会想太多的。」李今朝有意无意提醒。

  长平紧紧闭着小嘴。

  「真的不行吗?」李今朝有点恼怒。「你的记忆出错了你懂不懂?你年纪小,怎可能记得兰青跟人合谋?你是被吓到,才会幻想兰青害关家,明白吗?」

  今今在搬梯子让她下吗?只要她骗自己,那些记忆都是假的,甚至,只要骗自己那些记忆模糊了,那么,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认贼作父都不成立了。

  如果她跟今今一样笑闹人生,会不会好过点?长平低头看着她的宝贝袋。

  旧的宝贝袋在河里被扯掉了,里头的蜜饯都是兰青出门前陪她细细挑选的,现在全换新了,彻底换新了。

  正因兰青待她,历历在目,而父母只有几个片段画面,她才痛苦得难以选择。

  「你……」

  「师父把决定权交给我,是要我慎重思考。要说出救兰青太容易,可是救回兰青后,我该抱着什么态度,我能不能释怀,这才是师父要我想的。否则,就算人回来了,我跟兰青都不会有未来的。」

  「你们这些人,以为脑子是怎么做的?由得这么七转八转浪费脑力吗?,不如你……」

  「今今。」长平忽然打断她的话。「我记得很清楚,血案还没有发生之前,我跟兰青很要好,有一次,我不小心掉进衣箱里,是兰青找到我的。他笑着跟我说,以后要是再掉进去,只要轻轻地敲一下,他就会找到我。」

  李今朝没料到她记忆如此清晰。这几岁的事了?

  长平抬眼看着她,还带点稚气的小脸充满倦意。

  「那一天,我娘逼我不要出衣箱,然后兰青来了。他没寻到我,正要走时,我想,娘不要我自己出去,那兰青发现我就能带我出去,我就能看清楚兰青脸上古怪的表情,我讨厌他那时的表情,可是爹要我看我一定要看,所以我敲了一下。」

  「他发现你了?」

  「那时我想他没有听见,反而是另一个人回来,兰青才跟着走回,现在想来他不可能没听见。」她停顿良久,拼命忍泪,哑声道:「今今,我娘临走前说兰青是毒蛇,可是,这条毒蛇倾尽心力保护我。我爹要我用眼睛仔细看,那时我不懂,可是刚才今今进来时我才终于明白,我爹到最后还是相信着兰青,要我仔细看出真相来,所以我用眼睛看了,我相信兰青早就后悔入关家套消息了,他最后没有下手害关家。」

  李今朝闻言惊喜地望着她。

  长平又低声道:

  「当年我爹本要带我走的,他无法容忍我认贼作父,最后他将我藏在衣箱里。刚才我反覆再三的想,那时我根本打不开衣箱,爹放我在里头,不是要我活活等死吗?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带我走,还能让我不痛苦。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在赌,赌他相信的兰青会救出我。」

  「……傻丫头,你有这么聪明吗?」李今朝哑声道:「一件事你一定要层层抽丝剥茧想去,迟早你会活活累死。」

  长平深吸口气,朝李今朝说道:

  「不想透,我对不起爹娘,对不起兰青,甚至,我对不起自己。今今,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爹娘的其它面貌,我想等兰青回来后,等他能谈爹娘了,让他把所认识的爹娘说给我听。」

  「好!好大妞!」李今朝颤声大叫。

  长平用力吐出一口气,跳下椅子,来到她的面前,道:

  「今今,我都没哭,你哭得这么夸张干什么?」

  「傻瓜大妞,你不哭,我当然代你哭了,你想疼爹娘,我就不能疼你这傻瓜吗?」李今朝控制不住,放声大哭。「我要是你娘,必会想,只要有人能救我女儿,只要你能活下去,就算是毒蛇养你我都甘愿,傻瓜,你不要有罪恶感!」

  长平抹去李今朝的眼泪,低声道:

  「今今,我记忆里最多的是你跟兰青,爹娘的只有一点,以后也不可能再增加,那我留下对他们的罪恶感,才不会这么容易忘掉他们,对不?」

  「大妞,真见鬼了,你才几岁想这么多做什么?」

  长平的额头轻轻碰触李今朝的额面,轻声说着:

  「那,今今,我就今晚想这么多,明天起,我不要想太多,就笨一点的活着就好,好不好?想这些好痛苦,我觉得好像要生病了。」

  「这是自然。大妞还是傻些好,照心意做事就好。」李今朝用力抱住她略湿的身子,这小傻瓜还真的想到底,才觉得对得起她爹娘跟兰青。「瞧我,不就照着心意行事吗?理智那东西丢到茅厕里发臭吧!你认为兰青是好人,他对你就是好人!」

  长平闻着李今朝身上的香气,熟悉的气味令她安心。她深吸口气,倦意袭来,肚子咕噜响着。

  她说道:「今今,我饿了。」她主动拿起剩下的稀粥希里呼噜地吞完,又掬起瓜子肉塞进嘴里,才吁了口气:「今今,我好困。」

  「那我带你先休息吧……」

  「不成,我得见师父,跟他说清楚,我想早点看见兰青回来。」她说着:「今今,我不知道兰青以前有多坏,可是,他跟我一块生活时都很好的,如果我不要他,他一定不会留下,我不要让他再走回头路。等他回来,我们继续过日子,他是兰青,我是大妞,他曾来关家做客,也许曾经心有歹念,但最后,他没有辜负我爹的信任,一心为我,这就是我眼里的兰青。」

  大妞眼神清明,再无先前半丝的迷惑与犹豫。

  原来那个姓关的,遗传给大妞的,是这样坚定的个性吗?还是,其中兰青也有混上一手?那三人只怕谁也分不清到底是谁让大妞变成这样美好的个性。李今朝不由得感伤起来。

  这个大妞,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大妞了。以前那个大妞傻里傻气,不知复杂世间,只承受着众人疼爱快乐过日,她多想以前那个单纯的孩子,但她又很高兴大妞长成这模样。

  「兰青若见了你,必是像父亲一样欣喜万分。」她沙哑道。

  长平摇摇头。「从以前我就知道我爹只有一个,不是兰青。兰青就是兰青。」她坚持着。

  李今朝对此也不以为意,拉过她凉凉的小手,先去见傅临春。临要出门之际,她看似漫不经心地说着:

  「大妞,兰青他被藏得很深,我们会尽力营救,但你也要有心理准备,那……救人是要救活的,我们还不知兰青生死……」

  「我也会求师父教我武功的。」长平早有想法,答着:「兰青回来前我努力练着,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兰青是我重要的人,我也会出力,何况,今今,你不是常说管它狗屁,要真不行,就杀过去拼个你死我活,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的。」

  李今朝听她虽是轻松地说着,却隐含着非要见到兰青不可的心意。她心里高兴这孩子真能说到做到,没有一丝怀恨兰青的念头,难怪傅临春非要大妞自行决定不可……但,大妞从小最亲的就是兰青,如果兰青真死了

  「真他娘的,好!傅临春要真没能力,咱们就亲自杀人虎穴救兰青!」

  长平嘴角微地上扬,用力嗯了一声。

  李今朝吸吸鼻子,振作精神道:

  「晚点,等你睡饱了我拿样东西给你。是当日兰青要搭船的船主捡来的,他说当时兰青被带走,他的东西散落一地,里头有匹漂亮的柳色布,我看过,这是适合少女穿的,准是兰青回程时要给你的惊喜。我本想先拿给你,但有些事总得你先决定,以免动摇……」

  「我明白。」长平答着,目光一直往上抬。「等兰青回来了,我再穿给他看。」

  李今朝微微一笑,揉揉她的头,但也不敢把大妞的头硬往下压。

  往下压,那一直忍着的泪就会掉出来。她怎舍得破坏大妞的心意呢?

  「兰青一定会很后悔的。」李今朝柔声道:「他错过大妞成长,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以后看他还敢不敢随便被人掳去。」

  长平嘴角上扬,用力点头。

  「嗯。」

  *

  冥纸漫天飞舞,年轻的姑娘慎重地在墓前用力磕了三个响头。

  正拎着小篮子上坡的男子一见,美目直觉痛缩。

  这头磕得又响又用力,简直是在整自己……这大妞,做事总是一板一眼,去年陪她来扫墓,他在山下等着,她回来时额头整个肿起。

  他静静来到墓前,一一把小篮子里的小菜摆上去,填满小酒杯,长平见状愣住,连忙抬眼搜寻兰青的神情。去年兰青还不怎么愿意上山的……

  他神情自然,撩袍坐在墓旁。「我很久没跟你爹喝酒了,老是不愿亲自扫墓,你爹也是会怨我的吧。」语毕,就着壶口喝着烈酒。

  长平闻言,眼儿一亮。「嗯。」她继续清理墓旁野草,嘴角带着微笑。

  兰青看她一眼,叹道:「长远兄、嫂子,你们的女儿还是个傻楞子,但总算有了一技之长,她现在不但能照顾自己,还能照顾我呢。」

  长平笑意漾深。

  兰青目不转睛望着她,再柔声道:

  「长远兄,有一件事,只有我能做,是不?」

  「兰青?」她一脸疑色。

  「关长远在江湖上小有名声,但要论深交的朋友少有,他不讲利,不打探江湖流言,更不肯落阱下石,久了谁还愿意真心待他?自关家血案后,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知道关长远的其它面貌?只怕我是世上唯一一个了。大妞,你过来。」

  长平轻应一声,来到兰青身边,望着那墓碑,静静坐在泥地上。

  兰青又喝了一口酒,笑道:

  「大妞,你爹是个好人,想必傅临春这么跟你说过吧?那年我假装被人追杀,他为我连挨三刀,我那时在心里笑翻天,这是什么人啊,素昧平生还替我挨上入骨三刀。但,这种人我也不是没遇过,没过多久就会把我压在地上,露出丑恶的一面。」他见她握紧双拳,不知是恼他的话呢,还是为他心疼,他心里平静,转头正视那块墓碑,再道:「你爹是唯一的例外。他视我如弟,入关家庄之后,他绝口不提我曾有过的污名,视我为常人,庄里若有赛马等男人活动,他也不会忘了我,那段在关家庄的日子对我来说,犹如平常人的生活……你爹他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无法容许有人欺压弱者,哪怕那弱者是个恶名彰昭的江湖人。大妞,我入庄半个月才不小心见到你,我本以为是你爹暗地防我,哪知,他是不愿家丑外扬。」

  长平默不作声。

  兰青瞧她一眼,轻笑:

  「他这人,老旧想法,以为有了个不够机灵的孩子就是家丑,一个成家的男人哪个不喜欢自家孩子聪明伶俐呢?但,他又掩不住父女天性,时时将目光落在你身上,大妞,你爹没有明说过,可是,他心里是疼你的。」

  「嗯。」

  「其实关家庄里的人,多半都不是江湖人,他们都是你爹同乡,要不,就是老弱妇孺,这才导致一夜之间关家尽灭。大妞,也许你爹的江湖朋友不多,但,关家庄的每个人都敬他爱他,没有他,就不会有关家那些人。」他再看向那墓碑,眼色蒙蒙,坦白说道:「如果没有他,又何来之后那样愿平静生活过日的兰青?我曾暗示他,江湖贪心的人太多,你不去招惹,人家自会招惹你:甚至,我曾明讲,江湖私传关家庄有许愿成真的鸳鸯剑,难保不会遭有心人觊觎,你爹一身坦然,提及鸳鸯剑里的剑早就失了一把,另一把只有三个人知情。大妞,你爹竟不防我,竟不防我。」

  「……嗯。」

  「血案发生的前五天,你还记得你曾被奶娘的女儿骗进箱里么?你娘精明又疼你,她是个好母亲,也是个好妻子,她为你爹防我,她为你爹撑起关家生计,她还为你送走奶娘,有你娘才有你爹,有你娘才有你,你娘虽是女人,却代你父亲在关家撑起一片天,大妞,她的心里只有你跟你爹,她手无缚鸡之力,但,如果必要,她会毫不考虑替你斩去任何敢伤害你的人,这就是连云家庄也无法得知关家庄内你爹娘的秘密。」

  兰青伸出手,轻轻抹去她滚落的眼泪。

  「我记得,当时你奶娘不肯走,她女儿才几岁,就懂得见人脸色,哭着求你爹想留下来,你爹是个心软人,如果没有你娘在他身边顶着,只怕他这铁血汉子早不知心软到哪去,你娘硬是将她俩送上马车……大妞,时也命也运也,是不?血案当天早上那对母女又回来,还拖着你去跟你爹求情,是不?」

  长平闻言,回忆那天早上,奶娘确实从被窝里把她抱出来,硬要她去跟爹说话。但,那时奶娘说得又急又快,她完全听不懂,只知要抱她去见爹,但奶娘当时脾气不稳,让她又怕又不敢吭声,还没把她带到爹面前,就被正要出门的兰青发现。

  显然兰青那时已知奶娘的心思,又亲自把她带回娘的身边他才离去。

  「那天,我收到卫官捎信,将夜闯关家庄,我连忙离去,正是要缠住卫官,哪知,我缠住他,却不知他买通其他杀手,等我与他一同前来时,关家庄已无活口。」

  兰青放下酒壶,起身转向墓前,他凝视良久,长吐出一口气,撩过袍角,跪在墓前。

  长平也跟着跪下。

  兰青轻叩三首,直视墓碑,道:

  「我初入关家庄怀有歹心是事实,没有尽力救关家庄是事实。我对不起长远兄与嫂子。」

  「兰……」她低头一看,看见兰青紧紧握着她的手腕,她又抬头,他正目不转睛看着墓碑。

  「长远兄,大妞出乎你意外,生得极好。她个性很好,承你直爽稳重的个性,也承嫂子坚韧的性子,可以为了心爱的人披荆斩棘,这么好的姑娘世上少见。你与嫂子,都可以她为傲。关长远有女如此,该骄傲了。」

  长平低声说着:「兰青,我爹真的会……骄傲吗?」

  「这是当然。就算他再生男孩,也不见得如你一般。」

  长平应了一声,心里有些高兴,正想拉着兰青起身,要他再多说说爹娘的事时,又听见兰青道:

  「长远兄,你女儿有时是急性子,但我在乎的事她却像个慢郎中。」

  长平暗讶一声,往他看去。

  「大妞,你道,你爹跟你娘,允不允咱们在一块呢?」

  长平完全怔住。

  「咱们现在是名不正言不顺,是不?你爹娘不会担心么?」

  兰青没看向她,嘴里就这么说着,长平低头看着还紧紧攥着她手的大掌。这几年,兰青卖面,虽然面一点也不出色,可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是白玉般的肤质除了疤痕外,如今有些粗糙,但体温却比他当家主时还要暖和了。

  兰青已停止练功一年多,但媚态依旧,身上香气也依旧,可是,现在的兰青会受风寒,容易睡得着了。

  长平慢吞吞地跪回去,看着墓碑,一字一语清楚地说道:

  「我跟兰青已经不是江湖人,爹生前却是江湖人,我跟兰青不讲一般习俗,就学着江湖豪爽作风,以天地为媒,爹娘主婚,在此完成婚事,好不好?」

  她感到手腕一颤,看向兰青,微笑:「兰青,好不好?」

  兰青垂目,平静道:「你说了就算吧。」

  长平正正式式与兰青跪礼,借剩下的酒交杯,她动作一板一眼,兰青却是眼眉带笑,似是欢愉至极。

  两人对拜后,待在墓前快到傍晚,才收拾杂物,准备下山。临走前,兰青对着墓前说道:

  「大妞不必冠兰氏,终有一天,她会得你心意,光明正大地说出关姓来。」

  语毕,他牵着长平一块慢步下山去。

  *

  傅临春当年将关家庄尸身收葬在此处,正是看中此地明媚风光,山下小镇百姓朴实,难得有江湖人路过,正合适关家庄上下的个性。

  天气晚了不宜赶路,他俩就跟去年一样,在小镇上租了个小屋子,明天一早再回家去。

  长平上床时,见他跟着上床睡在外侧,她本以为今天算是洞房花烛夜,但兰青居然没有动静。

  她心里有些惊讶,以为兰青希望她主动,她又想了想,坐起来要将衣物全脱光。

  兰青又拉她倒下。「脱什么?这是租来的屋子,干净到哪去?」

  长平应了一声,迟疑一会儿,不知兰青的意思是不是就衣……兰青笑着抱她入怀。「傻姑娘在想什么?要做什么事也得回家去做才是。」

  「……嗯。」

  「我真高兴你肯在你爹娘面前说出咱俩的事来。」

  她去年就跟爹娘说了,只是兰青不在而已,是她太迟钝,原来兰青想成亲,想定下来才安心,她真的太笨了,以为两情相悦就够,以为兰青平安就够。她用力抱住兰青。

  他笑:「我就爱你这么抱着我。」

  「嗯,我天天这样抱着兰青睡。」她微笑,偎在他怀里入睡。

  兰青等到她入睡后,也试着睡去,黑暗在他眼底跳动,偶尔有抹血腥跃过,里头混杂着奇异的鼓声,他立即张开美目,确认大妞在身边后,便又安心闭目睡去。

  *

  天一亮,他与长平换妥外衣,才步出小屋子准备吃个早饭,骑马回去,就见几名百姓已守候在门口。

  「长平姑娘,你来啦!」

  「……嗯,大婶,好久不见了。」

  兰青挑起眉,睨她一眼,亏她认得出一年不见的路人。

  「来来来,快来,咱们想这几天你可能会来。长平姑娘,你去年也这时候来,还帮咱们看了一整天的病人,这小镇要寻个好大夫不容易,你今天也来看看好不好?」

  「是啊是啊,去年才吃你的药两天就好转了,不像之前还得跑到其它镇上找那个李庸医,长平姑娘真是小神医啊!」

  一群人把兰青挤了开来,兰青本要拉住她,但临时又放手,长平一回头,面色有些发怒,不顾是不是会踩到人,硬是退后两步,拉住兰青。

  不管走到哪儿,都要他跟着吗?兰青心里笑着。傻姑娘,他不是要离开她,只是,他该放手任她去做想做的事。

  「我跟兰青留下,一天。」长平看着他,说着。

  兰青笑道:「好。」

  「太好了!太好了!快快,先让长平姑娘吃早饭,谁家孩子病了快准备!」

  长平对江湖毒药什么完全都不擅长,最擅长的还是一般病症,她心里盘算着如果明年还要来,就把她买的新医箱一块带来比较妥当。

  「长平姑娘,你到底姓什么啊?咱们都还不知道呢。」有人问着。

  长平闻言一愣,直觉对上兰青的眼眸,他眸底带着柔软的鼓励。

  她可以报上自己的姓吗?她已经可以保护自己,可以不让爹蒙羞了,可以让爹娘安心了吗?

  「你姓什么呢?大妞。」他笑问。

  她直直望着他,未曾移开,紧紧握着兰青的手,嘴里动了动,喃道:

  「我姓关……」那语气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喊出那个姓,接着,她用力喊道:「我姓关,我叫关长平!」

  将要入冬的凉风将她的话语送上蓝天,一路顺风飞扬至半山腰,掠过关家夫妇的墓碑。

  我姓关,我叫关长平……

  我姓关,我叫关长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