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下) 第十五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苦!

  兰青将最后一口药饮尽。

  长平满意地自腰间宽袋拿出一颗蜜饯送到他嘴边,当作奖赏。

  他看她一眼,唇线微启,任她送入嘴里。她的指腹轻轻擦他的唇瓣,他心一跳,目光掠开,又忽然拉住她的手。

  「你怎么不暖和了?」

  长平收起药碗,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笑道:

  「兰青受风寒了,身子在发热,当然觉得我凉了。」

  「是吗……」他暗吁口气。

  她小心翼翼地弯身,细心将他微微汗湿的黑发撩到他身后。

  兰青看着她离自己极近,屏息不作声。

  她又笑:「兰青可以睡了。」

  「你真像老妈子。」他迟疑一会儿,顺着倒向床上,任着她替他盖被。她又朝他笑咪眯的,像哄孩子一样的哄他。「晚上你要不舒服,再叫我起床。」

  这丫头……还真的挺高兴他受寒的,是不?她完全不遮眼神,那满满宠溺的眼神,让他以为他是一个正被疼爱的孩子。

  大妞,真的也会照顾人了啊……

  「江无浪可曾生过病?」他脱口。

  「无浪身体应该跟我一样好。」

  「你对他倒是挺熟的。」

  她不知为何他提起无浪,顺着他的话题说:「他人好。」

  「人好到,若然有一天他生病了,你也会像照顾我一般去照顾他?」

  她呆了呆,又认真思索着,一时之间还真不知这问题要怎么答。

  兰青目光挪开,淡淡地说:「我困了。」

  「好。」

  兰青又看向她,见她抱着薄被往户外,他疑声问:「你去哪儿?」

  「现在天气热,还没入秋,我去院里睡吊床。」

  「外头蚊子多,你去睡什么?」他皱起眉。「睡……就睡地上吧。」兰青见她露出些许失望,不由得暗笑她还是个贪鲜的孩子。

  她十二岁才大开神智,今年才十九岁,说起来真正常人的生活她才过七年而已,这七年间她双肩沉重,一心想着他,拉着他出江湖,从来没有听过她的抱怨……十九岁的少女,不是该如华初雪那样态意放纵么?

  她熄了烛火,在床边打了地铺睡着。兰青轻轻抚着嘴,白天那吻到底是真是假……他心思微乱,这小闷葫芦,到底打着什么心思?

  「兰青怎么不睡?」

  黑暗里,传来她的询问,他随口道:「你这小小医术跟小时一模一样,一点进展也没有,都是苦得要命。你都花时间在学武上么?」

  「嗯,学武有用,我没再学医了。」

  那样的武叫有用?只怕学五十年都还败坏傅临春的名声。他思绪停一会儿,她没再学医,竟然还能将十年前的药抓得神准,这……

  他又听见她呼吸陷入睡眠,酸涩的心怜情绪竟然浮出台面。他早注意到了,有他在,她总是睡得快又熟,可以想见过去那几年她为了学武,牺牲多少睡眠,背负多少担忧……

  大妞别伯,他会一直在。这句话,到口他又住嘴了。

  他合上眼,风寒令他疲倦,正想入睡,忽听着咯的一声。

  顿时,他的美目,冷冷地张开来。

  *

  院子里的门被打开了。

  兰青无声地下床,弯身抱起大妞。

  大妞被惊动,轻轻掀眸,一闻到他身上的气味,以为只是像平常那样兰青就在身边,没有察觉她自己正被抱着,于是,她又闭眼睡着了。

  「……」这个笨丫头、这个傻丫头!如果是旁人呢?如果只有她一人住呢?兰青真无法想像,没有他在的那五年,她是怎么自保的?他带恼地抿起嘴,小心将她放上床上,而后他跟着上了床,就躺在外侧。

  接着,屋子大门被打开了。

  兰青一听脚步声,就知此人只是普通小偷。

  这座城马马虎虎,悬赏告示的江湖人少得可怜,就是小偷多了点,连这种破屋都偷,这偷儿的眼该挖了出来才是。

  那小偷,小心翼翼地摸索着,但还是笨拙地踢到铁盆。铁盆滚了一圈,惊动了大妞,她立即张眼。

  兰青假装被惊动,顺势往床的内侧翻了个身,压住大妞的手。暗暗的夜色里,她的眼张得极大。

  兰青微微一笑,这傻丫头了解情况了吗?没有他在旁看着她,可不行呢。

  背后那偷儿一直在搜索。兰青不放在心上,大妞也听见那声音,皱起浓眉,忽然间,她挣脱他的力道,用力抱住兰青。

  兰青一愣。大妞不是又被他身上的香气迷惑了吧?

  她翻过他身体,他心跳暂停,一时无法反应,这丫头要说野蛮也是很蛮的,白天才个吻儿,晚上就要硬上?他……是要顺着她么?大妞意志力坚强他是看在眼里的,不是她不喜欢的人儿,她绝不碰的,所以、所以他

  他心思还没走完呢,大妞就自他身上翻了过去,躺在外头。

  他根本没来得及回神,又见大妞用力抱住他。

  「……」他呼吸有些紊乱,任她紧紧抱着。她在干什么?他花了好一阵功夫才勉强定心,想起屋里还有另一个贼儿。

  是啊,是啊,有贼在屋里,他在想什么?大妞她这是在……保护他?这傻丫头!这傻丫头!想要凡事挡在他面前保着他护着他吗?这样一心一意对他……

  黑暗里,她的眼儿亮晶晶,带着坚韧的眼神,坚韧到少了一般姑娘的柔弱,但他就是要这样的大妞。他不怕那夜贼看得见,手指轻轻划过她的眉眼,她微地一愣,拼命使眼色。

  这眉眼,有点刚硬,可是,他就是喜欢。他不要别的眼儿看着他,只要这双眼看着他就够,他的指腹又抚上她的嘴,这嘴以前不会开口说话,也不会咧嘴大笑,每次她被今朝逗笑时,总是嘴巴上扬,与其说是秀气,不如说她性子本就不是大起大落……

  不是大起大落才好,他不要她跟他一样反覆无常,他就要她平平稳稳的,认了,一个人就永远不再变。

  这傻妞儿,照说清醒后,该是聪明一流,怎么还这么傻?关长远的孩儿,真有这么糟?

  他又想起公孙纸教她的医术……她武功学不好,却背得起那些医书,连十年前下过的药,她竟然记得一清二楚,如果她去学医……他心一跳,不愿她出色、不愿她离开他,这心理岂不是跟当年一模一样?

  她忽地咬住他停在她唇间的指头,他心头又是一阵远跳,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她不是在搞暧昧氛围,而是嫌他弄痒她。

  他目光越过她,那贼儿找不到好东西偷,居然翻出衣箱里的衣物来,衣箱里的衣物多半是大妞的。

  他眼一眯,见那贼儿抓出她的贴身衣裤凑近鼻间闻了起来。他心里无由来一阵大火烧着,明知那贼儿眼力差看不出什么东西,但被脏东西摸过的衣物怎能再穿上?

  长平察觉他的身躯猛地紧绷,连忙加重力道搂住他。

  兰青看那贼厮丢了长平衣物,又在衣箱里乱抓,抓起他沾染媚香的长衫凑着闻,这一闻,那贼厮有些异样。

  兰青见他望过来,打起屋子女主人的主意,美目掠过冷意,他用力抽出大妞嘴里的手指,滑到她的宽袋里摸了粒蜜饯,用力一弹,屋门吱的一声,缓缓大开了。

  那贼吓了一跳。兰青又拿了她几颗果子,分别击向地上大妞的衣物、贼人手里的衣物,让那偷贼感觉有东西飘到他身上,他一个大惊往后退,兰青再击出最后一颗,让悬空的粗绳明显滑过贼儿的脖子,有着明显的吊感。

  那贼吓得大叫一声,兰青这才懒洋洋开口:

  「娘子,这屋里那鬼是不是又作怪了?」

  长平不知发生何事,但还是应声:「又是鬼作怪。」一顿,她又补一句:「要不要再请道长来?」

  「啊啊!鬼啊!鬼啊!」那贼没细想吓得逃出门外,来到院里,跌了好几跤,最后是滚出去的。

  长平立即下床,摸黑去关上破门。

  「这里的贼,好像不少。」她有点苦恼。

  「是啊。」他答着:「你的武功真是好到连他入门都不知情。」

  长平听了脸红,低声道:「我会再用功的。」

  用什么功?她根本不适合江湖、不适合练武,不要练!不准练了!他心里这么想着。

  长平又要倒回地铺,兰青忽道:「你,上床吧。」

  她愣了下。

  「你不想跟我睡么?」

  她闻言,面色略喜。「可以吗?」

  「你想做什么,当然都可以。」他意有所指,目光自她面上挪开,他眼底波光流转,带着隐约醉人的光彩。

  长平咬咬嘴,有点孩子气地爬上床。「兰青,我要睡外侧吗?」

  「不,睡里头,夜里贼多。」他直觉答着,然后暗地失笑。不想她有半点损伤,有事他顶外头,这样的心情又回来了吗?

  长平看不见,乱摸一通,听见他闷哼一声,她赶紧放手。「对不起……我看不见。」她干脆爬过他的身体。

  「你这傻瓜,老是粗手粗脚,一点情趣也不懂。」

  情趣?长平不大懂,但她心里仍是高兴。「兰青,你别担心,我身体壮得跟牛一样,不会被你感染的。」

  「是啊,你岂止壮得跟牛一样,身上连点女孩香味也没有。」

  「……」女孩香味跟壮牛间有什么深奥的关系,她也不懂,但她想,这不是太重要的话题,她乖乖躺在床的内侧,兰青就在身边,她不只心安,并且感到喜悦。

  她感觉到兰青目光移到外侧,不愿往她这里望来,她一点也不在意。慢慢来,她什么都没有,她有的就是一辈子,拿一辈子跟兰青耗,她心里很甘愿。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媚香,现在她已习惯,她朝他凑了过去,轻轻偎着他睡,兰青竟然没有排斥。

  她大喜,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不对劲,空气里似乎有着紧绷的弦……出自兰青的吗?

  「兰青?」

  「……嗯?」

  她伸出手,摸上他的额头,他额面忽冷忽热。她心一惊,立即要起身,才起到一半,就被兰青拉住。

  那手,也是又冷又热的。

  「你去哪儿?」

  「兰青,你的体温不太对劲,我要点烛火再替你把一次脉。」她有点着急。

  「睡下!没事!你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那声音,像是呼吸有些急促、有些沙哑……再加一点期待?长平不知自己是否误会,她躺下后,又问:「我真的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吗?」

  「……当然可以。」

  那声音略低,几乎是气音,兰青在紧张什么?长平侧躺,道:「兰青,你转向我。」

  那温暖的气息扑面,长平轻轻环住兰青,轻声道:「兰青,好好睡。我就在这儿。」语毕,额面轻轻触他又冷又热的额面。

  「……好好睡?」他声音粗哑。

  兰青身有芳香,口鼻更是带着异样的香气,这是兰家家主练功所致。长平虽已习惯,但此时也不由得一惊。兰青口鼻香气极重,又带着热气,比往常更甚,她摸到他的腕间,静心把脉。

  她眼底有点迷惘。

  「看不出来么?」

  「我所学不多……」她有点沮丧。学武学不好,连看个病都没法对兰青有帮助。「纸伯伯誊的本子,当年我只记过风寒……你……」

  「那本子呢?」

  「一直收在衣箱里。」

  「没再看过?」

  「没再看了。」她又轻轻碰着他的脸颊,还在烫着。

  「你记忆方好得出奇……想治我现在这病么?」

  「当然想!兰青,我去找大夫好不好?」

  「要治好我病,你就抱紧我。」

  长平依言抱紧他。

  「……再紧些。」

  她用尽所有力量抱着兰青。这感觉,像在抱火炉,但她一点也不害怕,只要兰青快快好,换她受风寒也没有关系。

  猛然间,她也被紧紧回搂住,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这蠢丫头,你这傻丫头!」兰青咬牙切齿地骂着。要她上床,她却搞这种家家酒。

  不是喜欢他吗?那就碰他啊!她在搞什么?若是往日,男有意、女入了迷,一拍即合共赴巫山云雨,何必、何必……

  他咬着牙,又把怀里的人儿再搂紧些。他以前从未想过这事,但他一点也不讨厌大妞爱上他,甚至,大妞有这意思,他先是错愕而后……而后……他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欢喜,只盼她能开口说白、只盼她能在行动上证旧力。

  她是个认真的傻妞儿,如果愿主动索讨男女之欢,那就是对他一心一意了——他是这么想着的。可现在……他既是咬牙切齿又是暗声叹息。

  「兰青?」

  他垂下眼,轻轻吻上她的发顶。

  这吻,太轻浅,她没有感觉到,但却是兰青倾注怜惜的一吻。他谁也不要,只要余生有大妞,只要大妞就这么一心一意喜欢着他,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大妞,改明儿你去把公孙纸留给你的医本好好学,武功可以慢慢学,不急。」他不情愿地说着。

  「……」

  「为了我,你也不肯么?这几年我身子干耗,难保将来老了不会百病杂生,你不想保护我到死么?」

  他感觉怀里的人儿震了下。他心跳微地加快,明明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却觉得过好久,才听得她道:

  「嗯,我努力学,兰青,你靠我就好了!」她又抱紧些,不让这么容易生病的兰青从她指尖溜走。

  兰青闻言乍喜,闭上发热美目。大妞愿放弃关家名声,将他摆第一,这傻妞、这傻妞……他满心欢喜满心激动,巴不得此时此刻一口生吞这傻妞。他信她,他已经信她了,大妞不会恨他不会怨他……他真的已信了她。

  他轻轻吻了又吻,她一点发香也没有,他恋恋不舍连吻着,吻着吻着,他察觉她平稳的呼吸声……

  「……」他满心的激动及被挑起的情欲,刹那被泼了冷水。

  他沉默良久,而后失笑,把怀里这个笨拙又傻气的妞儿抱紧,跟着合目,一块沉入美梦里。

  *

  哗啦啦,有人破水而出。

  兰青神色自若地在岸边烤肉,美目瞥去,那个傻妞一身湿透,甩动长发,晶莹水珠飞溅,湿答答的薄衫黏在身上,白色肚兜若隐若现,两只细白臂膀裸露……他眸色古怪,迅速转开,面上起了薄薄热气。

  他暗咒一声。知道这样的热气并非来自暖阳。

  「兰青!」

  他抿抿嘴,深吸口气。「容易着凉,去换衣服吧。」

  「好。」她走到树后换衣去。

  兰青没敢抬起眼,继续烤着兔肉。自那天她小小一吻……压根不算吻的碰触后,至今也有两个多月,她却连下一步动作都没有。

  他发恼又心焦。那天难道是他错觉?不,不是错觉!如果没让他发现她这个心思也就罢,但,现在他有了期待,就不要让他一场空。

  就算他不曾以真心爱过人,但,他自十三岁起便懂得男女情事。喜欢一个人,不是该占有他吗?

  还是,这个傻妞后侮了?

  他该不该推她一把?这思绪才停在心里不到片刻,就被他否决去了。色诱大妞,是现在他绝不愿做的事。

  他与大妞,在城里定居后,他会定时带她在城外四处走走,与其说他被平静日子闷坏,不如说,其实他只是想跟大妞单独相处,不必受城里那些碎嘴的百姓打扰。

  有一次他们找到河边这隐秘之处,三不五时就来这里烤肉。也正因如此,他才得知原来大妞会有一身好泳技,全因当年她被拖下水,为了克服恐惧,傅临春亲自教她泅水,直到现在,她还是不喜欢泅水,但为了不再让这个弱点害到自己,她只要到河边就会游上一回……这大妞多顽固啊。

  所以,她只要爱上他了,这顽固会令她持续下去的,一定会的……

  长平自树后转了出来,嘴角翘起。「我好饿。」

  兰青见她长发微湿,身上已换上干净的衣物。他递给她肉串,她细长的眼睛都笑了起来。

  「大妞几岁了?」他状似随口问着。

  「要二十一了。」她尝一口,露出满足的表情,她拿出篮子里带的一小壶酒,就口饮着。

  兰青张口欲言。大妞饮酒的豪迈劲,准是学今朝的,这姑娘,什么不好学,净学李今朝的坏处。

  「你喜欢这城里哪儿吗?」

  她想了下,摇摇头。「好像没有。」

  「没有?我瞧你住得挺开心的。」

  她闻言,笑得确实很开心。只是,她很少露齿大笑,偶尔让人有错觉,她没有什么开怀的事。

  但,她是他的大妞,所以,他一直很清楚这几年她过得快乐,因为有他。

  终于,他忍不住,伸出细长的手指代她拢好衣领,遮住她若隐若现的春光。

  她先是一愣,而后对他报以微笑。

  「有没有喜欢的人啊?」他神色极力自然。

  「有啊,兰青跟今今啊。」吃饱喝足,她懒洋洋倒卧在草野上,想偷眯一会儿,再让兰青指点,看看她拳脚功夫有没有进展。学医也不能忘了学武,至少,不能再退步。

  「我是指,你心爱的人。你不是曾说,如果你有心爱的人儿,那让你身落万丈悬崖也是心甘情愿?」

  她快睡着的神智被拉回,有点迷糊,但仍是应了一声:

  「嗯。」

  「这个人出现了么?」

  「……」她不答,合上眼,睡觉去。

  兰青捕捉到她刹那的腼腆,心里一跳,自己面皮居然也微热起来。

  他收拾烤肉架子,躺到她身侧的草地上。秋末风大,他前两天不小心又受了风寒,躺在床上任她把脉,照例黄连多了些,他却是嘴苦心甘,这姑娘要是学医绝对比练功有出息。

  因此,今日他欣然接受她的叮咛,穿了件外袍保暖。

  「有喜欢的人啊……那我可怎么办?」他试探地问。

  长平立即转向他。「兰青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们一块的。」

  就这样吗?兰青心里百味杂陈,那么,那天的吻是她捱不住他的媚态?

  有时,他会想何必太计较?他不是没有经验,要击溃大妞那道墙对他来说也容易,只是他想……想她出自真心的主动,想她心甘情愿地碰触他。

  他的一生之中,所经历的男男女女,不是为兰绯传出的阴阳邪功而强压他在地,就是被他的媚态所惑,哪一次他不是随遇而安,自其中图谋最大的肉体快乐?唯有这一次……唯有这一次,就算大妞笨拙,无法为他带来肉体快乐也没关系,他就是想要她主动……

  他见大妞试探地伸出手,他下意识地屏息,接着,她环上他的腰身,偎进他怀里,一如她小时候。

  然后呢?快点啊!快点啊!他等着。

  「大妞?」

  「兰青,家里的床太小了,我又长大了,能这样抱着睡真难得。」她心满意足地叹息。

  「……」兰青咬咬牙。她根本不是在欲擒故纵,大妞这傻瓜到底在想什么?

  她还真的舒服到合眼想眯一下!这段时日他反反覆覆揣想,一会儿喜一会儿又怒,等着她说清楚,偏那一天是夏日错觉般,只在他恍惚的记忆里出现这么—次。

  他低头一看,她睡倒在他怀里,嘴角还小小扬着,似乎在作着美梦。他轻轻拂过她的刘海。

  幼年大妞的长相,他还是记不清楚,只能从现在的大妞,去捕捉她过去的影子。

  可爱的大妞,倔气的大妞:永远守在他身边的大妞……他轻轻倾前,想要吻上她的嘴,心一跳,及时撇开目标,改亲她的额面。

  他凝视着她的容貌半天,才跟着闭目养神。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他忽然察觉有人定定注视着自己。他心思一顿,大妞醒来了吗?

  当他感到呼吸再度交错时,他心神不住荡着,就盼着她这一刻。

  「兰青……」

  那声音极低,如果不是他正全神贯注她的举动,又怎会听出那简单二字下的满满疼惜?

  紧跟着,她的额面轻轻碰触他的前额,却不见她再度偷吻。

  他心跳极快,耐心等着,等到她要起身了,他心里大怒,拖住大妞,翻身压住她。

  他张眼对上大妞吃惊的表情。

  「兰青?」

  「若是意乱情迷才愿碰,若是意乱情迷,坠落万丈深崖也心甘情愿,嗯?大妞,你这傻不楞登的姑娘,难道不知要去抢吗?你连个吻都不懂,以为嘴皮碰一碰就是吻了吗?那晚你像头小野兽的作风就不会再来一次吗?」

  长平一头雾水,而后听到他说「嘴皮碰一碰」,蓦地脸红起来。

  兰青见她如此,就知那天绝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心里狂喜,多日来的紧绷终于一松,摊软在草地上。

  「说话啊。」

  「兰青,我不想一口吃掉你。」她老实道:「那天晚上感觉真差,明知吃掉兰青我会痛快,但我心里很痛苦。兰青不该遭此对待,我想珍惜兰青。所以、所以……」

  「……珍惜我?你……真的喜欢我?用姑娘喜欢情郎的那种?」

  「嗯。」

  兰青瞥向她,细细搜寻她每一细微表情。老实的大妞,可爱的大妞,这么不扭捏的大妞……他眉目显露温柔欢愉,敛起几分媚态。

  「怎么不敢跟我说呢?」

  「……我想要等我学会珍惜兰青的方式后再说。」

  「大妞,那你喜欢我多久了?」他喜欢大妞谈他看他,再多说一点再多看一点。

  「不知道。」

  他一怔,又问:「你不肯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坦白道。

  他眨眨眼。要从她嘴里挖出一些讨人欢喜的话,还真是……

  「你这妞儿,连个珍惜都不懂。你好好学吧,要是比你练功还差劲,你就真要重活了……」他沙哑说到一半,微微笑道:「无妨,我让你试吧。」

  「……试?」

  他扬眉:「你嘴里心里喜欢着我,又想珍惜我,但你始终不敢有动作,又怎么谈珍惜呢?」

  「那……兰青,我该怎么做?」

  「这种事还用问我么?」

  这话表面听起来有点不耐烦,嫌她的蠢笨,可是长平看见兰青神色似乎很轻松很愉快……试?她迟疑一会儿,撑起上半身。

  兰青瞟她一眼,她脸色微红,俯下头轻轻碰着他的嘴后,又要退离。

  「再来一次。」兰青动也不动,轻声道。

  这真像在习武,她想着,以前在云家庄师父不会盯着她反覆练武,但其他师兄弟会。她再亲一下,亲了又亲,每次都小小力地印上他的嘴。

  「就这样么?这跟小孩子亲大人有什么不同?」

  长平闻书,有点恼了。

  她躺平要闭上眼睡觉,又听兰青道:

  「这种珍惜的滋味你自个儿磨上十年怕也不会吧。」

  长平听出他语气有遗憾,她还来不及说她可以努力再学,就感觉阴影自他的方向拢来,她暗自吃惊,一张开眼眸,就看见轻压在她身上的兰青。

  「兰青?」

  「要我教你么?」

  长平有点傻眼,望着他近在咫尺的美眸。

  「大妞,想要我教你么?」他又重复柔声问着。

  「……嗯。」她看见兰青明显的欢喜。洋溢着欢喜的眉目、欢喜的鼻唇,就连他面上交错的疤痕似乎也在欢喜着。即使是这些年,兰青身上多少还有些江湖杀气,但此刻,她只觉兰青无比的快乐,那些江湖味儿几乎都消失了。

  他美目噙笑,俯下头,覆上她的嘴皮,吻入她的唇舌。

  跟她主动亲兰青的吻法完全不同。

  兰青湿软的舌尖下时轻探,深深浅浅,胶合的唇瓣离了又吻,唇瓣转湿,彼此交融。

  兰青又吻上她的眉心,吻着她的眼、她的颊面,再吻回她的唇舌间,轻浅地交缠着,不住地探索着,将她情潮一点一滴勾勒出来……到最后她只觉得意乱情迷,却没有半点当日的痛苦。

  「……兰青……这样吻你……就是珍惜你吗……」她气息不稳地低问。与那天感觉大不相同,那天她只想一口吞了兰青,体内燥热到只想暴力相向,想掠夺烧尽兰青的一切,现在不一样,她满心只想怜惜着兰青,想一直吻着兰青直到天涯海角也不生厌。

  以前,曾有人这样温柔地吻过兰青吗?如果没有,那她以后就这样珍惜着兰青,疼着兰青,弥补兰青以前都没有的。

  兰青仿佛读到她眼底想法,沙哑道:

  「以后,我就要你这样吻着我,疼惜着我,可别再像以前以为嘴皮子碰碰就是珍惜了。」他微微笑着,额间抵着她的额,鼻间是她的呼吸气息,他喜欢这样亲密的呼吸交错。

  她轻轻扬起手,替他撩过长发至耳后,指尖顺着滑向他湿润的美丽嘴唇。「兰青……那,你现在也在珍惜我了?」

  兰青一怔,随即哈哈一笑。蓦地,他笑声中断,拉起大妞,拾起她的湿衣,道:「有人来。」他一脚踢翻烤肉的土堆,托住大妞掠上树。

  「噤声。」兰青道。

  浓密的茂叶遮住他们坐在树上的身影。长平看他一眼,再望向左边紧扣她肩头,不让她稍稍远离的五指,她嘴角有点上翘了。

  路过的几人,都是江湖人,个个骑着骏马,在附近停了下来。

  「这地方,真不错。」有人如此说道。    

  是不错,可惜教一些人给发现了,兰青也不以为意。他跟大妞还年轻,也不是不能再找其它山川美景。思及此,他先是怔于自己的思绪,接着,又是爽快地笑着。

  他转头看大妞,她本来在看那些江湖人,察觉他的视线后,她抬眼朝他微笑,再替他撩开长发。

  那样的微笑,渗进他心里,令他心头发软。

  「咱们还得赶路呢,那兰家家主这几年真是越发的胡闹,简直玩咱们玩得团团转!」

  「总比几年前好。」其中一名江湖人道:「前几年的兰家家主简直是见人开刀,我真怕……真怕……近年的兰家家主虽是令人头痛,但至少不会见人就杀。难道真如江湖所传说,现任家主早已不是妖神兰青?不可能啊,兰家最后血脉只剩那贱人啊,还是说,兰家另有私生子?」

  兰青美目轻眯,认出那名江湖人正是当年入关家庄求助者。关长远是个烂好人,当年居然愿意义助这种人,他成为兰家之主后曾大肆杀了那些受关长远帮助,到头却为鸳鸯剑抢破头的江湖人,没想到还漏掉一名。

  「哼,这次看他再玩什么把戏?」

  「这次盟主之宴华家庄的数字公子也会到场,咱们也得小心,那女八公子是前两年递补上去的,听说是华家庄养的血案遗孤,难怪老是在追查近年有没有人因江湖血案发疯的例子!现在在江湖的,都是些疯子!」

  几人再交谈几句江湖事,例如春香公子如何、云家庄又是如何挥霍等等,聊了一阵后就策马离去。

  直到马蹄声都远去了,兰青才拉着她,飞身落地。

  他斜睨她一眼,知她心里正为得知李今朝的消息而感到高兴,他微微一笑:「回家吧。」

  「嗯,回家吧。」

  他朝她伸出手,柔声问道:

  「大妞不怕我再回江湖吗?」

  「兰青真想回去,那我一块回去。」她握住他的手。

  「是么……你这蛮牛,嘴里说的是一套,想做时还不是蛮干么?」他笑着,替她拍开满身的草絮,与她一块慢步走回系马之处。

  两人并肩走着。他拉着她,也没转头看她。

  「大妞?」

  「嗯。」

  「我要停止练功了。」

  「嗯。」这声音有点高兴。

  「你……就这么疼我下去吧。」

  「嗯。」

  「你这闷葫芦,会说话了还只会『嗯嗯嗯』的么?」说归说,语气却是—点也不嫌弃。

  他拉紧她的手,来到藏马之处,先托她上马,紧跟着也翻身上马。大妞的身子微地后倾,靠在他身上,他眉目尽是笑意。

  「你这姑娘除了学医外,其它都是慢人一步。要珍惜我就主动些,口头放话是没意义的,我教过一次,以后不再教了。」

  「……嗯,我懂。」她微笑,没回头。

  「大妞,回家后,还得先揉面团呢。明天再不开工,老顾客怕是都跑光了。」

  「嗯,我也帮忙,明天留我一碗,大碗的。」

  漫天的白絮,遍野的青青,将这两人一马融入此刻宁静的美景里。兰青轻笑,不再言语,轻踢马腹,慢悠悠地离去。

  *

  妖神兰青永不出江湖。

  岁月漫漫流转,妖神兰青四个字逐渐消失在江湖上,不管是云家庄或华家庄的江湖史都不曾再提及此人。

  (长平),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