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下) 第十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长平还有点回不了神。她只记得在客栈面前遇见云家庄数字公子傅玉。

  傅玉是云家庄八公子,她在云家庄时傅玉是个没心眼的人,担心她练功过头,时常鼓励她偷懒,会遇见他她不意外,因为数字公子通常是游走各地的。

  她伸出双手,根本一片黑暗,完全看不见四周。她摸黑往前走,摸上平滑的墙面,似是密闭式的地牢……这是哪儿?兰青的那一年,就是在这种不见天日的牢笼里度过吗?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脱逃,不知是不是至死都无人收尸……

  兰青他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

  思及此,长平心里微疼,接着想到自己也落入同样的下场,不由得一凛,她强压惊惶,静心回想事情的始末。

  *

  自二楼窗子往下看去,兰青看见街头一名青年叫住正要入客栈的长平,那青年是云家庄数字公子傅玉。

  长平停步回头,在看见傅玉之后,微笑地与傅玉说话。

  兰青轻哼一声,拉回视线,落在地上跪着的黑衣青年。

  「兰樨,我准你说话。你不辞千辛万苦也要追上我,你真忠心啊。其他弟子呢?」

  「当日在『立德客栈』兰家弟子死伤七人,已送回兰家,剩下的在镇外等候。」

  兰青瞟向桌上剑盒。他轻压盒扣,盒盖立即蹦开,里头正是当日他在剑柄布毒的鸳鸯剑。「你竟能抢下它,也没私吞,这真让我感到惊讶。」

  「这是属下本分。」

  兰青哼了一声,又望向正与傅玉说话的大妞。

  兰青冷笑一声,自言自语:

  「原来,兰绯对鸳鸯剑没兴趣,这才没抢下你手头的剑盒。兰樨,当年我割去身居兰家重职八名弟子的舌头,却不曾动过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兰樨不敢答。

  「因为,当年在牢里,你曾偷渡一口水给我,你是这么想着吗?」

  「属下不敢。」

  兰青摸着他送回的鬼面。笑道:

  「你不敢居功,是因为,你也知道,你并不是同情我,也不是看不过去,而是,你眼光准,选择真正的赢家,让自己的未来好过些。兰林死时,你不是暗地大哭一场吗?」

  「属下……」

  「我知道你跟他不要好,你也不过是想,谁也摆脱不了兰家这肮脏地,留在兰家里的弟子,不是得忠心兰绯那疯子,就是兰青这心理扭曲的主子,这两人是兄弟,都疯了,不管你们倾向谁,只要主子在的一天,你们就随时会丢性命,是不?」

  兰樨垂首不敢说话,但全身开始发颤。

  兰青见状,轻笑一声:「我事事都料中了啊。」事事都料中了,所以,大妞的事他也看得神准,就算大妞出乎他意外地没有仇恨他,但,终有一天,会的。

  「当日在凌虐我的兰家弟子里,唯独你没事,却不是你送给我的那口水。我留下你的命、你的舌头,就是要你与兰绯暗渡陈仓。他,真的没有找上你?」

  「没有没有……家主开恩,当年兰绯家主,不,都是兰绯强迫我们入地牢执行那些凌辱……」

  「住嘴。」兰青忽地喝止,他瞟见长平上楼来,笑道:「兰樨,你先下去吧。」

  长平与兰樨错身而过,上前一看,看见那对鸳鸯剑。

  兰青顺着她的目光,淡淡一笑:

  「鸳鸯剑本是关家之物,但如今不回关家也好。」

  「兰青说不回关家就不回关家吧。」

  他斜她一眼。「你就一点主见都没有吗?」

  她想摸上鸳鸯剑,却被他一手拍开。「剑柄有毒。」

  她又缩回手,答道:

  「我看重的事,才有主见。鸳鸯剑丢了也行,兰青在立德客栈时不正是这意思吗?」

  「你这小小丫头,也开始揣摩我的心思了吗?」

  「兰青还是多信赖人一点好。我瞧你之前一路上,并不信赖其他兰家人。瞧,那个叫兰樨的,不也出乎你意料,把剑抢回来也没私自独吞啊。」

  兰青眨了眨眼,差点以为这丫头背后站了那个总是好心肠的关长远呢,她怎么不多学点她娘亲,多增一份怀疑,就多一份保命的机会啊。

  「大妞,刚才你见到的兰樨,当年也跟其他兰家弟子虐待我,你知道吗?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我信赖他们?你猜当年他们是怎么凌虐我的?炮烙、刀割、插针,甚至……」兰青本以为她会喝住,不忍心再听下去,哪知她双拳紧握在侧,全身紧绷,一双清眼连眨都不眨直勾勾望着他。

  她这是在……准备听他诉苦吗?就算她舍不得他那一年所受的苦,她也要听完吗?这傻瓜,就算她要听他也不愿说出那些丑陋事情。他伸出手,迟疑一下,将她搂进怀里。

  「傻大妞,你抱着我。」

  她用力抱住他。「兰青,没关系,慢慢来。以后你功夫别练了,师祖说世上有一种奇怪的功夫,练得愈高,愈是容易像妖精迷惑人。我不知这跟兰青练的邪功一不一样,但,不要练比较好。」

  他失笑。

  长平重复:「不练比较好。我是打从心里喜欢兰青的,但又会被兰青迷惑,那很痛苦的,明明我想疼惜兰青,我不想这么……这么欺负兰青。」那种感觉至今令她感到愤怒无助,她一点也不想那样粗暴,可是在兰青面前她无法控制意志。她又道:「以后,万一兰青遇见喜欢的人,像今今跟师父问一样的喜欢,那她会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兰青的,兰青要值得最好的。」

  「遇见喜欢的人啊……」

  「兰青,你答应我,以后不是真心喜欢的姑娘,你不要再碰她。」

  兰青扬笑:

  「你真是孩子想法。好啊,大妞,你要能拿什么我值得看重的东西来交换,我从此听你的。」

  她微地退了一步,跟他对视。她拉过他的手,轻轻压在她胸下的地方。

  他一怔。

  她认真道:

  「我拿鸳鸯剑跟你换。兰青,我会拼命活下来,可是,不如人意时常有之,如果哪天我死了,这里是胎记,关家男子体质特殊,每隔二代成婚后男子喝药物,生出的男孩子就有胎记,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代胎记会在我身上。这个胎记你印下来,请专门的师傅放大绘出,应该是地图,再拿另一把鸳鸯剑去找。人是不可能许愿成真的,所以,极有可能人误解它愿望成真的本意……今今说是满地黄金,纸伯伯却说也许是神医秘书,到时兰青真能用上,就去用吧。」

  兰青看着她,勉强笑一下:「大妞,你这真像是临终遗言啊。」

  「不是遗言,我说了会拼命活下来,我只怕遗憾。万一真有不幸,我要及时把兰青最想要的东西送给你。」

  兰青心一跳,见她要退离他的怀抱,连忙反手攥住她的手臂。「你……」大妞她看穿他将要做的事吗?这个傻瓜怎会看穿?

  她见状,难得露齿而笑,摸摸他的头。

  「兰青,八公子说他跟云家庄马车来到附近,我去车上拿纸伯伯的药,马上回来。」

  「大妞!」他猛地拉她入怀。

  好半天,他就抱着她不放,长平静静站着任他紧搂着。

  「好,大妞,我承诺,以后不是心爱的人,我不会动手动脚的。」他沙哑道。

  「嗯。」她嘴角扬着:「兰青这样,我才喜欢。」

  「你老是说喜欢喜欢我的,你怎么不问我喜不喜欢你呢?」

  「那,兰青,你还喜欢你眼前的大妞吗?」

  他目光一时痴痴,轻轻抚上她的脸,慢慢说道:

  「以前的大妞,我已经忘记她的长相了,但,大妞能长成你这样,我却是很欢喜。」

  她开心地笑了。「我想用我的眼睛看着兰青一辈子,所以,我不会轻易走的。」语毕,她又忍不住心里的怜惜,轻轻替他撩好长发。「我马上回来,你等我。」

  「……大妞,喂我一颗蜜饯好吗?」

  她闻言,心里更高兴,连忙自宝贝袋里挑出蜜饯,送进他的嘴里。

  她快速地下楼,隐约听见他低柔的一句:

  「再见了,大妞。」

  *

  再见了,大妞。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闭上眼,想起一切,原来兰青自始至终都知道傅玉是冒充的,他不但拿她诱兰绯,甚至有意要借兰绯之手送她上路。

  兰青就这么的恨她吗?还是,太爱她了所以受不了她活着?他那样复杂的心态她不懂,要给她时间去懂啊!

  她眼里涌进酸涩,几乎忍不住哭了出来。不行,她长大了,而且她还要顾着兰青,她还不能落泪。

  她深吸口气,告诉自己,她必须坚持。她不知道兰青当年到底是出现什么执意而撑上一年,但,她必须撑下去,撑下去才能完成她的梦想。

  长平冷静下来,感觉有小动物擦过足下,她心一跳,知道是小老鼠。这样的黑暗里潜藏着多少看不见的东西?思及此,她心里微凉,只觉得黑暗之中有干万个鬼怪随时会向她扑来。

  以前有次兰青忘了买蜡烛,她才刚爬上床烛火就熄了,屋里暗蒙蒙的,那时她不会说话,全身微微抖着,是兰青抱着她一晚,哄她睡的。

  不怕,没什么好怕的。

  当她定神时,就听见密室里传来呜呜咽咽的泣声,她一直没察觉到。

  是……华初雪!

  她想起来了!她遇见兰绯冒充的傅玉时,华初雪忽然也出现了,正是华初雪出现了,数度打断她对傅玉些许的疑虑……华初雪跟兰绯是同夥?

  长平摸着平滑的墙面往哭声处走去,途中不住有细长的虫子窜过她的足下,直到她踢到一具人体,她才慢慢蹲下来。

  「……华初雪?」

  那哭声终于止住。「关大妞,你还活着?」

  「我皮粗肉厚,不碍事的……」她摸索着这具人体,是个男人。「他是谁?」

  「……我师兄……」

  师兄?长平直觉想起那个寻找兰初雪的华家青年。她摸上他的腕间静心把脉。

  「你不觉得这里很恐怖吗?你永远下知道这里头藏着什么……」华初雪哽咽道。

  「只是一些小虫子而已。」

  「小虫子?怎么可能?也许,兰绯就在这里听着咱们说话,也许……也许,这里头有鬼……」

  「鬼?」

  「你爹你娘没有入过你的梦要你报仇吗?难道你不觉得你爹娘就在这里怨恨地看着你吗?一直看着你一直看着你!」

  不知道华初雪是身受恐惧还是有意吓长平,当她说这话时,长平先是一怔,而后直觉看向黑暗里。

  爹跟娘……会怨恨她吗?

  因为她没有亲手杀了黑鹰卫官,因为她不认定兰青是仇人……所以,会怨恨她吗?黑暗容易使人幻想奔腾,她好像真的看见爹跟娘了。

  爹对她向来有距离,娘曾跟她说爹不是讨厌她,只是怕愈接近将来失望就愈重,爹就站在黑暗里动也不动,用那双将她塞进衣箱里的眼神看着她。

  要她活下去,要她活下去,就算是蠢孩子,也要她活下去。

  娘自爹身边走向她,轻轻弯身笑着环住她。

  就算是认贼作父,也要她活下去,要她忘掉他们活下去。

  长平再一眨眼,眼前恢复一片黑暗。

  原来,爹娘在她心目中一直是这个模样,所以她不会害怕,不懂恐惧。她低语:「我不怕,我能活下来,都是他们给的,我要是害怕他们,他们一定很难受。」

  「为什么……」

  「咦,他的脸怎么了?」长平摸上华家青年的脸,只觉得满手鲜血。再一细摸,发现这人的脸侧掉了一块脸皮。她心里骇然,连忙自宝贝袋里拿出剩余的柳色伤布。

  华初雪轻声说道:

  「兰绯本要剥下他的脸皮当人皮面具的,后来师兄挣扎,毁了脸皮的完好,兰绯才罢手。」

  「那……傅玉呢?」

  「我跟江无浪自立德客栈逃出,中途遇见云家庄八公子……兰绯不可能在江无浪眼下动八公子,不是真人皮的面具容易被熟人辨认,所以他要我引开你的注意力……」一顿,华初雪低哑道:「可是,我没有想到,原来兰绯打的第一个主意竟是师兄……我一来就见他鲜血淋漓……关大妞,为什么你这么好运?为什么你什么事也没有,为什么你身边的人都好好的……为什么我明明决定跟兰绯去放手害人,可是一看见师兄变成这样,我害怕又内疚……」

  「……因为你师兄一定待你很好。我跟兰青遇过他。他正在找你,说如果遇上你了,要咱们跟你说,公子还没有发现,师兄安好,要你尽速回庄。」

  「是么……师兄真这么说?他……这个师兄是庄里老实人,那眉师兄还没死么?关大妞,我受够了每次在华家庄里大家看我的眼神,他们怜悯我、同情我,每当江湖人跟师父谈到血案时,总是要以我为例子……血案遗孤就必须靠人这样施舍吗?」

  长平闻言静默。

  「现在可好,我上不上、下不下,小时候我连对我吠的野狗都敢杀,我以为,我跟兰青他们志同道合,跟着他们我才能活得洒脱快活……关大妞,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你隐藏了多少丑陋?」

  长平闻言,想起小时候野狗追着她,她还不知道要跑,被狗咬了一口,是兰青来救她的。

  她只记得狗倒下了,兰青抱她回家。现在想来,那只狗死了,是兰青杀的。原来她傻到不懂保护自己,兰青就代她脏了他那双手。

  她喉口发酸,又看向黑暗里爹娘曾站立的地方,她嘴里说着:

  「华姑娘,你抱着你师兄,别让他的头碰地,会失温的。」

  黑暗里窸窣着,长平听见华初雪手忙脚乱环住她师兄。

  她深吸口气,清楚道:「我记得我小时候,每年元旦总要许愿,我许的愿望是兰青在、今今在,每天我都看得到他们,不要跟爹娘一样有一天就不见了。我恢复神智的那年元旦,我许了个愿望,伤害过兰青的任何人都死光吧,就只有那一年,我许了这个愿望。」

  「……之后你的愿望呢?」华初雪注意力被长平带过去。

  「只要兰青完好无缺地回家,谁都不要死,只要兰青完好无缺回家,我愿意一辈子当哑巴。我不能恨下去,我一恨下去,迟早,我一定会忘记我对兰青的喜欢,而专注在这些仇恨上。」

  「……是这样吗?」

  「我爹一向嫌我笨拙,但,如果他知道我活下去的代价是永远被人施舍,他还是会将我放入衣箱里,我娘还是会将箱盖合上。」

  兰青呢?在这种黑暗的地牢里,到底是怎么想她的?是在想,不会有人愿意一生照顾蠢傻的大妞,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出去吗?

  她无论如何也要出去,也许将来兰青会遇上真心待他而他也喜欢的人,但,他是感情慢热之人,除非他再遇上一个幼年大妞,所以,她得出去,在兰青遇见真心喜欢的人前,疼着他、保护着他。

  低微的泣声近在耳边,长平发现她的衣袖被华初雪紧紧攥着,根本是埋在她肩头哭了。

  她又看向先前爹娘站立的黑暗处,稳定心神,决心不管在这种地方待多久,都不让自己崩溃。

  *

  「兰青!」江无浪与傅玉一前一后奔上楼。

  兰青正坐在窗边喝着酒呢,他瞟向他俩,又下意识地落在他们的身后。「大妞呢?」

  江无浪面色冷漠。「这话还真要问你了。」

  「问我?」兰青又不经意地看向窗外。都五天了,兰绯竟没找上他……他以为是江无浪救了大妞,但,现在更有可能是大妞已经死了……思及此,拿着酒杯的手指微微发颤着。

  这不就是他所期待的?反正大妞以后也会背叛他,那还不如趁她的眼充满对他的疼惜时,留住这一刻。

  「这就是你要的吗?」江无浪冷声说道:「傅临春曾私下对我说过,若然有一天你真疯到无可救药,那就算是向官府买命,也得除去你。我以为你在立德客栈救了大妞,应该不会再对她动手脚,想来是我错了。」

  兰青轻哼一声。「她要跟你身边的八公子离去,我能说什么?你不信,可以问这里掌柜,看看五天前她是怎么离开的?」

  「五天!」江无浪面色遽变。「这五天来,长平岂不是受尽折磨?」

  兰青扬眉笑道:

  「受尽折磨?若真是让人骗走了,你怎么不说她早死了?你这么乐观啊。」

  在旁的傅玉面色古怪,道:

  「兰家家主现在猜到是谁带走长平的?」

  「嗯哼,兰绯吧。」兰青也不掩饰。大妞那性子能有什么仇人?骗不了云家庄人的。

  「我以为兰家家主该明白兰绯的为人。既然兰家家主此刻已知是兰绯动手,又怎会以为长平已死?」

  「你这话在绕圈子?你想说什么?」

  那双妖媚的美目对上傅玉,傅玉心一跳,想起他在密林鼓声里的杀戮,他直觉要往后退去,却见美目紧追着他不放,似乎不问出个答案不罢休。这兰青,想杀了长平,却又关心她?

  他迟疑一会儿,答道:

  「难道兰主子当局者迷?兰绯在江湖史上擅长折磨人,兰主子你该亲身经历过,他想要一个人死,绝不会给个痛快,不折磨个痛快不会放手,难道你忘了吗?」

  江无浪看向兰青,却见兰青半垂着眼,神态没有什么大变化,但兰青的手指不住抽动,显然受到极大的恐惧。

  江无浪一凛,追问:「你能猜到兰绯在哪?」

  「……我若是猜得到,还需要在这里等着他自动入网么?」

  傅玉低声:「无浪,之前你不是要我在华初雪身上下药香,方便追踪吗?既然药香到这附近消失,必是兰绯察觉她身上有异,我们不妨在这附近扩大寻找?」

  江无浪半眯着眼,暗自瞄向动也不动的兰青,点头。「好,放烟火找人。」

  两人迅速离去后,兰青拿起剑盒,细小的汗珠密密麻麻布满在额面上。

  要一个人死就一个人死,何必要凌虐……难道是这几年他施在其他人身上的残忍手段,如今报复在大妞身上?

  这几天他心绪不宁,夜夜梦到大妞。他以为是大妞托梦,梦里的大妞跟这几日他相处的大妞并没有不同之处,她话少了点,不是活泼的性子,一心为他……他还在想,如果在梦里才能让大妞永远的一心为他,那他,就夜夜在梦里与大妞相会,不就是老天爷送他最好的美梦吗?

  一觉醒来,他身处的,还是个疯狂的世界。只要把兰绯杀了,他的仇恨就可以被消灭,大妞死了没关系,他替她报仇……

  那,现在他那种喜悦又恐惧的心情又是为了什么?

  兰绯跟大妞素无仇恨,要虐待大妞,必是为他……兰青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兰绯将她藏在哪了!

  *

  肚子咕噜噜的,好饿。兰青当初也饿到没人给饭吃吗?长平不知外头晨昏,只知华初雪的师兄渐渐气弱,华初雪滴水未沾,初时还吃着长平破例给的蜜饯,但愈吃愈饿,最后倒在她师兄上头。

  「会不会死呢……」华初雪喃喃着:「如果真的有人能活着出去……让师兄活出去吧,他只是个老实人,只是无辜来找我……哈哈,我不够坏,到头来,还是白活了……」

  长平没有回答她,她盘腿运气,摒除杂念。这几天来她都是这样过的,但也正因除去杂念,所以她注意到,每隔一阵子会有奇奇怪怪的虫子试着窜上她身体。

  这些虫子在动的同时,也有一种异样的声响,极轻,如果不是师父曾教她在夜里与人对招,她万万不会感觉得到。

  是庞大的动物……还是人进来了?

  她以静制动,就这么撑了好几天,忽地,今天她运气到一半,冰凉的掌心轻轻触到她脸上。

  她一愕,立即知道有外人在这黑暗里!

  一直有人走时进来观察她与华初雪!

  「真奇怪……这就是兰青的大妞吗?跟一般人没什么差别啊,最多就是撑久了些……」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有点神似兰青。

  兰绯?

  冰凉的体温出自兰家妖功,相似的声音出自同一血脉,她心思极快,要有所动作,衣领竟被撕了开来!

  「不也就只是一个女人吗?为什么他会为你产生那种感情!」

  长平不理衣服被撕了大半,硬是自他身侧钻过,同时展出她腰间的流星鎚,蓦地,她的长发被揪住,身后的男人拙住她的小铜鎚一捏就碎。

  「好差的功夫啊,你道,兰青到底是怎么对你产生感情的?」

  「你若真心真意待人,自然会产生感情的!」

  「真心真意?兰青么?没道理他有的,我不会有。这样吧,你待我如待他一般,我若能产生与他一般的感情,我就饶了你一命!」

  「我听下懂你在说什么!」

  一声鸟啸打断兰绯将要说的话。他大喜:「兰青终于来了!算他聪明!知道该上哪找我!」

  他寻思片刻,扣住她的手腕脉门。「走。我让你去见他!」他凑近她后脑勺,连个香气都没有,兰青到底是在乎她什么?

  华初雪动了动,兰绯不屑看她一眼。「怎?是想送死呢?还是想活命?」

  「……活命……」华初雪忍住耻辱道。

  兰绯目光一亮,忽地一脚踹出。

  华初雪与长平看不见黑暗里的动静,只知他攻向倒在地上的华家青年,华初雪暗惊,连忙上前要护住师兄,但一想到这一护简直是她自己找死,她又想缩回去,长平没有被束缚的另只手毫不犹豫地往他打去,兰绯失了准头,一怒之下,猛力击向长平的手骨,咔的一声,明显的脱臼了。

  华初雪一头乱发,傻傻地望着长平的方向。

  兰绯冷笑,听见鸟鸣,又兴奋地摸上墙上暗门,推她一把。

  长平只觉昏暗的光度进入了眼睛……是船舱最底层?

  「爬上去!」

  长平顺着竹梯爬上去,爬到顶端,一阵阳光刺入她的眼里,她直觉闭上眼,兰绯将她推出船舱门外。

  兰青正站在甲板上。

  他本是微笑,而后看见她衣衫凌乱,竟被撕了大半,美目刹那出现狰狞。

  「好多年不见啦,你居然也能猜到我躲到哪。」兰绯轻轻笑着。

  「还用得到猜吗?你不就是想毁掉我的所有?你认定五年前在河岸上毁了我,现在,你想同样在河岸旁毁了关大妞,一次又一次的毁去我的所有。你以为,现在我还会在乎她么?」兰青笑道。

  兰绯哈哈一笑,忽地抛出一物,落在兰青脚下。

  「这是当年那颗迷药,你要再次为关大妞吃吗?」

  长平闻言,立即张眼,兰青直觉喊道:「闭眼!」

  她关在黑暗里五天,哪能马上接触阳光?

  兰青咬咬牙,冷笑:

  「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兰青么?」

  「不必我以为。」兰绯一弹指,咚咚鼓声即刻响起。「耳熟吧,这不就是平常你杀人的催命鼓声?现在好了,这鼓声又该轮到你享受了。在鼓声停止前,你若不吃下它,死的就是这小东西,你可以一试。」

  兰家鼓声带有嗜血魔音,平常听这种鼓声他心里既是愉悦又有快感,但此刻只觉这魔音如大妞的催命符,一如他在地牢里那样令人胆寒的鼓音。

  他暗自定神,神色自若将鸳鸯剑盒抛在地上,盒盖不知是不是故意,适时弹开,露出里头一对青铜剑。

  「我以为,你想要它。」

  「哼,许愿的鸳鸯剑么?骗小孩的玩意吧。鼓声快结束了。」

  「你就真这么恨我?」

  「会恨人的,是你。兰青,我从不恨你,我只喜欢玩你,我喜欢看你处处不如我……」忽地,兰绯往长平胸前破衣探去。

  「住手!」兰青咬牙。大妞衣衫再撕下去,只怕胸腹间的胎记露了出来,难保不会让兰绯起了疑心。

  他慢慢弯身拾起那颗白色的药丸,正是五年前那颗毁了他后半辈子的药。他看向长平,长平正张眼看着他。

  他微微一笑:「好,我吃。」

  吃了药,兰绯要对大妞下手太容易,但兰绯绝对会先杀了他后再杀大妞,这一次,他不会有求生意志,就跟大妞一块走。

  白药含进嘴里,几乎入口即化,药效很快布满全身,他只觉得全身虚脱,必须靠着船柱,才有力量挺直腰身。

  兰绯目光大盛,哈哈大笑:「真有趣,就为了一个关大妞,你竟然心甘情愿重蹈当年的路?」

  长平一见身边的男人满心都放在兰青身上,她猛地扑前,一脚踢起鸳鸯剑盒,取出那青铜长剑。

  「等……」那剑柄有毒啊!兰青及时住口。有没有毒……对她都没有意义了吧。

  她本要控制那沉重的长剑,但手伤遽痛,不由得一松,长剑落地。她又撕开右手伤布,重新执起那把沉重的青铜剑,将剑紧紧与手绑在一块。

  兰青撇开眼,忍住眼底的痛缩。有必要做到这地步吗?

  兰绯略为吃惊,眼底闪过迷惑,嘴里道:

  「这真有趣。小东西想做什么?」

  长平不回话,就这么直挺挺护在兰青面前。

  兰绯眼里火光大亮,忽地掠前,一手攥向长平颈子。

  长平长剑舞动,虎虎生风,舞动虽慢上一拍,却极合沉重的青铜。

  他格开几招,突地探向兰青,她又扑了过来。

  他面色大喜,踹中她的肚腹,长平整个人飞了出去,她及时以长剑用力砍进甲板,才止住去势。

  兰绯见状,大笑。「当年你护她头骨,如今她护你性命!真有趣!」忽地又要打向兰青。

  长平一跃而起,拼着命格开他的招数,但顾得了东就顾不了西,兰绯声东击西,一脚踢中她的腿骨。

  喀的一声,她的左腿硬是不弯,长剑砍入甲板,双手紧紧攥住剑柄,这才没有跪下。

  兰青冷冷看着兰绯。「你就要玩她彻底,才要一刀杀了她吗?」

  「我好奇啊。」兰绯又上前一步。「我想看看当年能让你撑到最后的娃儿到底有什么本事,让你如此记挂啊!她很普通啊,但她如此保护你,我……」

  长平猛地旋身,以断骨的左腿踢向兰绯。兰绯大笑出声,才要扣住她的腿,要她人腿分离,哪知她竟拔出长剑,趁机藉着天光,一个反射,兰绯立即松手,退了几步,剑刃仅仅划过他的衣衫。

  长平整个摔在地上,暗叫可惜。她功力差、功夫差,只要是江湖上的东西她都差,再这样差下去,就算她跟兰青见面了,怕也是拖累他。

  师父出身名家,但正邪之分淡薄,他告诉她,若有一天真遇兰绯,她想保住重要的人,就得投机取巧!

  她对功夫上的反应并不快,所以刚才那些招数全是师父反覆跟她对招,她才记住的!

  「……够了……」兰青低语:「你……何必挣扎……」他们一起走,不是很好吗?

  「不够!」长平倔着气,硬爬起来又站回兰青面前,那把长剑还死死绑在她手上。她头也不回地说:「我跟兰青都会努力活下来。这人拆散我们五年,兰青本该快乐生活,却被他害成这样,我绝不把兰青交给他!」

  「难道你不知道当日我眼睁睁看着你跟他走?我想害死你啊!」他咬牙。

  「我知道!兰青害怕我会背叛你,兰青害怕我要报仇!我曾写了满满信纸给你,我的仇人一直不是你!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大妞最美好的部分是兰青给的,现在的大妞,就是兰青!」她眸亮神清,毫不考虑地说道。

  最……美好的一切是他给的吗?兰青面色微白。多讽刺,他把最美好的部分都给大妞了,留给自己的,却是最污浊不堪的,可是,如果再来一次,他想,他还是会选择与大妞生活十年,再陷入那一年的地狱。

  不是他疼大妞,要把自己曾有的美好给她,而是他一生之中,那十年令他眷恋难忘,纵然那十年记忆模糊,但他一直知道那十年是快乐的。

  最美好的部分吗……

  兰绯失笑:

  「这一切,一点也无法感动我。」他眼底抹过瞬间迷惑,接着又笑:「小娃娃知道他在牢里色诱了多少人,才得见一片天的?」

  「兰青就是兰青!见天很好!」

  兰青瞧向她的背影。她的背衫已然湿透,手臂不受控制轻颤着,他半眯着眼,不忍再看。

  「那……我留你一条命,你就把心放我身上吧。」兰绯笑道:「这世上,有人会在意兰青,那必定也会在意我吧,没道理他有,我却没有。」

  长平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师父曾说,她若遇强敌,当真逃不了,就先出手,若让兰绯先出,依她回击慢人一拍的动作,只怕还没想到对敌的招数,项上人头就滚落地了。

  不行!现在她是兰青最后一面墙,她倒了,兰青怎么办?她迅速拔起长剑出手了。

  她没有看见兰青伸到半空要拉住她的手,她再度跳起,挥剑相向的同时,兰绯眼明手快,闪过她的长剑,扣住她的手腕,一捏。

  「大妞!」兰青脱口,眼底已起薄雾。

  长平终于痛叫出声,接着,她的手与剑绑在一块的布被划了开来,那把长剑落在兰绯手里。

  长平咬牙,突出意料之外,在距离之下猛地一撞。

  碰!

  那铁头功撞得兰绯一痛,目光短暂失去焦距,但他反应极快,知她手中有伤,看似接她一招,其实硬生生地剥下她的手肉。

  长平双眼已红,紧闭嘴巴,不让那痛彻心扉的呼声自嘴里溢出。

  兰绯反手一把,狂笑:「只要你在乎的人,都会死在我的手下!」剑光凌凌直逼长平。

  避也避不开,长平连连退后,本能以手臂挡剑。这一剑刺中,她手臂必废,但只要留住一条命,那么,就算断臂也值得!

  这就是今今、师父长年教给她的!不管受到什么挫折,哪怕是残废了,留住一线生机才能对得起自己!

  她的命,是爹娘给的、是兰青保住的,不是她一人,兰青要以她诱出兰绯,她可以去完成兰青的愿望,但,她不要死!不会死!

  她背后的男人眸色迷乱,有怨带恨、又有怜惜,他闭上眼,咬牙忍着。

  「关大妞!你真是找死么!」兰绯眼露精光,一时说不清心里的失落来自何处。

  长剑将要刺中她的手臂,长平背心忽地感到吸力,无法控制往后滑去。

  接着,红色衣袍的主人竟从她身侧窜出,转身迎上兰绯。

  「兰青小心!」不对,兰青哪来的力气避开?长平傻眼了。

  那长剑刺进兰青体内的同时,兰绯突然止住去势。

  河水送来的冷风令得兰青黑发飞扬,他哈哈大笑:

  「原来今天陪我死的人,是你啊!」

  兰绯恼怒又不可置信,缓缓低头,那状似钥匙却也能杀人的鸳鸯剑正送进他体内。

  兰青神色柔和笑道:

  「这么容易,这么容易你就杀了我,你满意了么?」他握着剑柄使力,迫使兰绯连连退后,靠向船栏。

  「你疯了你……」兰绯连击他的肩头,兰青却动也不动。

  「我们早就疯了不是吗?」兰青一笑,是这几年唯一清爽的笑容。「当兰樨送回鸳鸯剑时,我就知道你要的不是剑了,从头到尾你等的是大妞!你找她做什么?直到方才我才明白,因为你从头到尾没有这种感情啊!」

  兰绯恨恨地瞪着他。

  长平傻住了,那青铜剑穿过兰青的背心……穿透兰青的身子……

  有小船追上,停靠在这艘船边,江无浪翻身上船,顺道拉了傅玉上来。他一见长平安然无恙,先是松了口气,而后看见船栏两人致命的一剑,微地一怔。

  「嗯?原来搞了半天,你无法理解我跟大妞之间的感情……是不?」兰青说话已缓,仍是目不转睛地笑看兰绯。

  兰绯咬牙切齿。「只要你有的,我都该有,没有道理你能赢过我,兰青,你也不过是走运罢了!」

  「我是走运啊!你一生:永远都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我宁愿保住大妞的头骨也不要命吧。就算你……把我丢出兰家,占住兰家之位……你还是无法了解,为什么在那个地牢里,最折磨我的会是一个傻孩子,所以,你才想亲手抓到大妞!在我眼里,你多可悲啊!世上不会有人无条件喜欢你相信你,哈哈……你赢得了我吗?你永远是输家!你永远不会拥有另一个大妞!」

  「兰青……」长平颤声轻喊。

  兰青似是听见这声呼喊,瞳眸蒙蒙,头也不回地说:

  「就到此为止了……大妞,把一切停在此刻,很好,是不?」

  不必反覆想着大妞何时会报仇,不必想着大妞是不是在骗他,不必想着如何牺牲大妞换兰绯出面,一劳永逸。

  他无法忍受大妞最后以异样眼神看他,他也无法眼睁睁看大妞在他面前死去,就算他杀了兰绯,也阻止不了自己已是第二个兰绯的事实。

  以前他总骗自己,兰绯才是真正阻碍他与大妞平静生活的凶手,不,其实是他自己。现在的兰青,很清楚知道就算杀了无数个兰绯,只要他自己一日不死,他就有可能错手杀了大妞。

  他这样的人,还是带着兰绯一块走,对大妞、对他自己,才是最好的吧!

  「……」长平傻傻地看着他的背影,终是忍不住,眼底蓄满的泪模糊她的目力。她是要找兰青回家,不是要兰青送死!

  兰青没再理会她,他对着兰绯笑道:

  「你躲了这么多年,偷窥了这么多年,不累吗?我在兰家可累了呢。我们一块走吧。」

  「……因为,你想保住关大妞?」兰绯哑声问道。

  「这一次,我回答你,对!咱们俩兄弟已经不适合留在这世上,谁都不快乐,既然如此,一块下地狱去清旧帐吧!」蓦地,兰青一鼓作气,推着他,两人一块坠河。

  「兰青!」长平要奔上前,但左腿一软,整个扑倒在地,她不死心,硬拖着左腿奔到船栏。她见河面尚有波浪却无人影,显然兰青死命拖兰绯下河面深处。

  长平翻过船栏,跟着跳河。

  「长平!」江无浪急声大喊。「混蛋!傅玉快点烟火!一旦有云家庄弟子来,叫他们等着!不要太接近这里,兰青他们身上的血有毒!」

  语毕,要跟着跃入河时,江无浪发现兰家家主的鬼面具落在甲板上。这鬼面具江湖人人都认得,他古怪地看一眼,跟着上船的兰樨正想上前拿起面具,江无浪快他一步拾起揣进怀里,迅速跳下河里。

  长平闭息一入河中,就看见兰青拖着兰绯往深处游去。她连忙游过去,一把要拉兰青出河面,但兰青压根不理她,执意要兰绯死在此处。

  不要这样!她宁愿兰绯活着,也不要兰青死!她拼命拖着,兰青终于有了松动,她见兰青已渐渐失去意识,赶紧扯开他握着剑柄的手。

  她双眼好痛,流过她眼前的不知是泪还是河水,她不能深想,专心一意托着兰青要往河面上去。

  足踝被缠住!

  她低头一看,居然是兰绯紧紧攥着她的足踝,想要同归于尽。她死命踢着,兰绯似死又没死,双目瞪大,直勾勾地望着她,就是不放手。

  太重了,她游不上去。

  江无浪游过她的身边,轻拍她的肩,用力拉开兰绯,对她指着远处,再指着船摇摇手。

  她感激地看着无浪,憋着一口气,不游回船,反而往远处直游而去。

  她心里祈祷着,只求天上爹娘保住兰青一条命!她等了五年,终于寻回兰青,不要这么快带走他!

  船已成一小点,她游到岸边,破水而出,连忙拖着兰青上岸。她一身湿答答,颤抖的手指感觉不出他的呼吸,连忙又枕在他的胸前细听他的心跳,听了好久终于听到了!

  她赶紧打开她的宝贝袋,取出被油纸包好的七彩烟火。烟火升天,最快半刻钟就有人来。

  她紧张地先处理他的伤口,再小心翼翼环住他的头,怕他失温。

  「兰青……兰青……别走……」她哽咽道。

  拼命忍着眼泪,但泪珠过于凶猛,啪啦啦地滚了出来,她埋在他的发间哭着,不敢抬起头,怕天上的爹娘看见了,怨她没有藏好她的眼泪,她第一次哭泣该给爹娘的。

  「对不起……对不起……兰青真的很苦……对不起……不要带走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