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下) 第十章
  目录 下一页
  今年除夕,十六岁的孩子匆匆自庄里内院跑出来。

  她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师父了。他正坐在亭里啃瓜子兼发呆。

  「师父!」

  他看她一眼。她满面上着青青黑黑的药泥,惨不忍睹。

  「你要这样回去等兰青?」他记得,这样的药泥也在另一个人面上见过,据说,是这孩子跟那人抢发臭的点心抢到最后打起来。

  「不,我去找兰青!」

  「嗯?」啃瓜子的动作没停下过。

  「他不来找我,我便去找他吧!」她奉头紧握。    「他不肯回家陪我,那我过去陪他!」

  「你知道你去找他的意义吗?」

  她用力点头。    「就算兰青是恶人,我也要去找他!」

  「他已经不是你心目中的兰青了,妞儿。」

  她眼底有些迷惑,仍足大声答道:

  「是也好,不是也好,只要他叫兰青,那么,他就是我心里的那个兰青。」

  「妞儿,你开智才四年,还不大懂人的心理,加以,你是关长远的孩子,自是承袭他的正直、干净……」

  「爹娘也许给了我正直的个性,但,兰青同时也把他最美好的一面都放在我这里。师父,兰青在江湖史上是个恶人,可是他对我来说,却是最亲的人,我可能让娘失望了,在娘眼里兰青是条毒蛇,但这条毒蛇却真心顾我十年。师父,你曾提过江湖史上所有的悲剧,可是,我不会,我不会。」

  他默不作声,散漫地啃着瓜子。庄里的烟火升天,远方是庄中弟子欢乐度除夕:良久,他才道:

  「现在的兰青,站在血海中央,你要怎么接近他?」

  「如果兰青站在血海中央,那我就渡海过去找他。」

  「……是么?」他终于看向她,微微一笑:「渡了海,你就跟他一样了。你想跟云家庄对立吗?」

  「没有!我从没有这样想过!」

  「你要渡海而过,将来有多少人会在背后臭骂你,你知道吗?」

  「别人的话别人说去,爹娘跟兰青给我他们最美好的那一部分,我不会轻易割舍,师父,我会带兰青回来,如果带不了他,我就跟他走。」语毕,她跪下,朝他跪了三大礼。

  傅临春沉默。最后,他才柔声道:

  「这世上不可能事事如你意,但如果这是你决定的路,那你记得,兰青极为有可能以你诱兰绯,甚至,以你换兰绯的命。」

  她眼里充满不信,但师父必有道理,她低头沉思一阵,才轻声道:

  「兰青养我十年,他要拿我去诱他的仇人,我怎会不肯?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绝不轻易倒下,我会活着回来,带兰青一块回来。」

  「妞儿,不要太死撑。你是我见过所有血案遗孤里,唯一心灵没有受到影响的,你爹就得靠你这样的人振兴关家名声。」

  「嗯。」

  进来的是华初雪。

  长平心里轻疑,想起无浪要她别太接近华初雪。

  她知道华初雪跟她同龄,也比她出色太多,但她不会因此自卑,也不会去想如果今天爹娘的孩子是华初雪,是不是能替爹娘争光,关长远的孩子就是她,只要她努力,一定会达成爹娘的期望,所以,她想是无浪多虑了。        

  「华姑娘深夜有事?」

  兰青说话轻佻带笑,完全不似之前对她说话那般,反覆无常,一会儿喜悦又一会儿恨她入骨。

  现在的兰青,看见你,只想杀了你,哪会回来?师父曾这么说过,也只说过这么一次,她一直惦在心头。

  兰青……在知道她是大妞后,只会欣喜若狂,怎会想杀她呢?以前,她总这么想着,是师父误会了。

  现在……她确实看见兰青眼里的杀意,是针对她的。

  这才是兰青的本性吗?隐隐有着反常的疯狂,明明笑着对她,心里却想着如何除去她,她不是盲眼人,她都看得见。

  初时她很难受,可是,现在她却为他感到好难受。

  以前的兰青不是这样的,他初来关家庄时,或许有满腹的算计,却没有这样的疯狂。这样的巨变,都是兰绯造成的吗?

  她回过神,听见华初雪说道:

  「兰主子有没有想过擒到兰绯后,该怎么对付他呢?」

  「华姑娘是以写史身分问我,还是以私人身分?」他似笑非笑。

  「自然是写史身分。」华初雪正色答道,暗瞟他一眼。

  兰青正倒着水,明明罩着可怕的鬼面具,但裸露出来的部分却是令人着魔的旖旎风情,当他眼波流转,轻落在她面上时,她的脸皮蓦地烧了起来。

  「依华姑娘之见,该怎么对付他呢?」

  华初雪一怔,脱口:

  「当然是以牙还牙。当日他怎么欺你,你便怎么还他啊。」

  兰青的指尖来回轻划着杯口,慢吞吞道:

  「也对。当年我以为他死了,留他一个全尸,哪知,他竟如九命怪猫。」

  华初雪不受控制地上前一步,嘴里鼓吹他:

  「说起来,兰绯也是害了关家庄的凶手之一。黑鹰卫官之所以知道关家庄有鸳鸯剑,正是兰绯透露的消息,而兰绯之所以透露给卫官,是因当时你跟卫官要好,这才会引来之后的血案。」

  兰青闻言垂眸,杯口食指停住。

  烛火摇曳,加深他面具的阴森。长平目不转睛,良久,才听得兰青柔声道:「你真是摸透了我,是不?这件事,是在华家庄的史册上看见的?华家庄真了不起,我以为,连云家庄都不知这事。」

  「这事,是秘密吗?」华初雪笑道:「你可以放心。我三年前曾在庄里第三道大门后看过,而后,它不见了。」

  「不见了……」兰青没有抬头看长平的表情,极冰的指尖下意识再划着杯口。「那你道,兰绯为何设圈套诱我入关家庄?」

  「这还用说,他这是一箭双雕之计,既有机会得到鸳鸯剑,也能让那外传正直的关长远也……也污辱……哪知,你后来失踪,卫宫也死于非命……」

  兰青听到此处,笑道:「你真聪明。」茶水送到她的面前。「要喝么?」

  华初雪愣了一下,下意识退了一步。「用不着了……」那杯茶,他摸了许久,谁知有没有毒?

  「三更半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还是,你一直想看我的真实面貌?也或者,你在想,你与我是一丘之貉,如今你遭人追踪,来跟着我才能保命?」

  华初雪一震,手心顿时发汗。

  兰青走到她面前,他只是嘴角轻略挑起,她的眼光就移不开了,他微地俯身在她耳畔说道:

  「你想看我的脸么?若是你想看,我就让你看啊。」润唇轻滑过她的颊面,吸吮着柔软的少女唇瓣。

  长平先是一呆;而后眼底流露怒气。

  华初雪完全无从抗拒。异样的香气,勾魂的美目,在在搅乱她的理智,她仿佛陷入层层魔障,四面八风涌进情潮将她淹没;又如蛊虫咬上她的心口,浑身遽痒,痒到全身发颤,巴不得吃掉眼前这男人,才能抚平流进四肢百骸的冷流。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她入魔似的拿掉他的面具。

  她呆住。        

  「嗯?你看见了?」兰青这话不知对谁说着。

  他还是笑着,那眉眼微弯,透着酥人心神的光彩。

  「华家庄只收养一个娃儿,那娃儿曾被灭门过,是不?华家庄养你十    年,你竟是如此回报他们,杀了你的师兄弟。我真欢喜,总有一个灭门遗孤是正常的,你这样才对啊,喜欢见血喜欢杀人有什么不对?人家灭了你全家,你若还能正常生活,才是有问题呢。」冰凉的手指抚过她的唇瓣,滑进她的衣衫里。

  华初雪怔仲地,喉口被堵塞住。才一天工夫,他把她的背景都挖出来了,连她杀了人逃出华家庄都一清二楚,兰青像滑腻的蛇一样,平常是不出声的主儿,但,一旦锁定人就是眨眼即咬。

  她本以为兰家家主该跟她一样,明白她的扭曲心理。那个背负全家血案的关长平,是个正常人,因为有许多人疼她爱她,所以,她们走的路已经不一样。

  但,兰青跟她一样,他曾被人凌辱,踩在脚下过,如今要踩死人太容易,每踩死一人,心里一定因此感到兴奋……

  为什么,为什么……兰青魔高一丈?明明这么丑的人、这么丑的人……她心知自己落了下风,却无法控制自我,主动吻了上去。

  她的疯狂,一如当年的兰林,自始至终,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知道自己在饥渴什么,却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意志,只想贪图一时之欢。

  两人纷纷跌入被褥之间,兰青本要顺手拉下客栈的床幔,忽地瞥见屋梁上的身影。

  那身影有些僵硬,他撇开目光,松了手,翻身压住主动的华初雪,他任着华初雪剥着他的衣衫,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后脑勺热辣辣地,彷佛有人用尽力气在瞪他。

  这种场面,她也不是没看过,何必大惊小怪?当年他曾为此羞愧,如今他享尽欢愉,哪会在乎她的眼神?大妞,大妞,大妞是谁啊?无数的夜里惊醒,真要以为那个一心信赖他的大妞只是梦里虚幻。

  只要她不承认她是大妞,那么,他也可以假装她只是个送剑的人,只要看上她一眼就好,亲自看上她最后一眼,就此分道,但她偏要跟上来,想要报仇吗?想要报不共戴之仇,也得看他愿不愿意引颈就戮。

  与其让大妞手刃他,不如他先杀了她,留住那美好的一刻……

  华初雪,这个知道大妞身上有剑的少女,也得杀啊!

  美目一瞟,他目光落在门外,随即手指一弹,烛火尽熄。

  长平坐在梁上咬牙切齿,兰青想再当着她的面躇蹋自己,她怎能容许……整个老旧的木门被踹飞入屋。

  「妖神兰青!交出鸳鸯剑!」

  「就等你们呢。」床那方,兰青撩过那黑亮的青丝,笑道。

  一连四间客房都在客栈后院,不知何时,后院里的灯火都灭了,举目黑漆漆,只剩小雨击落屋檐的轻当声。

  长平不及细想,就听见兵刃相接的金属声音。

  「床上还有人!」

  「床上是关大妞!她身上有鸳鸯剑!」有人叫道。

  长平面色大变,试着冲开穴道,但她根本没什么功力。兰青为何不澄清?华初雪为何不澄清?

  蓦地,一个火光照面,她看见十几名黑衣蒙面者车轮击向兰青。

  兰青眼明手快,立时灭掉那火光,再度陷入黑暗的同时,她听得有人喊:「不对,屋梁有人!」

  兰青隔空解了她的穴道,她俐落翻身入剑阵,忍着手痛紧握软索,施展她的流星鎚。

  她听音辨位,鸭蛋般大小的铜鎚如蛟龙窜出,击中一人。紧跟着,她察觉身后有人,立刻转身应战。

  异样香气扑面。

  她怔住。

  就算想了千万遍,知道千万次,但,一旦面临了,她还是傻住了。

  兰青……真的要杀了她?

  她功夫不好,因为资质太差,天生就不是习武的料。就算她肯学,也需要经年累月,短短几年能学好什么?

  她总是接不了师父一招,师父把庄里的弟子找来,入夜与她对阵。让她习惯在黑夜里对敌,不靠眼不靠认人招数。

  被打到鼻青脸肿久了,她多少能接上师兄弟数招,甚至藉着来人出招,感觉这人的招数动态。

  她要努力,她一定要努力,才能不愧对关家名声,才能救出兰青,每天每天她总是这么想着,然后天未亮起床练武,不到三更不入睡。

  现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里,她几乎可以「看见」兰青趁乱一掌高举,要置她于死地。

  此时她死,云家庄不能怪在兰青,因为,是其他人痛下杀手!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难道她跟兰青就不能和平共处?当年师父捎信给兰青,说她没死时,她也有请师父转信给兰青,满满的信上一笔一划写着她没有怪过兰青啊!只要他肯回家,他们再一块生活下去,他都没有看吗?

  那掌落下时,她直觉欲挡,哪知,掌至她百灵穴时,忽地转了向,紧紧抱住她。

  她听见兰青胸膛里急促的心跳,他抱得极为用力,像要把她揉进他的身里,再也不分开。

  「长平!」江无浪疾奔上楼,才入了房,迎面就是乱剑。

  兰青托住她的腰身,带她连连避开乱剑。

  「拿来。」他勾过长平的流星鎚。长平的流星鎚是单流星,他扣住软索彼端,鸭蛋似的小铜鎚激弹而出,如滑蛇吐信又如疾风骤雨穿梭在暗屋里。

  长平听得有人连续惨叫,再听身侧的兰青在轻笑,不由得心冷。

  忽地,有人投下霹雳弹,火光四溅的同时,长平看见客房里的黑衣人以及数具尸首,尸首多半是残破的,她心一跳,认出那些伤口都是流星鎚击中的。

  无浪试着接近她,但霹雳弹齐落,他连连闪着,一时近不得兰青身边。

  兰青弹开掷向他的霹雳弹,弹丸落地时火焰四窜,炸声连连。

  「关大妞!」黑衣人扑向华初雪。

  长平张口,兰青五指立即捂住她的嘴,拖她往后退去。长平又见华初雪根本被点住哑穴,被迫冒充关大妞。

  兰青的流星鎚直击床头那方向,她以为兰青要助华初雪,哪知小铜鎚击飞剑盒。

  「鸳鸯剑!」众人跃起,抢着要接住剑盒。

  兰青顺势踢过一枚霹雳弹,直冲屋顶而去。

  「拉住!」兰青吩咐。

  长平单手勾住他的腰身。兰青看她一眼,软索缠住摇摇欲坠的屋梁,一跃而起,长平眼明手快,扯下腰带,一个抛出,缠住华初雪的细腰。长平暗叫幸好,平常她不见得能成功。

  华初雪整个人一块腾空起来,避开被乱刀砍死的下场。

  七、八人在抢剑,剩下几名也许心在关大妞或兰青身上,竟直追而上,兰青只手执着流星鎚的彼端,借力跃出屋顶,另手一一挡回暗器,其势令人眼花撩乱。

  长平单手抱住兰青腰身,接连几次她配合兰青勉强闪过刀剑,改抓住他的衣袖,不知谁的剑气袭面,她连忙避开的同时,嘶的一声,兰青衣袖竟被她撕了开来。

  兰青一怔,要抓住她,忽地一顿,对上她的眼睛。

  刹那间,长平便知他想法。

  如果此时她坠入火海,那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长平眼睁睁地望着他一会儿,随即撇头。她不想死,自然要自力救济,她及时使劲对着江无浪方向甩出华初雪,大喊:

  「无浪!」

  满手面粉的江无浪被迫接过华初雪,一个回身避开来人刀剑,地上都是火海,长平根本没有借足使力之地,他见她以双臂护住头脸,已知她的心思——就算滚入火海,也要在第一时间里奔出火场以保住性命。但,滚入火海哪可能不受火伤?

  他不及救长平,运气大喊:

  「兰青!有人年年除夕在老家等你,有人年年元旦天不亮不离去!你知道吗?」

  兰青看着她坠落,想着那十年的除夕……大妞是孩子,总是努力熬着夜,跟着他一块守岁最后睡倒在他身上,她老是把喜欢的东西分成三半,里头最大的那个必是他的……那些不都只是他的南柯一梦么?

  他真曾度过那样美好的时光?

  烈焰腾腾……那十二岁笨拙孩子的长相他就是记不住!但,此刻,那小小的身影竟与如今的长平短暂重叠。

  大妞!大妞!那个只懂疼他的大妞!他猛地下坠,一把捞起长平,火气扑面,他翻个身,攥着软索的左手一使劲,整个人再次跃出。

  一连数枚霹雳弹打在他背心,他只是闷哼一声,没有闪开。

  他借力踏在斜去的梁上,没回头看底下情况,直掠而去,越过几排矮屋,随即跌在泥地上。

  长平动作也快,不顾一切扑打他背心火焰。

  「你……」他咬牙,迅速脱了外袍,那外袍已与长衫、血肉混在一块,这一脱下,伤口被扯动,他又是一声闷哼。

  接着,兰青拉过她,借力扬长而去,不惊扰守门者飞越城门,直奔暗夜里。

  *

  虫鸣蛙叫。

  长平在旁弄着火把,把兰青烧坏的长衫撕了一角,自宝贝袋里拿出小油瓶来蘸过上火,火把放在石块间。

  一等兰青自溪水里上来,她立即自他腰间袋里掏出小瓶。

  「黑色那瓶。」兰青说道,没正眼看她,就坐在石块上。

  长平将黑色小瓶打开,只手遮住细小的雨势,既笨拙又小心地替他烧伤的背面上药。

  微弱的火光下,她注意到他的背上都是鞭痕、烙痕、撕咬痕,与手背如出一辙。她想碰,但不敢碰,她又自宝贝袋里拿出她洗得很干净的柳色布,小心地替他缠起伤口,绕到胸前时,听到他道:

  「我自己来吧。」

  他接过柳色布缠在胸前时,她碰到他的指尖,依旧是冰凉凉的。

  以前的兰青是温暖的,冬天暖得像棉被,每次她踢不动棉被就转抱兰青取暖。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弄得这么冰冷,她好想问清楚那一年里兰青到底是如何度过,但她不能主动问。

  兰青讲,她就听。

  兰青不愿讲,她就什么也不要听。

  「你这功夫,真三脚猫,怎能闯江湖呢?」他没抬头。

  长平绕到他面前,注意到他撇头没看她。

  「我没打算闯江湖啊。」细细看过他的脸后,她也撇开目光,不敢再看他。

  「没闯江湖?那还继续学什么武?」

  「爹说,不准我姓关。」

  「嗯?」他转回目光,微眯着眼。她不敢看他么?

  「爹临终前说,不准我姓关,他没有我这孩子。」她哑声说:「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怕我姓关,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除非我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振兴关家,否则,我不能姓关。」

  临终?她当真将两岁的事记得清楚。兰青沉默一会儿,又道:

  「你爹还说什么?」

  「爹要我用眼睛看,不要相信任何人,只要相信我看见的一切。」

  「……是么?」他一顿,笑道:「现在你不敢看我了吗?」他拉过有些破损的长衫,随意穿上,抬眼看看渐溺的雨势,走到附近枝叶茂盛的树下坐下。

  「等天亮后,再回去吧。」

  长乎跟着坐到他身边。

  「兰青……有很多人看过你的真面貌吗?还是,江湖人只看见鬼面具呢?」

  他半合目,随口道:

  「我出门都戴着面具,怎么?你以为我吓着很多人?」

  「那……你是不是也想要回家呢?」

  兰青闻言,猛地张眼,她正小心翼翼地锁住他的眸子。她竟不敢直视他的脸!竟不敢!

  他心里有股怒火上扬。若是以前的大妞,心疼他都来不及了,怎会回避?

  她不知他想法,又道:

  「你回家,没人会知道你是兰家家主,只要你不戴面具,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的。」

  她居然赤裸裸明示他有回家的渴望!明示他蒙面示人,是为回家的一线渴望!

  他抿抿嘴,不怒反笑:「你真聪明,大妞。」

  她老实的面容充满惊喜。「兰青,咱们一块回家!」

  他拉过她的手臂,让她靠自己近些,他凑到她的面前,说道:「大妞,我一直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身上的香气又传入她的鼻间。长平见他眼角眉梢都是动人的风情,不由得心头一跳,好像有什么自心底层层激荡开来。

  「想……我一直在想你,兰青。」她有点心神不专,又注意到他攥着她的手掌。明明疤痕遍布,但那样的手型,又令她有一种饥渴的欲望。

  一天三顿,只要无浪给她什么她都吃,从不挑食,也没有特别想吃掉什么的欲望啊。

  「想我……想我什么呢?大妞,你在想报仇?还是,你在想,兰青终于得到报应了?」他讽道。

  「……我在想中……想什么……」她又望向他鲜润的朱唇。

  这么近的距离她看着他。明明兰青面有破相,她却觉得此刻他异常丽色,她渴望碰触这丽色,渴望吞噬这美丽的人儿,她脑袋好像有些发浑、有些疯狂,今今常骂她是头小野兽,老是在蛮干虐待自己,她从不以为然,可是,现在她好像真的变野兽了。

  她无法克制地,追寻着本能吻上兰青的唇。

  兰青愣住。

  她吸吮着,笨拙地想要听从自己的心意吃掉他。

  兰青急急拉开她。「大妞?」

  她心跳加快,眼里只有兰青。她挥开他的手,扑上前去再亲上他的嘴,唇舌不灵巧地采入他的嘴里蛮撞,但她还是无法满足,心一急,又吻上他的喉结,一路滑下亲吻,含住他胸前一抹殷红,她不知该含该啃,不知力道要放多少才能满足自己,于是更加急切拉扯他的衣衫。

  「大妞!住手!」

  她力道过大扯破他的衣衫,满面不知所措,只知想要吃掉兰青,却不知从何吃起,满脑子只想得到兰青,只想吃掉他,只想跟他融为一体,只想得到他,只想……她下意识地用力拉着他的腰带。

  「大妞,你在做什么?别逼我出手!我背烧伤你忘了吗?别这样压着我!」兰青使力拉着她。谁都可以被他的媚色所惑,大妞不行!

  长平又急又慌,明知自己的举动不对劲,但她好像华初雪那样对兰青。她在梁上看着他们……她一点也不喜欢他们之间令人焦躁的亲热,现在自己也沦落到此……

  她大口大口喘气,抬眼看向兰青,只盼兰青能配合她,能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满足她心里的渴望。

  他正瞪着她。

  兰青的脸,破相了!

  记忆里好看的脸,依旧是那个样子,只是……多了一道明显疤痕自左而右横贯整张脸,除此外,无数细小淡疤烙印交错在脸上。

  兰青的脸、兰青的手,甚至身上每一部分都曾被这样重重伤过,唯独那双水墨眸子没有受到半丝伤害,而此刻那双眼正震惊地瞪着她。

  兰青!兰青!最疼她的兰青!

  现在,她在回报他什么?

  她忽然转头,用尽力气一头撞向泥地。

  「大妞!」

  那声音,大得吓人,大得几乎可以跟雷声相比了。

  好半天,她就维持那姿势。

  兰青轻轻捧住她额头,湿漉漉的液体滑过他的掌心。

  「……我没事……我头很硬的。」她低喃着。「今今说,意乱情迷时心里若是快活,那就算身落万丈悬崖也是愿意的。可是,刚才我并不感到快活。」

  「大妞,你是傻瓜吗?」

  「我本来就是个傻瓜啊。」她抬起眼。「兰青,为什么我靠近你就想吃了你?我又生病了么?」语毕,她忽地起身奔向溪岸。

  兰青本以为她要清洗伤口,哪知她整个人跳入溪水中,把脸埋进溪里。

  这真是傻瓜了!

  「大妞!」他狼狈起身,不顾背心烧疼,跟着她入寒冬刺骨的溪流里。她双肩不住发抖,不知是冷着了还是其它原因,他用力拉了几回,还是拉不起她来。

  最后,他放弃了,因为,他听见了自溪里发出的细微痛哭声。这蛮牛……这蛮牛……

  他静立在溪里,等了好久,她才终于自溪里冒出脸来。她浑身湿答答的,一脸的狼狈。

  「兰青,你的脸很痛吗?」她直视他,哑声道,满面的水流过她通红的眼睛。

  兰青看着她,微微一笑:「早就不痛了。」他也没抹去她脸上不知是泪还是溪水的水痕。又道:「大妞,你想跟我在一块吗?」

  「嗯。」

  「永远么?」

  「嗯。」

  他笑得开怀,拉着她上了溪岸。「好,那咱们就永远在一块。」

  长平看着他,没有回话。

  兰青拉着她坐在溪边,掏出腰间另一小瓶,正是白天马车里的白玉药瓶,而非他先前用的药瓶。

  「瞧你,都弄湿了手伤,老是不懂得照顾自己,你怎能活得长长久久呢?」他替她打开伤布。

  「咱俩,现在都是伤势重重啊。」

  他弹开小瓶盖,要倒下药粉时,抬眼看她一眼,她正回望着自己,一如以往,总是用一双眼看着他。

  他直觉避开。那双通红的眼,是在作假还是真实,他已经混淆了。

  「大妞,我替你涂药,初时有点疼,但这药伤口愈合奇快,比你用的药好太多。」

  「嗯。」

  兰青将瓶里药粉洒在她血肉模糊的掌心中。药粉吸收极快,很快就能愈合她的伤口,同时麻药一旦入骨,不但她从此不痛,还会时刻渴求着它。

  世上只有兰家家主有这种药,大妞从此一心一意跟着他,不是很好吗?

  他不会再怀疑大妞的心意。不会质疑她到底是不是过于聪明才在他面前装傻,不会怀疑她是来报仇的,只要药在的一天,不管她怀着什么心思,她都只能对他好……她的眼里只有药,哪怕关长远回魂,她也只会站在他身边。

  他只要以前那个傻孩子在他身边,不需要这个会说话、懂是非的大妞

  白银药粉逐渗她的血肉之中。

  只要她抹上这药,一生都只能依赖着他……

  只要她抹上这药……依旧有个人怜他疼他,不怀任何目的……

  兰青猛地拖她回溪流旁,将她涂药的掌心深入溪水里,五指入她血肉里硬是剥下上了药的那层薄薄肉皮。

  他心跳急促,慢慢回头对她的目光。她眼圈依旧红,面色却是雪白到有些颤抖了。

  「很疼?」

  「嗯。」

  「知道这药吗?」

  她努力咽下口水,疼感令她连喉口都颤着。她道:

  「纸伯伯来找我时,喜欢让我闻着各种药味。他说,如果有一天,我真要找兰青,上了兰家,你……兰家弟子擅用药物,也许我可以因此避开。」

  「是吗……大妞,你真是傻瓜啊。」

  「我本来就是傻瓜大妞啊。」她一顿,轻声问:「兰青,我可以摸摸你的脸吗?」

  他柔声笑道:「你要摸,就摸啊。」

  她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碰触他面上凹凸不平的肉疤。她手上血水沾到他的脸上,他也没有出手擦掉它。

  兰青望着她的眼。大妞眼底蓄泪,却没有落下,他想起来了,那十年里,他不曾让大妞哭过,大妞生气、大妞欢喜,就是没有哭过的记忆,如今的大妞,也是强迫自己不能哭。

  她没有说出「但愿我替你受过」这种令他嗤之以鼻的话来,但,她的眼底实实在在透露着这样的讯息——至少,此刻他愿意相信这是大妞心底最真实的感受。

  不只幼年大妞的相貌他模糊了,连那一年发生什么他也模糊了,只记得无止境的煎熬,反覆揣测兰绯心思,到最后,明知自己已是半疯,仍坚持要活着出牢门。

  只有活着出牢门,才能确认自己最想得知的消息。真活着出了牢门后,才发现,他再也回不去原来的兰青了。

  他又落在她满是怜惜的面上。

  真是傻瓜,一年说短很短,但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那样心灵、肉体的折磨,一个小姑娘怎能挨得了?

  明明幼年的大妞在他记忆里失去五官,但此刻又是重叠……

  傻瓜!傻瓜!真是傻瓜!

  兰青用力抱住这柔软中又带着刚硬孩子气的娇躯。

  他感到她用力回抱着自己,其力道之大,她还真忘了自己的手还伤着呢。对于这样的力道,他欢喜得很,弄疼他的背也不打紧,他巴不得她再用力些、再弄疼他一些。        

  还是孩子的大妞,身子总是令他感到温暖,可以放下心来。

  这几年,不管他碰过多少身躯,那体温都是普通的,就连现在他抱着的大妞身体,也让他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没关系,就算她是装的也好,只要她装得够像,他也甘愿被她骗。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