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上)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当街道鞭炮响起时,她正在厨房做着唯一会的炒蛋。她匆匆把饭菜端上桌,然后来到门外长凳,一如往年那般等着兰青回家吃团圆饭。

  今年过年,师父有事离城无法陪她,她却不是很在意。每年师父怕她一人寂寞过年,请动陪她守岁,但她要的,并不是师父陪她。

  她仰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偶有远方烟火,让天边有了七彩的光芒,微微映亮她的小脸。

  今今曾说她毅力好到令人讨厌,不知道什么叫死心。其实,她一点也不清楚自己的毅力好不好,她只是想等兰青回家。

  也许,兰青明天就回家了,她老这么想着。等到了明天,她又想,也许兰青下一刻就要回家了,所以,她不想死心。

  可是,都过了三年,兰青为什么还找不到家门?

  敲门声遽起。

  她眼一亮,立即跳下凳子。虽然她开口说话了,但她一点也不喜欢说话,是以她没有在第一时间问谁。

  刚过年,人人都吃团圆饭,会出现在这破小屋的,自然是兰青了!

  刹那间她心里溢着激动,正要直接开门。忽地听见师父的声音——

  “嗯?哪的人?找这户人家做什么?”

  停在门栓上的小手停住。

  “既然找错人家,那就请吧。”

  不是兰青吗?不是兰青吗?她的小手慢慢垂下。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如果她被困一年,她一出来第一个想看的定是兰青,她以为兰青也是一样的。至少,这里还有今今,就算他不看她,也会来看今今。今今是兰青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难道他一点都不想今今吗?

  今年的冬天怎么这么冷,红色冬衣一点也不保暖,不然,为什么她连身体里都凉了起来?她紧紧抿着嘴,忍住喉头涌上的哽气。

  她怕师父开门进来看见她的狼狈,哑声说着:“师父,别进来,现在别进来。”

  她没哭。她拼命张大发热的眼看着夜空。她没哭,现在她没有资格为自己哭。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烟炮声渐渐没了,她全身由内到外都好冷,兰青说她跟小牛一样健壮,但她想她快生病了。

  “大妞,天亮后,搬回云家庄吧。”

  “我不想去云家庄,兰青会回来,家里没人他会失望的……”

  “他不会回来了。”门外的人终于讲白了:“现在的兰青,看见你,只会杀了你,他怎会回来呢?”

  马车朱漆,轻风一扬,车窗黑纱飘扬开来,车内的兰青趁此一睹外面景象。

  那结实又普通的骑士少女正是大妞。以前的大妞,哪会骑马?去云家庄习武,也不过是强身健体,哪像现在能行走江湖……

  兰青目光又落在她腰间的流星锤,很不以为然。大妞习武资质劣等,流星锤多半是装饰,她一身繁琐的彩衣美裙,谁见了都知道那样的彩衣不适合她,就连他看了,也只感好笑。

  原来,他花十年养的一个孩子,是个处处不如人的孩子。

  长平仿佛感觉到他的注意,往车窗一看,嘴角微翘。

  兰青下意识挪开目光。

  “长平,你这计画想了很久吧?”江无浪骑到她身边,顺道替她拉过缰绳,轻轻在她手腕绕了一圈,以免伤到她的掌心。

  长平没有吭声。

  不吭声就表示她真有此心。江无浪哎呀叫一声:

  “我养你几年,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家伙!”

  “对不起,无浪。”

  “我这关很好过的。”江无浪笑道:“来来。”

  长平微地往他靠去,轻轻撞着他的额面。

  江无浪咧嘴一笑,他就喜欢长平这带点孩子气的亲热举动。他眼角一瞟,对上车纱后的男人,那男人轻蔑的目光移了开来。

  “虽说你承诺你师父,兰家家主认不出你,你就跟我回去,但我想,他也知你脾气。这兰青有什么好,也不过是养你十年,好歹我在你面前也晃个五年,每年你生日,还是我亲手下的厨。”

  长平一向口拙,与其抬杠半天,还下如只说一句:

  “无浪做的菜,是一流的。”

  “比兰青做得还好吃?”

  “当然。”

  果不其然,无浪笑得灿烂,像个孩子一样。归岛上的人都很好,可是,都不是跟她相处十年的兰青。

  春夏秋冬天天相处,除了那段替今今寻药的日子,兰青都跟她在一块,那样温暖的兰青,她难以忘怀。如果今年是分离的第十年、二十年,也许她会忘记兰青,可是,现在才五年,那样回忆历历在目,她怎能忘怀?

  她下意识又寻下车纱后的男子。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兰青?她想搞清楚。也想知道兰青是不是过得真的很如意?是不是真不想回家了?

  半年前兰家主动连络云家庄时,她多高兴,以为兰青回家了,她要收拾包袱先回家,哪知,他只是索讨鸳鸯剑来诱当年未死的兰绯。

  只要关大妞肯给鸳鸯剑,他愿从此与云家庄、关大妞划清界限。

  划清界限……她低头看着她的宝贝袋里。无浪早已替她换过伤布,那被撕下的柳色布已经收入她的袋里。

  当时师父询问过她的意见并暗示她,一旦鸳鸯剑交给兰青后,世人将会把注意力转向兰青,这对她来说未尝不是好事,毕竟,相信人身是剑身的在少数。

  只要兰青要,她就给,这就是她的答覆。只是,她想来看看兰青,来确定兰青是否真如师父所说,已经变了……就算、就算兰青想杀她,她也要亲眼看兰青过得好不好。

  思及此,她又看向车纱后的鬼面男子。

  他没有看向这头,与车内华初雪正说着话。她仍是直直盯着他,愈久愈是入迷,明明鬼面罩了上半脸,但裸露的嘴、美眸,让人移不开眼,甚至……觉得看到天荒地老也不生厌,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心头逐渐发热,蔓延全身;她下意识吞了吞口水,竟有想要一口吃掉兰青的粗暴渴望……

  “长平。”江无浪连喊两次,见她没回应,轻轻拍了下她的头。

  她回神,转头看向他。

  他抛了个媚眼。

  长平一怔,唇角扬起,眼里有了笑意。

  “动心吗?”江无浪面不改色地笑问。

  “不会啊。”她只觉得很好笑。

  “你还小呢,别太快长大啊。”江无浪看看她有些发红的脸,对兰青那种练有邪功而生的媚态感到十分不屑。男人嘛,不凭自身魅力去迷人,却以这种媚态去蛊惑小女生,实在太没道德了。

  他又道:“你道,那个华初雪,怎会让兰青邀上车呢?”

  长平心里一凛。轻声道:

  “兰青说,这一路上,总要个华家庄记事者,记下这一路上的……”

  “华初雪连个数字公子都称不上,要她记事也真是为难了。你啊,看起来老实,但该明白的都明白,是不?”江无浪依旧笑道。

  将要腊月的北方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积上一层又一层的厚云。眨眼问,雨自乌云里落下,由小转大,远方开始打起大雷来。

  江无浪哎呀一声,代手伤的长平拉过缰绳,勒住受惊的马匹。

  他俐落翻身下马,回头见那些兰家弟子训练有素,马儿一点也不受惊,他哈哈一笑,打开车门—问:

  “兰家主子,借个地方避雨吧。咱们可不像你家子弟兵是铜皮铁骨。”

  兰青淡笑道:“来者是客,上来吧。”

  马车宽敞足容七、八人,江无浪一把扶起长平,让她不费力进入马车,接着,他再把缰绳交给兰樨,撩袍跨入车里。

  “不好意思,弄湿了马车。长平,坐过来点,我替你重新包扎吧。”他细细割开她手上湿透的伤布。

  兰青见状,自车柜里取出绣着飞鸟的红色毛巾。华初雪在旁看了,噫了一声,脱口:“那是刀伤药吗?”

  车柜里,小小的白玉瓷瓶散发清淡的药香味。

  兰青瞥她一眼,又对上长平的目光,江无浪在旁不动声色。

  兰青又看向那白玉瓷瓶,半天,他才合上柜子,没有取出瓷瓶。

  “那刀伤药,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他眼若春泓,对着华初雪笑道:“将来你若受了伤,这刀伤药倒是可以免费赠你。”

  华初雪蓦地脸红了。

  江无浪笑咪咪地接过毛巾,别有用意道:“多谢兰家主子。”他取出云家庄的伤药,均匀涂在长平的十指与掌心上。

  兰青本是调开目光,而后又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见骨伤口上。事隔一天,伤口没有迅速收缩,可见云家庄的刀伤药没有好到哪去。

  长平低嘶一声,兰青又撇开脸,不想再看下去。一看她忍痛冒汗的表情,就知那伤药不含麻药。

  “好了好了,不痛不痛。”江无浪摸摸她的头,帮她自宝贝袋里拿出一颗蜜饯,送到她嘴上。

  她一口含住,把脸埋进红毛巾里咬住。

  “再忍忍,过两天会好转。”江无浪有一下没一下拍她头顶安抚着她。“没有麻药,对你比较好。”他有意无意瞟上那放着白玉瓷瓶的车柜。这兰青,良知还剩一点,那白玉瓷瓶里的药,固然伤口能好得快,但里头的麻药用了一、两次,从此断不了。

  兰家控制人的方法太多种,难怪傅临春要他跟着长平来。

  也许十七岁的姑娘早已可以嫁作人妇,但在归岛或云家庄眼里,长平只是个孩子,一个在十二岁忽然醒来的孩子,为了这恶名昭彰的兰家家主停下时间无法前进。

  华初雪看看她,再看看江无浪,同情道:

  “大妞姑娘一定很疼吧。”

  “别叫大妞,叫长平吧。”兰青忽道。

  “长平很耐疼的。”江无浪笑咪咪地,还是抚着她的头,顺道轻柔梳开她长长的湿发。“当年她习武时,被她师兄弟们拐了个四脚朝天都没吭声,我在旁看了真是……没法子,我对弱小动物最没辙了。”

  外头的雨下得正大,偶尔有白光大雷,照在华初雪的面上,一闪闪的,宛如兰青的鬼面具。

  她笑道:“真好。长平姑娘有人这么疼真好。”

  江无浪始终笑容可掬。他又看向兰青,道:

  “既然长平有意一路跟着兰主子,直到猎捕到兰绯,那我得问,兰主子你心里有什么计划?”

  兰青懒洋洋靠在车墙,慵懒身姿连江无浪看了都赏心悦目。他笑道:

  “有了鸳鸯剑在手,又何必出什么计策呢?下个月兰家将要展示鸳鸯剑,在此之前,只要兰绯还没死,他一定会出现。”

  “可是,他随时会出现,我们不也是同样受到煎熬吗?”华初雪满面疑惑。

  “咱们煎熬,他也跟咱们一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明知偏假居多,但只要一分可能性,他就会出现,这种反覆疑心是兰绯所长,如今回报给他,也算是他自作自受。”嘴角一勾,兰青意味深长地说:“就算他心中自知是假,他的疑心也要让它赌上一赌。”

  江无浪深深看他一眼。“兰主子感同身受过?”

  兰青不置可否,又不经意地瞥向长平。

  长乎已经微微靠在江无浪肩上,状似睡着,连大雷也惊不动她。

  江无浪小心拿出她先前咬住的红色毛巾,那毛巾带有轻微的香气,是无害的迷药。

  “多谢兰主子。这丫头真是耐疼得很,也是傻呆得很,练武这事她不擅长,也不擅以巧劲化去对方招数,偏她要学武,没人可挡。”

  兰青轻哼了一声,当着车里的人取过鸳鸯剑盒。华初雪心一跳,微地倾前,看着兰青打开长盒,盒里正是一对青铜剑。

  其中一把,状似钥匙,但其锋利的程度要用来杀人也是可以,另一把则较为普通,就是普通的青铜剑。

  如果有一把真在关长平身上,那盒里的应是……华初雪指向普通那把。“这把是真的?”

  “哦?怎么说?”

  “因为这把才像一把剑。另一把,像钥匙,是云家庄人设计的吗?这太过古怪了,钥匙是用来开门,不是来许愿用的。”

  这话一出,有什么晃过兰青心头,一时捕捉不清。他嘴里笑道:“华姑娘,你是写史的华家庄人,要记清楚这对剑。虽然其中有一把是假,但鸳鸯剑可是牵动许多人的人生呢。”

  江无浪看着兰青白玉般的手指慢慢抚过青铜剑的剑柄。美人是毒,这男人也是毒素。现在可好,鸳鸯剑全上了毒,这兰青是想毒谁?

  在毒兰绯之前,只怕其他摸上剑的人会先中毒吧?

  “嗯?”兰青对上他疑惑的眼。

  江无浪保持笑容道: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愿望。如果兰主子真有机会,不知会许上什么愿?”

  “我么?”兰青目光又移向那睡着的长平。长发半覆住她苍白的脸,隐约可见她眉间皱起,显然是带着疼痛入睡的。“我啊,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亲眼目送兰绯入地狱,再无其它。”

  白光大雷,大雨直落车顶,啪啦啪啦——

  *

  白光巨雷惊动了长平。

  她微地一动,神智回笼,她意识到自己埋在膝间睡着了,连忙抬头,对上兰青的目光。

  他迅速移开,又转眼扬眉望着她。

  外头下着雷雨,车里却是异常安静,也没有前进的迹象,她连忙往左右看去。

  车里除了她跟兰青,无浪跟华初雪都不见了。

  “他们呢?”她的声音沙哑,一听就知有些发烧。她将车门帘子掀开,大雨打了进来,茫茫雨势里,没有无浪他们的身影。

  “有人来抢鸳鸯剑了。”兰青嘴畔扬笑:“才出城呢,就得到消息了,真快啊。”

  长平看向他。“谁来抢?”

  “自然是相信鸳鸯剑真能许愿的江湖人了。”

  “江湖人……这么多人都想抢吗?”

  “有愿可许,自然有人前仆后继。难道,你就没有愿望吗?”

  “我……”她眼色蒙胧。倘若能愿望成真,是该许关家血案不曾发生,还是兰青不曾被封上妖神兰青之名……她,应该许关家血案不曾发生,可是、可是……她内心充满对父母的内疚。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内疚表露在她神色上,兰青忽地移止道:

  “好了,还想什么想。剑能许愿,多半是骗人的。”一顿,他又笑:“长平,你的伤,现在不疼了吗?”

  “……疼,好疼,兰青,为什么你不叫我大妞?”她低声问着。

  兰青眨眨眼,神色自若地再笑着:

  “叫什么不都一样吗?你要我叫你大妞,我叫就是。大妞,云家庄是虐待你吗?出门在外,连个上好伤药都不让你带着。”

  “纸伯伯说,少年愈合能力好,用不着太好的药。”

  “哼,不过是好听的说词罢了,你是傅临春徒弟,却没有入云家庄名册上吧。”

  “没有。”

  “傅临春要求你成为云家庄人么?”

  “没有。”

  果然是把大妞当外人看啊,兰青又问:“傅临春又收徒弟了么?”

  “没有。师父本就不打算收徒,收我已是破例。”

  “他对你好么?”

  “师父对我很好,每年他都陪我过除夕。”

  兰青闻言,撇开头不再理会她。

  马车里一时出现窒息的沉默,长平千言万语,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仔细看着戴着面具的兰青,看着看着,又觉得心里有些她无法控制的痒意。

  “别再看了。”他心里有些不快,但转向她时,又是面带微笑。“喏,把手伸出来。”

  她包扎过后的双手伸到他的面前,他轻轻替她调整一下,笑道:“依你这伤,要是半夜闹起高烧也不意外。”

  “兰青要不要摸摸我的额头?”

  他一愣,又保持笑容。“好啊。”他抚上她的额面。

  “兰青,你的手好凉啊……”跟记忆里的温暖,完全不一样了。

  “是么?”他不以为意,笑道:“你自己小心吧,有点烫儿。”他要抽回手,哪知被长平紧紧抓住。

  他眉头一动,忍住拨开她的冲动。他笑:“别闹了,都是几岁的大姑娘了。放手。”见她没有动静,他看着她的伤布又渗着血,他语气略重:“放手。”

  “兰青,为什么你不要我?”她豁出去,扑前要抱住兰青。

  这小蛮牛!

  兰青直觉袍袖一挥,将长平震开,他坐在靠近车门的地方,这一弹,眼见长平就要跌出车门。

  他又出于本能地,拉了她一把,她整个人不受控制扑进他的怀里。

  兰青呼吸短暂停顿。大妞、大妞,这姑娘就是大妞吗?为何他还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冰凉的手指想要抚过她的头发,但始终没有落下。

  “大妞,这几年来,你都作着什么梦?”他轻哑问着。

  “……只要一闭眼睡觉,我就梦见小时候。”梦着那段最美好的日子,就算傻也好,不知道血海深仇,只有兰青疼着她。

  “是吗?”他轻轻一笑:“我虽记不清那一年地牢里的细节,但这几年来,只要我一闭上眼,我就梦见那一年里无止境的痛苦。大妞,我怎么也梦不到那十年里的日子,更别说梦上你了。如果没有那十年松懈我的心防,我又如何会落到那犹如地狱的一年?”说到最后,他已隐有恨意。

  他察觉这姑娘蛮干要抱住他的腰身,他一怒之下,也不想理她是不是发烧,袍袖一挥,任她滚出车外。

  兰青咬咬牙,这么烂的武功,傅临春是怎么教她的?他寻思片刻,跟着下了马车,她正狠狈地跌在大雨冲刷的泥地上。

  她双手不便撑地,所以他弯身扶起她,笑道:

  “大妞,听见鼓声了吗?”

  大雨之中隐约有着咚咚鼓击声。

  他也不理雨势有多大,拉着她走向鼓声之处。

  “这鼓……昨晚听过。”她轻声道,目光四寻,但雨势过大,地上都起了阵阵白雾,掩去部分视野。

  他回头看她一眼,柔声笑道:

  “大妞,你一直惦着我的好,是不是?”

  她看向他。

  “不会气我,是不是?”

  “……我会气兰青,可是,我绝不会伤害兰青。”

  他不理,硬是牵着她往某处走去。

  鼓声渐大,她看见隐约的黑影,正是那个叫兰樨的跟其他兰家弟子在与人搏斗,有弟子在击鼓,华初雪在旁看着,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华初雪面色带着兴奋,无浪也在帮忙兰家弟子,但在她眼里,无浪像是在玩耍,根本没有用心打。

  “哼。”

  她看向兰青。

  兰青停步,朝她笑道:

  “大妞,这鼓声多好听,是不?它是兰家杀人时的鼓声。这几年我就靠它活着,这声音真好听,兰绯当初加诸我的一切,我也可以回报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恐惧让他们害怕。”

  “兰青,都过去了!”她用力说道。

  他狠狠瞪向她。“都过去了?你说得这么容易!关家血案对你来说都过去了?”

  她目不转睛,重复一次:“都过去了!”

  他咬牙,忍气笑道:

  “关长远有你这种女儿,是他一生的遗憾啊,连仇都没人替他报啊。”

  “仇人卫官已经死了!”

  兰青撇开头,不看她。

  远处有人窜出兰家弟子的围攻,江无浪微地一侧,有意让那人逃走。偏偏那名江湖人逃走的方向正是兰青这头,江无浪一回头,面色异变,喊道:

  “长平避开!”

  长平见兰青似乎没有要让开的打算,直接展开腰间流星锤,硬是接下来人一招。

  兰青冷冷地看着她被踹中肚腹,整个人弹了出去。江无浪一急,疾步的同时,捡起小石击向那江湖人的背心。

  无巧不巧,长平忍疼跃起,小石与她差距不过一点距离。

  “长平低头!”江无浪大惊。

  兰青绕到长平身侧,以气劲震开小石,夺取那名江湖人手上的剑,接着,他嘴角泄出狠笑,迅雷不及掩耳,反手就是一剑。

  头颅落地,溅起一地的泥水。

  鼓声终止。

  长平动也不动。

  兰青没回头看着她。

  “好快乐哪……大妞,你懂吗?这,就是我现在的快乐。”他笑,笑得非常愉快。

  *

  啪啦啪啦,雨落屋檐。

  一入夜,她还真的发了烧。

  江无浪端着苦味四溢的药碗推门而入。

  长平满面睡意,刚好从床上坐起来。

  “怎么不多睡点呢?”江无浪笑道,坐在床缘,要将药碗递给她,但见她的双手还伤着,又瞄了眼客栈薄薄的墙壁。

  隔壁,是兰家家主呢。

  “来,我来喂你。”他故意说着。

  “谢谢无浪。”她以袖尾抹去满面的汗,张嘴任江无浪亲热喂着。

  “瞧你,老说自己跟牛一样健康,这次,真的伤到根底了,是不?”他笑着说。

  长平连喝了好几口苦药,先暂停一下,自腰袋拿出蜜饯塞进嘴里掩去苦味后,才老实说着:

  “现在才知道药这么苦。”难怪以前兰青都脸露古怪地喝下它。

  “哈哈,你自己写的药方,可自尝苦果了。这药你在晚饭前已喝一碗,还要再喝几次?”

  “喝完这次再睡个觉就没事了。”她道,示意江无浪将碗举到她唇边,她一鼓作气一口喝完。

  苦药一喝完,她又出了满脸大汗,面色依旧红扑扑,却跟先前那病态的烧红不同。

  江无浪在旁看了,只觉惊奇。

  照说,江湖人的孩子,最终该走入江湖,怎么关长远的女儿好像走到另一条道上去了?

  他不由得衷心赞美:

  “你真厉害,要是公孙纸的医术能让你传承,不出十年江湖必有个小神医。”

  平常要他赞美她的功夫他只会心虚,但在治风寒高烧这上头,他必须说,她极为出色到曾有一度他怀疑关长远根本是不世出的神医,才有这样的孩子。

  她十二岁那年神智大开后,李今朝受了场风寒,长平担心她,主动守在榻前替她把脉,李今朝也不拒绝,就这么任着她搞小孩子游戏,哪知李今朝才移了碗药,一觉起来居然生龙活虎了。

  把云家庄弟子吓得差点以为长平被哪个神医魂附身了。

  后来,他才知道,是兰青曾受过风寒,那时她翻过公孙纸誊的医书,里头她挑上风寒治病替兰青抓药,那记忆留存下来,这才能融会贯通替李今朝把脉看病。

  他也深受其惠,自然明白长平的厉害,只是,很可惜兰青只生过风寒,所以,长平从未翻过医书的其它部分。

  兰青、兰青,在她的生命里影响何其巨大啊!

  “你今天看见了,那样的不眨眼,已非昔日兰青了。”他柔声道。

  长平没有吭声。良久,她才道:

  “如果我在地牢里一年,也许我连撑也撑不下去,兰青能撑下来,我只会感谢老天。无浪,如果没有他,就算我活了下来,我脑海中只会留下在关家庄的最后一夜……如果我变成只记得血海深仇的长平,你还会喜欢我吗?”

  “……”可能不会喜欢。有谁会喜欢一个成天仇恨的孩子?

  长平嘴角微翘。“所以,无浪喜欢的是兰青吧,是兰青把我教成这样的。”

  “……”他摸摸鼻子,这种歪理他是完全不想理会的。

  “我全身都是汗,想换衣服。”她道。

  江无浪替她取来买来的衣物,先替她拉开腰带,又瞄瞄那薄墙,大声笑道:

  “换衣服要我帮忙吗?”

  长平看他一眼,摇摇头。“我自己来。”

  他耸肩,背过身,笑着:“饿不饿?”

  “有点儿。”

  他眼儿一亮。“我包水饺,好吗?”

  都半夜了还包什么水饺?长平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道:“好啊,我吃。”

  “因为我做得很好吃?”他步步追问。

  “嗯,因为无浪做得很好吃。”

  “比兰青以前煮的还好吃?”

  “嗯,比兰青煮的还要好上百倍。”她面不改色道。

  他喜孜孜地击掌。“冲着你这句话,我熬夜也要做出世上最美味的饺子儿,你等我!”他兴匆匆出门去抢小客栈的厨房去。

  长平早已习惯他的作为。一谈到煮菜,无浪比她还像小孩,不是她喜欢吃,而是无浪喜欢做菜。

  如果是以前她还傻气时,无浪要她赞美,她可能不理不睬,躲到兰青身后,但现在,身为一个正常人,她必须学会配合。

  但,这样的配合她也不讨厌就是。

  她好不容易穿上衣物,再费力地重绑起头发。无浪一沉迷在厨房,除非水饺包到他满意,否则他是不会出门一步的。

  思及此,她看向左边那面薄墙。

  她出了房门,来到紧邻的房门,轻声问:“兰青睡了吗?”

  她耐心等了许久,才听得兰青道:

  “还没睡,进来吧。”

  她闻言,面色抹着喜悦,推门而入。兰青正在桌边移着茶,抬眼瞟向她。

  他注视的时间过久了,她嘴角上扬,自动当成兰青在注意她的脸色是不是好转了。

  他一身艳红长袍还没有换下,显然之前并未入眠。

  长平要开口主动跟他说话,他却不经心地说道:

  “你知道你几岁了么?”

  “……快十八了。”

  他瞄她一眼,笑道:“都要十八了,也对,思春了。小姑娘容易被俊俏的男人骗是人之常情。他替你换的衣衫?”

  “我自己换的。”

  “自个儿换,让旁的男人在旁看着,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随便了?”一顿,对上她清澄的目光,他暗暗咬牙,又撇向另一头。当他回过头时,又是微笑道:“你别把我刚才的话放在心上,你……年纪尚小,自然……还不懂,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原来,兰青说真话时会迟疑,她看在眼里,阵阵凉意在心头扩散开来,心头绞痛着。

  如果她能回到以前的傻气,只须承受兰青的疼爱,那该有多好。

  如果她不曾被拖入河里神智大开,那该有多好。

  当正常人,要背负这么多痛苦,真的太辛苦了。

  以前她时常这样想着,可是,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天要强迫她在十二岁那年醒来。

  兰青又短暂回避她的目光,他笑着坐在小圆桌旁,道:

  “瞧你,辫上的金饰要落下了,你坐下。”

  “嗯。”她坐在他的面前。

  他笑着替她缠好小金饰。“萱草,嗯?”

  “忘忧草。这是我跟今今一块选的忘忧草。”她直视他。

  他跳过这话题,观察她的气色。她脸颊红红的,带点油光,跟下午那病恹恹的样子大有不同。

  “江无浪与你感情倒好?”

  “他曾救过我。”长平轻声道:“当年如果不是他救我,我早死在河底。”

  “是么……原来他对你,有救命之恩啊。他知道你有鸳鸯剑,却不曾动心过么?”

  长平知他在暗示无浪别有用心。她低头想自宝贝袋里捏一颗蜜饯,一双男人的手伸了过来,替她打开袋子,自夹层里取出蜜饯。

  异样的香气扑面,令她心跳加快,他笑着递到她嘴边。

  “兰青不吃吗?”她问。

  “我年纪大了,这种玩意我早已经没兴趣了。”

  “……是吗?”她张嘴吃了那蜜饯。“每年我跟今今总要闹一次肚子痛,她总是陪我吃完一袋的蜜饯。”

  兰青随口应了声,心不在焉地问:

  “江无浪住在归岛,那他师出哪儿?”

  “无浪是师叔。”

  “师叔?”他扬眉:“是傅临春的师兄弟?看不出来他功夫底子好啊。”

  “无浪喜欢入厨房,如果他在人江湖前能先察觉自己的喜好,那他今天就是一流的神厨了。”

  兰青见她提及江无浪时,面色淡淡愉快。他道:“他对你可真是好。”

  “兰青。”

  “嗯?”

  “你是不是想问,他看过我身上的鸳鸯剑吗?”

  兰青本是漫不经心,听她一说,目光又落回她的面上。

  “如果兰青要看,我就给你看,只要你开口。”

  被看穿他的心思了吗?兰青慢慢打量着她,慢慢扬笑:

  “大妞,你变聪明了。”

  “我一直在看兰青,兰青在想什么,也许一开始我还不能猜到,但,久了我就能知道。”

  “哦?你这么了解我?”兰青微地倾前,笑道:“好,我也实话实说。我想要你身上的鸳鸯剑,你藏在哪?江无浪看过么?”

  “无浪没看过,看过的只有今今。”

  “李今朝?果然是她为你洗澡时发现的!”当年李今朝从一开始就在防他!

  “今今根本不知那是什么,只当是胎记。是十二岁那年差点被淹死后,我才想起,爹曾跟娘说过,这是隔代才会出现的。”她在拉扯腰带,要让他看,但手伤令她动作笨拙。

  兰青忽地压住她的手,直勾勾望着她。

  “你……当时在河里,你在想什么?”

  她看向他,不必回忆便道:“兰青呢?兰青在哪里?”

  他眉目微疑,似在探索她话的真假。

  “兰青,对不起,他们抢走我的碧玉簪,那是你给我的生日礼,我没有保住它。”

  “……是么?”

  “为什么你身上有我从没闻过的香气?”

  兰青嘴角上扬。

  “你的脸,是不是跟你手一样?”她追问。

  上扬的嘴角僵住。

  “兰青,你在兰家快乐吗?”长平不理他已有厌恶的眼神,再问:“你真的不想回家吗?”

  “……家?”兰青笑得开心。“你这傻丫头,你说的家不过是个破屋,我的家在兰家啊。”

  “每年除夕,我都在家里等你。”

  他闻言,一顿,柔声道:

  “你白等了。大妞,你白等了。为什么这次你也跟着来呢?为见我一面?只为见我—面?”

  “我知道你不想回家了。我只是来看,如果兰青过得快乐,那就够了,如果兰青不快乐,我就带你回家去。”

  兰青眨了眨眼,看她一脸严肃认真,真想大笑出声。这到底是作戏作得足呢,还是出自她的肺腑之言?

  “大妞,你爹你娘,是我害死的。你记得吧?”

  “我记得兰青自衣箱里抱我出来,为防抢剑的人伤我,你……”说到此处,那夜对兰青羞耻的记忆她不提,改了口:“你带我,四处奔逃。”

  水墨眸子冷冷地望着她。“你记得,真清楚。有时太清楚,不是好事。”

  “我记不清楚,就对不起兰青了。”

  “……是么?你这么想对得起我?”

  “嗯。”

  他有点焦虑,又移开眼。当个早死的傻瓜孩子不是挺好的吗?如果她再狡猾点,他就能看出她想报仇的心意,他就能下手了……关长远的女儿该是正直到无法容忍丑陋的事,不是吗?兰青心思漫漫,不经意又对上大妞的眼,他心一凛,直觉移开眼眸。这傻丫头的习性不改,始终用那双眼在看着他。

  方才,他是否有流露杀气……

  门外咯的一声,他抬眼,越过她的肩看向老旧的门口。

  长平本要回头,却被他拉了回来。

  “大妞,你想看看我是怎么练功的么?”他俯在她耳边轻声喃着。

  他的口鼻净是芳香,长平先是心神一荡,紧跟着觉得不对劲。世人都道,兰青借助男女练邪功,妖神兰青的名号才会一直跟着他。

  不可能!她绝不相信!武学无涯,依她之能,没有办法了解世间所有武学,但那一年,妖神之名再传时,师父曾偷渡她入云家庄汲古阁第三道大门后。

  那道门后藏着许多常人无法窥见的密史,也有武学特殊的记录。她不死心一一翻阅,足足花了三十多天,其中并没有真正借阴阳之力换来百年功力的绝世武功。

  “嗯?想看么?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男女欢情早该懂的。”

  “我不看——”她话忽然断去,兰青正轻击她的穴道,令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

  兰青笑得愉快。“大妞,你都记得很清楚是不?十五年前关家庄血案的那夜,野地苟合,我一见你就满面羞愧,那时你都记得清清楚楚,是不?我那时少年,阅历不够,一见你那单纯小眼就觉羞愧……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他又有点遗憾道:“你真要带我回家?除非,你再变回过去那个不会说话的傻孩子。”语毕,他又摸摸她的头,眼一狠,扯下她发间金饰。“萱草忘忧,少骗你自己了!大妞,血案后的遗孤该是什么模样,你仔细看看,多学着点,下次好骗我!”

  语毕,他不再看她的眼,扣住她的腰身,直接送她上屋梁。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何必踌躇呢?”兰青笑道。他头也不抬,任着长平稳稳坐在梁上,将小房里的一切看个一目了然。

  门轻轻开了。

  “兰主子,你耳力真好。”来人笑道。



  【上部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