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上)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子时刚过,鞭炮连串爆开,一大一小坐在旧屋前的长凳上,小的那只比去年古同了一点,还是一身大红毛衣裙,她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目光又落在那扇老旧的门。

  “要喝点热茶么?”大的那只继续嗑着他的瓜子。

  “兰青说我跟小牛一样健康,我不冷的。”

  “嗯,有好的身体是件好事。我差人连送三封信,提及你因祸得福,会说话也比以往聪明了,但兰青没有回应。今年你该死心了。”

  “……师父,兰青说,只要我希望,他就会一直在家等我的,每年正旦他都会陪我的。”

  “他说过这种话么?只要一个人还没死,那么,他说出的话随时都会被自己违背。兰青还没死,他的诺言自然可以被自己打破。”

  小的那只沉默了。

  良久,她才问道:“为什么呢?我以为兰青会跟我一块生活到很老,师父,兰青不喜欢江湖生活,不是吗?”

  “妞儿,能在江湖里留到最后的,既不是功夫高强者,也不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而是像兰青这种人,他天生适合江湖。”

  “我不懂。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适合也是不喜欢。”她赌着气说。

  “嗯……我年初曾跟他打过照面了。没有说话,就那么一面。”

  她迅速转向他。“兰青好不好?他怎么不跟师父说话?他没问我么?”

  他看向天空,答非所问道:“妞儿,兰青的眼睛,已经跟兰绯一样疯狂了。”

  她的个性倔又闷,简单地说就是不讨喜。如果有师兄弟欺负她,她多半不反击;若有好东西给她,她也不会给她认为不重要的人,她只会分给今今跟兰青——这是兰青教她的。

  她记得,有一年,她得到一盒珍贵点心,她收着不吃,想等兰青回来后给他吃,接下来的每一天她总是小心察看那些点心,怕兰青晚回一天,那点心就失了味道,她想一块跟兰青吃。

  最后,是今今跟她抢夺那盒发臭的点心,一把丢了,她才彻底觉悟。

  兰青不会回来了!

  不管她再如何假装点心没有坏,兰青都不会回来了!  

  长平捂住发痛的眼眸,但她的双手更痛,痛到连骨头都像被人砍成七、八十截,她咬牙闷哼一声,微地张眼,看见双手被青色长布包得实实在在。

  青色长布是她的衣衫,是她特地换上的新衣要给兰青看的啊,是谁撕下她衣裳的……蓦地,她想起野地的杀人夺剑、似火的兰青……

  她猛然起身,门外已是天白,又低头一看,自己只着破碎的衣裙,覆着陌生的女衫。

  这间小房,蛛网四结,只有床的附近稍稍清理了下。她愈见愈眼熟,心里一激动,翻身下床。

  她双手筋肉抽搐,但她不理,迅速套上那陌生女衫,疾奔出门。

  门外,是残破不堪的庭景。杂草丛生,没有人打理过,泥地的颜色偏暗红,仿佛被大量鲜血洗过……

  她心里扑通扑通地跳,走了几步,看见本该高悬门户如今倒卧在杂草间的小匾额。

  平安居。

  “大妞,这是你爹特地请大师写的,平安居,保你一生平安。”

  关家庄!这是关家庄!长平迅速回顾四望。

  她记得她记得!娘细细跟她解说平安二字的意义,那时她听不懂,只知爹遗憾她的出生,只知娘疼她!

  “看,大妞,那树有百年了哦,等你长大后,它一定还在,等你成奶奶后,它还是会陪着你,代娘守着你。”美貌妇人抱住她,笑着说。

  她看向左边早已被寻宝剑的贼人砍成数截的老枯木,热气汹涌入眼底。关家庄、关家庄,自十二岁后,最常浮现她脑海的,是最后那一夜血流成河的记忆。

  长平闭上热得发酸的眸子,任由回忆蔓延。

  本是腐朽染血的庭园,在她眼皮里化为绿意盎然,一幕幕在她周围流转——

  “我这孩子啊……”关长远虽是语气无奈,但抱起她的动作仍带着疼爱。“是有点遗憾,这两年你嫂子定要再怀个聪明孩子,以后也好照顾大妞。”

  美丽的少年在看向她时,黑眸抹上温柔。“傻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啊,不会害人。来,大妞,兰叔叔抱,兰叔叔就爱你这种单纯又傻气的性子……”

  上一刻是凉亭里兄弟俩闲聊的场景,下一刻她娘亲却随着她爹走出屋子。

  “远哥,我总觉得,兰青有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呢?”

  “在江湖上他的名声……”

  “他那样的遭遇绝非他所愿,你若这样疑他、看轻他,我们又跟那些糟蹋他的人有什么两样?”关长远看着大妞学走路,摇摇摆摆地走出平安居。

  院门外,美丽的少年对着大妞做出噤声的动作,美丽的眼眸里读不清的思绪,大妞看不懂。

  现在她懂了。

  轻风扫过她年轻的面容,她张眸走上斑驳剥落的老廊,被青布包扎的掌心轻轻抚过灰色的烂墙,回到她先前的小房。

  房口的旧门已塌,四角也早就腐烂了,她站在门口一窥本该是小孩儿的睡房。

  关长远站在门口,对着房内抱着大妞的妻子,叹道:

  “就叫长平吧。关长平,既然不能为关家显名声,那就盼她一世平安吧。”

  他与她同时步进小睡房,父亲不曾回头看她一眼,身影逐渐淡去。

  她来到小床前,娘亲抬眼笑着,也随着父亲而消逝。在她眼前,小床早已残破,她目光下移,落在娘亲倒地的地方。

  地上,仍有擦不掉的血迹。

  她低眼良久,又望向角落里的衣箱。

  “你只要记得一件事……你兰叔叔不是人!不要相信他不要接近他!他是条毒蛇,害死我们的毒蛇!”

  “大妞,你记得,你只要相信你自己的眼睛!谁也不要相信,只信你的眼睛就够了!就算你再傻,你只要认真去看,终究会明白一切的!”

  她轻轻抚过衣箱,忍着掌心刺痛,轻声说着:

  “爹、娘,我平安回家了。长平十七了,平安到家了。”

  箱子有些沉,她记得箱里不只小孩衣物,连她的玩具都在里头,奶娘的小女儿对她的玩具全无兴趣,但她一人玩得很快乐,兰青会在旁看她玩,偶有童心时陪她一块打鼓。

  长平心头一动,迅即转身,一抹红袍就在门槛后飘扬。

  红袍的主人一见她回身,直觉挪开眼,随即又拉回她的面上,淡淡注视着她。

  “醒来了啊。”他道,慢步跨过门槛。

  这声音,听起来毫无感情。如果刚才她没察觉,兰青会在门口盯她多久?

  兰青面上戴着鬼面具,明明遮住半面,只露出水墨眸子与鼻唇,但却隐隐透着……她有点迟疑,这叫风情吗?

  今今对月饮酒时,偶尔会有一种连她都动心的风情,但,兰青这有点像又不像,她没见过,心头却是忽然轻痒着,心浮气躁起来。

  “别一直盯着我。”他道。

  “兰青……”她本想问为何他不回家,但又改了话:“你变矮了。”

  兰青闻言,唇角略挑。“我哪矮了?高你一个头不止呢。”

  不,不是这样。在她记忆里,明明兰青比师父还高大,明明兰青比师父还温暖,但,现在兰青不过跟师父一般高,兰青一身红衣……一点也没有像师父那样的温暖。是她记忆出错了吗?

  兰青又笑,上前几步,拉好她的衣襟,又替她系妥腰带。

  “瞧你,要这样出门还得了?华家姑娘爱美,这衣服对你来说还真复杂了些。”这色彩鲜丽的衣裳完全不配大妞的相貌,衣比人美,说出去只怕穿衣者满面羞愧了。

  他近身时,陌生的男人气息混合着异香扑面,长平只觉这气味不难闻,她很是喜欢,可是,以前的兰青身上香味只让她安心,不像现在……总是有一种浅浅的渴望呼之欲出。

  “大妞,这几年,你过得好么?”他柔声问着。

  她抬眼对上他美丽的眼眸。

  “怎么了?你不是会说话了吗?瞧,记得这里是哪里吗?”

  “我家。”

  美丽的眼眸波光潋滥,随即迅速褪去。他又笑:

  “原来你还记得。”

  “我都记得。兰青,你变了好多。”她目不转睛。

  “你不是也变了吗?我瞧你时,还真认不出来是大妞呢。”

  “女大十八变,我老想着,一定要在十八岁前找着你,不然,你会认不出我来的。”长平轻声说,拉过他的手。

  她当没看见他的手指抗拒地动了下,轻轻捧起。他手背上肉疤交错,果然她没看错,连一点光滑的皮肤都找不着。

  “兰青,痛不痛?”

  “哪还痛呢,都几年前的事了。”

  她没抬头看他,自腰间宽袋里费力捻了颗蜜饯塞进嘴里后,又拿一颗递到他面前。

  兰青盯着那蜜饯一会儿,才笑着张嘴含住它。

  “我没料到鸳鸯剑会是你送来的。那叫无浪的男人是谁?云家庄的?”

  “无浪来自归隐之岛。”

  “是么?”云家庄主事者退隐后,多在归隐之岛度过余生,世间少有人知道岛在何处,后人虚传那是神仙境地。云家庄对大妞算很好了,竟然让她入归隐之岛。

  “那……你学医如何了?必是小神医一个吧。”他笑。

  “我学武,不学医。”

  他眨了眨眼。学武?那……也没有差。只是跟他连年来的揣测有点出入。

  “你好好休息。那叫无浪的,再晚些会来接你,鸳鸯剑我已拿到,你们可以一块回去了。”

  长平闻言,猛地抬头。

  “难道,你想索回去?”他还是笑着。

  忽然间,长平生气地打向他的手。

  他眼一眯,立即袍袖翻飞,将她震开来。

  她的腰撞上衣箱,直觉双手去抵,掌心才碰到箱面,整个身子便痛得弓了起来。

  她忍痛的能力极高,咬牙闷着气,转头看向他。

  “我不爱人碰我。大妞,你也长大了,男女之别你早该懂的了。”他淡淡地说着。

  “这倒是。”男人的声音自庭园里响起。兰青头也没回,注视着长平,长平却是越过兰青的肩,看着走进房门的无浪。

  好奇的华初雪,以及昨晚那个叫兰樨的青年跟着无浪一块现身。那兰樨手里提着被污布包裹的东西,血渗透了污布。那形体……是人头?

  “男女有别啊!这里就是长平你幼年住的小房间吗?真可爱……”江无浪笑咪咪地,皱眉看向她的双手。“受伤了?严不严重?”他心疼地问。

  长平看着他,有点沮丧地说:“不严重。”

  她一直在等兰青问她伤势,但……原来,会问她伤势的是无浪,不是兰青。

  江无浪摸摸她的头,轻叹:“没事就好。我回到营地,你早不见了,真是把我吓掉半条命,幸亏跟着兰家娃娃来……”他对上兰青的眼,笑容满面:“在下江无浪,她是……长平。”

  “也是关大妞,对吧?”华初雪插话。

  江无浪挑眉,望了长平一眼。那眼神像在说:你怎么说漏了嘴?容后再算帐。他又笑:

  “既然话都说开了,那我就直白地说吧,云家庄托我送鸳鸯剑过来,正是今天。初十相约关家庄,送出鸳鸯剑,从此再无纠葛。”

  “这是自然。你们随时可以走。”兰青没看向她。

  “就算只拿到一把真的,也可以吗?”长平忽道。

  兰青终于瞟向她。

  江无浪虽还笑着,脸色却有点沉了。“长平。”

  “还有一把,在我身上,兰青要吗?”

  兰青微地一怔。

  长平目不转睛,有点怒道:

  “世上传说,另一把剑就在我身上,这话是真的,兰青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语毕,她以手臂要蹭开衣衫。

  “长平!”江无浪扣住她手臂。“你别胡来。你忘了么?鸳鸯剑,不是你心爱的男人,怎能交给他?”

  他这话一出,表示真有其剑。兰青美目瞬间出现戾气,冷冷地望向长平。

  一旁的兰樨面色本就偏白,闻言,更加惨白,他看了那红袍背影一眼,只盼自己此刻并不身在此处。

  “怎么说?”华初雪不知将有的下场,好奇地问。

  江无浪微微一笑,又瞥向那鬼面兰青道:

  “你们没听过吗?何谓鸳鸯剑?自是鸳鸯才能合成一对剑,也是一对夫妇才能共有。这是云家庄自汲古阁第三道大门后发现的秘密,也是这两年才发现的。长平身上是有,但,她是个姑娘,你道,看见她身子的,是不是该负责任呢?”

  “那我是姑娘,我看长平的身子,总也可以吧。”华初雪追问道。

  “你是说,你想得到鸳鸯剑?”

  “我……”华初雪及时闭嘴,觑向那默不作声的兰家家主。要抢剑,她哪比得过杀人不眨眼的妖神兰青。

  兰青心不在焉。幼年大妞哪来的鸳鸯剑影子,但,关长远确实跟她提过鸳鸯剑的事……是真的在她身上么?

  他从没看过她的小身子,她逃亡时才两岁多,头三个月逃都来不及了,他怎会顾得她是臭是香,到后来她人小笨拙,四岁前都是李今朝帮她洗的……李今朝没有发现大妞身上有鸳鸯剑?怎可能?到底哪来的剑?

  他又对上长平清亮的双眼。他记不清她幼年容貌,却还记得大妞的眼睛可爱带傻气,哪像现在清明得一如关长远。关长远、关长远,像关长远那样正直的关长平,他看了就想杀人。

  “……长平?”他重复低念。

  “我本名长平,乳名大妞。”

  “是谁告诉你的?”

  “爹亲口说的。”

  兰青闻言神色遽变,所幸面具罩住他所有思绪。“两岁的事你还记得?”

  “嗯,都记得。”

  “都记得清清楚楚?”

  “一事都不漏地记得翔实。”

  兰青停顿良久,嘴角微扬:

  “我料得果然不错。兰家祖上曾有例子,痴傻的人,一朝忽地醒来,变得绝顶聪明,你果然不愧为关长远之女呢。”

  长平一直看着他,问道:“兰青,你是希望我聪明还是不聪明?”

  他笑道:“长平,你聪不聪明与我无关了。云家庄当日与我有协定,将真的那把鸳鸯剑交给我,从此双方再无交集。长平,人的身子里不会有剑,你最好别见人乱传,打乱我的计画,你回去吧。”说到最后,语气偏冷。

  他叫她长平,而不是大妞。长平心里发凉,相遇前她紧张又害怕,五年多不见兰青,不知兰青过得好不好,不知那一年牢灾是不是真如纸伯伯所说会让他留下病根;是不是如师父所说,兰青变回本性了。平常纸伯伯他们说兰青坏话,她一直都在听,却是不信居多。

  他们疼她,却毫不留情把兰青拒于门外,那是因为他们没跟兰青相处过,她跟兰青处了十年,她用眼睛看了兰青十年,所以,兰青的本性是什么她最清楚。

  现在,终于相见了,她依旧紧张又害怕,再加手足无措感……面前这兰青跟她记忆那个温暖的兰青不同了,是以前兰青都在骗她,还是当年她人小以致记忆有所出入?

  “就此别过吧。”

  她眼里映着的陌生兰青如此说着。他自始至终都很和气,和气里却没有任何感情,难道真是她当年太小,没有识破兰青在作戏?

  她对上那双美丽冷艳的水墨眸子。那美丽的眼眸迅速移开,转身即走,红袍扬起,她直觉伸手,却抓了个空。

  就此别过!

  “兰青在河岸被人带走时,东西散了一地,里头正有一匹少女用的柳色布,我想,他是回程想给你的惊喜。”李今朝柔声说着。

  “嗯,今今,我等兰青回来时穿给他看,他看了一定欢喜。”

  她垂头低看包扎在双手的柳色布。兰青根本不记得了,那柳布,她一直收在箱子里,她想让兰青看他亲手送她的布穿在她身上的模样,可是……他完全没有印象!就这么无情地走了!

  江无浪轻咳一声,摸摸她没扎辫的长发。“长平,不是都说好了吗?你答允你师父,只要兰家家主认不出你,你就回庄里。现在可好,你自己先泄密了,这样吧,我替你保密,但你得先陪我绕一绕,玩够再回去,好吧?”他等了等,没等到她反应,他暗声叹息,柔声道:“你承认另一把剑在你身上,依他个性,没有当场杀你取剑己算念旧情。长平,你也看见他是怎么杀人的,他已经不是你心里的兰青了。”

  她不语。

  她目光蒙蒙地盯着双手上渗满污血的柳色布,接着,她透过十指,看见足前干涸十五年的血迹。

  那一夜,娘将她塞入衣箱,就这么倒在这里走了……她慢慢跪在地上,轻轻擦着那早黑的血迹。

  “……无浪,十五年前你在做什么呢?”

  江无浪站在一旁轻声道:

  “十五年前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成天吃喝玩乐,是个无忧无虑的小胖子呢。”

  “是吗……十五年前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娃娃,十五年前我娘就倒在这里,我们同样度过那一天,为什么命运却大有不同呢……我只知道她疼我,可是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她有点迷惑,低语:“师父说我爹死后,抢剑的人找不到鸳鸯剑便把他分尸。无浪,我听了心里很痛,可是,我也知道若是云家庄任何一人遭此待遇,我心里同样会痛。”

  江无浪轻叹一声。

  她又低声道:

  “再给我多一点日子,再给我多一点日子了解你们,我一定会哭出来的。”语毕,忽地在血地上用力磕了几个响头。

  “长平!”江无浪吃惊,本要脱口“脏”,但及时闭嘴。那是她娘的血,子女跪母天经地义。

  但那声响实在太过巨大,又令他想起长平乖巧的个性里有倔气的一面。他等着她磕完三次头,正要扶起她,她又出乎他意外地冲出去。

  “长平!”

  长平一路狂奔到前院。

  兰家马车已备好,十来名着黑衣的兰家弟子正准备上马,而那一抹血色红袍已人马车。

  “兰青!”她大叫。

  过了一会儿,那车帘才掀了半开,鬼面探出的同时,长平已扑到马车,让兰青着实愣了一下。

  “兰青,我跟你走!”

  兰青思绪全停,他目光落在她额上鲜血,她靠他靠得极近,她呼吸急促,几乎感染了他,令他不只心跳加快,还隐隐带着推开她的冲动。

  他勉强笑道:

  “你胡扯什么?”

  “我跟你走!我知道你拿剑做什么。你要引那个害你的兰绯,我可以帮忙!”

  “你能帮什么?”他上下打量她,失笑:“一见你,就知你的底功极差,差也就算了,天生资质不如人,又能帮我什么?”

  她踮起脚尖,再朝他靠近些,近到兰青本能的屏息了。

  他注意到她为了站稳,双手抵住车箱两头,昨晚大妞双手抵剑,剑刀几乎入骨,可以说是手伤极重,现在她在干什么?

  兰青眼一瞟,又见那青色包扎的布隐约已渗出血,他再一转回,她鼻头已在出汗。

  他心里浮躁感更重。

  “我可以帮你。另外一把鸳鸯剑在我身上,兰绯迟早找上我!不!他已经找过我了!”

  兰青一听她公开坦承她身上有鸳鸯剑,暗自咬牙,幸亏兰家弟子并不近身,是以没听见这话;接着,他又听见兰绯出现在她生命里,眼露精光,问道:

  “什么时候?”

  “除夕夜。有人敲我们家的门,那人易容过,身形跟你差不多,身有底子,他一见师父就离开了。师父半年前得知兰绯还活着,提起这事,怀疑那人就是兰绯。他来找我,一定是想挟持我或杀了我来对你示威。你一天没有引出兰绯,我就一天得不到安宁,那当然是跟你走比较安全了。”语毕,也不管他是否同意,双手一撑硬是翻上马车。

  兰家弟子没见过这么蛮横的姑娘,而且还是对家主蛮横,一时之间呆立原地不敢动弹。

  兰青直觉避开,任她翻进马车。她渗血双手还撑在车板上,他手指一动,下意识要扶她一把,忽地,有人托住她的腰身,轻松送她入马车。

  兰青看向车外,目光冷冷道:

  “你们这是在蛮干么?”

  江无浪哈哈一笑,有点无可奈何地说:

  “没法子,长平她就是这性子。也不知道这是天性还是谁教的,说乖的时候真的很乖,倔性一起,就跟个野蛮人一样,连她师父的帐都不买。”

  那语气带点宠溺,兰青多打量江无浪几眼,再转回长平面上,试着挖掘出这两人间到底有多深的羁绊。

  这长平……明明记忆里他对大妞充满感情,为何看着这张老实的少女脸,他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神色自若,笑道:

  “好啊。既然你想跟上来,那就一块走吧,但,你会有什么下场,我可不负责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