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上)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咯……咯……

  细微的声音惊动他。

  他手指动了动,却不急着张开眼。他真是傻子,竟被感情控制了理智,大妞哪会找他啊,偏他一听大妞失踪,就乱了分寸,这才着了卫官的道,大妞只怕也陷进卫官的手里了。

  咯咯声断断续续响着,听起来像……孩子忍不住发出的抽噎声。

  他迅速张开眼眸。

  映入眼帘的,是天然的黄土密室,墙面上有烛台,他藉着微弱的烛火扫过密室,停在角落里一身毛衣毛裤的红娃儿。

  “大妞!”他要起身过去,发现全身穴道被狠狠封住。他咬牙忍着蚀骨的痛,慢慢撑坐起,他对着她柔声喊:“大妞,你过来。”

  角落里的小人儿没有动作。

  墨色剑眉轻拢,他又轻声道:

  “大妞,你过来,我不方便,你兰叔叔身上有伤。”

  小小的屁股这才用乌龟的速度蹭着地,慢慢挪往他这里。

  大妞不是早会走路了吗?兰青虽觉疑惑,但还是抱过大妞入怀。

  他摸摸她小小头颅,道:

  “大妞真乖。”他扮笑地把她的小脸抬起,顿时愣住。

  大妞的右脸青肿发紫,小嘴巴紧紧抿着,嘴角还破到流出血来。卫官下手太重,以为打个小娃娃就能逼出话来?

  兰青面色微怒,抹去她脸上薄薄的泪。一般小孩早就哭得满脸都是泪了,哪像大妞拼命张着眼,忍不住了才让眼泪滚出来。

  “大妞乖,真能忍,没哭出声来。还有哪儿疼吗?”他哄着,大妞却只是扁着嘴,直到忍不住才张开小嘴发出声响。

  看起来似乎没事,他轻拍她小小的背,感觉她瑟缩一下,他的食指抚过她背后毛衣,有裂缝……

  他拉过大妞,看见她的衣背被割上长道口子。他心一跳,赶紧替她拉起红色的外衣内衣,小小嫩背上果然有道浅浅的血痕。

  卫官这次是铁了心,不打算拐弯抹角了!他小心地替大妞拉拢衣物,背刀是吓唬大妞,脸上这巴掌才是下了十足重力,但大妞不肯说话,就算弄死大妞,也不会有个结果。

  他寻思片刻,要拉开大妞跟她说个清楚,哪知他的上衣被扯动,正是大妞一双小手紧紧攥住他的衣服。

  刹那间,他心里竟有喜意!

  明知在这种时候、在大妞捱疼的这时刻,他不该如此想法,但,他就是掩不住心里狂喜。

  如果再能选择一次,他想着,那就让大妞捱痛,大妞才会赖住他……这种异常心理,不就证明他在江湖打滚多年,早已变得扭曲了吗?

  他轻轻摸着大妞的头,在她耳边说着:

  “大妞什么都懂的,也没忘记说话,是不?晚点,一定有人来问你,是不是见过鸳鸯剑,不管他问什么,你一定要开口,说剑的藏处已经告诉兰叔叔了。”

  大妞没有回答他。

  他硬是捧起她的小脸,望进她的小眼睛,一字一语清楚说着:

  “大妞,你想再看见今朝姨吗?如果想再跟今朝姨玩,就照我说的,有人问你,你就说兰叔叔知道,懂么?”

  她看着他,抿着嘴不说话。

  他淡笑,又摸着她的小头。晚上她跟李今朝出门时,她细软的头发被李今朝绑成好几条细小的辫子,十分可爱,他不得不说,就算大妞偏向她爹的长相,毕竟是女娃娃,真好好穿衣打扮,也是个可爱的小娃娃。

  他虚软地靠向冷硬的墙壁,任着大妞窝在他怀里。明知大妞是找熟人的安全感,但他还是十分高兴大妞主动的亲近……真的非常高兴……

  他合上眼,轻声道:

  “大妞……如果这次能活着,我把恶习都改了……你跟我,找一处……像家人一样生活,好不好?”

  大妞自是不会回答。

  他内心轻笑着。也对,对他来说,美梦一向会在最后一刻破碎。

  什么都不要想,有人践踏他,他就顺应而受,与其惨死在人家手下,不如为自己图谋虚幻中的欢愉,这才是妖神兰青能活到现在的真正原因。

  *

  喀的一声,石门被推了开来。

  兰青懒洋洋张开美目,似笑非笑地挺直腰杆,硬把大妞自怀里扯下,取下腰带,笑道:

  “我还在想,大叔什么时候回来?”小爪子拍开他蒙眼的动作,他毫不犹豫使了四分力击在大妞背上,大妞痛得趴倒在地上。

  他慢吞吞地蒙住大妞的双眼,再把大妞过长的袖口在她拳头处打了个结,让她没法扯下带子。

  “我等大叔很久了呢。”他眼角一挑,春眸流媚似水地睇向门口的中年汉子。

  “你……等我?”中年汉子有些发愣。

  “是啊,大叔不知道我中了凤求凰吗?没有人陪我度春宵,我很容易见阎王的。”他不动声色起身,硬是把大妞轻轻踢到角落去。

  他听到大妞的小拳头愤怒落在地上,内心不由得发笑。他不理衣着凌乱,微敞粉腻胸膛,负手偏头步近那中年汉子。

  “官哥没告诉你,是不想你替我解毒么?”

  中年汉子见他一身异常妩媚,墨眸里春水荡漾,唇红齿白,明明就是个勾魂的美人种儿,怎么在城里看他,却只是一个普通好看的少年而已。

  “嗯?大叔,你愿意帮我么?”

  中年汉子立即赏了他一巴掌。“妖神兰青,你以为我不知你想做什么?你身上匕首早就取走了,你想杀我逃出去?”

  他颊面微肿,那双风情荡漾的瞳眸里明显抹过恼意跟委屈,妖媚之中又带着我见犹怜,煞是好看。他恼道:

  “我杀了你,还有个官哥,我是傻子才会逃!你不帮我,就随便找个人进来,别在这里碍事!”语毕,转身不理。

  他瞧见大妞还在生气捶地,想要挣开袖口的结,心头不由得柔软。傻大妞,他心里这么想着,关长远,你的女儿真的好傻。

  不出他意外的,身后有人饿虎扑羊压他在地。

  “哼,卫官要我小心你。你只是个没用的贱人,想用簪子杀我?”中年汉子抽出他发间玉簪抛掉。“我看你怎么杀?贱人!”

  大妞的小拳头急促了,兰青心头还是想笑,傻大妞傻大妞,就算解了袖口又能做什么?可惜他没塞住大妞的双耳,这种事小孩子哪能听?

  中年汉子猴急想吻上他诱人的嘴,兰青才要迎合,就越过汉子的肩,看见门口的男人。

  “你要敢亲下去,你就没命了。”

  黑鹰卫官的话如冷水兜了下去,中年汉子仓皇跳起来。“卫爷,我不是故意……”

  “你以为拿掉他的武器,封住他全部穴道,他就没法杀了你吗?他的嘴、他的手,甚至他的头发都能杀了你,你敢不敢赌?”

  “官哥对我真了解啊!”兰青笑着,忍着痛慢慢起来。“太了解我的人,我束手无策了。”

  “鸳鸯对剑呢?”

  “鸳鸯对剑?怎么?你手头已有一把,现在找理由除我灭口?”

  “我的剑,被人偷天换日了。”

  兰青一怔。“是谁干的?”

  卫官眯眼,甩他一巴掌。“谁干的?世上谁知我有其中一把剑?你说,会是谁干的?”

  “我对你的剑一点兴趣也没有,岂会去偷?”偷剑者绝不会是他,那还有谁会知道卫官有其中一把鸳鸯剑……傅临春!

  卫官不知兰青此刻心思,走到大妞面前,冷声道:

  “你是没有兴趣,但你为了关大妞,不得不偷。”

  “胡说八道!我会为这傻妞干下找死的事吗?”

  “不会吗?”卫官出脚极快,那一脚直接要往大妞下巴踢去,其力道之重,大妞的小头颅一撞上后面石墙,只怕立时脑浆四溢。

  “住手!”兰青疾前,不及卫官出脚快,但卫官临时改变角度,重重踹飞兰青。

  “不就是条自私自利的狗吗?关长远是拿什么喂你,要你这么卖命?”

  兰青抹去嘴角血丝,躺在地上笑道:

  “关长远说,黑鹰卫官不是好人,与其鸳鸯剑给你,还不如给我呢。”

  “什么意思?”

  “只要我保住他家后人,大妞那把剑就是我的了,我再去偷你的,我不就可以从心所欲的许愿?”

  “关家那把剑已经在你手里?”

  兰青哈哈一笑,悠闲地看着卫官,吊儿郎当问着:

  “官哥,你说我要许什么愿呢?我是要让我所有恨的人全下地狱,还是成为江湖皇帝,你说哪个好?”

  卫官瞥向大妞,疑道:

  “这小鬼我吓她打她,她都不肯说话,她竟然告诉你?”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带她跳崖逃生,一路逃了三个月,这苦肉计还不灵光?”

  “她不只是哑巴,还是个傻子,我怎么打她,她都不吭声,一个傻子怎会告诉你?”

  “她不是哑巴也不是傻子,难道你没有听到她的哭声?何况,官哥,就算是粪土之墙,由我兰青下手也能涂了它。”兰青一直听见大妞在发怒捶地。

  捶得好啊!在卫官眼里,大妞如此愤怒,必是为了这个兰叔叔背叛她。哈哈,要大妞作戏还不如这种巧合呢。

  “剑呢?”

  “我千辛万苦得来的剑,为何要白白给你?”

  “这都只是传说,你拿了未必有用。”

  “我不试试怎会甘心?官哥你也知道我这身子的毒,这一辈子我是不可能以这身功力杀死下毒之人了,能有这种机会我不会放过。”

  “你不怕我杀死关大妞?”

  兰青看着大妞,嘴角不屑撇笑:

  “为什么我会有‘只要对方好,我怎样也无所谓’的笑容,你明白了吧?这三个月我作戏都以为是真了呢。我是不愿关大妞死,毕竟她给了我一个报仇机会,好吧,只要你放过她,我愿意分你一杯羹。”真是奇了,平常他在乎大妞怎么看他,所以他在大妞面前总是言辞小心,现在他反而不在意大妞是不是又误会他了。

  “你能分我什么?”

  “只要这把鸳鸯剑真有许愿神力,我杀死兰家家主后,兰家一切都归你。”

  “兰家家主?你身上的凤求凰是他……”

  “是啊。”兰青笑着:“官哥,江湖上一直没有人察觉我跟前任家主长得很像呢。”

  卫官诧异万分,细细打量起他。

  “兰家家主对亲弟弟下手,这个弟弟讨回点公道,天公地道吧。”兰青道。

  “兰家一向单传……”

  “我是私生子啊。他面目奇丑,妒忌我恨我,前任家主死后,他便在我身上下了凤求凰,一脚踢我出兰家。这种事多不光彩,你要我说几次呢?”

  “剑呢?我怎知你这一切是不是骗我?”

  “好啊,先给你一把。这三个月来我住在城里李今朝家里,剑自然在她手上。我跟她说,那是我的伙食费,等我凑齐了一两必会赎回。”

  “你把剑交给一个老百姓?”

  “交给那种不懂武的百姓才好,她不知剑的奥妙,你快去赎再放了大妞,我们就一块再拿另一把。”语毕,闭上眼不再理他。

  卫官立在原地久不言语。要是兰青说把剑交给一个懂武人,他绝对怀疑是兰青设下的陷阱,但如果剑在一个小老百姓手上,随便抢抢也抢得来,兰青用这法子骗他就够蠢了。

  他略查过李今朝,不过是个卖劣酒的孤女,跟个混吃等死的小老百姓没两样,没有什么江湖人脉靠山……

  “如果你骗我……”

  “那你就回来找我啊。难不成我跟大妞还会消失在密室,还有谁来救我?”

  卫官冷笑:“确实。你这人,压根没个朋友,说起来也是挺可怜的。”他又看向那愤怒的大妞。他问:“为什么你要蒙住她的眼睛?”

  “因为小孩子的眼睛最干净。”兰青毫不考虑道。

  卫官仰头大笑:

  “你也有觉得自己脏的一天吗?要不要我找个人来让你脏个彻底?”

  “哟,官哥不怕我的嘴、我的手都能杀人吗?”

  “我找七、八个人进来盯着你,难道你还能一块全杀尽?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这些人不会找你麻烦的。否则你就要自讨苦吃了。”

  “就等你回来了。”他不以为意道。

  兰青听见石门一合上,吃力地转头看向角落。大妞终于挣开袖结,明明背在痛,还努力想扯下缚紧的眼带。

  兰青微微一笑,爬过去,替她解开眼带。

  当那对小眼珠瞪着他、小爪子用力打着他时,他笑得更畅怀。

  “大妞,你生气时,真像头小白熊,如果脸不青紫更像。”他摸摸她小小的拳头,拾起不远处的碧玉簪。

  “大妞,渴么?”

  她不理他。

  他轻笑,簪子的尖处划过手臂,浓稠的暗色鲜血喷了出来。

  小眼睛又转了回来,看着他直流出来的血,她又抬头看向他,用力拍打他的身体。

  他掬了点血,道:

  “大妞,张嘴。”

  她嘴巴紧抿着,还是打着他要他包扎。

  他皱眉。“大妞,听话!想要活着出去,就听话,难道你不想替你爹你娘出气?”声音厉了些。

  大妞的拳头停下,红红的小眼睛看着他掌心里的血。

  “快点,张嘴。”

  小小的嘴巴终于不情愿地张开。

  他笑。“真乖。原来你还真的听懂呢。”

  香香的血味滴到她嘴里,跟那天她闻到爹身上的臭血味不同。她一看见他停止喂食,又一直拍打着他流血的手。

  “大妞要我快点包扎吗?不行呢……大妞,别动。”

  他起身,又将伤口狠狠戳大,任着鲜血如泉喷洒出来。

  “大妞,既然你都听得懂,那么,那一天发生的事你都听见都看见了,是不?你兰叔叔是坏人呢。”一顿,他轻笑出声,没料到自己在大妞面前遮了这么久,到头仍是捅破了。他没有回头,又轻声道:“你兰叔叔从小到大,还没遇过像你爹那样的好人呢。兰叔叔在家里时总是防着身边所有人……兰家跟关家不同,不防人就活不下去,可是到最后,我还是被有着亲生血缘的哥哥骗,可见我防人的功夫太弱。”

  他在石洞里走动,任着鲜血洒到每一处。血不够了,便在皮肉上再划开另一道,毫不手软。

  他一直听见捶地声,但他只是面带微笑,不理她继续道:

  “你兰叔叔的哥哥以为兰叔叔被下了凤求凰,将在江湖上生不如死,到最后自绝而死……哪可能呢?我韧性很强的,他下凤求凰,那我就随意人生吧,不顺水而流,是活不下去的。有人信了他放出的风声逮住我,那我就任那些人为所欲为,人嘛,不就这么回事?我想,我熬下来就是为了过一段随心所欲的日子……直到遇见你爹,我才明白我一直渴望一个得不到的世界。”

  他没听见大妞捶地声,回头一看,大妞的一双可爱小眼睛正瞪着他。

  他唇色雪白,开心笑着:

  “大妞在认真听吗?真好,我刚才说到哪里……我说,我才明白我一直想要另一个得不到的世界。如果我跨足到那个世界,是不是就把过去的一切彻底消灭?这世上有兰青这般,也有关长远那般,我想要进入关家干净的世界,可是,最后我还是毁了那个世界。我早就后悔了,早就不想毁关家,那天我缠住卫官,却还是无法阻挡他雇来的人手……”

  他停顿片刻,失笑。还在解释什么呢?当日他没有尽心尽力阻挡关家惨事发生,明明可以力战卫官,但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即使以命相抵,也无法杀死卫官,那么关家灭亡是必然,他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性命?说到底,他自私自利,难以更改了。

  他偏着头听自己鲜血落地的声音。滴答滴答的,每流一滴,就多一分机会保住大妞……每流一滴,他就发自内心的快活,这不是心里有病还会是什么?

  过一会儿,他又柔声说道:

  “大妞,你活着出去后,就忘了这一切吧。忘记你的爹你的娘,还有我。李今朝是个好姑娘,傅临春夺去那把剑,定是代你拿回关家的东西,他们跟我不一样,都是温暖的好人。以后你跟着他们,一定会过得很好很好……”

  大妞失踪,傅临春会全力寻找,此时卫官潜入李今朝那里,云家庄就能循线追来,到那时……卫官名号为鹰,不喜结党只会雇人,人也不会雇得太多,卫官宝贝那对剑宝贝得紧呢,怎会让太多人进入这计画?只怕当时受雇灭去关家的人手都一一解决在卫官手里了。

  他也猜测跟着卫官的只有七、八人,不会再多。这些人将全力盯着他跟大妞,而卫官则亲自去取剑。

  他全身无力,跌坐在与石门有段距离的角落里。他意识有些模糊,听见大妞在爬行,遂轻声道:

  “大妞,避开那些血。”

  没过多久,大妞爬进他的怀里。

  他轻轻喘着气,失的血有些重了,他又问:“大妞,有没有闻到血味?”

  他等了等,感觉怀里的小人儿轻轻撞他,小手压住他的伤口。

  大妞真傻,这样压他,他会痛的,但疼得很愉快。这是自关家血案后,大妞与他最亲近的一次呢。

  “那……很香吗?”

  她又轻撞着他的肚腹。

  他费力地笑着,喃道:

  “关长远,这回我真拿命来赔了……这种事我怎么干得出呢?我不是肮脏的妖神兰青吗……怎会为了你这个小小傻妞干这种事……”

  兰家人的血,只要放血过重,血味足够令七、八人当场昏迷数日,再重点,那就是直接陪他见阎王了。

  要解药也很简单,直接服食他的血即可。

  活着的人体实证一名,前任家主。

  现任家主在前任家主垂危时大胆测试,当场死了七、八名押来的外人,前任家主也提早死去,当时他就在旁冷血到不去阻止这一切。

  所以,现在是报应临头了吧。

  他有些发冷了。

  自那中年汉子入内后,一直照他设想所走,包括卫官去取剑,派所有人来守着他,目前为止他都推敲正确,那么接下来他也不会出错才是。

  有九成机会,李今朝会作戏让卫官认定他在骗人,而云家庄尾随卫官而来,先行观察再救人。

  但他等不及了,卫官一察觉其中有诈,必先拿大妞开刀,到那时,云家庄再营救也是晚上一步了。

  他得先替大妞铲除这些人,否则到头大妞不幸惨死,他会悔恨终生

  石门被开启,他下意识地护住怀里的小白熊。现在血气正浓,正是死人的最佳时机。

  现在,只剩卫官。

  傅临春,如果你连一个卫官都无法及时杀死,那你就比我还不如了。

  关长远,你的女儿我用命保护了!这次,我看见你后敢大声说:这就是我的义气!关长远!

  *

  “大妞,其实你根本不是兰青的小孩吧?”

  他意识本是蒙胧恍惚,李今朝这话直接划破他的意识,令他神魂猛然震回。

  他没死?

  “我怎么看都觉得大妞你聪明,你爹是笨蛋,笨蛋爹怎么会生出聪明女儿,是吧?”

  他的手臂伤口被轻戳而痛入骨心,接着他听到李今朝惨叫:

  “大妞,你打我!我戳戳你爹,你也不高兴啊,这么小气!真是,那我戳你好了,我戳戳戳……算了,你脸肿成这样我哪舍得。”

  “好了好了。”公孙纸道:“我看小娃娃也饿了,你到粥摊买碗粥吧。”

  “大妞不爱吃粥,她爱面,偏偏隔壁面摊收了,我过街去买吧。五爷,劳你看顾了。”

  兰青等了等,木板门终于合上。屋内除了大妞外,还有公孙纸轻浅的呼吸声。原来这不是梦,他真的苟活下来了……

  床边忽然震动一下。

  “你这小娃娃,真是。”公孙纸委屈道:“大伯伯也不过是累了,跟你一块挤挤,你这么小气做什么。也对,我要坐在床边,就把你挤掉了,来来,大伯伯再替你把把脉,看你吃了你爹的血有没有问题……咦,不小心又把到你的小小脚了,你的脚怎么跟手长得一模一样呢……大伯伯的冷笑话还是没法逗你笑吗?”

  屋里寂静一阵。

  公孙纸才又道:

  “你这孩子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可遇事也不会大哭大闹,在你爹身边长大,不知会不会改变?你爹啊……”公孙纸一顿,有意无意地说:“要自绝护你本是一番美意,但他下手过狠,明知密室外的走道极有可能空间狭小,血气就算散去,也散得有限,傅临春可以不受此影响,但尾随他的其他云家庄弟子就惨了。我不信这一点他盘算不到,他这般狠毒的心理,将来你学了十足去可怎么得了?你不懂?没关系,有人懂得就好。”

  兰青眼皮一动。

  “小娃娃放心,你爹失血是多了点,但有我在呢,他想死还真不容易,只是……你道,我跟他谈条件好不好?我替他解了凤求凰,你呢,就跟我走。一个人的恶习若是自十五、六岁养起,那还有得改;若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要更改就太难了。你爹就算有心向善,它日再来一次,怕也是会牺牲那些想救他的人,难保不会有一天连你都被他给害了,不如你跟我走,十五年后,你将会是个可爱善良的小姑娘,好不好啊?”

  不!兰青心里有丝慌张。明明他已允傅临春留下大妞,但……但……

  “你爹也不必担心黑鹰卫官。云家庄是中立没错,但对于那种屠尽家里人口的下三滥还是看不过去的。小娃娃,你瞧,凤求凰一解,你爹原有的功力全数恢复,将来他想在江湖腥风血雨都行,但,那时他带着你,你只会是麻烦啊!还不如跟着伯伯走,变成一个小医虫,你说好不好?”

  大妞不会说话,自然也不会回答他,反正公孙纸也不是真要说话给她听的。

  “哎,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懂不懂养孩子?”公孙纸摸摸大妞的头,又看看床上的少年。“我晚点再过来吧。”

  公孙纸离去后,大妞揉揉小眼睛,小心地爬起来,摇摇摆摆跨过他,再一屁股坐到床的内侧来。她正要专心看着兰青,却发现兰青已经转醒。

  兰青伸出手轻轻触摸她还有点青紫的脸颊,问道:

  “大妞,还痛不痛?”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声音粗哑难辨。

  大妞看着他一会儿,忽然低头玩着自己的口袋。

  他试着想抱她入怀,但全身实在太虚弱了。大妞脸上青肿消了不少,应是过了好几天,但他仍是衰弱得很,可见失血过重。

  他微微一笑摸着她的小头,道:

  “到头来,你的全家之仇还是云家庄替你报的……大妞,我……我……”兰青迟疑着,嘴里那种“以后你就跟公孙纸学医”的话,终究说不出口。

  他想,再等等吧,现在他太虚弱所以话说不全,不如等他康复了,再跟大妞好好告别。

  大妞从口袋里找到什么,拿出来递到他面前。

  他一怔,望着那支碧玉簪。

  簪上无血,可见有人曾心细擦干它。

  大妞见他不接,小屁股往前蹭了蹭,小手又向前递了递。

  他终于接过,轻哑道:

  “大妞,你真乖,还懂替我拾回簪子。”想要摸摸她的脸,又见她继续低头挖着口袋。

  她又要从口袋里拿出什么?这口袋是李今朝替她买衣时加上的,让她随时放些喜欢的东西。

  小孩子老是喜欢塞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吗?李今朝当初是这么说的。他确实不知道,甚至,他连大妞喜欢吃面也没有察觉,他根本当不了好父亲。

  其实,当不当她的爹,他不在意,他只是希望大妞陪在他身边。只要大妞在他身边,他就能还欠长远兄的情,还一生也好,总能还清的……

  大妞的小手在他面前摊开。

  兰青瞪着。

  那是一朵白色小花,花瓣早就烂了,还掉了好几瓣,但大妞还是很小心地把它摊平,再递给他。

  这样的小花,多常见。野地有,花铺有,正月十五那晚也有。

  “……接到花今年心想事成好运到……大妞,你这是特地接来送给我么……”他轻喃着。

  大妞没点头,小眼睛一直看着他。

  他小心翼翼地接过,目力有些模糊了。“大妞……你不讨厌我么?”

  他使尽力气半坐起来,用力将有点抗拒的大妞抱进怀里。

  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其实大妞是不讨厌他的?是不是可以认为大妞并不记得那一晚血腥,她还当他是她的兰叔叔,是那个在关家与她十分交好的兰叔叔?

  是他不愿承认,他想要大妞陪在自己身边,不是想还关家的情,而是……而是……他想要有个人陪着他,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曾做了什么事!

  这个人,不会是怀有目的。在他眼里,人人都是怀有目的接近他,唯有大妞这个单纯如白纸的孩子他可以放心。

  中了凤求凰也好,将来功力恢复也好,他想要一转头就能看见令他安心的人,想要有一个能够抛去他的自私,尽情去疼爱的一个人。

  一直没有这个人……一直没有这个人……他一直是孤独的,不知有人陪伴的滋味,即是关长远对他如兄弟,但对他而言,关长远始终是属于其他人的,是属于其他世界里的陌路人。

  “……真怪,大妞,明明兰家人该只图自己利益,云家庄肯为你着想,我虽不愿意却也为此欣喜……”他埋在大妞小小的小肩窝里,眼眶发热。

  这种心情陌生又难受,以往他只为自己欣喜过,哪会为了他人而高兴?他知道大妞跟着云家庄,对她的未来只有好处,可是……可是……

  “面来了面来了!”李今朝以肩头推门而入,双手捧着面碗,正好看见兰青背着自己,而大妞被紧紧抱着,那双小眉头使力皱着,小嘴都下垂了。她本想喊:兰青,你抱得太用力了……

  但,她一顿,把面放在桌上,当没有看见兰青故作自然地转身、大妞肩头上的一片湿意。她搔搔脸,假装不经意道:

  “大妞啊,如果可以,真希望你能留下来呢。”

  兰青深吸口气,微笑道:

  “我正有此意,大妞就托……”

  李今朝又继续道:

  “刚才我回来时,遇见隔壁面摊老板,他正跟人谈卖摊的事,那个……反正,大妞也爱吃面嘛,你要不要顶下那个摊?面不会煮不要紧,我找酒楼师傅来教你,怎样?”

  兰青瞪着她。

  李今朝自他怀里硬抱出大妞,大妞像逃难似的手脚紧紧缠住她。

  她拍拍大妞的小头,嘴里又道:

  “就算你想飘泊江湖,也得等大妞大一点吧。在那之前总得讨生活,既然在哪都得生活,还不如就近相互帮个忙,怎样?”

  是啊,他曾想过,若是跟大妞生活,就寻一处地方平静过活,但……细节还没想过,何况云家庄……第三个主子李今朝完全不知傅临春驱他的打算?

  他目光又移到李今朝正喂着的大妞。大妞现在连汤匙都用不好,真饿极了,没人喂她,她会直接用手抓来吃,如果有时间教她,他的大妞不一定会比其他小孩差……

  公孙纸认为他年少气盛,无论如何是无法过着一般百姓生活的。

  傅临春认定他无法摆脱兰家人的身分,再怎么隐忍也流有兰家的恶血,迟早大妞会受他牵连。

  但,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内心,他虽年少,却已经经历许多江湖丑恶,能够与大妞安静过活,他求之下得。

  他低头看着自己紧握不放的小白花。

  “兰青?”

  云家庄能将江湖与一般生活融合,他一定也能做到。也许他不能马上摆脱过去,但时间一久,他定能跟大妞成为一般百姓,就这么相依为命顺遂地过下去。

  何况,他有云家庄第三主子撑着,就算傅临春想赶他,也得考虑会不会起内哄;这城里有云家庄,大妞也可多些保障……他寻思片刻,看向大妞。

  大妞正紧攀着李今朝,小眼睛越过她的肩看着他。

  他终究选择对自己的私利,稳声道:

  “好,我顶下那面摊,以后就要请你多多照顾咱们父女俩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