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上)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啊,你这个娃儿闷不吭声真不讨喜。臭死了,你想上我的床,就得把衣服脱光……算了,明天带你买件新衣再换吧,可别你没死在外头反倒冻死在我家里,我岂不成罪人?乖,抱着这汤婆子才能取暖,懂吗?”

  大妞!兰青猛然弹起。

  他几乎是一张眼,便冷静地打量四周。这是一间普通而温暖的小屋,屋内火盆一直在烧,却不见大妞的小身影。

  他暗暗吸气,体内气血尚可,于是小心地翻身下榻步进内室。

  大妞正躺在床上,而一名少女背对着自己坐在床缘,一直偷拍大妞的小脸。

  兰青眯眼,开口:“你是谁?”

  少女转身看着他,爽朗笑道:

  “你醒了啊!我还在想,待会过年的鞭炮会不会吵到你呢?我叫李今朝,如果不嫌弃,就一块过年吧。”

  这少女,约十五、六岁,生得美丽,眉目间洋溢着无拘热情,使她浑身看似活泼灵巧,衣着平凡,像极民间的小老百姓,但,又怎知这少女是不是哪儿派来的暗桩?

  兰青本性本多疑,正要展露他天生娇娆诱她说出实话,忽然,他看见大妞爬起来往这里望来。他心一跳,直觉敛起所有媚色,正色抱拳道:

  “李姑娘,蒙你相救,要不,我跟大妞,真要冻死街头了。”

  “大妞?原来你这娃叫大妞啊!”李今朝哈哈大笑,捏着大妞的小嫩脸,大妞就像个布娃娃一样动也不动,令李今朝啧啧称奇:“真听话。”

  她看见大妞小脚把汤婆子踢远了,她又拿回来塞进大妞的被里,笑嘻嘻地搓暖大妞的小小嫩脚丫,再偷袭她的小脚板。

  大妞的小眼睛移到李今朝脸上,又迅速拉到兰青面上。

  李今朝又笑问:“你跟大妞是兄妹?”

  “……我们是父女。”兰青小心地瞥向大妞。

  虽然大妞还在看他,却没有反驳这谎言。果然是他多疑,大妞压根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李今朝似乎没有察觉兰青的迟疑,也没发现这对父女长相差个十万八千里,她笑道:

  “我还没见过女儿比爹亲还健康的呢。你来时,有毒在身吧?”她摸着大妞的头,不经意地看向他。

  兰青一凛,防心又起。他随口问:

  “你怎么知道?”

  “你昏睡时,云家庄的三公子来看过,他说你有毒在身,先替你运气将毒逼至一处,等他找来大夫……”

  “云家庄?”兰青脱口:“你与云家庄人相识?”

  李今朝爽快笑道:

  “虽然你没带武器,但一看也知是江湖人,你怎会不知云家庄就在这座城里呢?每年除夕云家庄公子们总会分些食物给咱们这些穷人。桌上还有只鸡,我刚煮了碗粥喂大妞,你可以独享那只鸡,鸡头不必留给我了。”

  “他看见我了?”云家庄的公子们专记载江湖史,难保不会识得他。

  李今朝连眼皮也不眨,笑道:

  “你满脸血垢,我想,三公子应该看不出你是谁,但除非你蒙面,否则他将要带来的大夫将会识得你。”

  这女孩,好胆识。听出他语气里的杀意,却是神色不动,镇静自若。

  她看来只是一般百姓,怎会不惧不怕?还是,她背后有靠山?兰青又看向大妞,心想:总得先把大妞自她身边带回,才能下手灭口。

  他寻思着,嘴里仍不停地说着:

  “我的毒,难解。云家庄公子带什么大夫也没有用了。”

  “云家庄前任五公子这几天暂居云家庄,开放三天医堂。三公子信誓旦旦,他必能治你体内什么什么毒的。”

  兰青毕竟年少,听到此处,终是掩不住惊喜又难以置信的神色。

  “前任五公子公孙纸?”

  这怎么可能?云家庄人向来只挺自家人,医堂?别说笑了,前任公子们自隐退后,少入江湖,更别谈有一身医技的公孙纸千里迢迢回云家庄,只为一般百姓开三天医堂!

  但,若真是如此,他体内无药可解的剧毒……

  李今朝仿佛看穿他的心思,笑道:

  “这确是事实。去年他开三天医堂,我去看头痛病,还真有效。你可以留下几天……至少,让大妞过完年再跟你走。”她真有点舍不得这刚认识的小妞儿。

  兰青又望向正在看他的大妞。过年吗?大妞还是个孩子,何时受过这些逃亡之苦?

  如果能过个好年,对大妞的心灵也许是好事……他身上的毒说不得也能意外解开……思及此,他有些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信了这叫李今朝的姑娘。

  “你不怕我吗……你我素昧平生……”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她哈哈一笑:“何况,能生出大妞的人,也不会坏到哪去……大妞,我跟你真是一见如故啊,你的脸好瘦,看我采阴补阳把你补得白白胖胖……”真好捏,最好玩的是这娃儿竟然不反抗。

  兰青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李今朝似乎是个爽朗无心眼的女孩,他虽不敢完全放心,但他想,要在片刻间杀死这个毫无功夫的少女,他绝对能做到。

  于是,他温温一笑,客气道:

  “这些日子就要麻烦李姑娘了。”

  李今朝笑嘻嘻道:“别客气,我除夕正寂寞呢,有你们在我也热闹些。”

  她这话岂不表示只有她一人独居此处?这么坦承地说出来,兰青真不知该说她太直率还是别有居心。

  “大妞,过来。”他道。

  大妞坐在床上看着他,动也不动。

  兰青拢起好看的墨眉,重复一次:

  “大妞,过来。”

  李今朝看大妞一眼,直接挡住兰青,笑道:

  “肯定是你全身发臭,大妞不想跟你睡。你就让她睡在这床上吧,你男人家睡外面,保护咱俩。来来,大妞,进去点,外侧给我睡,等一个时辰后,一过年,我马上叫醒你,一块出去放鞭炮。”

  兰青心跳漏了一拍,目睹大妞真的乖乖听这少女的话,躺回床上。

  这姓李的,到底是对大妞下了什么咒?这三个月来,大妞从不主动做什么,只是一直用那双眼看着他。

  为什么大妞对这姓李的有了反应?

  他微地眯眼,肚腹间有着难言的复杂滋味。

  他静静地退出内室前,再瞥向那张床,李今朝闹着大妞,一头撞上大妞那颗小小头颅。

  本来不会有反应的大妞,终于被惹火了,忍不住用力撞回去。一撞还不够,大妞更愤怒地爬上李今朝的身体猛撞。

  “哎哟哟,小娃娃发怒了起火了……”李今朝笑成一团。

  兰青内心顿时冰寒如腊月天,这些时日来大妞哪曾对他展露这般情绪……哪会这样对他!

  原来,大妞终究在疏离他。

  *

  云家庄在江湖上已有百年之久,云家庄里的数字公子因记载江湖史而闻名江湖,然正因记载须公正公平不留私情,所以公子们的地位在江湖上十分超然,从不干涉任何江湖事。

  兰青也听闻过云家庄记史真实,在云家庄汲古阁里一定也收藏着他那不堪的过往,提供后世审看嘲笑。他从未在意过这种名声问题,是以他人江湖后与云家庄从无交集……

  直到今天。

  前任五公子公孙纸实际年龄不小,但表面看来却是三十左右,公孙纸一进李今朝的屋里,一见一个两岁多的女娃儿乖乖坐在榻上,不由得一愣。

  “前辈,那是我的女儿,我不放心她出我眼外。”兰青淡声说道。

  公孙纸面露刹那古怪,轻轻颔首,撩过袍摆坐在兰青左侧把脉。

  兰青衣着全是李今朝借来的,虽是平民男装,却也遮不住他眉目间出色的神采。

  公孙纸细细把脉良久,最后沉吟着:

  “你这毒积在体内好些年了吧。你中的是凤求凰?”

  “前辈好厉害,连凤求凰这门毒物也能看穿。我找遍大夫,没有一个人看出我中了毒。”他有意无意瞟向大妞。

  “这毒失传至少七十年了,你是怎么中的?”

  “遭贼人下毒,被迫做些不情愿的事,我不肯做违背良心的事,这毒……自是等不到解药了。”兰青神色自若道,又是睇着那坐在旁的大妞。

  大妞直直望着他,就跟过去三个月一样像个傻妞。她昨晚不是跟李今朝闹得很快乐吗?

  他眉头轻轻起皱,实在不清楚两岁娃娃懂不懂什么叫毒,但她有意疏离他,就表示她看见当日发生的一切丑陋……只是,他又怀疑一个两岁多的傻妞,怎能将事情记得这么清晰?

  公孙纸喃喃着:

  “这毒,太久没人用过,我得花点心思去寻几味独特的药材……”话还没说完呢,就发现这少年抽回手,把乖巧的女娃抱进怀里。

  “前辈可否替我女儿一看?”

  “你女儿?她有什么病?”公孙纸有点莫名其妙。

  “我女儿大妞曾受过惊吓,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不曾开口说过话,也没有什么大反应……想请前辈看看我女儿是否有不适之处?”

  兰青说得含蓄,但言下之意却是暗示自家女儿是否成了傻子。公孙纸闻言,终于正眼看向大妞。

  这娃儿岁数一咪咪,矮得只到他的膝头,相貌不怎么女孩,眉眼也谈不上清朗,他加了点力道弹她额头,她连叫痛也没有,只抬头一直看着她的爹。

  这有点不对劲,公孙纸想着,嘴里笑道:

  “娃儿,把你白白嫩嫩好好吃的小鸡爪伸出来,给伯伯摸摸好不好?”

  他等了一会儿,这小娃儿没有动静,反正他一向没有小孩缘,于是自己动手把那可爱的小小脚拖到自己面前。

  大妞终于看他一眼,公孙纸连忙露出笑容讨好:

  “哎啊,原来大伯伯拉错了,该拉手才对,你的小手跟小脚长得真像……”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大妞很快地把目光移回兰青脸上。

  搞了半天,小娃儿不买他冷笑话的帐,公孙纸只好闷气地把着她的小小手。

  “这娃儿天生底子好,一定不容易生病吧?”

  “正是。”这一阵子逃难奔波,大妞确实很乖,没有生过病。

  “这娃儿的身骨跟你完全不一样,是像娘吧?”

  “是像娘。前辈,大妞她……”

  公孙纸摸摸大妞的小头,想要抱起她,但兰青动作迅速,把她拉回怀里。

  公孙纸暗自满意他护女的举动,笑道:

  “你这爹对女儿还真细心。我只是想跟你私下说几句。”

  “前辈稍候。”兰青把她放回榻上,才跟公孙纸走到角落去。

  “你这孩儿在受惊吓前反应就比其他同龄娃儿慢些?”

  “……是。”

  “也笨些?”反正小孩没在听,就直说了吧。

  “……是。”

  “都遗传到母亲?”

  这是在暗示他没眼光娶到愚蠢的女人么?兰青咬牙点头。“是。”

  “我也坦白说,这孩子没什么问题,至少脉象看不出来。有可能不习惯逃难的日子,过一阵子就能恢复正常,但也有可能受惊变傻……人脑难测,这样吧,我跟大妞投缘,我就多留几日,帮她做几个测试,希望她一切都没问题……”

  投缘?兰青皱眉。李今朝跟大妞投缘,这公孙纸也跟她投缘,怎么他却被排除在外?

  “……你到底听我说话没?”公孙纸拉拉杂杂尽兴说了一堆,才发现他心不在焉。

  “前辈,您是云家庄的人,云家庄在江湖上太出名,您要时常来这里,岂不引人注意?”

  “我自是悄悄来去。你当我是白痴吗?你在躲人,我又怎会引人过来?”

  “……前辈厉害,竟知我是谁。”兰青按兵不动。

  “哼,我管你是谁,你打海里来我也不理。一个在逃难的江湖人敢冒险让我看病,不就是赌上云家庄中立,不会出卖你吗……”公孙纸又看向大妞。

  大妞还一直回看这里,这小娃娃的相貌一看也知不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他想笨蛋的机会偏多了点,她这个年轻的爹是想要她变傻子还是不希望她成傻?

  公孙纸正暗忖的同时,忽听见有人踹开房门——

  “咦,你这丫头,我不是已经看过你的头痛吗?你闯进来干嘛?”公孙纸叫道。

  李今朝面有薄怒,一看见大妞待在屋里更是火大。她连忙上前抱起大妞,回头看向他们,厉声问道:

  “公孙爷儿在替兰青看毒?”

  兰青,这名字不是……公孙纸面不改色道:

  “我在替他看毒,怎了?”

  “王八蛋,哪来的父亲这般不尽心?兰青你身上有毒,要看病理所当然,干嘛要大妞跟着你?”

  “我不放心大妞……”兰青忍住抱回大妞的冲动。

  “呸!你把她放在内室,甚至捂住她耳朵都好!兰青,你这爹当得真不称职,要是大妞听懂你们的话,不是要她为你这个爹担心受怕?”

  被识穿的狼狈在兰青脸上一闪而逝。

  “来,大妞,今朝姨带你去喝酒。”

  “等等!”

  “都晌午了,我带她上隔壁面摊吃。兰青,你没看过其他同龄的娃娃吗?哪家两岁的小孩跟大妞一样,身骨摸起来没一两肉,你到底是怎么养她?”李今朝白他一眼,见他已露羞愧,她语气略缓,道:

  “当爹的总是粗心大意,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慢慢学总会进步的,咱们就在隔壁面摊吃,你随后可以过来。”

  兰青一语不发,目送她的背影。

  大妞被她抱着。大妞一双眼本来在回头望着他,但李今朝似乎有什么地方吸引住她,她一转向李今朝,就再也不曾回头看他了。

  他心一跳,总觉得……总觉得有样东西梗在心头,十分的不舒服。

  公孙纸负手站在他身边,慢慢开口:“你家的功夫偏邪,除了家主外,习得兰家邪功者,多半短命,你知什么原因吗?”

  兰青立即瞪向他。

  公孙纸耸肩,道:

  “你脉象异于常人且有点——不,是太不养身了,照说少年时期不该如此放纵,但你中了凤求凰,当真是你的不幸,须得靠那些燕好短暂解毒。所幸,你遇上我,你就留下三个月吧,这三个月里我将你体内的毒除尽。”

  兰青那双黑眸刹那亮了起来,身侧五指成拳,松又握,握又松,极力掩饰他内心无比的激动。

  公孙纸微微一笑道:

  “如果你姓兰,我劝你,除尽毒后,如果想陪小娃娃到老,就停止练功;但若已无法收手了,你就别听信那些谣言以为采阴补阳有益你的功夫。”

  “……在下兰青,出身江湖兰家。”

  公孙纸叹息。“果然是兰家人,你家主怎么不阻止你们这些妄想一步登天的人呢?难道他不知这会害你们早夭吗?瞧你,好好一个人,却成了妖神兰青,固然凤求凰是一因,但兰家邪功害你不浅啊。”

  兰青避开妖神二字,问道:“前辈只凭把脉,就能看出我是兰家人?”

  公孙纸有点得意道:“据说兰家人,相貌出众,一表人材,但由于邪功之故,眉目易显媚态,方才你极力在大妞面前掩饰,但总是遮不了那细枝末节。你想知道为何我明明看穿,刚才却故作不知,现在又改变主意与你说开?”

  “请前辈赐教。”

  “江湖上,总是遮遮掩掩,有些事不干我身又何必点破?但,既然李今朝如此直白地跟你说开,我也不能输个小姑娘。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大妞知道你中毒,但你在她面前克制你己身,这也算是个好父亲吧。”

  不,大妞哪是他女儿?他也没特别把她当女儿,他只是不愿这娃儿见到他丑陋的一面罢了。

  他故意留住大妞,确实要让大妞知道他是迫不得已才害了关家——前提是,大妞真能懂得这一切的话。

  明明大妞就是个傻瓜了,不能理解正在发生的这些事,但他总是心虚,就是要在大妞面前维护住他正人君子的形象。

  他总想,只要能在大妞面前撑住他的君子形象,那么他就等于没有对不起关家夫妻……他们死前,没有恨他入骨。

  他随着公孙纸走出李家小屋。

  面摊就在隔壁,大妞正跟李今朝呼噜噜吃着面……逃亡时,他偶尔也带着大妞上破摊吃面,那时他无暇顾及大妞,没人喂她,她饿极是像小狗一样埋进碗里吃,吃得满嘴都是,吃完了后他抱着她继续逃离卫官的手下……现在呢?

  李今朝边喂她边教她用汤匙,但又故意搅烂大妞碗里的面,大妞因此气鼓鼓地捶桌,拼命爬上桌子,要抢李今朝的面……

  兰青有些迷惑了。

  因为李今朝老跟大妞打打闹闹,大妞才有反应吗?以往他在关家时,他也没跟大妞打打闹闹,但她还不是喊他一声兰叔叔地对他笑开怀?

  还是,他不够真心对大妞?不,他够真心了!是大妞不懂事,无法理解这个血腥的江湖,才会怀疑他对她不够好。

  “这个……若是大妞真成了傻子,你可会抛弃她?”

  公孙纸直截了当地问,令兰青不太能适应。以前,他周遭谁会像公孙纸与李今朝一般,这么坦率地面对他。他要用尽心机明争暗斗,甚至下手害死无辜的人才能保住自己……即使在此刻,他仍对公孙纸的直率怀有戒心。

  “你毕竟年轻,一个傻里傻气的孩子是会防碍你的,那还不如交给我,我带她回归隐之岛吧。”

  “不,大妞得待在我身边。”兰青几乎是脱口而出。

  公孙纸瞥他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兰青又走近那面摊几步,大妞这时候早该注意到他,但她连看都不看他了。怎么不看他?怎么不抬头看他?看他啊!  

  他等了又等,等不到大妞看他,最后他垂下眼,咬牙注视自己的双手。

  自大妞用那双眼紧盯着他后,他总有种错觉,其实他一双手聚满腥红的水,那全是关家所有人的血。

  大妞现在不再盯着他,他该松口气才是。

  真的,他该松口气。

  *

  空气中有什么在流动,兰青忽地张开黑眸。

  屋内黑漫漫的,他直觉摸向身侧的大妞。

  人不见了!

  他静心聆听,内室里有大妞轻浅的呼吸声。是大妞自己过去的还是李今朝过来抱人?

  无论哪一项,他都该当下察觉才对啊。

  “兰青?兰青?”李今朝轻声喊着。

  平日说话豪爽的姑娘,哪会像现在声若细蚊,兰青心知有异,遂以同样的低声回着:“我醒着。”

  “你放心,大妞爬到我那里了。”

  “她爬?”

  “是啊,她想跟我睡,便爬到我床上打我。我觉得不太对,你不是江湖人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晚上看你明明正常的,我就想到咱们晚餐都吃一样的,没道理你昏睡我们却没有,但,饭后只有你喝了茶。”

  兰青闻言心一凛,同时也诧异这直爽姑娘也有心细如发的时候。

  “你是说,有人在水桶里下了迷药?”

  “多半如此。刚才我听见院里有异声,你可以说是天干枯枝断裂,也可以说是有人潜进院,你想赌哪一个?”

  兰青顿时头皮发麻了。他连忙运气,功力尚在,但身上有凤求凰,若是来人不只一个,他了不起只能保住自己,哪能再救下这一大一小?

  “跟我来。”李今朝低声,又爬回她的内室。

  大妞坐在床上打着盹。

  “大妞乖,别出声。”李今朝抱她入怀,用力打了下大妞的头,再在她耳边低语。

  兰青很想跟她说,大妞变哑巴了,没必要提醒大妞,但他没吭声,将李今朝递过来的大妞抱入怀。

  他感到大妞的四肢不肯回抱,似乎……又在防他。

  李今朝尽力无声推开床架,露出灰尘四飞的地面。

  地面上有铜环,她吃力拉开后,回头轻声:“你抱着大妞下去。”

  “地窖?”一个寻常人家的地窖都是摆酒跟腌物,就算躲人也会被发现的。

  “不,是地道,快点!”

  地道?这绝不是寻常人家会有的,这李今朝……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怀疑李今朝,只得抱紧大妞先入地道。

  地道先是二十来阶的阶梯,他弯着身走到底,一人高的地洞呈现在眼前。他放眼望去伸手不见五指,完全不知尽头在哪里。

  他回头看去,李今朝刚把地道门关上,光线尽灭。他听到锁声,接着是李今朝摸索下阶。

  “放心,除非有人自内开,否则他们在外头发现有地道也是没辙啦,哈哈。哎哟,大妞你打到我了。”

  “这里头有烛火吗?”兰青问道,有意慢上李今朝半步。

  “没。”李今朝一手摸着墙,一手拉住兰青怀里大妞的小手。“据说走上五百三十步,正好可以到布庄楼下,咱们今天来一试吧。”

  “你到底是谁?”

  李今朝侧过头,往他的方向看去。

  “兰青,你对我的防心减少了呢。你本可怀疑今晚是不是由我一手导出的好戏,但你并没有,反而随我入地道,老实说,我为此感到欣喜。是不?大妞。”

  兰青微地皱眉。是这样吗?

  李今朝又笑:

  “我啊,本来是个平凡丫头,但后来,嘿,被云家庄看上,刚被选为第三个主子,这是秘密,不能外传,所以你要保密。好了,现在大家都不能说话,我要开始数了,要不然走错了,又绕回我家,那就全部玩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