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神兰青(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神兰青(上)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高大的男人匆匆进入小孩睡房,不发一语,粗鲁地把睡着的女娃儿拖起来。

  女娃差不多两、三岁左右,头骨略宽,面貌似他,正迷迷糊糊眯着眼。

  “大妞,爹对不起你!”

  她闻到恶腥的臭味,才要说臭臭,忽然间,小颈一阵遽痛,让她无法呼吸。

  “爹!爹!”她的小身体腾空挣扎,小脸胀红,短小四肢拼命挥舞,甚至打到男人的脸。

  男人目眦尽裂,用尽力气要掐死她,无奈他身受重伤,力气大减,才没法在眨眼间拧断她的颈骨。

  “远哥……远哥……不要!她是大妞!是你跟我的女儿啊!”女人跌跌撞撞奔入睡房,用尽全力抱住男人的臂膀。“你留她一命吧!大妞是关家子孙!是你女儿啊!”

  “留她一命?好让她将来认贼作父,为贼卖命吗?”男人咬牙切齿,挥开妻子,要再一鼓作气让大妞不受痛苦的死去,却发现他这女儿不再挣扎,只用一双眼睛傻傻盯着他们。

  他唯一的孩儿才两岁多,学习能力比同龄孩儿还迟缓,又是女孩家,将来若是认贼作父,甚至被贼人利用,那将是关家最可怕的耻辱,还不如、还不如……

  “我宁愿她认贼作父,也不要大妞跟我们走啊!”女人哭喊,又冲上去抱住男人。“远哥,放了她,只要她活着,我只要她活着,你放了大妞吧……”

  男人望着还在痴傻的女儿,嘶哑问着:

  “妞儿,跟爹娘一块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你这孩子又笨也不能见人……”令他暗自发恼,关家孩儿即使不是神童,也不该会是傻子。他本想这两年再让妻子怀孕生子,最好生个男孩继承关家之名,将来有个聪明弟弟也好保护这傻妞姊姊……可是,现在他的梦破了,他这一生,只能拥有这么一个傻孩子。

  小娃儿还在傻傻地看着他俩,胖乎乎的小手摸上他的脸。

  “爹……不哭……娘,红红,流血了……”

  男人虎目里又溢满泪,用力抱住他唯一的女儿。

  “远哥……放了她……她才两岁,很快就会忘记我们的……求你……”早服毒的女子嘴角不住流血。

  外头橘光大盛,人声鼎沸,浓浓的尸腥味与烧灼臭味弥漫关家上下,不须多久,就会有人杀到这里来。

  男人无法再痛下杀手,在她耳边咬牙说着:

  “大妞,你记得,你只要相信自己的眼睛!谁也不要相信,只信你的眼睛就够了!就算你再傻,你只要认真去看,终究会明白一切的!”一顿,硬把替他擦泪的小嫩手拉下,他声音更为沙哑:“以后不准姓关!你只会丢了关家的脸,你不姓关,懂吗?我关长远没有你这孩子!”再用力抱住她软软的身子一次,东张西望后,抱着她打开衣箱,将她塞进里头。

  外头人声接近,他与妻子彼此深深对看一眼。垂死的妻子含泪点头后,他头也不回奔出房门,大喊:“谁也不准碰我妻尸身!”

  女人抹去嘴角流出的黑血,踉跄奔到衣箱前。她喘着气,硬把她最爱的孩儿压回箱里。

  “娘……”大妞想伸手抹去娘亲的血。

  女人勉强露出温暖的笑:

  “大妞……从现在起,你不要出来……你不要说话……你爹已经不行了……你要被人找出来,没人能保护你的……你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娘不能看着你长大了,不能陪你经历你所有开心不开心的事……你也不会记得娘了……谁来救救你谁来救救你啊,我愿来世结草衔环……”她哭道,忽地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地看着大妞,憋着最后一口气说道:“你只要记得一件事……你兰叔叔不是人!不要相信他不要接近他!他是条毒蛇,害死我们的毒蛇!”

  她听见外头有人大喊:关长远死了!她眼泪蓦地滑落,用尽全力把衣箱盖上,只留一道小细缝让孩子呼吸后,她毫不犹豫泄尽最后一口气,气绝身亡。

  有人奔了进来,看见她的尸身,喊道:

  “果然是关长远的妻子!他孩子呢?怎么不见人影?有人见到吗?”

  “找不到奶娘!会不会是先行逃了?”

  又有人在外头叫着:

  “找到关家奶娘,死了!她怀里抱着的小孩也死了!”

  “这可糟,关家一个活口也不留,我们没法交代啊!黑鹰定要留关家小孩的!”

  一下子,小小的睡房空了。

  衣箱里的大妞,小眼睛眨也不眨,从细缝里看着睡在地上的娘亲。她不能出去,她不能出去,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重复。

  她没有发出声响,一直看着娘,希望她早点起来替她把重重的箱盖推开。

  平常这时候她该睡了,但爹要她用眼睛看仔细,她得听爹的话,揉揉小眼睛,努力张大。娘,地上很冷呢……真的很冷的,为什么娘要一直躺在那里呢……

  她待在衣箱里好久,娘的身影渐渐被黑暗遮去,她还是睁着小眼,努力望着娘躺着的方向。

  突然间,她听见有人说着:

  “关长远死了,他妻子的尸身就在这屋里,是吗?”

  两名男子前后步进小睡房。

  她从衣箱细缝中窥看着,走到前方的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长发以一根碧玉簪随意束起,面目十分好看,一身素雅白衣,平常,他老是喜欢把她丢向天空,然后大笑着接住她。

  他喊她,大妞。

  她则叫他一声,兰叔叔。

  那好看的兰叔叔,来到她娘躺的地方,垂下目光观看着。

  “果然已经死了,看起来是服毒自杀的。”他冷淡笑道:“她也算聪明,知道活下来会承受多可怕的折磨。”

  他嫌恶踢着尸身好几下,这一切全落入衣箱中她的一对小眼睛里。

  “关家应该还有一个人。”另一个长上兰叔叔好多岁,她完全陌生的男人上前说着。

  “你说大妞吗?”少年不屑笑道:“不是有人说,她跟奶娘死在一块了吗?官哥,看看你的手下人,让你得了一场空了啊。”

  黑鹰卫官瞥了他一眼,道:

  “兰青,你在幸灾乐祸吗?那叫大妞的娃儿,关长远藏得严密,外人不轻易得见,因为关长远将你视作兄弟,你才能接触到她,不是吗?”

  “确实如此。”兰青不以为意道:“长远兄一直遗憾这娃儿资质过差,不愿她丢关家的脸,不准她见外人。”

  “你见过她是最好。你随我过去看看,那死去的孩子是否真是关大妞。”

  兰青随口应了声,与卫官一前一后出去时,“咯”的一声,在安静的小睡房里响得轻浅,不易听见。

  兰青没有停步,直到他察觉身后的卫官不走了,他美丽的眼眸抹过一丝道不明的情绪,才转头问道:

  “怎地?”

  卫官慢慢回头,精细地扫过睡房的每一处。最后,他鹰般的黑眼停驻在衣箱上。

  兰青顺着卫官的目光,落在可以塞下一个孩子的箱上。他与卫官交换一个眼神,孩子不可能在密闭空间待这么久,必有缝隙可以呼吸,那么,大妞此刻正看着或听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兰青面不改色,大步上前,唇畔微抿,叹息:

  “这该怎么办才是?长远兄与嫂子都出了事,要是大妞也出事,我愧对长远兄啊!”

  他美丽的面目抹上哀痛,彷如刚死了最亲的亲人,但越过大妞她娘尸身时,却是连看也不看一眼。

  卫官守在门口,接道:

  “这倒是。我们连夜赶来,就是想救关长远一家,不料还是晚来一步……只盼,死在奶娘房里的不是关家女娃,要不,关家就真要绝后了。”他面皮英俊,肤色黝黑,一双眼阴毒而藏杀气。

  兰青与卫官一搭一腔,诉说对关家被灭口的遗憾与哀恸。忽地,他噫了一声:“这衣箱……”他俐落拉开箱盖,正对上大妞的眼睛。

  大妞目光晖晖,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兰青心一跳,勉强嘴角上扬,惊喜叫道:

  “大妞,你还活着!”他心虚地将她抱起,她竟丝毫没有挣扎。他不由得暗吁口气,大妞应该没有听懂先前他们的交谈才是。他暗暗抚过她小小软软的身体,确认她没有受到半丝伤害。

  “这就是大妞吗?”卫官上前看个仔细。“这娃儿有关长远七分影子,就是这眼睛……”这眼神正,但略嫌不清明,看来确实不是个聪慧孩儿。

  “是啊,大妞极像长远兄……大妞,兰叔叔来晚了。”兰青抹去她小脸上沾到的血迹,轻声哄着:“都没事了,都没事了。”

  “果然虎毒不食子,我差点要以为关长远宁要牺牲女儿,也要保住鸳鸯剑。”卫官瞟向兰青。

  兰青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又朝大妞笑道:“大妞,你还记得兰叔叔吧,昨儿个我还跟你玩呢……你知道你爹去哪了吗?”

  她不回答,小眼睛一直看着他。

  卫官剑眉聚拢。

  兰青很有耐心,轻抚她细软的发丝。“你爹去了很远的地方,你……你乖,以后跟着兰叔叔好吗?”

  她还是不回答。

  “是傻子么?”卫官低声问。

  兰青没回他,低声说着:

  “妞儿,你告诉兰叔叔,你是不是曾看过一把短剑?”

  卫官立即拿出一张绘有青铜剑的薄纸。

  “看,跟它一模一样的哦。”兰青语气放软:“你爹一定有提过,是不?叫鸳鸯剑,你仔细想想,你爹说过鸳鸯剑哪些事,你照说了,这位卫叔叔一定替你报仇。”

  她紧紧闭着小嘴。

  “大妞!”那双水墨眸子显怒了。“你不说,难道你要你爹死不瞑目?”

  “她一定会知道吗?”卫官眯眼。如果不知情,又何必留下她?

  “大妞一定知道。”兰青毫不考虑地说:“鸳鸯剑的秘密只有关家三人才知情,鸳鸯剑向来传男不传女,但在这一代有了意外,除非长远兄将来还有孩子,否则大妞自出生那一刻起,已是剑主,这都是长远兄亲口告诉我的。”

  “是吗……”卫官眼底抹过残忍。那不如酷刑加身,看这小傻子说不说!

  “看来,大妞受到惊吓了。”兰青捂住大妞的小小耳朵,淡声说着:“你以为两岁多的孩儿真能在你那套酷刑下熬住命吗?大妞年纪太小又蠢,不趁此时问个明白,再等她大一点,定会将她爹曾说过的事忘个一干二净。”

  “那……”卫官咬牙。

  兰青思索一阵,又对大妞说:

  “不怕,兰叔叔跟卫叔叔一定保护你。那坏人要来抢剑,可不能让你被他抢走……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处,好不好?”

  黑鹰卫官听他说话,本以为他只是哄大妞,谁知兰青竟然抱着这孩子往外疾步走去。

  兰青越过关长远妻子的尸身时,发现大妞正直直望着她娘。

  他跟着垂目一看,关长远之妻服毒自尽,至死面目都是恨意,但她双目已合,想必以为大妞能逃过此劫,才会合眼而逝……蠢啊!真是太蠢了!

  关家每个人怎么都这么蠢?黑鹰卫官宁愿玉石俱碎也不愿放过无辜生者,难道关长远从不去了解这些江湖丑陋事吗?

  兰青再看向大妞时,心脏猛地一跳。

  不知何时,大妞又在盯着他看了。不再看母亲,反而选择窥视他,将他一切表情收入她眼里。为什么?

  “大妞……我们快走吧。”

  “等等,你……”卫官一头雾水。

  兰青回头看他,那一眼,充满算计。

  卫官恍然大悟。

  兰青是要让这孩子真心相信他们是来助关家吗?要让这孩子在逃难间,信赖他们吗?

  即使在两岁孩儿面前作戏也要作足,这个兰青……明明只是十八岁的少年,心机却是过重,为了图谋鸳鸯剑而潜入关家,费尽心血搏得关长远的信赖,套出一切秘密……

  理智告诉他,兰青这人不能久留,否则一旦反噬他,他不见得能及时杀掉这少年……可是……

  “嗯?”兰青看着他。

  “好,快走!”卫官配合着。

  *

  夜风甚强,几乎吹走兰叔叔盖在她身上的披风,她紧紧抓着过大的披风,摇摇摆摆在野草里或走或爬。

  到最后,她爬累了,小屁股坐在湿湿的草地上,任着比她还高的野草淹没她的视野。她的小鞋掉在泥泞里,小脚丫都是泥沙,一只灰鼠跳上她的小鞋,小眼猛眨,闻到她身上的血腥味,迅速掩入野草间,再也不见它踪迹。

  冷风强灌,将她眼前的野草分流的同时,也送来断断续续的交谈声——

  “……大妞本就不是聪明人,长远兄曾在醉后吐露真言,连他都没有想到会生下一个傻瓜孩子。要从她嘴里套出鸳鸯剑,说难很难,说要简单也容易。”兰青不以为意地笑着。

  黑暗里,小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

  “那要逃难到什么时候呢?”卫官有点不耐。“用酷刑怕把她吓疯,不逼她又像哑巴。要是到头来我什么也得不到,那我就亲自凌迟关长远的女儿吧!”

  “好了好了,你小声点,我好不容易才哄她睡着呢。”

  “你说,你有什么计策?”

  兰青沉思一会儿,扬着眉笑道:“我瞧她,是不信你。”

  “不信我?那就信你么?”

  “你是外人,我是熟人,这半年来她都跟我玩在一块,你说她信不信我?我也奇怪为何她至今不肯跟我说,想来想去必是你这外人在场。”那眼角眉梢轻挑,明显轻浮,与在关家时完全不同面貌。

  “哼,你想赶走我,好独自拿走那鸳鸯剑?你休想!”卫官拉过兰青,竟是抱了上去。

  兰青推开他,怒道:

  “你只会怀疑我吗?我哪件事没照你吩咐做了?”

  “你以兰青之名走入关家,关长远怎会不知你在江湖上的淫浪名声,又怎会不知你身上有传说的邪功,谁知他有没有……”

  “关长远可是条汉子,压根不信江湖传说借兰青之身可尽得邪功,他跟我之间清清白白,哪像你,试了又试这才死心。”兰青看也不看卫官铁青的脸色,轻描描地说:“你要不信我,你就自己去处理吧,省得我还要哄一个傻妞。”

  卫官闻言,忍气吞声着:

  “是我想歪,是我的错。依你之见,现在该怎么办才能拿到另一把剑。”

  兰青抿抿美丽的唇瓣,不情愿道:

  “不妨一赌吧。我找个机会,带大妞逃。”

  “你带她逃?”

  “你有本事就由你带着她啊!谁教你不自己混入关家,要不现在你早跟傻妞混熟,我用得着这么麻烦吗?鸳鸯剑,哼,那对破剑放得进我眼底吗?”

  卫官素知兰青脾气娇贵,如果不是心机颇重,曾有过几件杀人不眨眼的大案在身,平常的兰青就跟一般受不得委屈、爱耍骄气的贵公子没个两样。

  要论狠劲,兰青绝对狠不过他。现在哄兰青轻而易举,等剑拿到手,要治兰青可就容易,这嫩小子挨不得一点苦的。卫官能屈能伸,便道:

  “我知道你为我做了许多事,等这事结束后,我卫官一定不会忘记你。兰青,到那时在我的庇护下,谁敢再动你?”

  兰青沉默一会儿,才道:

  “我记得前面不远有一处断崖,崖身不高,我假装带大妞逃难,亲自带她跳下去……”

  卫官面露古怪。“你想找死?”

  “呸,我找死也不会找个笨娃儿陪葬。崖身不高,我哪会死。我带她逃,跳了崖,必会受伤,你等天亮后再来找我,那时她早吓得六神无主,我再拿些话哄她骗她。我就不信这一跳,她不会彻底依赖我!”

  “你……不是捱不住疼痛吗?”

  兰青白他一记眼。“我还不是为了你嘛!”

  为他?卫官内心冷笑。不如说,兰青为了将来有人能彻底护他,不再受到那些江湖人野蛮的欺凌吧。他寻思一阵,始终有疑,又问:

  “关长远对你如弟,你却……”

  “所以,我让关长远的妻子全尸,等大妞说出剑在哪后,我不会杀她,就将她丢到无人的地方,自生自灭吧。”

  卫官仔细想了想,兰青自私他是明白的,关大妞自生自灭算是兰青手里最好的结局了,于是终于点头。

  “你带她跳崖搏信任是大胆了些,但也不愧是个主意,就是委屈了你……”

  “瞧你言不由衷的样子,你是巴不得我快点带大妞跑,好早日拿到剑吧……你做什么你?”

  “你那勾魂大眼老在欲拒还迎,不就是正在叫我干这种事吗?在这种夜里,也别有一番风味啊!”明知这贱人天生媚态,随随便便就能跟人苟合,跟条野狗没两样,但卫官就是忍不住了。他低哼一声,扑过去压倒兰青,急促地扯开衣物。

  “你这混蛋……现在三更天,你四更前结束!我还想趁早解决傻妞的事……喂你……”

  奇异古怪的声音随风散在天空里,野草里的大妞连动也没有动,紧紧攥着兰青的披风。偶尔,野草又被扫开时,她看见兰青素雅的长衫被风吹走,还有交缠翻滚的身躯。

  声音一直持续着,断断续续像她奶娘的娘娘太老在喘气,她自始至终没有挪开目光过。

  不知过了多久,兰青起身捡起长衫穿上,拿起簪子束着长发往她这头走来,他眼里冷冷毫无感情,嘴里却笑骂:“也不知节制。我去看看那妞儿,准备准备……”蓦地一顿,望入小娃娃的一对小鹿眼里。

  他本能地撇开眼,满面狼狈羞愧,接着,那样的羞愧仿佛只是错看,他心思一转,又是满面笑容,笑道:

  “妞儿,是刚爬过来找兰叔叔的么?”他看见她的小鞋在旁,先是愣了一下,连忙替她穿妥鞋,她小手小脚凉得跟冰块一样,分明在这里待了好一阵子。

  他回头看了一眼正警觉望着此处的卫官,轻轻摇摇头,表示大妞才爬过来。兰青拿过披风将大妞冷冷的小身体裹紧,然后一把抱起她。

  “妞儿,你卫叔叔有点事,咱们先走,嗯?要走远些,才不会遇见那些坏人。”他怀里的娃娃没有任何挣扎,就这么任他抱着。

  他身上有些异样气味,大妞也没有抗议过。

  “你都听见了是不是……”一走出卫官的听力范围,他轻声在大妞耳边说:“兰叔叔知道大妞不像你爹说的那样笨,大妞一定记得你爹说过剑的事,你把剑的下落说出来一切就没事了,你爹娘不会希望你死守着一把剑。”

  怀里的小娃娃没理他。她是真的被吓傻了吗?连看见那种恶心的事她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一咬牙,脚步愈来愈快,到最后几乎是半施轻功。

  很快地,他来到断崖处,又看向大妞。

  大妞也在看着他。

  兰青轻轻抚过她的眼皮,略微一笑:

  “大妞,你爹是个好人,可惜太蠢了,竟错信人,可是,他说的一句话我很感激他呢。他说,妖神兰青的江湖流言都是假的,那根本是在糟蹋我的谎言。第一次,有人认定我被糟蹋呢。”接着,他面色一狠,低叫:“关长远,你女儿我带走了!”

  他护住大妞的头身,毫不考虑跃身下崖。

  关长远曾说,这里有崖,崖身不高,若是不幸落崖,只要事先防备,必定不会到重伤的地步。

  但他忘了今晚强风连连,导致风速疾快,他护住大妞的同时,只来得及护自身头脚,便坠至溪边泥地上。

  全身遽痛。他咬牙忍着,先看怀里的大妞有无受伤,一掀开披风,她竟不惊不惧,还在看着他。

  他失笑:“好!大妞,你真乖!”他轻动四肢,暗吁口气,五脏六腑略痛,但这点小痛绝不及这小娃娃方才目睹他那野狗般苟合的羞耻之痛。

  他慢慢起身,舒展四肢,确定能忍痛奔走后,他才望向坐在泥地上看着他的大妞,柔声道:

  “大妞乖,我们不能在这里停下,我虽松懈卫官的心神,但他疑心过重,待会就会来窥视我们。接下来,才是你我能不能活下去的重要时刻。”他抱起她小小的身子。

  明明这孩子,之前不傻的,就算她反应慢,每次看见他去找她,她都是笑咪咪地喊他兰叔叔。是他害了她!

  “大妞,我差点以为你也走了,你爹竟会心软留下你,可见我还不够了解他。”

  他埋在那小小肩窝一会儿。

  “对不起,长远兄,我来晚了,既然你留下大妞,那就是给我的最后一份信任,我一定保住她!”他深吸口气,不理内伤,抱着大妞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

  天气奇冷。

  隆冬除夕夜,城里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巷冷冷清清,几乎不见人。

  布铺隔壁的巷口有一车的粪桶,其臭无比,肮脏的少年倒在墙边,意识模糊,却也知道此刻一定要保持清醒。

  他十八年的生命里,哪里捱过这般严厉苛酷的心灵折磨,他偏好随波逐流,哪怕是跟些不喜欢的人交合他也是无所谓,现在他彻底明白原来肉体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理上的折磨。

  他还有大妞要顾,对,还有大妞在……美眸终于半张,他瞥见大妞躺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傻瓜,她要真睡着就见阎王去了。

  兰青意志力向来普通,如今也得为大妞强撑起来。

  “大妞,会冷的……”他吃力坐靠在墙边,把大妞捞进怀里,尽量让自己的体温温暖她。“瞧你,都冷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肯吭声呢?”他喃喃着,用力抱紧她。

  被惊动的大妞也不抵抗,只是张开一双刚睡醒的小眼睛。

  “大妞……都三个月了你还是连剑在哪也不肯说……嘿嘿,我居然也忍了三个月,这真是令我感到意外。”他掩嘴轻咳几声,掌心有血他更不意外。

  这小娃儿一直在看他,看三个月还不累吗?

  他轻轻撩开她又脏又冰的刘海,替她把小脸擦干净。他叹息一笑道:

  “大妞,我遇过的人不少,就你爹当我是兄弟……他以情义待之,我自然是要回报他了。”他笑容不变,语气更软:“大妞,你是个好孩子,如果咱们都能活下去的话,你把你爹娘都忘了吧。”

  她还是没有回应,难道真是被家破人亡的巨变吓到呆傻了?她娘死在她面前的那一刻起,她就傻了吗?

  还是,她听见那晚他跟卫官的计划,认定他始终在假面相待?两岁的孩儿能记得多少,能理解多少?这么干净的小孩,怎能看见那一夜他与卫官的肮脏事?

  兰青轻轻捂住她的眼睛,想起关长远曾苦笑:

  “兰弟你可别笑,我那孩儿,反应较慢……所以,你见了她,她若搭不上话,你就将就些。太复杂的事,你一个吩咐,她一个动作,她总是会的。”

  关家人就是如此待大妞。还是,现在没有人给她吩咐,她便不知如何去做?

  兰青自忖自己最初的记忆是在两岁左右,但要清楚地记住每个细节甚至理解它反应它,也要到四岁以后,大妞就算看见那一夜他跟卫官做的脏肮事、说的恶话,也不可能去理解它,何况是防他长达三个月呢……

  她反应天生已是迟缓,若真受到刺激而成了傻子,他如何对得起九泉下的长远兄?

  何况,他在关家与大妞最是亲热,这小大妞单纯又笨拙,天生就是个只懂喜乐的孩子,他根本生不起任何防心。

  他用指腹轻轻蹭暖她的颊面。胸腹一阵绞痛,他连忙把她的头塞进他怀里,嘴—张,喷出血泉来。

  红色的液体染在大妞的背衣,他无力又懊恼地倒在地上,紧紧以胸身压着大妞,不让她被寒风给蚀了身骨。

  “……大妞乖……”真的很乖,这三个月的逃亡生活,大妞没有带给他任何麻烦,甚至,这么小的孩儿也没有因此得病,健健康康的,比起他来真的很好。

  “为什么……我要这么辛苦呢?”兰青喃着。以前他可没受过这种苦头呢。

  近日他时常出现“算了,把娃儿交出去”的念头。只要把她交出去,他不必再过着这种逃亡日子,可是,每次当他一对上大妞那双神似关长远的眼睛,他就会想,关长远一直透过大妞在监视着他,看他有没有辜负最后的信任……

  这样的日子再过下去,他也活不了多久,在那之前,他能把大妞安顿在哪呢?天下之大,竟然没有他足以信赖的人。

  “哈哈……”他唯一信赖的人,已被他害死。大妞能托付给谁?

  他的意识模糊不清,远方似乎有人在唱曲儿……除夕夜,哪来的曲儿?

  “咦,有人?”歌声停了,少女跑了过来。“兄弟,你……娘咧,都是血,是遭人追杀?怎么有只小手……有娃儿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可不好,大冷天,娃儿会成冻死骨的!”

  兰青心知有人接近,但浑身冷硬,无力再反击,只得任由黑甜乡淹没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