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下) 终章 初心(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当然能更无耻,轻扯手臂,害她跌回他怀里,方便他抱得扎实。

  唇,就贴在她耳边,笑着,也吐着热息,说:

  “没错,梦境种种,就是我最真实的渴望,我想那样待你,想尽兴吻你,想痛快抱你,想让你在我怀中敞开娇媚,想听你嘤咛喊我的名字,想如你梦中一般,无论哪处景致,有我便有你。”

  “……”她闭口不言,连默默腹诽也没,脑袋昏沉沉的,被他拂在鬓发及肤上的热烫给煨的。

  他的渴望,梦里的她,一清二楚,他毫无掩饰、坦诚直接,在梦境中,做尽了一切。

  “什么都害羞不说,起码回我个‘好’字。”唇已贴在她鬓边,自然顺势也在那儿,啄上几个浅吻,见她不挣不动,乖巧得让人想使坏,一把将人翻过来,唇落向她鼻尖,啄一啄,又挪到她唇心,再啄一啄,附带舔一舔,依旧不餍满,直接重重吮进她唇间,与她纠缠嬉戏。

  无论梦里吻过多少回,远远不及真真实实的唇舌相依,那么烫人、那么酥骨、那么无法浅尝辄止。

  窗外雪纷纷,落着料峭寒意,可屋里好暖,甚至是热,由他触及的每一寸,全慢慢炙燃起来,逼出她渐促喘息,十指不自觉绞紧他的衣裳……

  吞噬她的浅吟,哺渡他的气息,指腹磨蹭她敏感颈侧,又不容她缩肩躲避,他吻法好煽惑,已不满足于轻啄浅探,舌尖仿着男欢女爱之姿,在她口中迸出逗弄。

  她被吻到发软,像块烤得正好的绵糖,蓬松柔软,甜美诱人,散发香息。

  而他,意图明显,对她这块糖虎视眈眈,咬在嘴里,细细咀嚼,让她又痛又麻,又痒入骨髋深处,泛起一股急迫的酸甜。

  十指微蜷,迷迷糊糊想更抓紧他衣料,拳儿收了收拢,却只摸到一片光裸胸膛——

  ……这神,脱衣要不要这么麻利呀!

  神速神速,神一般的速度,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吧?!

  探知她的惊叹,梅无尽只是沉沉一笑,将“神速”也用在剥她衣裳这一项,弹指之间,累赘物料灰飞烟灭,又一弹指,两人已身处床榻间。

  冬季飘雪的冷,仅止一瞬,随他覆盖而上的体温,很快消融了它。

  他的长发,披垂她面颊两边,混着她的青丝,缠叠床畔,铺成一片柔腻黑绸,几绺落在她白皙身躯,宛若一抹顽皮墨笔勾勒,增添妩媚风情。

  他作势撩起一绺发丝亲吻,手背顺理成章滑过她肌肤,发丝落到哪,他便摸到哪,醉翁之意不在酒,霉神之意也不在发。

  手背炙烫,肌肤微凉,不过轻轻一碰,竟教她一阵颤抖。

  凸起的指节擦过她粉嫩尖端,她忍不住屏息,怕一个吐纳,胸口起伏太剧烈,会将ru//尖更送向他的碰触。

  长发蜿蜓了半圆,裹在左胸下缘,至腰际间垂下被褥,梅无尽也确确实实摸完那泓墨发,摸完还不停手,掌心一翻,手心手背位置互换,

  抚触得更直接。

  梦里不是没放肆搂过,但梦境摸不着这般真实温腻,摸不着她微微颤动,摸不着她在他触碰之下,逐渐升高的体热。

  他伏低身,手掌所到之处,薄唇随即印上,她肤色泛红,诱他张嘴去吮,甚至咬出了牙痕,在她裸裎玉肌间,烙下专属印记。

  这也是梦里无法品尝的乐趣,前一景吮出多少吻痕,下一景就会消失不见,所谓黄粱一梦,梦醒无痕。

  基于补偿心态,他手劲沉了些、啃咬重了点,想将吻痕印得深浓明显,几日都别消失最好。

  福佑突然有些懵,她是当真醒了吗?抑或,又跌入另一场梦中?

  她越来越不敢确定了……

  他刚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她内心深处太希望能听见,于是偶发一梦,圈了自己小小的冀盼?

  可梦里的酥麻感,与他咬在肤上,微微一疼的啮吮……好像不该这么清晰?

  她还无法断定,只能静观其变……嗯,是静观他的动静,毕竟梦里反抗向来无用,这神……根本在她梦中随心所欲、为所欲为,都不知到底梦境的主人是她还是他了。

  她的一时迟疑,给足他肆虐使坏的机会,吻痕似花,浓色鲜艳,一朵朵绽放在她颈侧、臂膀、胸口、小腹……

  她宛若最纯净的白纸,被绘满yu//望之花,因而变得加倍娇美,肤粉面红,星眸微合,脸上那一抹困惑,让她显得迷糊可爱。

  直至身体被侵入,她咬唇觑他,闷闷从鼻腔哼了哼声。

  “我弄疼你了?”他止下动作,吻她眼角。

  “……”沉默了半晌,她摇头。

  原来,不是梦……

  这种真实的满胀及火烫感,梦里感受不到。

  福佑领悟得太迟,这次,是真的察觉已不在梦中。

  他,不是一场镜花水月,不是她的痴心妄想。

  所以他说的……不是假。

  他说,梦境种种,就是他最真实的渴望。

  他说,想如梦中一般,无论哪处景致,有他便有她。

  这些,也是她唯一想要的。

  他低首绵绵吻她,在交缠的唇间,吻到了她细细应一声“好”。

  这声“好”,回复得那般迟,听来软绵无力、淡若呢喃,代表之意却那么慎重、坚定。

  好,你说的,我全都依允,身也好,心也罢,你对我越是索求,勒赎得越多,越像是深深恋慕于我,我乐意给,只要你愿意要,天涯海角,有你,便有我。

  最简单的答案,轻易暖了梅无尽的心,他双眸添上笑意,嘴上却仍调戏:

  “你这么乖巧怎么可以?会让我想把你弄哭……”男人的劣根性,总是萌发在很微妙的点上。

  明明怜惜得要死,可看见爱人为自己欢愉落泪,心里就是痛快,那是只属于自己的珍贵眼泪,恨不能凝泪成珠,妥妥收藏。

  “……泥躯是不会哭的。”她脸红红,弱小反驳。

  “喔?”这一声,他拖得绵长,声微抬,充满戏谑,眉尾也似飞扬,唇抵在她耳边低笑:“要不,试试?”

  试就试,谁怕谁?前一刻,她眼神如是迎战,下一刻,立即察觉失算——

  一抹温润水感,无比陌生,由他侵略之处传来,却不是他的体液,湿濡缠绵,水泽声渐响,浸润他火般的进击,让身躯更容易接纳他。

  她双腮辣红,瞠圆眸,瞪他那一脸坏笑,偏偏在他身下,控制不住随其起伏,他侵得好深,不容她有所保留,全部都向他坦露。

  “在等待你睡醒之前,我无事可做,只好到龙骸城去找龙主讨讨恩情,再怎么说,替他除去海妖大患,向他拿颗涌水珠也不过分嘛。”

  涌水珠,形如蚌珠精巧,通体湛蓝,功效一如其名,用以涌水止渴,不是水,凡属一切液状,皆能形成,是荒漠旅游必备圣品。

  福佑不用多问,也知道那颗涌水珠下落何方,她眼角湿意泛毫,逐渐凝聚累积,不仅是泪,身躯益发燥热,颗颗汗珠沁出额际,鬓角一片薄湿,他动作越沉,那些不听使唤的湿润,也越汹涌。

  “对,我把它摆进你身体里,修正了一下小小缺憾……”

  “……”你最该修正的,明明是我这张比饼还圆的脸!

  她想这样吠他,逸出檀口的,却仅剩软软嘤咛。

  “我最喜欢你这张比饼还圆的脸,一点也称不上缺憾。”为验证其言,他啄去她脸腮的汗珠,百般迷恋。

  “……”你这什么特殊癖好呀……

  “恋福佑癖吧。”觉得她百般的好,无一不喜爱,每一处皆顺了他的眼。

  “……”要做就快做,不要读我的心!

  神烦!一一这个神,超烦的!

  她双臂环至他背脊,牢牢抱紧他,粉唇重重堵住他的,不让他再胡说八道,尽说些浑话。

  梅无尽乐于这般的被动,唇瓣遭受软软吸吮,力道不知拿捏,险些吮破他的下唇,可他还是喜欢。

  喜欢到浑身无一不亢奋,被激起了挑战心。

  她既不要他的温吞,那么,就按照她的希望,欢畅淋漓中,狠狠弄哭她,让她在他身下颤抖,嘤咛啜泣,可爱求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