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下) 第十六章 落殇(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福佑。”

  梅无尽喊一声,立刻有人上前,双手乖顺搭在身前,螓首压低低的,静候他下一句吩咐。

  “替我挑几本书来。”

  “是。”领命后,动作分毫不敢拖延,速速去办。

  梅无尽略扬眸,凝望那熟悉背影发怔。

  背影是很熟悉没错,毕竟是同一具泥躯,每根寒毛、每寸肌肤,甚至发间味道,确确实实为福佑所有。

  当日他抱她回来,见泥躯渐呈干涸,便用自身法术,往泥躯里灌入一道仙息,由仙息继续喂养泥躯,让它保持堪用状态……这样做,有何意义?他默默自问。

  守着这具泥躯,也等不回散去的原主魂魄。

  他跑了一趟冥城问过,脱离泥躯的福佑,是否回到冥城,文判直言道:她已由冥城除名,不归此处管,生死轮回再无她一份。容他提醒提醒霉神天尊这老人家,造成此情此况,多赖您的阴魂不散。

  再无她一份,若魂散了,就真的……散了,变成什么也没有的虚无,茫茫天地,飘渺烟尘,亦寻不着她一丝。

  泥躯替他搬了叠书回来,摆在他探手可及的小几上,挑的书都不错,医知概要一至十册,中间连贯,半本不漏,够他读个三天三夜。

  以前福佑可没这习惯,《概要》跳着挑个两本,《食疗》挑一本,《棋技》挑一本,《如何做家具》挑一本,《银两花在刀口上》挑一本……问她何以涉猎如此之广,她还能头头是道地回他:

  医书里读到当归枸杞人参,就会想喝碗热呼呼的补汤,但补过了头,流了鼻血只好卧床躺躺,躺着无聊翻翻《棋技》,一时技痒找人切磋,输棋拍桌不小心拍碎桌子,总得自己修一修,真修不好只能买,买的话,要多逛几家铺,比较比较哪家物美价廉……

  她天马行空的脑补,着实让人追赶不上。

  当然,泥躯也追不上。

  诸如此类的许多小地方,很快将他打回现实眼前这个福佑,终究不是福佑。

  刻意让她穿上福佑的衣裳,梳起福佑梳过的发髻,把福佑的名字给她,要她做起福佑惯做的工作,嘴里喊她千百遍福佑,她,也成不了真真正正的“李福佑”。

  人或妖或魔或仙或鬼,初初带来的肉身,皆是纯粹的容器,逐渐添加诸事历练、考验、成长、伤害,佐以记忆堆叠,进而造就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个性,成就这一个人的处事态度和遇事反应,许许多多的好坏习惯,也全是这般形成。

  所以福佑讨厌男人,不喜欢冬天洗衣裳,对吃食不挑,盘里不容剩下饭菜,平时不爱说话,几乎不曾开口讨要过东西,对于儿时没能获得之物,带有几分病态的珍爱——

  她的经历,她的记忆,她的过往,这些加总起来,才有那样的李福佑。

  他却要逼迫她,抹掉其一段记忆,这不等同否决了其一部分的她吗?

  而且,否决掉的那一部分,是她的爱情,难怪她宁可远走,也不愿失去,更不愿再傻乎乎留在他身边,任他将“徒儿”这顶帽子往她头上扣。

  这一刻,他懵了,也懂了。

  懵的是自己怎会说出“不知该如何待你”的蠢话。

  懂的是,“不知如何待你”这句,重重伤害了她,而她选择“不如不待”的远去,竟将他反噬得如此空寂。

  如此之痛。

  见泥躯仍静伫一旁,他瞧了心烦,沉声道:

  “出去,我没唤你不许进来。”对他而言,眼前这“福佑”只是养着泥躯的假人,他无法也无须用对待福佑的面容,去对待她。

  “是。”泥躯福身,立马退下,从不拂逆他,没第二句啰嗦,自然更不会有福佑偶翻白眼的腹诽眼神。

  屋里,恢复静寂,窗扉虚掩,挡去外头日丽阳光,天人之居,竟显死气沉沉,他只影独坐,心思没留在书册上,翻也未曾去翻。

  淡若清水的无味日子,成为霉神的千万年来,他早该过惯,也知如何打发漫漫时岁,怎么现在才短短几日,就觉得空虚寂寞冷?

  觉得思念,觉得难熬,觉得……痛。

  痛到……甚至在半刻前,恍惚以为,感知到她的一丝气息,近在咫尺,未曾远扬。

  然他不只一次施术,每个深浓静夜里,彻夜未眠,一体分三魂,各往天地人三界,去探寻、去追溯,要找她的离魂究竟何在,却回回失望。

  她是真的未在任何一处,所能寻到的,不过是些往曾贴身之物上所残存……最后悬念。

  可是,福佑,在你悬念之中,梅海雁不可抛,那么,我呢?

  你宁要回忆,宁要他,却不要我……

  “单单纯纯,只做师徒,这样更好些,像以前,活得自在轻松……到底是哪个蠢蛋,说出这种畜生活……”好啦,是他,就是他。

  根本是他自己做不到,只好湮没证据,假装自己仍是宠徒好师尊,没有妄动凡心、没有心存绮思,否定掉自己曾信誓旦旦那句一一

  小娃,你在我眼中,单纯就是个孩子,我年纪当你十代祖先绰绰有余,况且我是神,人类那些多余性欲,不存在于我身上,你怕我对你做什么——这念头,对我,才是亵渎。

  是他,亵渎了神心在先,又想私藏凡心在后,落得今日下场,一点也不冤。

  冤的是……他将原本轻易能拥有的,错松双手,任其消失无踪。

  后悔莫及。

  近来凡间时常发生怪事。

  说大也不大,要说小嘛,又着实古怪得很。

  月老苦恼到白眉打结,往上界禀明天听,倾诉冤屈,省得大家怪罪他老眼昏花、不务正业一一近日姻缘线连断数十把,旷男怨女突然爆增,无论他老人家怎么打结重绑,红线恁是不听话。

  他老人家亲下人间一趟,微服出巡,瞧瞧究竟哪儿出了差错。

  就说第一对婚配,天作之合,两小无猜,双方尚未出娘胎前便订下娃娃亲,更别提自小到大,哥哥长妹妹短,感情如胶似漆甜蜜蜜,不成夫妻没天没理——结果,元宵花灯夜,月圆人团圆,街道上的灯,河面上的光,将沁泠浓夜点缀得美轮美奂,哥哥给妹妹买了盏提灯,是月儿形状,妹妹却喜欢方才看见的莲花模样,两人斗嘴几句,哥哥突然说:“你这性子蛮横,我都不知该如何待你了!”,于是,换来响亮亮一巴掌,从此哥哥妹妹见面不相识,妹妹很快被邻人追走。

  再说第二对,两家素来世仇绵延多年,长辈早立过毒誓,蔡包两家永不联姻,偏偏越是严禁,越容易生出逆子逆女,果不其然,这一辈的蔡家儿子爱上包家女儿,两人相约私奔。

  月老老人家躲墙角,看包家女儿爬上府墙,蔡家儿子在墙的另端接应,老人家捻胡呵笑,这段姻缘好,私奔年余,小俩口带回龙凤胎,蔡包两家因而关条转好,携手共创一个蔡包富豪传奇……

  包家女儿嘿的一声,跳下府墙,蔡家儿子居然失手没接好,包家女儿狼狈摔了个狗吃屎,女家面子挂不住,嘤咛哭了出来,蔡家儿子手忙脚乱,替自己辩解:“你太觉了,我明明接住却支撑不了……你以后少吃点,不然我不知该如何待你了……”

  月老手中红线断了。而蔡包两家恩怨,继续延长一百年。

  第三对更冤屈了,洞房花烛夜,万事抵定,该拜的堂、该饮的合卺酒、该揭的红盖头、该剥的蟒袍霞帔,无一不水到渠成,绮罗帐里,传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吴侬软语,男声粗喘,女声娇嫩,饶是月老这等年岁,偷听壁角也听得老当益壮……那档事不就这么回事,男人说:“你别怕,为我忍一忍。”,女人羞赧无比,那声“嗯”,应来何其软糯。

  想当年,月老年轻时,类似的下流话也说过好几句一一你这么小、这么嫩,我真怕将你弄坏了一一不过是基本台词,男人确实低吐了这几句,后头又补上:“你把我绞得这般紧,我要怎么动?乖,放松些,让我爱你……”

  接下来当真儿童不宜,逸口的全是些呻吟、娇喘,再配上下流当调情的情话一一

  “……你这小嘴真贪吃,咬着不放……我都不知该如何(马寒克)你了……”

  “咦?为什么这样也能断?!”月老在屋外发出惨叫:“他刚刚那个字明明不是‘待’呀呀呀呀!”

  第四对、第五对、第六对……月老终于统计出症结所在,每一对爱侣,皆败于那句“不知该如何待你”的禁语,再这么下去,人间绝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这一定是妖怪做的好事!

  月老跪请神尊遣下天将,为人间除妖,以保世人香火不断绝。

  神尊应允,将这事交给武罗天尊去查,据说,迄今还查不出是哪只妖邪如此心狠手辣,断人姻缘。

  凡间的繁琐小事,传不到孤绝岩上。

  这里依旧平和,世间最宁静的牢,囚着最心甘情愿的犯人。

  只是近来也添了些许个惆怅,翎花忧心忡忡的最况,益发常见。

  “夭厉……福佑的状况很不好,我今天去看她,她躺着,一动不动,我喊她好几回,她才慢慢睁眼看我,可语气好虚弱……我甚至觉得,她又比前几日更透明……”自打梅无尽那处返回,福佑情况急转直下,翎花急坏了,想叫她师尊替她固魂,福佑却说不打紧,婉拒了。

  “大概,到了最后一刻。”油尽灯枯的最后一刻。那四字,知道翎花听完会狂飙泪,夭厉选择精简略过。

  然而,即便说得再浅然,仍旧让翎花眼眶泛红,泪水湿濡他胸前衣襟。

  可泪水,并不能减缓无体魂魄在这世间停留的时间。

  樱冢无日月,浑然不晓时间静寂流逝了多久。

  福佑全然不知翎花来过几回、说了什么、何时离开,她蜷躺墓冢旁,觉得倦,又觉得浑身轻飘飘,似云朵般没有重量,一阵风来,就会被吹得好远。

  周遭好静,听不见胖白跑跳、听不见樱花坠跌,可却能清晰听到,平安扣轻轻敲击墓碑,发出的玎玎声响,宛若风铃,清脆悦耳。

  本以为,还能陪伴海雁数年,她没料到这般的快……兴许,那天晒着了日光,伤了魂体,才让一切加快了许多许多,超出她的预料。

  她没有抵抗,是无法,也是不想,魂生魂灭,这也没什么不好,她本就是死人,现在只不过是恢复原状。

  她再度倦合双眸,让那轻浅玉击声相伴,坠入越来越漫长的沉眠,清醒时间越来越少。

  或许哪一日,再醒不过来……

  这一天,翎花又来到樱冢。

  脚步甫点地,身子还没站稳,眼前景象教她倒抽一口凉息,手里紧握的小玉雀,转瞬又将她带走一一踉跄来到当时正迎风而立,长发与衣袍凌乱嚣狂腾飞,敛眸沉思的梅无尽身后。

  他目光缥渺,眺望山岚轻烟,又像望着更遥远之处,总是变笑的眸,落满霜雪冰冷,清岚雾气浸润他的发神,薄薄水气成珠,疑在鬓间。

  他久未眨眸,实际上,却也什么都没望入眠底,混乱的思绪如潮,纷纷杂沓,眼前皎白岚烟流动,恍惚若梦,仿佛见岚烟里,浮现出那一世的梅海雁,以及,与他相依偎的……福佑。

  那一刻,他恨起了梅海雁,恨起他那般无畏无惧,爱着深爱的人。

  反观自己,一时怯懦,不愿尝试改变,既想要福佑留在身边,又不要打破单纯且安全的师徒关系,落得两头皆空,失去徒儿、失去她……

  恨完梅海雁,又恨自己。

  风啸太响,掩去翎花杂乱飞奔的步伐声,更或许,如今的他,无心去看、无心去听。

  明明应该寻自家师尊帮忙,但内心深处又觉得,这紧要时分,只有梅无尽能倾力肋她一一翎花无暇细思,更顾不上一把揪住霉神,她须付出多少惨痛代价,她满子空白,徒剩一念——

  福佑要消失了!

  “快!快跟我来!”翎花一握住他,小玉雀随及将两人带往樱冢。

  梅无尽眼前原是一片虚无云岚,突然涌入漫天的粉红樱瓣,一时之间,炫目迷茫,未察身在何处。

  直至樱下孤坟入眸,坟边静伏的身影,占据唯一目光,梅无尽飞奔过去。

  这一刻,即短暂,又漫长,以为失去,复而又得,心境起伏翻腾,短短几十步的路,长得像终于走到尽头的遥途,疲惫感远远不及抵达时的喜悦。

  魂魄最终散尽之前的绝美光景,点点青莹,点点光,点点飘向天际……

  他及时牢牢捉住,掌心里,护拢的氤氲微亮,脆弱无比,却纾解了他胸口沉沉的窒碍。

  他低低吁叹,喃喃喊了一声:“福佑……”

  十指收紧,再也不松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