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下) 第十四章 葬心(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房里无烛,月光隐于云后,夜如黑缅,笼罩斗室,伸手不见五指。

  即便如此,她不敢合眼,干干地瞠着眸,独尝黑暗滋味。

  她心里清楚,只睡着,明早再醒过来,很多东西都会离她远去,无论她愿或不愿。

  可她还没想清楚,那些,自己当真要舍?

  她曾为了纷纷雨蒙中,执伞的浅笑霉神,向她走近的那一悠悠光景,也不愿遗失掉自己上一世的悲惨回忆,在她心中,关于他的种种,她都想珍藏……

  而海雁,一个待她如此重要的存在,忘了他,痛似剜肉剔骨。

  连想要将他藏入心鹿,密密珍惜,也是过分奢求,不被允许吗?

  “海雁……”她不敢喊出声,唇形喃喃轻念,那般难舍。

  待至夜之深沉,万籁静悄,掩上的房门被推开,半丝声响也无,梅无尽踏入她房内,要取走累赘的人间经历。

  床榻上,空无一人,被褥早已冰凉。

  上回,她留给梅海雁的纸笺上写:他日再重逢。

  这一次,半字未提,或许她内心深处明白,再重逢,已不可能。

  他欲抛弃他的凡心,可她,眷恋着曾在他凡心之中,深浓相爱的回忆。

  无法舍,不愿舍,不甘舍,但若不舍,他会苦恼,他说,他不知该如何待她……

  她因为爱他,所以为难;他的为难,则是因为……不愿爱她。

  她不想为难自己,更不想为难他。

  茫茫天地,她只剩一处可去,那座孤独的坟,还是能接纳她的相伴。

  海雁绝不会希望被她遗弃掉。

  但是她不要永无止境的守候,她希望,有一个期限,像人一生的生老病死,许是两年,许是二十年……总有一日,能盼到尽头,安然地,躺在他的坟侧,含笑而去。

  立订好目标,她踏出的每一步,皆是轻快的。

  绝岩上,稀罕地有客来访。

  福佑没认识多少朋友,薛翎花勉强算其一,当年她在师尊家养病好一阵,汤药全是福佑替她熬的,两人不生不熟,恰恰好的淡如水关系。

  来的有些不是时侯,福佑撞见“面壁”场景。幸好她嫁过人,已非没见过世面的黄花闺女,道声“你们先忙,忙完再理我”,自个儿转身,进了一旁小木屋,落坐倒茶吃点心,样样自动自发。

  “……你怎么自己来了?梅先生呢?”翎花匆匆入屋,发髻凌乱,唇儿红肿,双颊火烤般艳丽粉嫩,衣襟还穿错边……重点是,那身衣裳是男人的吧。

  “你可以先去泡个鸳鸯浴,不用急着招呼我。”瞧,她多善解人意,等人等到发闲,坐在地板上玩狗。

  狗儿名叫“胖白”,比球更圆,见过她一两回,还认得她,冲她直摇尾巴,胖脸像在笑。

  听师尊说过,它是瘟神施法所变,给翎花解闷的小东西,真好,她也好想养一只……

  “……”翎花一脸囧爆,莫再提莫再讲,你接着回答我的话不就好了,我替你找台阶下耶!

  福佑把脸埋进胖白葰毛里,磨磨蹭蹭:“我没跟我师尊来。”这句,算解了翎花的尴尬,只是为时已晚。

  “那你……”

  “你还是先去洗澡吧,身上都是男人的味道。”

  翎花一口血险要喷出来,这面瘫徒儿,讲起话来仍是同样调调,一刀就剜人胸口口,不给人活。

  撞见的一方,与被撞见的一方,终究后者承受的羞惭感多了一些,毕音那时衣衫不整,屁股光溜溜……

  薛翎花捂脸,咚咚跑走,换她家男人进屋。

  两人基本上没话聊,也从没聊过,以往见到瘟神,全是师尊应付他,她只消坐一旁放空即可。

  不过今日,她正是来找他,见翎花仅是顺便。

  “可以也变一只熊给我吗?”这并非本日正事,但顺口提看看,养只小家伙,陪她一块守坟,幻术的它不用吃喝拉撒,相当便利,不愧为居家必备良伴。

  “……它是狗。”瘟神扫来的淡睨,夹带一抹冷霜。

  “汪!”胖白护主,用叫声帮主人佐证。我家主人说的都对,他说我是狗,我就绝对不是猫!

  福佑一脸震惊,不用开口说半字,神情已完整表达对他熊狗不分的怜悯。

  “找你师尊变去!”瘟神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欸欸欸,她正事还来不及提呀……

  只能低头向胖白抱怨;“你明明长得就是熊。”再揉它脑袋几把,以示迁怒。

  “呜汪!”我叫声是雄壮威武的狗吠!

  “学狗叫的熊。”

  “……”胖白都开始自我怀疑了。

  翎花匆匆沐浴完折返,发现一人一狗已在地板上躺平睡熟,她喊了福佑几声,没能叫醒她,于是取来温暖被子抖开,替福佑盖妥。

  翌日清早,胖白醒了,屋外吠日汪汪汪;翎花醒了,厨房生火作饭,忙进忙出;瘟神夭厉也醒了,洗谢完毕,等待用完膳,继续面壁——

  此面壁非彼面壁,孤绝岩刑期,每日固定多少时辰,须诚心思己过。

  独独福佑还在睡,占据地板一方,睡到连翻身也无,胖白贪玩,跑去猛舔她脸,她只是浅浅闷哼,喃了声“海雁别闹”,眸都没睁开。

  “她来,就是为了睡觉?”瘟神语调清冷,眉心微微蹙,不喜闲杂人等扰了孤绝岩清静。

  面壁前,见她这躺姿,面壁后,仍是同一模样,中间相隔多少时辰,她专程到别人府上(孤绝岩明明是牢笼),只为叨扰一宿?!

  “应该是另有他事,否则特地上孤绝岩睡觉……不合理呀。”翎花一顿,收拾晚膳碗筷的动作缓了缓,压低唤:“而且,她看起来……很不快乐,眼神里一片黯淡。”

  看起来不快乐?那张面瘫脸?他横看竖看,瞧不出差异。

  男人没女人心细,况且,他不想在乎的人,哪会闲工夫深究,只觉得她很占空间,早滚早好。

  偏偏福佑一直睡到再隔一天才醒,惺忪揉眼,脸颊全是湿意,她用指去揩,凑到鼻前嗅,居然是胖白舔她一脸口水。

  孤绝岩的早晨,寒岚笼罩,雪白雾气包围眼前绝景,福佑身裹被子,走出木屋。

  胖白第一个发现她,汪汪跑来围着她绕,讨着她摸,瘟神坐在树下石桌独弈,倒没看见翎花,大概在准备早饭,喂饱一神一犬吧。

  她瞧着棋局好一会儿,突然手痒,执起一子,往局中一摆,竟破解一场僵持。

  他抬眸睨她,良久,淡淡道:“坐。”一字不冷不热,不轻不重。

  她也不客气,身裹棉被入“战场”,与瘟神对起弈来。

  她的棋,也是梅无尽教的。

  初初觉得学这干么,浪费时间,她并不特别喜欢或讨厌,若闲暇时,花上几个时辰,慢慢跟师尊耗,亦无不可,但有时很忙,赶着去洗米,只想快速结束战局,养出了她可强可弱的棋艺。

  梅无尽曾赞过她有“天分”,这两字,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显然地,足以让瘟神允许她和他下一盘棋。

  翎花备妥白粥酱瓜出来,看见的景况,就是师尊与福佑静谧祥和、其乐融融的对弈图。

  翎花深知自家师尊个性,他无法认可的棋艺,别想坐上他的棋桌——例如她,虽然勉勉强强被允许同桌,却只能坐一旁喝茶吃点心,手别来摸棋子。

  “你们先吃早饭吧。福佑,你睡了一整天,肚子饿坏了吧。”

  “汪汪!”最饿坏的,是我是我是我……胖白如是吠道。

  “我不饿,事实上,我不用进食,我是泥娃娃,吃,只是浪费食材。”福佑向她言明身分。

  翎花超诧异,这是她首次听闻,倒是她家师尊兼男人,老早看穿福佑的原形,毫不惊讶。

  “你棋艺不错,这局,待会继续。”他不想因为沉迷棋局,害翎花跟着饿肚子,用膳先。

  “不用待会,再三子,我就结束它。”

  “……”堂堂瘟神被瞧扁,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三子是吧——

  “我真能三子结束的话,你变只胖白给我?”她搁下棋,手又缩回被中取暖。

  “行。”别说是胖白,变条肥龙都不是问题。

  不多不少,就三子,棋局胜负已分,福佑高举另一只“胖白”,开开心心欢呼转圈圈,脚下胖白正主努力吠:冒牌货!冒牌货!汪汪汪!

  两只胖白几乎一模一样,差别只在第二只胖白额心名了几绺黑毛,巧妙排列成“贰”字,干脆取名“胖白贰”。

  “吃完饭,我再跟你下一盘,赢的话,你变块石板给我?”福佑正发挥何谓“得寸进尺”,这招,也是跟她师尊所学。

  这战书,瘟神再度哼哼接下。

  一盏茶后,福佑扛着半人高的石板,取出随身匕首,安安静静窝坐树下,一刀一刀刻划起来。

  瘟神又去面壁了,翎花洗来一盘水果,往她身旁坐,瞧了半晌,也瞧不懂福佑瞎忙什么。

  “……这是?”翎花问。

  “墓碑。”福佑刀尖未停歇,与石板发出细腻的刮磨声。

  翎花只看见中央一个大大“心”字,也不是谁的姓名呀。

  直到福佑在角落又刻下“爱妻李福佑”,翎花才怔了怔。

  “是你的丈夫?心是昵称吧?姓名中的其一字?怎不刻全名呢?”

  福佑静默没答,嘴角苦笑,眼神有些黯淡。

  “我与夭厉在孤绝岩太久,不太知晓世事……你离开梅先生,不当他徒儿,嫁人了?”翎花嘴咬果子,无比好奇。

  福佑思索着该不该说,可她已无人倾诉,什么都憋在心里,也不是很畅快,反正……总是要让翎花他们知道,她才好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我嫁给我师尊的转世,与入世受罚的他,成为夫妻。”福佑口吻淡淡,配上一脸平静面瘫,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

  关于霉神入世一事,翎花略有耳闻,记得应该是武罗上回来孤绝岩时,与师尊话家常略提,至于始末缘由,她不清楚。

  “他那一世,未能活过二十一,死后,回归神职。”

  “还好他是神,不当人也能见面。”爱上神,还是有好处的,不受寿命局限。

  福佑修整碑上的字,长睫低垂,姿势得以隐藏眸中失落,不教翎花看见,语调才能维持一派寻常,说得好似无关痛痒,独独她自己知道,这几句,多疼。

  “他跟我说,要我忘了那世的人间姻缘,只愿与我继续当师徒,不然他不知如何面对我。”

  那句话,就像明明白白在说——一样。

  福佑咀嚼了无数次,每一回,都想哭,却哭不出来。

  “这……这算什么?!不想认帐?你有没有挥拳打他?!”翎花听了气愤,拳儿都握起来了。

  “呀,我忘了。”真是个好提议。也许让他痛了,他才知道,他那样说,她有多痛。

  “所以你……答应他了?”

  “他是对的,我若没忘掉海雁,就会不断在师尊身上,寻找海雁的影子……以徒儿身分来说,确实不妥,相处起来也尴尬。”

  她会选择离开梅无尽的另一层原因,也正是如此,就算师尊答应不替她抹去记忆,同意她续留身边,她自己又怎可能瞒得住情愫?终有一天,或许会惹怒他,被他驱赶。

  一想到极可能由他口中,听见“滚出去”之类的字眼,她怕,她怕心会碎成一盘散沙……

  “不能把那世的姻缘,延续下去吗?这不就解决所有问题了?”翎花想法单纯,只要相爱,哪管哪一世,彼此都还在身边,已属难得。

  “梅海雁爱我,但梅无尽并不,怎可拿上一世的纠葛,继续困扰他?他要的,只是一个徒儿,不一定非得是我,洗去记忆后,他身边的徒儿是谁,又有何差异呢?”

  李福佑没了记忆,也不再是李福佑,任何一个甲乙丙丁,都能取而代之。

  “理智上,我很想听师尊的话,乖乖顺从他的提议,该抛的,全都抛掉,只要能当他的徒儿,留在他身边,一切足矣,可待我回过神,我已经被小玉雀带往这儿来了……”

  她心底的声音,胜过了理智。

  她心底的声音在说,她不想忘。

  “这样也好,我心里很踏实,有胖白,有墓碑,最后,只要再麻烦你师尊一件事,我就没有任何贪求。”福佑敛眸,指腹滑过墓碑上的字,浅浅扬笑。

  翎花想开口,又咬了咬唇,再张嘴,依然不知能说什么。

  安慰吗?福佑看来并不需要,她眼中虽有疼痛,但眸光清明,已然作下决定,谁也劝不来。

  陪她臭骂梅无尽吗?可爱情,又不是我爱你,你非得也爱我不行……

  最后,翎花选择沉默,靠在福佑肩上,不知怎地,鼻子酸酸的……想着若有朝一日,她师尊同她说,要消除相爱过的记忆,她心里也定是伤心难受。

  合上眼,眼缝微湿,翎花为福佑落下一颗泥人哭不出的泪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