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下) 第十四章 葬心(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福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岸上。

  浑浑噩噩间,环抱梅海雁的双臂,始终未曾松放。

  他冷得像冰,虽有伤却无可流,是武罗,将霉神之血收拾得干干净净……

  原来因海妖作乱,导致货船翻覆而落海的胖瘦汉子,虽短暂昏迷过去,但幸运保住一命,然货船损坏严重,他们无法自行回岸,又见福佑所乘小舟飘荡海面,于是奋力游来求助。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问话,福佑皆不答,眼神空茫,海水镶嵌的落日残金,倒在她水湿脸庞上,仿佛一脸泪光,她怀里那人,怎么看也明白,绝无生机了。

  得不到回应的胖瘦汉子俩,见天色渐暗,只能自作主张,划动船桨,先上岸再说。

  直到胖汉子伸手过来,要抱起梅海雁,她才惊醒,双眸防备瞠圆,护牢他,不放手,不让谁碰他。

  “我们平安回到岸边了,我替你把人抱下船,你总不能一直坐在船里不走吧?”胖汉子同她说道。费了半个时辰的工夫,他们终于由海中历劫归来。

  “还是你希望回蛟龙寨?不过夜色已晚,行舟不便,要开船也得等明早。”瘦汉子看她面容憔悴,知她深受丈夫死亡的打击,只敢轻着声嗓说。

  不,她不回蛟龙寨,这一走,本来就没打算再回去。

  而现在,更不会回去了,蛟龙寨里,已无她悬念记挂的人在。

  “要不要先随我们回家,我让我妻子拿件衣裳给你换上,你这样会着凉的。”瘦汉子又提议。

  她感觉自己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回答了胖瘦汉子的哪一句话,抱紧梅海雁呆呆不动。

  “这可如何是好?”胖汉子朝瘦汉子使了个苦恼眼神。

  “我们回去拿些食物、水和干爽衣裳过来,明早把人送回蛟龙寨吧。”瘦汉子眼下所能想到,只仅仅这方法了。

  待两人返家取物,再折回原地,系在岸畔木桩上的小舟里,已不见福佑与梅海雁的尸首……

  两人周遭寻了好一会儿,怎么也找不到人影。

  一个瘦弱女子,与一具冰凉尸首,是如何短时间内消失无踪?

  胖瘦汉子穿着海面,心里不由得同时涌现一念一一

  痴情妻子抱着早逝夫君,投海而去。

  这可能性的猜测消息,随他们下回前往蛟龙寨运送蔬食时,一并带了过去,全寨里的人沉默良久,女眷则掉下泪来。

  邻近数个海镇,接下来的千百余年,再不曾遇过海妖袭击,平静祥和。

  痴情妻子抱着早逝夫君,投海而去?

  不,她不会做这种事,上世轻贱性命的苦果,她已经尝够了。

  她只是心里默想,该要寻个地方,好生安葬他。

  最好是一处清静美丽、再无俗凡喧嚣打扰的地方,让梅海雁得以永眠。

  失效十几年的小玉雀,竟在顷刻发挥作用,眨眼间,海风料峭的小镇消失无踪,漫天飘坠的粉嫩樱瓣,满了眼帘。

  周身似有云雾缭绕,白渺幽深,眺望而去,无法瞧得更远,一旁偌大樱树,花期正盛,绽放芳华,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宛若世外桃源,远世孤立。

  这儿很美,这儿很静,这儿……很好。

  “你喜欢这里吗?”她轻声,问着怀里的他,死人不可能答话,回应她的,只有飞花如而泪坠下,拂过发梢的声音。

  她把他葬在樱树下,用他赠予她护身的短匕,亲手挖了坟穴,樱树为墓碑,樱瓣为纸钱,埋尽他短暂一生的光景。

  她双手泥污,衣裙染满土灰,圆眸茫然空洞,呆坐那抔黄土旁,疲倦得连根指头都抬不起来。

  可就算如此累、双眼如此酸涩,始终一滴汗、一颗泪,也未能淌下。

  此地见不到日升,亦无月落,她不知道自己维持同一姿势多久,樱瓣在她周围积累一层,也覆暖不了身。

  樱花似雨,无风自落,迷蒙让她忆起那回冰冷雨日,她万念俱灰,一无所有,等待死亡降临,梅无尽却在此时出现,执着伞,悠然走近……“师尊……”

  她想见他……她好想见他!

  突然之间,急需看见他的笑靥,让她知道,这不是一场死亡、不是一种失去,她不必为此胸臆疼痛,没有了梅海雁,她还有师尊!

  梅海雁不是逝去,他只是恢复成梅无尽……他仍是在的!

  福佑从樱花瓣间爬志,浑身因姿势固定太久而发麻僵痛,她忽略它,由怀里掏寻小玉雀,用尽所有的气力,想着梅无尽——

  小玉雀如她所愿,将她带回了家。

  那处十几年未能踏回的地方。

  她一时恍惚,双脚麻疼,无法顺利站起,瘫坐在家门前,看着眼前的熟悉与陌生。

  “师尊……师尊……”她小声喊,不敢大声,怕喊了太响,无人回应的失落更深。

  ……回来了吗?还是仍在冥城,等待涤尘而归?

  腿部的麻意未能舒缓,她却急于入家门,索性用上双手,挪爬了几步。

  一双墨履,踏入她视线之中。

  福佑仰起头,看见梅无尽站在面前,黑长发披散似缎,连衣裳也未理妥,一副小憩初醒,惺忪的慵懒。

  “还说会在家乖乖等我,为师都回来了三天,也不见你踪影。”他屈膝蹲下,与她平视,拂去她发间及领口的落花瓣。

  “师尊……”福佑去揪他衣袖,直到掌心握个满盈,不再空虚,才觉得稍稍安心。

  他是真的,不是虚幻,她能牢牢握住他……

  “脚麻了?能站起来吗?”他一手搀起她,见她身姿摇晃不稳,左掌托往她脖后。

  这动作,梅海雁也很常做。

  不过,梅无尽很快便收回左掌,不似梅海雁,老赖着不肯走,有时还往下挪移几寸,往她臀儿去……

  梅无尽能读她心思,即便不读,她的眼神,也泄漏了太多。

  他低叹:“入世一遭,沾染上的种种尘缘,最是蚀骨难消,所以为师才叮嘱你,想念为师时,来看看为师,看完就该走,而不是留在那儿,经历不该经历的俗事。”

  当初给了她小玉雀,本想让她行个方便,如今想来,千错万错。

  “……”他口中的那些“俗事”,他记得吗?还是随仙魂回归,便忘得一干二净?

  “为师记得的。”关于梅海雁的所有,点点滴滴,桩桩件件,他全都记得。

  “那……”她正欲开口,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只是本能要问:包括与我成亲……

  唇瓣甫张,便被他伸指按抵,阻了险些脱口的话。

  他温润的嗓音,取代她说:“神,将入世视为一种惩罪,如同冥城每送出一次轮回,必要魂体饮下孟婆汤,因为累世的记忆,是沉重负担,记得上辈子的情仇恩怨,只会拖累此生……神最忌情,尤其是私情,一旦心中存私,大爱难顾,虽虽所有神只皆须无情,可只消一丝偏差,入魔的下场,你亲眼见过。”

  最血淋淋的实例,便是瘟神夭厉,遭判孤绝岩百年刑期。

  福佑无语,句句都听得懂,却句句无从插话。

  “为师认为,那世的梅海雁既死,天命已达,我刑已满,再无半点价值,何必再记?不如,我替你抹去回忆,让上世种种,随风而去吧。”

  这三日,他想了很多,初初踏回家里,思及要面对她,他心情确实复杂。

  为人师表,入一趟人世,居然把爱徒给娶了,夜夜蹭着人取暖,最爱躺在她腿上让她掏耳,更别提如何摁着人,吻得她在怀里轻轻颤抖,再畅快淋漓地与她合而为一,享受最甜美的欢快——思绪到此强硬止步,再往下想,入魔之路真的有他一份。

  见她未归,他松了口气,于是未急于寻她,独坐松下,思索这师徒关系,该如何走下去才好。

  最后想出来的结论,这样最好。

  没了那段记忆,粉饰太平,天知地知我知她不知,彼此不至于相处尴尬,又能重归最初,他也才能站稳立场——用师尊与徒儿的方式。

  福佑面无表情,镶在脸上的一双圆圆黑眸,茫然瞅着他,迷惑,不解,仿佛他用着她不懂的神语,说了些艰涩的劝世大道理。

  上世种种,随风而去?……

  “你我单单纯纯,只做师徒,这样更好些,像以前,活得自在轻松快意,赴仙宴,喝仙酒,闲来无事便到城里吃吃逛逛,不涉人间狭隘的小情小爱……若不然,为师不知该如何待你。”梅无尽苦笑,他曾为她,犯下杀戒,还极狠地毁尽凡胎魂体,他怕,自己再深入,会更失控,变成老友那般——

  无论他语调如何闲逸,眉心间,几乎难以分辨的淡蹙,福佑没有遗漏掉。

  原来,拥有那世相爱的记忆,对他,是这般的苦恼。

  不知该如何待她……是因为,不想再像梅海雁那世,那样痴缠爱她的意思了吗?

  她静静凝觑他,一句反驳也找不到。

  师尊总是对的,她已经习惯信任他,天大地大,谁都不能尽信,只有他,绝不会害她。

  他认为这样是好的,那便是了,若她觉得哪儿不对,定是她驽钝,没能想透……

  心,疼疼的,也是她的问题。

  “你也累坏了吧,先去梳洗梳洗,换身干净衣裳,出来为师给你弄顿饭,吃饱了好睡觉,其余都是明天的事了,嗯?”而他,打算待她入梦,再拈去多余且……无用的记忆。

  梅无尽正欲伸手摸她的头,动作太流畅,指尖触及她细腻发丝时,硬生生止住。

  这一摸,太亲腻,不合适,以前纯粹当她是徒儿,摸的全是慈爱,可在不久之前的那一世,他这种摸法,搭配上“丈夫对妻子”的宠爱,略显尴尬。

  梅无尽清喉一咳,手掌正好挪回嘴前轻掩,佯装风寒露重,喉咙痒痒的。

  “好。”她听见自己温驯应答,但声音干干哑哑,有些陌生、有些艰涩。

  好什么呢?

  好,我去梳洗。好,我去睡觉。还是,好,那些记忆,让师尊收回去,我不要记得了,什么梅海雁什么蛟龙寨,全都不要了……

  她不知道,但清楚,这样的答案,他会乐于听见。

  果然见他露出“为师欣慰”的宠笑,她眼眸微酸。

  福佑乖乖去往澡室,将浑身肮脏打理干净,海咸味好处置,抹皂洗洗就行,但十指的黄泥特别难,替梅海雁挖坟时太出劲,泥石深深扎进肉里,又被层层沙土填入,泡在水里许久也化不去。

  看着十指泥黄,想起一杯又一杯覆在梅海雁身上的土,掩去他的永眠音容,她慢慢领悟过来。

  原来……那时,她葬下的,不仅只是梅海雁,还有,梅无尽的凡心。

  神,不会有的凡心。

  于是黄土掩埋,而后腐坏,化为春泥,之后,骨枯身烂,什么也不存在了……

  他与她相爱的证据,亦埋进那个坟里,成为上一世的结局。

  明早醒来,若她也遗忘了,樱树下的孤坟,再无人知晓何时所立、何人所立,而墓里之人,又有怎生绚烂且短暂的一世经历。

  梅海雁这一个人,真的永永远远……不见了。

  可他亲手替她戴上的平安扣,仍静躺颈间,往后,她望向胸口这一块莹绿,却再也记不起曾经有个谁,用着哪样的表情,说着哪些话语,将平安扣红绳伃细系妥……

  没了记忆,许多身外之物,全失去它独一无二的珍贵价值。

  “福佑?”澡室门扇传来轻敲,梅无尽声音在外头响起。

  担心她泡得太久,昏倒在澡池里,特别来探探情况——毕竟,她刚经历一场生离死别,方才读她心绪,并不如面庞呈现的平静,他自然多分留意。

  可惜,他读出她的惊震、她的迟疑,独独未能读出她的心痛。

  她应了一声“欸”,开始穿套衣物,听见他又说:“别泡太久,面快凉掉了。”

  他转身正要走,澡室门板咿呀打开,她一身氤氤,长发仍湿,脸蛋映洁月光,白皙晶莹,一双黑眸泛红,仿佛正要落泪,可眼眶干涸,并无水光酝酿,步伐缓缓,出了澡室。

  梅无尽长指轻弹,她周身震出一道气劲,将水气弹开,一瞬间干爽无比。

  好久没被这么方便“处置”,这些年,长发都得晾在火炉旁,慢慢烘干,有时懒散睡着,梅海雁就会拿布巾和木梳过来,接手替她……

  她摇头,不许自己再往下想。

  想,又有何用……

  “怎么洗这么久?”他记得她向来速战速决,自从换来泥躯一具,她抛弃掉泡澡的乐趣,洗洗刷刷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这习惯,就连在蛟龙寨亦然——梅无尽一怔,想起人世点滴,他有些懊恼。

  “指甲缝里卡泥,好难洗。”她如实回道。

  “为师瞧瞧。”这种小事,他能轻易替她解决。

  她乖乖平摊十指,任他检视,他笑问:“你哪里玩泥巴去了?”

  问完才猜到,应该是去葬他的凡身,于是笑靥一敛,正要施术除去泥污,她却猛然收手,双掌藏往身后。

  “……我饿了,想吃面。”说饿是假,她本就不再需要食物,不知饿,不知饱,从梅海雁死去那日,她滴水未进,亦不觉饥肠辘辘,会撒谎,是不想他连一些些东西都要抹得干净。

  “走吧。”他没想强逼她,反正……为她消除记忆之际,顺道帮她清甲缝便行。

  饭桌上,脸盆大的碗里,盛着炒面,同样是喂猪的规模。

  她先替他盛一碗,海碗内的剩余部分,她通包了,埋首消灭它。

  见她胃口极好,他安心不少,跟着慢慢吃起妙面。

  眼光淡淡挪去,落向她握箸的手,瞧清除了指缝泥土外,指间也有数道划伤,伤口里同样沾黏黄土,无法洗净,一条条看起来……有些狰拧。

  不难勾勒想象,她凭借这一双手,辛苦将他安葬的景况。

  不过,只是暂时的了,等她吃饱,好好睡上一觉,天明日出,所有过往,都将如晨露偶朝阳,消散无踪,无论甜的、苦的,再也无法困扰她……

  而他,会好好做回“师尊”本分,该宠、该疼、该溺爱,半点不少,可是,也只准是师尊待徒儿那样。

  她不受指伤影响,食欲正旺,炒面转眼间消灭大半。

  “你多久没吃东西了?”他一碗面才吃几口,她则快清盘了,这么饿?

  “记不得了……”她嘴里有面,声音含糊。最后那一顿,好像还是与海雁争吵前一块吃的,是鸡腿吧,烤得又油又香……冷战后,她没什么胃口,吃不吃也没差别。

  就算记得了,也终是要忘记的。

  “再给你弄碗肉汁饭?”

  “不用,很够了,我好困,想睡。”她是真的好倦,浑身皆累,本来有好多话,想跟师尊说,可现在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说师尊你儿时好可爱,小小一只,脾气坏,性子倔,但腻起人来,像猫,蹭得人心头发软……

  说师尊你长大好缠人,老是欺负她腿短,刀子嘴一点也没变,可吻起人来,又那么柔软……

  那些凡俗之事,他不爱听的。

  “面吃完再去睡。”他用哄诱的口吻,要她多吃两口,她很听话,全然不浪费,吃个精光。

  “吃完了,师尊,晚安。”她搁筷,准备拿空碗清洗。

  “别碰水了,手上全是伤。”

  “不疼的,一点都不疼……”她难得小小违逆他,仍是先洗完碗,才回房躺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