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下) 第九章 轮回(1)
  目录 下一页
  送走武罗之后,师徒俩对坐相视,徒儿喝口茶润喉,颇有准备跟师尊算算帐的气势。

  杯搁置于桌,轻巧地发出一声“喀”,同时,她启唇:“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头没尾的问句,毋须前言后语,她知道他一定懂。

  为什么,要去伤害与他无关的四个人,不顾任何后果?

  那是她的仇人,不是他的,他完全没必要惹上是非。

  况且,她早无报复之心,只想与那些人永无瓜葛。

  “想做便做了。”很卑微地挪杯到徒儿面前,等待徒儿赏茶一杯。

  “……我不需要你替我报仇。”她专注看他,无视挪来的空杯。

  “我并非替你,而是替我自己。”罢了,求徒不如求己,他自个儿动手。

  “……替你自己?”她不解。那四人,与他也有恩怨?

  他喝口茶,唇线微勾,面庞却不因笑意而柔软:“做了,心里畅快。”

  若不做,他无法释怀,无法由愤火中解脱,无法原谅自己。

  “结果换来惩罚,值吗?”她眉心微蹙。

  “值。”一字道尽,就算时光倒转,他同样会做的义无反顾,毫不迟疑。

  望向他,福佑说不上来心里那股滋味,该如何形容。

  微微发着酸,想斥骂他,无事找事,惹来这一出,何苦来哉?

  偏又淡淡泛起甜,因为内心无比清楚,他是为了谁。

  可想到他的刑罚,整颗心,又给浸入苦水,害怕接下来等着他的,是何种茫茫未知的际遇。

  “对神来说,入世为人……是很严重的处罚吗?”福佑此刻才想到该问。

  “一世抵四鞭,你说呢?”说实话,他宁可痛快领四鞭,也不想人间走一轮。

  鞭伤好养,人世多余的七情六欲、爱恨嗔痴、亲缘纠葛,对纯净神魂,更伤。

  曾有一神堕世二十年,耗费五百年才涤净俗累,这还算好,更甚者,连神职都回归不了。

  所以他们私下不称入世,更觉得像“劫”,一场历世之劫。

  入世点点,是历劫,返归种种是脱劫,一念之差,都可能万劫不复。

  “我帮你选择了入世,岂不是……”她是怕他尝太多皮肉苦,看着岩陵被打断,直接想像换成他,骨头也会给打裂,才擅自作主,可他并未跳出来反对呀,还跟武罗说“就按她所言吧”……

  现在再找武罗收回前言,来不来得及?

  梅无尽清楚,若真让她眼睁睁见他挨下武罗四鞭,还得熬汤喂药照顾他四十年,为他伤势担忧,不如乖乖轮回一遭,省得她操心烦恼。

  “当作去玩玩也好,只是爱徒须与为师分离十余载,怕爱徒思念得紧。”

  她睐他一眼,却不驳斥他那句玩笑话。

  是否思念,她自己也不知,只知分离在即,满心忐忑。

  他递给她一只玉雕小雀鸟,教她使用法,握进掌心,心之所思,即便千里远,亦可瞬间抵达左右。

  “想念为师时,来看看为师,几十年,也就是一眨眼而已,很快。”梅无尽微笑拍着她手背,话说得云淡风轻。

  三日后,梅无尽便去入世了。

  这三他该安排的、该交代的、该留神的,全都处置妥当,他甚至没等她睡醒道别,只字未留,徒剩一屋空寂清冷,当她早早醒来,进到他卧间要唤他,才知他已走。

  橱柜里,满满新鲜食材,空了便自动补上,害怕她少吃了一顿似的。

  书房内,一叠又一叠的解闷书籍,够她一日读三本,十年也读不完。

  宅子周遭,笼罩在他施下的护术中,闲杂人等无法擅闯。

  看似一切如常,又说不上哪儿空虚,福佑沿着回廊走了数遍,独自一人的脚步声轻响,走了再久,那扇窗的后头,也不会飘来慵懒噙笑声,唤句“爱徒乖,给为师倒杯茶来”……

  她迟疑顿步,旋过身,跑了趟厨房烧水沏茶,小心翼翼端至他房里,搁置桌上,一如他在的每一天,不曾改变。

  接下来的时一天一热茶,从未中断,仿佛他仍在身旁。

  福佑一直没有去见他。

  总觉得,就算见了,也不是原原本本的梅无尽,仅是个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与其如此,不如乖乖静守府内,等他凡胎肉身死后,重新归来。

  想念为师时,来看看为师……

  大概她是个情感迟钝的家伙吧,说想念,也没有那般想;说不想,又总是沏完了茶,便窝在他睡过的躺椅上,或看书、或发呆、或无所事事,消磨整日时光。

  直到第一个五年到来,以为“思念”不过是种虚无说法的她,偶然触及他给的小玉雀时,身形瞬间被挪送到一处陌生之地,她才知道……

  原来,说不想,只是自欺欺人。

  她的深刻思念,竟连她自己都被瞒过了。

  不远处传来波涛声,鼻尖嗅得一丝腥咸,海的特有味道,飘散空气中。

  福佑很快环视身处周遭,浅白沙滩一望无际,海天一色的辽阔眺景,身后连绵,宏伟建筑,不若寻常园林幽雅别致,植满绿荫花木,小桥流水,如诗如画。

  面对强劲海风日夜吹拂,依然屹立的楼屋粗犷豪迈,并无过多赘饰,像海岸边的一座城池,砌满坚固岩砖,抵御侵蚀。

  福佑并未分心太久,很快受孩童嬉笑声吸引,循声而去。

  浅海处,一群稚龄娃儿正在泅水,个个身手矫健,活似鱼群,下潜之姿俐落,破水之势熟练,溅起点点水花,日光辉映,闪闪发亮。

  她在娃儿群中,发现了他。

  还真的……一点也不难辨识。

  她家师尊无论年纪大小,眉间那颗小黑痣都镶在老位置,外貌模样是有些微差异,可熟悉感骗不了人,笑容也是改变不掉的。

  五岁的娃娃师尊,越看越可爱,瞧他玩得不亦乐乎,此世为人,大抵也是无忧无虑吧……呃,收回前言,那群娃儿,玩着玩着,开始互殴起来,其中扁人扁得最凶狠的,居然是她家师尊。

  小孩子打打闹闹在所难免,但把人摁进水里,已经超出了游戏范畴,她不得不挺身而出,阻止娃娃师尊闯祸。

  “快住手!师——小家伙!”险些错口喊师尊,即时修正,却让那个“师”字,乍听之下,似极了“死”。

  那群海中娃儿们,也确实华丽丽听成了:死小家伙。

  来者何人?胆大包天兼流油,敢在“蚊龙寨”的地盘上,骂他们死小家伙?!

  方才打闹欺负的目标,立马转移,全落在她身上,刚还敌对的小娃儿们同仇敌忾,对抗出言不逊的闯入者。

  娃娃师尊为首,一个手势比画,大群娃儿朝她猛泼水。

  好、好幼稚的攻击!也对……毕竟眼前这群娃,最大不过十岁,最小连一岁都有。

  娃儿手劲弱,使命泼、用力泼,水花也溅不着她太多,福佑抬起衣袖,轻易挡下所有,还有闲暇,对他们吐舌摆鬼脸。

  殊不知,惹熊惹虎,惹上“小人”最是棘手。

  泼水讨不了好,很快惹怒娃群,他们由海中奔起,个个手里舀满水,近距离攻击。

  一个娃儿的手掌能承载多少水?加上由海里奔至她面前,那杯水,早已漏光,哪能真泼湿她?福佑闪也不闪,任他们瞎忙。

  心里突地闪过一个困疑:咦?娃娃师尊呢?怎不见他舀水,屁颠屁颠往她这儿过来?

  这念头甫生,随即解答便来——

  她家的娃娃师尊,早不知何时溜到她身后,伸出短短小腿儿,使劲朝她腿肚一蹬,半推半撞,将她踢入海中。

  福佑一时遭受惊吓,来不及防备,脚步踉跄,跌落坠海。

  噗通!

  溅扬的白沫水花,呑噬掉福佑身影,崖旁娃群见状,纷纷鼓掌叫好,娃娃师尊更是叉腰狂笑,哇哈哈哈个没完。

  本以为,马上会看见一张哭丧脸破水而出,在海中求饶喊救命,可等呀盼的,海面除了波浪徐徐,再无其余动静。

  娃群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再出声,个个盯着海面瞧,黑眼珠骨碌骨碌转——

  “小雁子潜水最厉害,可也没她这么久呀……”

  “她……是不是溺死了?”

  “闯祸了闯祸了,怎么办?……”几个小娃开始窃窃私语,面露惶恐。

  娃娃师尊啐了声,跟着飞身跳入海中,因为是浅海处,很快便找着人,拖住福佑上沙岸。

  福佑昏昏沉沉,一遇水,身子便直往下坠,四肢沉重,几乎无法自主挥动,海水再浅,亦是如此,直到被拖离海中,意识才略略回笼,然而眼皮恁重,想努力撑开也只做得到半眯半张。

  “居然是只旱鸭子?!麻烦!”

  耳畔听见娃娃师尊操着童音说话,下一瞬,前额遭软掌压住,下颚被迫扬高,鼻翼给掐着,一口热气往她嘴里灌入。

  福佑使劲瞪大眼,就见娃娃师尊嫩唇压在她嘴上,为她渡气。

  他口中有股淡淡乳香,是师尊身上不曾有的味道,嫩唇压得好使劲,一鼓一鼓地灌着热息,他发上的海水滴落她眼中,她本能合眸,他抬头察看,以为她仍昏迷,又继续给她渡气。

  福佑跟自己说,他现在是个孩子而已,脑子里又很清楚,即便是孩子,也是她师尊,这一想,梅无尽的模样清晰浮现,仿佛此刻与她唇贴唇的人,是那爱笑的神只。

  脸,不争气红了,微微发烫。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