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上) 第五章 小霉神(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然了解,身边有个人陪,原来是这种滋味呐。

  时时关心她吃了多少,喜欢哪样讨厌哪样,饭是否吃得足够,要不要再添一碗;有危险迎面而至,不忘要先保护她,捍卫她平安;看她品尝食物美味,比自己亲口吃下肚,更觉得加倍好吃……

  再三回首顾盼,注意她的步伐,像个唠叨娘亲,叮嘱她小心安全,留意她会不会感觉无趣,忍不住陪她说话解闷……

  这些,都是独自一人时,不需要拥有的累赘。

  说是累赘,可回想起来,还是让人嘴角微扬,绽了朵小小笑花。

  还有这种离开她没多久,归心似箭的心情,于他,也是很稀罕的经验。

  才分离,便想见,心情都不美丽了。

  “还不能放我回去吗?”唉。

  “想早点回去参加仙宴,就加快速度,把命盘处理完,做完才准走。”少司命从筵席将梅无尽架来,到现在,已迈入第二个时辰,梅无尽神情哀怨,趴桌咬笔杆,桌上七八叠纸山把他包围。

  别以为霉神向来无所事事,有些工作,除他之外,无人能担。

  世间千万万生灵,从呱呱落地到闭眼死去,这一生,命定霉运多少,霉神负责给予;天赐财运多少,交由财神增添;积累福运多少,则让福神追加,而统整所有命运者,则归司命处置。

  司命司命,司掌命运,大司命主生死、主岁寿;少司命主子嗣、姻缘、灾祥祸福。

  天界一贯固定流程,一人的命盘,经由数名神只之手,祂们各自按因果福报为那人添福加财,或增运减寿,最终送至司命处加封神印,此命盘抵定,浮现于冥城生命簿,注定了那人一生拥有。

  梅无尽先前怠忽职守,据说忙着玩泥巴,该处理的命盘堆了数叠,再不处理,冥城那边轮回都要大乱了!

  “我还有伴在筵席那边,放她独自一人,被坏人欺负了怎么办?”梅无尽摆出忧心忡忡脸。

  少司命冷笑两声,宜男宜女的英气杏眸瞟过去:“都裹了她一身护体霉息,谁近她身,谁下场凄惨,还担心她被欺负?”别去欺负别人就好!

  去逮梅无尽来办正事时,梅无尽不只叮咛她乖乖坐着吃蟹,别跟陌生人乱走,临走前更施术护她,那一幕,少司命可没漏看。

  “那不一样呀,你想,她孤孤单单坐在那儿,举目无亲,看着无趣歌舞,嚼着无味仙肴,你不会觉得心痛痛的吗……”

  连举目无亲这种混话,都说得出口,为求少司命放人,梅无尽可谓不择手段了。

  “我只知道,你今日再不将命盘弄完,我会让你肉痛痛的。”少司命逐字轻柔细软,声嗓恁是恫吓,也说来慈蔼。

  “好啦好啦,我做,我尽快做,做完再赶回去,陪小娃吃蟹……”唉声叹气归唉声叹气,手上动作开始加快,毛笔在掌心沾染霉息,这个命盘给一笔,那个命盘添两笔……

  “你这种孤僻之辈,竟学着养起人来,脑子给霉运侵蚀了……”少司命在一旁盯他完工。

  “个中乐趣,说了你也不懂。”

  “我也不想懂,手停下来了,继续。”少司命好奇心并不强大,淡漠撇颜。

  少司命所觑见的那一幕,若当时其余仙人在场也看见了,自会对福佑谨慎避开,毕竟霉神施下护术,谁知道掺了几百倍霉运在她身上,但很显然,并非所有人皆及时看见,才有了此刻的情节发展——

  福佑被几名花仙叫出筵席,一副要找她麻烦的基本架式,一字排开,气势颇吓人。

  她本来不想理睬,谁来叫嚣都不应不答,努力低头剥蟹肉,哪知她们其中有人抄起盛装半满蟹肉的银碗,抢了就跑,快到她来不及阻止。

  “人质”在手,不乖乖起身跟上怎行,那是留给梅无尽吃的,非拿回来不可。

  “你与无尽天尊,是什么关系?!”带头者,毫无意外是海棠,那瞪了她不知多久的美丽花仙。

  赴宴途中,梅无尽简单同她说明过,天界有神有仙,但本质并不相同,神者,由天所创,不经父精母血,发肤皆源于天地灵气,自神识初开,便属于神只,拥有天生力量及职责,虽可入轮回体验下界众生生活,死后仍旧回归天界。

  仙者则不然,仙多凭修炼而来,花能修成花仙,鹤能修成鹤仙,人亦能修,他们术力远低于真神,仙寿更是无法比拟,加上修仙之途历经种种考验,舍七情,绝六欲,并非每人皆能完全做到,于是仙性参差不齐。

  在福佑眼中,神只面容清俊,虽慈蔼,却也冰冷,跳脱了情感沾染,纯净得不属于人世所有;而仙人,性格里难免存在着成仙之前的脾性,喜怒鲜明,即便仿效神只打扮,仍仿不全神的灵气。

  仙宴上,两者的待遇同样相差甚远,即便如霉神,还能排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仙字辈,连上桌机会都没有,坐了一圈在仙宴外围。

  “……”不是不想回答,而且福佑也不清楚自己和梅无尽,算是什么关系。

  啪。刚跟着离开宴桌,随手带了只小蟹脚出来,虽是最末最细那只,仔细去剔,里头还是很有肉,她干脆继续认真剥蟹壳、扒蟹肉,一丁点都舍不得浪费。

  “我在跟你说话,你剥啥蟹脚?!”海棠花仙动手,拂掉她手中蟹脚。

  福佑一时没拿稳,蟹脚落地,所幸仙界地上只有云,没有泥,福佑蹲下拾起,挖完剩下的蟹脚肉,丝毫不在意。

  “落了地的东西还吃,嫌不嫌脏呀?!无尽天尊怎会带个不识大体的人类来赴宴?!”海棠花仙身边同伙,故作夸张神情,害她好想问:

  你们都是花仙……花不是从泥里长出来的吗?为什么嫌地上脏?

  不过她怕问完这句,又会忍不住多嘴问下一句:而且花还要施肥耶,肥可是屎与尿……

  碍于敌众我寡,保持缄默为上,她不想被花仙群殴。

  比起神的高深莫测,仙的好恶则显得外放,不知收敛,让福佑好有熟悉感……在人间,这类的欺负事件,处处可见,早就不稀罕了。

  “无尽天尊从不曾携伴前来,你与他,究竟是何关系?……你又怎能靠近他,而不受他气息所害?”海棠才不想管她拾不拾地上食物吃,她一心只想弄明白,福佑和梅无尽之间,是何渊源。

  梅无尽虽为霉神,可他总是笑脸迎人,不若其余神只,目中虚无一片,至极的有情,却等同于无情。

  花仙们无一不喜欢他的平易近人……偏偏谁靠近他,便要做好心理准备,为沾上霉运衰息吃些苦头,可依然无损众花仙对他的默默爱慕。

  不能亵玩,远观也很止渴。

  在梅无尽面前,人人只能保持同样距离,谁也占不到甜头,彼此相安无事,醋海平静,今日突然某人超前太多,撩拨众人敏感楚河汉界,自然沦为公敌。

  福佑由海棠花仙眉目之间,看出她对梅无尽的在意。

  “你哑吧吗?怎么不回话?!”海棠花仙跺足。

  “……我吃蟹。”所以嘴忙,没空。

  谁看不出来你在吃蟹?!你从头到尾嘴有停过吗?!”众花仙内心腹诽。

  桃花花仙一把夺走蟹脚,使劲抛得远远的,扑通一声,掉落仙池。

  还剩半节的蟹脚肉呀!浪费掉了……福佑心痛望着。尝过饥肠辘辘的滋味,才知盘中飧,粒粒皆珍贵。

  “臭丫头,看你还有何借口不回话!快说,你与天尊是何关系?!”桃花花仙咄咄逼人,一脸“你再拿乔,那根蟹脚就是你的下场!”。

  “……没什么关系,只是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读书练字,最近,他教我下棋……”不是教,是强迫她学,她觉得下棋好无趣,还要动脑厮杀,所以每次都摆烂认输,完全不想努力,半点求胜心也无。

  她每说一种“一起”,众花仙倒吸凉气的抽息声,便有志一同响起,个个眼神又羡又妒,眸光冲着她直喷火。

  一起吃、一起住……有没有顺便,一起睡?!

  那些,全是她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呀!

  男色虽诱人,可男色拥有的倒霉神息,可不是撂一句“我爱你,也爱你的霉运,倒霉永生永世都无妨”的豪语,便能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海棠花仙抖着音:“你是天尊的……”情人?

  没脱口的那两字,太过嫉妒,以致于无法发出声来。

  福佑不会读唇,听不到,看不懂,点头只是胡乱打发人。

  虽然海棠眸中爱慕最深,但反应更激动的,却是桃花花仙,眼看就要朝福佑扑来,使出“我不信我不信我不相信”的摇肩大法,在触及福佑衣缘之际,莲足一拐,全场无人不闻惨烈的骨折声。

  桃花花仙以最狼狈之姿,摔得五体投地,跌个轰轰烈烈。

  其余花仙欲上前搀扶,兴许是太心急,几人竟同时踩中羽裳裙角,红唇纷纷逸出惊呼,全往桃花身上跌压。

  福佑眸儿圆瞠,看那叠“人山”,不由得替最下头那一只,默默哀悼。

  “谁踩到我的手!好疼!快走开!呀!又是谁踏住我的脚?!”

  “对不起对不起,桃花姊姊,我不是故意的……哎哟!”再度跌了回去。

  “又是谁踩到我的脸!”桃花花仙凄嚷到声音都破了。

  并未赶去扶人的海棠花仙,定睛注视着福佑,瞧了良久,不是她不顾念花仙姊妹情,而是桃花狠摔那时,她闪着了腰,现在连站着都勉强……

  这丫头,来历不寻常……梅无尽将她带在身边,共同生活,而方才近她之身的姊妹们,眼下一个个模样狼狈……

  难道——她也是霉神?

  海棠花仙的猜测,很快获得证实。

  众花仙总算狼狈站稳,救出桃花。

  桃花施术替自己医治伤脚,才刚治妥,继续要找福佑麻烦,嘴里叨絮着:“你凭什么与天尊平起平坐?让我瞧瞧你的本领!你敢不敢同我比试?!”

  “……”我没什么本领,不,就算有,我也没有很想让你瞧,我只想回去剥蟹脚——

  福佑没来得及出声拒绝,人已遭桃花以仙纱卷走,一把扯上了天外天。

  喂喂喂!这是要比什么?!不能好好站在地上,两人猜几把拳了事吗?三战两胜嘛……

  桃花本意要与她拼比舞姿,那是花仙最擅长之事,岂料飞上天,正是她霉运最旺盛时,竟闯进了献果的仙鹤群里——

  “嘎!嘎嘎嘎!”哪个不长眼的?!群鹤因队伍打乱,慌张啼叫,满天躁乱。

  “呜哇——”桃花惨遭乱翅挥打,芙颜还被鹤喙鹤爪所伤,她心急挥臂,想保护头脸,她手中仙纱纠缠的福佑,跟着岌岌可危,在天际不住摇晃。

  仙鹤群四处凌乱飞腾,嘴衔的果篮掉落,鲜美仙果撒满天。

  桃花连被五颗仙果颜面直击,打得她眼冒金星,鼻血淌下的同时,两眼一翻,居然昏厥过去。

  “喂!你别晕呀!你快点飞起来,要掉下去了呀呀呀呀呀呀——”下头福佑惊呼连连,此刻即便是面瘫,也会吓到变脸。

  可惜变脸亦无用,只能眼睁睁看桃花飘坠,连带纠住她,一并往下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