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上) 第一章 福佑(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冥城非饭馆,有油锅却不煮食,只煮人,即便有鬼市能逛,同样须持冥钱才能采买,冥钱亦是世间亲人烧予,可不是凭空得来,文判还以为普天上下全知道。

  “……”梅无尽起身走人……不,是走神。

  “恭送天尊。”文判有礼揖身,该做足的样子,他鬼前鬼后绝对不会少。

  待眼前空无一人,文判手中纸扇再度敲击掌心,啪声甫歇,两组鬼差立马出现,一组撒盐,一组扫晦,只只训练有素,动作伶俐神速,不敢稍有差池。

  霉神走过,必留下痕迹,不打扫干净些,不知又有多少霉运缠身,不可不防。

  请神容易,送神难。

  这句话,近来成为文判口中,最常出现的感叹。

  日前以为欢喜送走霉神,下回再见,又是漫漫数十年,哪里知道,隔天,人家又上门来了——

  指名钦点同一只魂体作陪,同样变出一桌食物,喂食。

  前天是烧鹅饭,昨天是酸辣羹面,今天是补血猪肝粥……

  日日黄泉飘饭香,俨然变成踏青野游好去处。

  文判私下问过小娃魂:“天尊为何来找你,就单纯……吃饭?”

  她诚实回答,话说得极慢,像牙牙学语的孩童,生涩笨拙:“我不知道他干么来……真的,就吃饭。”

  正确来说,是喂她吃饭。

  这些时日,梅无尽总要文判带她出城,离开只有无尽阒暗相陪的枉死城,来到僻静的这一处,桌上摆放各式菜肴,以及一杯温热牛乳。

  半个时辰的短暂光阴,有时他与她,谁都没有开口;有时他会问她,东西是否合胃口?特别想吃些什么?明天他再替她带过来……

  她也不懂,堂堂一名神只,为何做这些事?

  怕一只鬼饿死吗?她断气之后,不也足足一年没吃没喝,仍旧魂体康健,是会觉得饿,但也仅止于“觉得”。

  吃与不吃,对魂体来说,早已不紧要了。

  可她为何……仍贪恋菜肴的香气和温热?期待今儿个,又能尝到哪些新奇的食物?

  还是,她贪恋的,是有人陪着吃饭的不孤独?

  今文判大人来了,却不是带她去喂食,而是执行她每天例行责罚……

  不珍惜天赐寿命,轻易了断,所该承受的罪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反复温习着放弃生命的那一瞬间,强烈的剧痛、满心的后悔,引以为戒。

  “或许今日天尊不会来了,时辰已至,去吧。”文判白大褂一拂,眼熟到毛骨悚然之地,重现眼前。

  “是……”她分不清,胸腔内泛上的空洞感,冷飕飕的,是坡底灌上来的阴风森寒,抑或近来被喂食到太贪心,缺少一顿饭菜,便觉得难受的……空虚。

  即使很怕很怕,心里千次百次呐喊“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会再胡乱作践生命,不要……”,身躯却不受控制,走向那处陡坡,纵身跃下——

  身体与地面撞击的剧痛,无论是否已成魂魄,椎心之疼,仍旧强烈迸发而来,原原本本、忠实呈现,再沿着坡,一路滚下,蔓草、树枝、荆棘与石块,全成为凶器,划伤肌肤、刺破血肉。

  晕眩交杂,不知道自己滚了多久,才终于停止,仰躺在阴雨绵绵的泥径,泥水的冷,与血水的热,渐渐交融在一块……

  幻境毕竟是幻境,在这里,没有持伞之人走来,只有她,孤零零一个,在雨水泥径间,等待鲜血流尽而亡。

  我会在这里陪你,别怕。

  这嗓音,她记得恁牢,也成为一年多来,每回重复过程时,最大的支柱。

  只是前段日子,脑海中仅有声音,最近,连影像也清晰了,定是太常与霉神相见,一不留神,将他的笑靥容貌,烙进了心上……

  “这是在干什么?”

  她耳熟的沉嗓,这一回再开口,却不是早已熟烂的对白,而是更沙哑、更低抑、更风雨欲来的平静。

  文判叹息,一时没来得及避,肩上多搭了只手,一副与谁哥俩好之姿,梅无尽和他并肩驻足坡顶,同觑坡下破布般横陈的她。

  这一掌,沾了多少晦气,文判已经不想去深思。

  “例行工作,等会儿就收工了。”文判拿扇子拨开他的手,但梅无尽没打算轻易松开,钳得可紧实了,足见文判的答案,他不满意。

  “这叫什么例行工作?”梅无尽咧嘴笑问,很想求个解惑,旁人见他是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咬着牙关在吐声。

  “地府对自戕性命之辈,一点小小惩戒。天尊不会不知晓吧?举凡这类魂体,每到死亡的同一时辰,须再度经历当时景况,那时她如何结束生命,此刻,如法炮制,再来一遍。”文判边说,边觉肩上那只手,正在收紧力道。

  “是听过。”

  “那便好。”不用他浪费唇舌再多解释,省时省力。“天尊稍待,再等一等。在此之前,不妨先把尊手从下官肩上拿开?”

  梅无尽如他所愿,撤回手掌:“我记得你提过,她须在枉死城待四十五年?……意思就是,她还得反复跳四十五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跳一遍,一跳四十五年,总计……一万六千四百二十五!

  这数字,仔细算出来,未免太多了点!

  “在地府里,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文判看见他紧锁眉头,浅然一笑。“天尊勿生慈悲之心,与她相较,可怜之魂,尚有成千上万,你怜悯不完。”

  “谁说我生了慈悲心?我若有,当时大可出手救她,你们派去的拘魂小鬼,岂拦得住我?那时我不救,现在自然也不会多事去救。”

  一个闪神挪眼,与文判回嘴的短暂瞬间,没留意她的例行工作已毕,坡下魂体断气,化为一道烟雾,窜回文判身后。

  正巧把梅无尽一番话,听个只字不漏。

  小脸没有半丝起伏,一如她死后来到这处,表情好似由她容颜上被定住了,不特别哀伤,不特别欢喜,淡淡的,像什么也不在意一样。

  “伤口都不见了?还痛吗?”梅无尽上前检视她后脑的伤,她闪身避开,并朝文判一拜,说:

  “文判大人,我们可以回城了吗?”来到冥城迄今,这一句话,她说得最迅速流利,轻易听出归心似箭。

  “欸,饭还没吃——”他今天特地带来了牛肉丸子和油焖大虾!

  “鬼不用吃饭。”她撇头不看他,霸气回道。话说完,文判如其所愿,将她送回内城,静候明日同时同刻,此处再上演一回。

  “你干么这么快把她变走?!”梅无尽很有意见,冲着文判迁怒。

  “她说她不吃呀,天尊不是只想来送饭,她拒绝了,下官自然把她送回她该去之处,还是……需要下官替天尊找几只饿死鬼来,满足满足天尊的喂养欲?”

  喂养欲?说得像他纯粹想喂猫喂狗,来者不拒。

  他想喂食的,只有那只小娃!

  “一开始,先是找魂,想见一面即可,再来,变成固定上门,非见不可,最后,便是开口索讨,要带魂体走,文的不成,改来武的……天尊,你可别一步步走上这抢魂的标准过程。”

  抢魂三步骤,有人已经做到第二步了。文判不得不稍稍点醒。

  “你想太多了,我没这种打算。”梅无尽睨他,嗤笑他脑补太过头。

  “如此甚好,但容下官多嘴一句,若天尊本无此意,最好别再来了。”

  文判缓慢摊扇,招摇清风,此举很是多余,坡下吹拂而上的风,撩动两人衣抱飘飘,长发漫天泼墨飞舞。

  只听文判清嗓幽幽,淡淡缥缈,续言道:

  “她不是个贪心的孩子,原本便一无所有,自然不明白绝望为何物,日子虽难熬,一天一天也能傻傻度过,可一旦给了她期盼、给了她一丝温情,心开始暖了,就会懂得寒冷,永不食肉味、永不记饱意,无从怀念,无从比较,对她,才是仁慈。”

  梅无尽静默,不想反驳,也无法反驳。

  既然没想抢魂,也不打算多做什么,他一直来见她,似乎……确实不妥。

  难道真是近日上界天天下雨,他脑子发霉,学起睹伞思人了吗?

  “……说的对,我一直喂食她干么?吃饱了也不道谢,好吃也不笑一个,又不是喂久就会跟我走,再说,我没想找个人在耳畔唠叨呀。”梅无尽一副找他询问的嘴脸。

  “天尊英明,已自行领悟了。”可喜可贺。

  “果然全是雨在作祟……”看来等天放晴了,不用打伞,他就会忘记这只小娃。

  霉神边嘀咕地走了,而文判——

  “文判大人,冥爷嚷着找您,您快些过去吧!”青脸小鬼差匆匆来报,一派大事不妙的神色。

  无声幽浅低叹,打起精神,迎战他冥生中,最巨大的霉运吧。

  他,果然没再来过。

  想来上界已是万里晴空,不曾降雨,伞被搁置角落,连同曾在伞下的回忆,一并封存。

  而她,在冥城的日子,依然要过,没半日能偷懒,该受的罚、该跳的坡、该重温的疼痛,一次一次,按时领受,永远停留在飘雨那一天,无法前进。

  充其量,一切不过返回最初,回到他未曾踏入黄泉寻她之前,她不也这样熬过来了?没事的,她没有想念,没有受伤,没有再度被抛弃的错觉。

  只是……饥饿,变得难以忍受。

  仿佛许久许久,她仍在世为人时,饿上好几顿没吃,以为自己快要活活饿死了一般。

  打从一开始,就不该吃他给的饼,不该记得食物的美味……

  不该去细数,距离最后见他的那已经是第三十天过去。

  反正她早就明白,这世间,没有谁非得要对你好,前一日所有怜悯,都可能在隔天消失无踪,尽数收回。

  她谁也不怨,只淡淡想着……原来,她的霉运,未曾因死去而结束。

  刚完成今日工作的她,瘫躺在泥径里,等待钻骨的疼痛,随上世死去

  而消失,每天来上一回,她却始终无法习惯,身躯微微颤抖,眼角滚泪纷纷,无声无息,没入发鬓。

  由于她乖巧听话,不曾惹事抵抗,加上霉神不再钦点见她,连日忙碌的文判,将盯守她跳坡自尽的职责,交由一名鬼差负责,待她坡下断气,鬼差再领她回城。

  鬼差对她很放心,鲜少遇见这般认分魂体,从不做任何要求,也不用担心她偷跑,让他省心省力,于是,松懈了看管,时常是将人带到坡上,吩咐她自个儿来,便跑去与其他鬼差小酌两杯。

  近来这几回,她全是一人独留在此,独饮死前的种种惧怕及后悔。

  冰冷雨水拂落脸上,她无力去擦,合上眸,任其流淌,她同自己说:再等等,雨便会变小些,也不那么冻人了……

  一柄纸伞,缓缓由虚无变实体,遮住那阵雨。

  一道身影,蹲在她身旁,自始至终,安静无语,悄然得不被察觉,一手托腮,满脸苦恼三界大道理的模样。

  一直到伞下娃魂消散,化为轻烟,乖巧回归她该去之处,执伞的那道身影,还伫在原位,艰难深思。

  他确实本来没想再来,上界天晴收伞,没有雨丝勾惹思绪,他乐于另寻趣事,区区一条娃魂,又不懂得讨人喜欢,他何必费神关照?

  去了趟游湖,跑了回登山,人界奇景无数,逛不透,赏不完,温暖的南方城镇开满春花,他好心情也去了。

  尝到城镇着名小吃,一时新奇,包下整摊的饼,要带去给人填胃一当小贩热络递来数大袋的乳烙饼,他又懵了,买这么多……能喂谁呀?人家也不稀罕。

  赌气似的,他连三天都吃乳烙饼,独自一人消化完毕,心想:幸好没真拿去,这饼越吃越不好吃,咬了牙疼。

  隔一天,学不到教训,重蹈覆辙,又买了一整摊画糖,再默默连吃两天,甜到牙继续疼……

  再再隔天,血淋淋的教训反复发生,有一便有二,有二还有三,无四不稀奇,吓得他不敢再游城,没兴趣玩乐,这一空闲下来,人又往冥城里跑。

  日日守在这儿,准时替她遮雨,望着她明明苦楚的脸蛋,却从不求援。

  他在等她说一在这里陪我,我一个人害怕……

  偏她细细抿唇,半声不吭,就连呻吟也那般微弱,好似怕被谁听见……

  他蹙眉看着,满肚子迷惑。

  悟不出,只好找人帮忙悟。

  梅无尽宛如鬼魅,无声无息,来到焦头烂额的文判身后,一掌又搭上他的肩。

  “文判我问你,当你眼见一个人躺在那儿,浑身是血,一动也不动,快要断气,那景况……明明看过十几二十回,早该麻木了,可是,胸口会酸酸的,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那代表,你又拍了一掌霉运给我。文判凛眸,睨向肩上那只指节修长好看的掌,有股冲动,想一扇打断……

  您大爷怎么又来了?文判真的很想问。

  上一掌的霉运,让他迄今没时间合眼,若非早已为鬼,这般过度操劳,一人当万人用,五脏六腑早已耗损殆尽,肝爆无数无数回,徒留一口残血。

  “你也不知道吗?”梅无尽追问。呿,还当他无所不知哩!太高看他文判了!

  “下官认为,天尊是闲到发慌,才有空胡思乱想,天尊不妨去人界救苦救难,广施恩泽,普渡众生。”别来烦他就好。

  呿,叫个霉神去救什么苦施什么恩泽呀!那又不归他管!他若出手,便是僭越!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话里酸溜溜!”酸味连鼻子都闻到了!

  “下官不敢。天尊名列仙籍,自是慈心兼具,见世人受苦,感同身受,于是胸臆微酸,那叫不舍,是神之慈悯。”不信,去刀山油锅走一遭,包你痛到满地打滚,要多慈悯有多慈悯。

  “文判,我是问认真的,我很清楚,我对她没有情爱之意,一丝一毫都没有,可是看她那样,我却不好受,你告诉我,这是为何?”有无动心,他一清二楚,他确实没有,什么七情六欲爱恨嗔痴,他早已超脱。

  然而,当他看见她淋雨,浑身湿漉可怜,仍忍不住打起伞,朝她走去,不发半点声响,蹲在她身侧,为她挡雨,即便她完全没发现……

  文判点点点。我一个掌管生死簿的高阶鬼差,你来问我这个,是刁难呢还是捣乱呢还是无理取闹呢?

  “下官只有一个答案,神之慈悯,痛其所痛,怜其可怜,如此而已。”硬要说第二个,就是你真的吃饱太闲。

  “文判大人!不好了一冥爷误解封印,樵山大量精怪魂魄争相逃了出来呀!”鬼差急如星火来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