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霉神与福(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霉神与福(上) 第一章 福佑(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方圆百里,偌大无垠,居然逃得不见半条鬼影,阵阵阴风拂过空旷处,呼嚣声更显响亮,连带卷起一圈尘沙,谁亦不敢靠得太近。

  独独那一位,逃不掉,被推上战线,如临大敌,手中纸扇使劲扇、不停扇、用力扇,扇骨快要吃不消,发出微微迸裂声,仍得面挂浅笑,以礼相迎,为来客奉上一杯清茶。

  喝着茶的客人,儒雅啜茗,悠闲饮一口,笑眸微抬,瞟向连人带桌搬到数尺远端的白裳男子:

  “我说,文判老弟……你会不会坐太远了些?”

  两张桌椅中间,安插三大队人马没问题了,说话时,没用吼的还听不见。

  “天尊多心,下官倒觉得,这距离,不多不少,刚刚好。”文判笑容可掬,寻不到半点瑕疵,俊颜是笑着,可乌眸很冰冷,笑意难达其中——他还嫌太近了点。

  “仍记恨当年之事?我怎知你的霉运居然是那样?旁人多是跌倒摔跤滚下楼,就你跟别人不一样,倒霉倒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还没说完,回忆起过往,自己先发笑。

  文判面容平静如昔,波澜未兴,大敌当前面不改色,若细细去看,不难发觉,伴随那人笑声而动的,是俊致脸庞的额侧,隐隐跃动的青筋。

  “不知天尊到来,所为何事?”赶快说一说,说完就滚,他好命鬼差撒盐,拿扫帚扫除噩运。

  地府里,容不下堂堂霉神这尊大佛。

  霉神梅无尽,劣神榜第二位,但那是天庭的票选,若由黄泉冥城来办,稳坐第一不成问题。

  人怕瘟神,鬼却不怕,但散播霉运散播衰的霉神,鬼也敬谢不敏。

  “也没什么要紧事啦,随意走走逛逛,找故友闲话家常嘛。”笑够了,梅无尽甘愿打住,端正坐稳,继续喝茶。

  哪来的好雅兴?逛街逛到黄泉里来?赏刀山泡油锅吗?

  “下官今日事务繁忙,怕是招待不周,若天尊不介怀,下回,待下官空闲些,再好好与天尊叙旧。”送客之意,说得很是清楚明白,只差没附加一个“滚”字。

  “无妨,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我自己一人行的,这儿我熟嘛。”梅无尽微微一笑很倾城,姿容俊俏,若不说破,谁又能知道,这般好看之人,竟会是人人闻之色变的不祥神只。

  “……”文判真有打算,把他一尊神丢在这儿,任其自生自灭。

  “你去忙之前,把一年多前有个跳崖死去,尸首喂饱三头大虎的女娃魂魄带过来,让她陪我聊聊就好。”他没要妨碍文判工作,很是善解人意。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特地来这儿,自然找的,便是鬼了。

  “天尊是指……那一世,名为李福佑的女魂。”即便鬼魂千千万万,不胜枚举,文判仍能以最短时间查出霉神口中之魂。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李福佑?原来这是那小娃的姓名呀?

  居然取了个和霉神最不对盘的名字,明明霉神行事,最不让人福佑顺心嘛。

  “既非旧识,天尊何以想见她?”

  “嗯……昨夜下雨,我打着伞,四处遛跶遛跶,突然想起这么一个人,算算她应该没这么快入轮回,便过来瞧瞧。”梅无尽说来很云淡风轻,满口随兴。

  一场午后蒙雨,勾起淡淡思绪,忆起了这伞下,曾为一个小丫头遮风挡雨,明明是张苦楚的狼狈小脸,在最后,竟扬起了笑……

  他那时想问她,为何而笑,却来不及。

  “她确实还在,是条安分守己的魂体,因上世自杀身亡,须于枉死城内静候四十五年,方能离开,再入轮回。”而四十五年间,天天重复自杀行径,面临自戕性命所受责罚。

  “把她叫来,陪我喝茶。”梅无尽就翻“李福佑”这牌子了。

  敢情您大爷以为这是酒楼,想招人陪酒便陪酒?

  看穿文判眼里无语嘲弄,梅无尽可没半丝心虚:

  “哎呀,别那么婆妈,纯喝茶有何妨?好歹她死前最后是我陪着的,就连她死透,尸体还是我抱去喂老虎,现下瞧她一眼,让她跪拜跪拜我这恩人,过分吗?”

  重点根本是突然想到她没叩谢他的大恩大德,自觉吃亏,于是才来了这一趟吧。

  “是不过分,喝杯茶确实无妨,只是上一世的李福佑,人不如其名,她曾问下官,为何她一生坎坷,从无半件幸事,是否前世作恶多端,那世才须偿还?又或许,她招惹了霉神,让他赏赐源源不绝的倒霉秽气,至死方休。”

  梅无尽挑了眉,咀嚼文判那番语意,听懂了。

  居然莫名其妙被人给怨恨上了,真把什么脏水都往他这霉神身上泼。

  跌断腿,霉神害的;赌输了钱,霉神害的;丢了工作,霉神害的,连日子不好过,也赖给他?

  最好他这么闲,日日放送霉运放送爱哩。

  “她又说,若有幸遇见霉神……”

  文判迳自截断尾句,未接续下去,忽而挂笑,去办梅无尽要他办之事,将娃儿魂魄领来,并且非常认真严谨,向娃儿魂魄叮嘱:

  “来,见过霉神天尊,别忘了恭敬行礼磕头。”

  本来一脸很淡定的娃儿魂魄,听见“霉神天尊”四字,突地仰起头,眼里燃亮了两簇火,梅无尽来不及说“不用”,右颊已轰上一记拳击,力道不大,软软的,比蚊叮重了一点点。

  梅无尽被打偏了脸,刚好一眼瞥见文判以纸扇掩去的笑。

  他何其聪明伶俐,马上将文判方才没说完的那句话,联想完毕——

  她说,若有幸遇见霉神一绝对要狠狠揍他一拳!

  “大胆,怎能如此无礼?!”文判纸扇一收,往掌心落下,重重一声“啪”,娃儿魂魄被迫双膝跪地,伏地不起。

  可在场有眼的人都知道,文判放纵得多过分,而且,故意向娃儿魂魄“明示”一来来来,眼前那位就是霉神,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文判老弟,你这招狠,纵容行凶还装无辜!看来上回那件事,你记之在心,恨之入骨……

  也不过让你倒倒霉,那一跤,不偏不倚,往黑雾里摔,吻到不该吻的家伙,你何苦记仇至厮!谁知道你们角度乔那么精准?!是我的错吗?!

  “罢了罢了,别为难她一要跪也该是你跪,不是她[唇形嘀咕)——一场误会而已,况且那种软绵绵的拳,打不疼人。”梅无尽挠挠脸,替她说话。

  他方才反应不及,稍稍受惊,再怎么说,区区一条魂魄,岂能伤及神只毫毛,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小娃,你抬头看清楚,可还记得我?”

  她闻言,缓缓仰首觑他。

  噙笑的男人,模样干净飒爽,论好看,文判大人略胜一筹……不,两筹,但他微笑起来,没有文判那股皮笑肉不笑的冷意,也没有鬼魂具备的阴森惨白。

  藏青色长抱衬托修长身型,让她想起极深之海,望而舒心悦目,这色泽在他身上,相当合适。

  两鬓长发在脑后梳束成辫,其余乌黑似墨的发丝,潇洒披散,笑弯的眉眼,还有,额心中央,黑曜石一般的小巧圆痣……

  那日伞下,模模糊糊却最温暖的姿容,与眼前这人交会融合,仿佛覆在眸上的薄帘,被掀了开来的清晰。

  “是你……”她认出他了,离世之前,她最留恋的光景,正是伞下那人。

  意外的是,持伞为她遮雨……居然是霉神。

  更加意外,所谓霉神,竟长得这般……人畜无害,与她曾经想像、咒骂千次万次的恶神,有哪一点吻合?

  “是我,在你断气之前,一直守着没走的人。”正确来说,是神。

  “……”她看着他,静默。

  奇怪?怎么没有很感动扑到他腿边,谢谢他完成她的遗愿,来生做牛做马报他此款恩德诸如此类……

  呀,八成踏过奈何桥,记忆混沌了,感激淡化了,无妨,他提醒提醒。

  “帮你打伞,不让你被雨淋。”

  “……”她仍旧看着他,很静。

  “替你收拾遗体,如你所愿,让你被吃得干干净净,不留半根骨头。”他更在一旁盯着,没让虎儿浪费剩下。

  “……”非常静。

  好极了,狼心狗肺的小娃,确实不见半分感动涕泣,仿佛上辈子的事,与现在的她毫无干系。

  “你不是嚷嚷着忙,去办正事,甭守在这儿不走,省得事后被阎小子处罚,又来埋怨是霉神怎样怎样。”梅无尽没忘掉一旁还杵了个看戏的,开口打发他走。

  “那么半个时辰后,下官再来领女魂返回枉死城,继续她今日工作。”文判能走自是不想留,别说人怕霉运,就连鬼,亦避之唯恐不及。

  咻地白烟轰散,文判清俊鬼踪不见。

  “跑得可真快,啧。”梅无尽懒得理他,见小娃仍跪地不动,出声道:“来,这边坐,我变一盘糖霜果子饼给你吃。”

  她静默未答,一双眸子直勾勾盯向他,似乎仍在困惑,为何霉神不是个满脸衰相、八字眉垂到耳朵下方、笑容猥琐的可恶模样。

  他大方任由她看,更一手托腮摆姿势,让她瞧个尽兴。

  “在想……霉神怎长这德性?八字眉呢?衰样眼呢?最起码,眼窝下得有两圈阴霾吧?”他拨拨垂下额侧的发丝,举手投足,充满自信。

  哎,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世人想像贫瘠,总认为丑事丑人担,撒霉运这破事儿,就该由位衰颜之神来扛。

  有时他好心表明身分,要旁人提防提防他,保持安全距离,还会换来一句“你这长相,说你是霉神?我还穷鬼咧!哈哈!”,再顺手搭搭他的肩,自个儿把霉运默默领走。

  “为什么……要害我?”太久不曾开口说话,她嗓儿沙哑,字字结巴。

  “我害你?”天地良心,他不过是突然想起她,过来瞅瞅她,何来相害?

  “我的上一世……”小脸间,淡淡怨怼,魂体甚至因激动,变得混沌不明。

  “天底下那么多人,一生坎坷,尝尽苦楚磨难,若每人都来找我讨一个交代,我肩上的业障,岂不重如百座泰山?”压都能压死他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让我经历那么多倒霉丑事……我做错了什么?”她维持跪姿未起,小拳却紧紧抡握。

  “你的霉运,非我所给。”就算真源自于他,人的一生该得多少,不是由他决定、分配,那是因果,是业,是一世一世积累与消抵。

  “你是霉神。”光这四字,足以说明一切,若非他,还能有谁?

  “霉神也没闲到四处去撒霉运。”

  “那为何……有人幸运,有人倒霉,不公平。”她仍存质疑。

  “那为何有人富裕,有人贫穷?你也去找财神穷神,问个公平呀。”她无语低头。

  是呀,这世间,哪有公平可言?

  有人美有人丑,有人富有人贫,有人生来聪慧有人注定痴儿,她居然还傻乎乎埋怨不公平……

  “别跪着,坐下,吃饼。”梅无尽一口令一动作一亲自站起来,拎小鸡似地,把她捞到椅间坐定,递饼给她。

  这小娃真轻,掂在掌间,比卷宣纸更薄巧。

  饼拿在他手上,她迟迟不接,并非不食,而是……无法食。

  “我吃不到……”颜色及香气那么吸引人的饼,对她来说,只是幻相。

  “忘了你们鬼魂麻烦。”他朝饼施术,弹指送了一颗星芒到饼上。“行了,吃吧。”

  她迟疑接过,掌心托着饼的重量,许久未曾碰触过物品实重,她神情显得复杂,掺合着怀念、遥想、以及诸多思绪。

  张口去咬,竟真能咬着饼香,外头的糖霜,既脆又甜,让早已失去味觉的舌,被甜意围绕。

  有多久……不曾进食了?

  她死的那天,因为犯下过错,晚膳被罚不许吃,她喝了些水充饥,又给叫去擦拭客人醉酒呕吐的秽物、打翻的菜肴,清洗桌巾、重新铺设桌面,忙到窑子熄灯送客,已是远方天际将明时分,她想着,终于能吃早膳……

  却在转角处,遭恶人套上麻布袋,扛出窑子,带往破庙……

  而死后,无坟无墓,无人祭拜上香,自然也没有供品与纸钱,她在阴曹冥城中,等级就是只饿死鬼……

  她努力呑咽果饼,等不及前一口咽下,便急忙再咬下一口。

  过了这顿,怕是再没有下一餐。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冥城不给饭吃吗?瞧你饿的。”

  “唔!”她蓦地停下动作,僵住不动。

  “怎了?咬到舌了?糟糕……这就应该是我害的,霉神拿过的饼,吃了总会沾些霉气,来,我看看,舌头吐出来。”

  即便当真咬到舌,鬼魂也不疼的,更不会受伤流血,一切的生存证明,她已无法拥有。

  为什么会是霉神?

  为什么……她所感受到的温暖,全是由一个霉神给她的?

  “把嘴张开——”

  他伸手要托扶她下颏察看,指尖甫触及她脸颊,她立刻避开,用瘦弱双臂把自己蜷护起来,脸上虽未流露太多情绪,但眸底有丝惊恐,一闪而过。

  想来是上一世的经历,使她畏惧男人,视其为洪水猛兽。

  他知她惧怕,也不逾越,保持她能接受的距离,收回手,改去取另一块饼。

  “还敢吃吗?”霉神亲手递的饼。

  这点程度的倒霉霉运,她不怕。

  比起咬到嘴的小小疼痛,有块饼填胃的餍足感,更加重要。

  “要吃。”她伸手去接,继续先把头一块饼消灭,再转战第二块。

  “别再咬到舌了。”本要递茶给她,看她一副半大不小的娃儿样,索性倒干茶水,改注满一杯温牛乳。

  牛乳这玩意儿,有钱人才喝得起,她上一世,连闻都没闻过。

  小心翼翼捧着喝,一小口一小口,舍不得太快喝光。

  世上竟有这么浓醇香的东西,好好喝……

  她喝出唇上一圈白白奶胡,而不自知。

  小娃就是小娃,稚气难脱,当了鬼,仍是个孩子。

  他险些要去帮她擦奶胡,若非担心她怕他,手都要探出去了一探也确实探了,文判在同时现身坏事。

  “时辰已到,她该回去了。”合拢的纸扇落往掌心,轻轻巧巧的一记敲击声,小娃瞬间消失无踪,被挪回了内城。

  最后一口来不及吃完的饼,掉落桌上,碎了一片狼藉。

  “你好歹等她吃完再送走。”是有这么赶时间吗?!半个时辰,不多不少,恰恰半个时辰,文判是盯着水钟在计时对吧?!多滴一颗也不给!

  “天尊好雅兴,喂食喂到了黄泉来。”文判回以浅笑,无视他投来的抱怨眸光。

  “谁叫你们供住不供吃,看她饿成那德性。”吃一块饼罢了,都能露出满足神色,仿佛嘴里咬的不是饼,而是整只烤乳猪。

  “黄泉本就不管吃食,那是世间亲人给予的供养心意,她举目无亲,又尸骨无存,在冥城里,自然仅能忍受饥饿。”反正魂体饿不死,充其量,只是难受。

  “所以她从断气来到这里,不曾进食?”梅无尽难以置信,冥城里这般没人性?!……也是,全是鬼了,哪还需要人性。

  “是。”文判脸上神情在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道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