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就是孤家寡人的好处了,身无多少障物,来去干脆俐落。

  她看着刘琪挥汗抬进房里的两个陈旧大皮箱,悲凉地这么想着。

  “东西都塞在这两箱了,陈绍凡说,如果还有遗漏的,他会替你收好。

  你暂时安心住我这里吧,找到房子再说。你的头还疼不疼?”刘琪弯腰检视她的伤口。

  “好多了,我没事。”她摇头,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位成太太说,看在你替她照顾那孩子这大半年来,她决定不追究浴室的修缮费,希望你也别追究这个乌龙伤人事件,你说呢?”

  “没什么好追究的,她好好待那孩子就行了。”她木然道。

  她抚着胸口,感受那隐隐作疼。无论过去拥有多少经历,人永远无法习惯分离,尤其是发生在界定不了的关系上,拥抱或言语瞬间成了一种尴尬,她没忘记她只身走出成家时,那孩子长久无语的凝视,深深铭刻在她心底。

  “陈绍凡在楼下,他想见你。”刘琪小心翼翼地说。

  “没什么好见的。”现在胸口真实地疼起来了,她倒头躺下,面向窗外。

  “你真这么想啊?”刘琪迟疑,“他刚才都跟我说了,昨晚他说话口气是重了一点,但请你谅解他的心情,他被骆振华召见之后,事务所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认为他胜之不武,靠着不可告人的私人关系突围。

  茵茵啊,换作是我,我也会很不爽的,他是后进小辈,能反驳什么呢?当然只能对最亲近的你发飙啊。”

  “我没怪他,我只想休息,也请他回去休息吧,我很好。”她闭上眼,不为所动。

  “茵茵——”刘琪尝试劝她,见她蒙被假寐,只好放弃说服,带上门离开。室内一片安静后,她推开薄被,半坐起身,支着微微晕眩的脑袋,百感交集,喉口泛酸。

  努力爱一个人,和能得到多少幸福是下尽然相对的,她从她母亲身上印证到的事实,再次得到了证明,这一直是她不敢放胆爱的原因。

  骆振华也许说对了,她并不比她母亲更为清明,反而加倍怯懦;她的母亲在爱里受到的任何磨难都令她心有余悸,一点一滴的累积,让她多年来裹足下前,拒绝一切爱的可能。她的确不怪陈绍凡,她害怕的是不确定的未来,爱太脆弱,命运太捉弄,聚散不由人,总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迎头痛击,她其实一直都不够坚强。

  她倚着窗台,朝下张望,陈绍凡走向停在路边的座车,开了前门,冷不防回头采看,她缩进窗内,不再现身,按着怦跳的心脏,注视自己的脚小大。

  这就是最糟的情形——深深挂记着一个人,却无力去承受爱的一切。她非常细心地吃完盘中的每样菜肴,模样十分享受投入,间中不忘回应他的问题。

  他看得出来,这几次她赴约得丝毫不勉强,眉头舒展,和他想像中的忧感截然不同,他思忖了许久,得到了一个差强人意的结论——她对他全无多余的冀求,所以见面轻松自在,她甚至曾在他高谈阔论当中不小心打了盹,完全不介意他的反应,归结一句,他们成了真正的朋友,毫无转化为情人的余地。

  “茵茵,看我一下,”他敲敲桌面,“你真的一点也没有喜欢我的感觉吗?”

  她喝下一大口红酒,大力颔首,“有啊!我还在想,哪天应该和你结拜一下,互相关照,我月底捉襟肘见时,麻烦你请我吃顿饭,不用在高档餐厅,路边摊也行,我很好打发的。你要是不开心,我可以说冷笑话给你听,你要是想和哪个已经乏味的女人切断,我可以冒充你的新欢,做你的挡箭牌,我们这种双人组很不错吧?”

  “……”林启圣眉头抽动一下,无奈地看着她,“多久没和陈绍凡见面了?还在想着他?”

  她喝下剩余的红酒,脸颊开始泛红。“这和你无关唷。”

  “咦?你不是才想和我结拜?结拜的双方应该无所不谈、无所忌讳吧?”他揶揄她道。

  “你说得很对,那还是别结拜好了,就当酒肉朋友也行。”

  “你——”

  “阿姨。”

  熟悉的叫唤在耳边响起,她震了一下,往走道方向探去,小男生就站在眼前,满脸笑嘻嘻,一身正式的外出装扮,头发梳理整洁,状况相当良好,她一阵激动,紧紧搂抱住他,小男生在她耳边悄悄说:“阿姨,我很想念你。”

  “我也很想你。你怎么来了?”她小声问。

  “妈妈带我来吃饭,”小男生指向餐厅一隅道。

  她望过去,亮眼的成太太远远地朝她欠身致意,她微笑回礼。

  “凯强,你看起来很好啊!阿姨放心了。”她摸摸他的刺猬头。

  “胡子爸爸搬出去了。”小男生忽然道,警戒地瞥了林启圣一眼,低声凑近她问:“阿姨,你不喜欢爸爸了吗?”

  “晤……”她低下眼睫,难以回覆。

  “你和帅哥吃饭,爸爸会不高兴的。”小男生认真地提醒。

  “只是吃饭,没做什么,好朋友可以一起吃饭啊。”她勉强答道。

  “我不喜欢帅哥,阿姨,你想吃什么,我可以叫妈妈请你,你不用和帅哥吃饭也可以打包回家。”

  她差点失笑,顶着酸酸的鼻子耐心解释,“我现在不打包了,我其实也不顶爱出来吃饭,我只是不用照顾你了,晚上变有空了,偶尔和朋友聚聚而已。”

  “凯强——”成太太挥手招呼孩子过去。

  “妈妈在叫你了,快去吧!有空打电话给我。”她在小男生前额吻了一下。小男生踌躇地看她一眼,低下头慢慢定回母亲身边。

  她视线移回空盘,食欲全无,耳边重复回荡着小男生的话——陈绍凡也搬出成家了。

  从她离开成家,找到新住处这段期间,陈绍凡没再找过她,连通电话也没有。她努力适应新的生活模式,努力抹去心头的牵挂,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不敢问也不敢确信的事实,被小男生的一番天真话语掀开了一角,让她不得不去思索,这段关系是否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茵茵,没事吧?”林圣启拍拍她的手。

  “没事。”她挤出一个无恙的表情,“我吃饱了,回去吧!”

  “需不需要打包一份回家?”他体贴地问。“谢了,不必。”

  林启圣并不知道,最近她清瘦许多,就是因为每天面对空荡荡一宣的周边,她再也提不起食欲,常常吐司牛奶饼干泡面打发了事,只有在外头对着朋友说话,她才能提振起精神,正常吃喝,所以即使打包回去,那些食物不免遭到冷落丢弃的命运。

  走出餐厅门口,她一阵晕眩,方才喝的红酒似乎起了作用,她边跟着他走向停车处,边往手袋里翻寻。

  靠近车边,她终于掏出了烟和打火机,凑近嘴边正要点上,林启圣扶了她手肘一把,狐疑道:“你怎么搞的站也站不稳?不是醉了吧?拜托,“我们只喝了红酒耶。”

  她吐了口烟,傍着他站好。“不要紧,一会就好,什么都得去习惯。”

  她也许将会慢慢习惯喝酒,那么除了烟这位老友,她又多了酒这位良伴,一个人的生活并不算难捱。

  “说得好,你怎么不来习惯我做你男朋友?”林启圣搂了搂她的肩。

  她皱皱鼻子,“拜托,那种感觉很像乱伦好不好!”

  她正要抽上第二口烟,眨眼问身旁的林启圣不明所以地往引擎盖载倒,还摸不着头绪,一个身影朝林启圣欺上去,左右饱以老拳,她惊愕得张口结舌,烟蒂掉落地,神识立即清醒。

  她冲过去试图分开纠结一团的两个男人,慌忙大喝:“陈绍凡你干什么?”

  “我告诉过你,只要你跟他走我就海扁他一顿,你忘了吗?”陈绍凡掐住身下男人的喉口,抽空回答她。

  “谁跟他走了?你有毛病啊?”她揪住他的袖管阻止他行凶,陈绍凡听而不闻,回头继续严惩对胡茵茵动手动脚的男人;林启圣不甘示弱,也回手紧扼住陈绍凡的脖子。

  “别打了,再打我就烧毁这个停车场!”她开启打火机,对准地上的摊漏油。

  这个恫吓很有效,两个男人瞬时僵化成木偶,一齐看向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