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无声了一阵,她湿了眼角。“我不害怕,如果有一天,你想走开,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不像我妈——”

  他陡然抬起头,不悦地缩眼。“说一下‘我很感动,我也很爱你’是会怎样?你以为你很大方我就会感激你?坦白告诉你,我是小气鬼,你要是和林启圣跑了,我一定去海扁他,诅咒你胖成大河马,休想我会潇洒挥手,祝你们幸福,听清楚了没?”一番毫不修饰的宣告说得她直楞楞,她眨了眨眼,只道:“真狠……”

  他得意冷哼:“现在知道了?我就是这种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她踮起脚尖,飞快以唇堵住他的嘴。

  她想,或许她不会以至死方休的方式爱一个男人,但是在相爱的每一刻,她肯定能为他倾尽一切,直到尽头。

  林启圣从没经验过这种示爱场景,他的开场白翻来覆去就那几句——“我想,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可以试着交往——”、“其实我觉得,我们是可以走走看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解决浴室修缮费,再替你找个好房子搬出来——”,可惜每一句都无法有完整的下文,面前的女人极度心不在焉,她不时对林启圣露出歉然地微笑,接着视线追随着四处窜跑的小男孩兜转,总是在他兴致高昂处扬声高喊:

  “成凯强,别在电梯上乱跑——”、“成凯强,住手,不准碰那颗球——”,“成凯强,把推车放回去——”

  他目瞪口呆观看这对假母子,非常懊悔选择了她公司楼下商场的小小咖啡吧作为碰面地点。他很有理由相信。这个难缠小鬼摆明在和他作对,桌上端放的一客总汇冰淇淋小鬼才吃了两口,从此没有在座位上安份过一分钟,不断以各种恼人的花招中断他们的交谈,吸引胡茵茵的注意。在这一刻,他更为确信,他私底下的运作是正确的,小孩必须回到他亲生父母身边,胡茵茵、陈绍凡和小鬼组合的古怪一家,该是解散的时候了。

  “茵茵,我托人打听过了,那孩子的父母亲都在大陆那边,分别在不同的城市经营自己的公司,我想近日很快就有消息了,一旦他们回来,你就不会这么分身乏术了。”

  林启圣没有想到普通的几句话比方才的表白更为引起她的强烈反应,她目睁睁盯着他,汤匙上的冰淇淋滴落桌面,满面错愕。

  “你托人打听?”她甚为不解。“没事为什么去打听?”

  “这不就是你留在成家最不得己的原因吗?”他坦言道:“如果不是那孩子,你何必这么辛苦?想想,一般单身女子下了班,顶多和同事喝个咖啡、吃个饭,做自己的消这,哪有人像你一样简直是个累坏了的小妈妈!我知道你心软,不忍心撒手不管,又不愿意到处张扬求助,其实最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找到孩子的爸妈。对我来说,这并不算是难事,花钱在两岸找个征信社就行了,据说他们夫妻双方并没有料到对方半年来根本没回过这个家看一眼,都在赌气不肯先低头,我想消息既己传达,他们必然将露面解决问题。”

  “你——”她扔下汤匙,手足无措地跺脚,指着他问:“你干嘛多事呀?我就爱带这个孩子不行吗?你干嘛那么热心?那种把孩子当皮球互扔的父母找回来又有什么意义?你真是——”

  “茵茵!”林启圣攫住她的手,面目一端道:“你太情绪化了,这么说有失考量,那孩子不可能一辈子跟你们住,成氏夫妻的行径就算再失当,终究是孩子的爸妈,难道永远不把他们找回来了?茵茵,你是怎么了?”她哑口无言,抹抹湿痒的眼角,别开脸黯然不语。

  “我不是没想过,”好半晌,她语气低落地说,“总想不用那么急,如果他们想回来就会回来,不必急于一时,反正我还能——”她叹了口气,缩回手,放在嘴边啃咬。

  “其实,”他神秘地笑笑,“如果你不离开成家完全是为了那孩子,我倒是放心多了。”

  “你……”体会出他的弦外之音,她不自在了。“林启圣,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别在我身上费心了。”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他相当不以为然。“别一下子就把我打回票,我有很多你没发掘过的优点喔。机会,我们缺少的是机会,只要你敞开心.给我一个和陈绍凡相同的起点,你未必不会对我另眼相看。”

  他握住她放在桌面上的左手,胸有成竹地自我推销。

  她露出头疼的表情。“你不是真的喜欢我,你只是觉得我新鲜,老实告诉你,我其实很普通很普通,你和我在一起没多久就会觉得乏味了,到时候你还得想理,由打发我不是很麻烦吗?”

  “承认自己普通就是不普通了,”他激赏地笑。

  “我就喜欢你这样子,从来不认为有人该为你倾倒——”

  “阿姨喜欢的是爸爸。”两颊红咚咚的小男孩从桌底爬出来,舀了一大口冰淇淋含进嘴里。

  “爸爸?”林启圣一脸困惑。

  “啊——他指的是陈绍凡。”她尴尬地说明。

  “喔。”他差点失笑,不很理解这称谓所为何来,他面向小男生亲切诱哄:“那不要紧啊,叔叔喜欢阿姨,阿姨久了也会喜欢叔叔——”

  “她才不会!”小男生斩钉截铁,敌意充分显露在晶亮的圆眸里。

  “小弟弟怎么知道呢?”他努力维持着一点对小孩的耐心,笑意逐渐僵化。“小孩现在还不明白大人的事,以后就会知道了,世上没有那么确定的事喔。”

  “确定,确定。”小男生边跳边舔汤匙,“爸爸没事就亲阿姨,阿姨有空就抱爸爸,我确定——”接下来不再需要言语,她面红耳赤、万分窘迫地牵起糊了一嘴冰淇淋的小男生,向失神的林启圣道再见。

  上菜后没多久,陈绍凡回来了。

  回来得出乎意料的早,不到七点三十分,她清洗着水槽菜渣,等待着他引颈寻觅她,给予一个甜蜜的亲吻。十分钟后,迟迟见不到他的人,听不到他惯有的点名呼喊,她擦干湿漉漉的双手,怀疑自己听错了,走出厨房一探究竟。

  陈绍凡的确在屋内,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小男孩正好奔下楼,抱住他,两人缠闹一阵后,小男生被他打发上桌吃晚饭。

  她慢半拍踱步过去,挨着他坐下,柔声问:“今天这么早?饿了吧?”

  他沉默地扫了她一眼,回头继续翻看手上的文件资料,模糊应了一声。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异状,奇异的是他的安静,她没有看过的安静,他回到家总爱巨细靡遗地把一天的动向都告诉她。

  “那——去吃饭吧!有你喜欢的红烧肉喔,不过今天煮的时问不够久,不像上次那么入口即化,你就包涵一点,还是捧场把它吃完吧。”她歪着头端详他。

  “喔。”他低着头,表情没有更进步一点。“待会就去。”

  真奇怪的反应。她再靠近他一些,尝试引逗出他说话的兴味,“你今天没有话要对我说?”

  他缓慢看向她,是若有所思的审视。“你呢?你有没有话想对我说?”

  “唔……没什么特别的。”她决定省略掉林启圣到书店找她的这一段。他点点头,喉结上不动了动,似在考虑措辞。“我的确有话要和你说。”

  “那就说啊!”她爽朗地笑。

  “我今天,接到公司的通知,”他说得很慢,“就是我和你提过的竟图那件事,伟辰公司那方面做出了决定,他们——用了我的图。”

  “嗄——”她傻了几秒,先是掩住嘴,待她思前想后一阵,嘴角渐渐绽开笑意,她抛开了内心一点小小挂虑,积极地跃向他,搂住他的脖子,兴奋尖喊:“太好了,恭喜你,我们朝向那栋房子迈近一大步了!”

  “——是这样吗?”他问得极为突兀,没有回应她的搂抱。

  她这厢才发现,他的情绪表现和她相较有多么大的落差,她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狂喜,从头至尾,他太过平静,他性格热切,平时就藏不住话,更别说是这等期盼己久的大事,难道他并不以此满足?

  “不是这样吗?”她扬眉。

  “你认为呢?”他反问。

  “我?”她被问糊涂了。“很好啊!我很替你高兴。”她由衷地说。

  “我以为,”他抿了抿唇,直视她,“有了你父亲加持,那栋房子简直如探囊取物,不需要我日夜伏案、绞尽脑汁画那些空中楼阁,就可以达成梦想了,你说是不是呢?”她突然定格,哑然。

  “骆先生今天下午特地到事务所来,私下和我谈了一番话,我完全没想到,原来在这件事背后,你着墨甚多,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感到心凉。”她继续沉默,瞬也不瞬。

  “你不相信我,是吗?你不相信我办得到,所以即使你和骆先生关系不良,你仍然按捺下来,为我做了疏通的工作,你想让我开心,是吗?

  茵茵,我应该感激你替我走这一遭吗?老实说,我只有感到无限遗憾,也许你并不相信我有能力将你带到更好的路上去,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宁可这次因为能力不是而落选,也不愿骆先生为了女儿排开众议让我得到这份殊荣。”他沉声却有力地说。

  她无言了许久,轻轻呵了口气,脸庞净是颓丧。

  “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当天他义正严词的拒绝我,我并不知道他会下这个决定——”

  “所以,你父亲其实是把你放在心上的。”

  这句话令她僵楞住,她直起身,摇摇头,“你不了解——”

  “我当然不了解,因为你连提都不提骆振华就是你的父亲,请问你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她退后一步,几乎是无力招架,不明白今晚的他为何言词充满荆剌。餐桌旁的小男生嗅闻到了火药味,拿着筷子动也不动,呆视着他们。

  “或许我应该往好处想,也许不久的将来,我将会得到一份结婚贺礼,我梦寐以求的老家很快会回到陈家手上,因为我娶了一个众人称羡的好老婆。”

  “陈绍凡你住口——”不能再任他说下去了,这一切变调的情节要立刻终止,这绝非她的预期。

  她解下身上围裙,扔在沙发土,不假思索往玄关处冲去。

  “阿姨,不要走——”小男生下了桌朝她飞奔。

  她听若罔闻,拉开门把,门开处,笔直站着一位陌生的时髦女子,浓烈的香水味直扑而来,女子手上拿着一串钥匙,似乎正要开门而八,一见到胡茵茵,霎时瞠目而视,相峙不久,女子怒火燎原,一手抓起玄关处小男孩的棒球棒,朝她挥棒横扫。

  “臭女人,敢给我登堂入室,看我饶不饶你——”

  胡茵茵虽然做出了偏闪的动作,无奈玄关走道狭隘,防不胜防,那一棒的后劲扫过她的太阳穴,她硬生生撞上了墙,一片乍亮的繁星在眼前展开,她立刻委顿倒地,唯一记得的是小男生的惊呼——“妈妈一不要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