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又惹她生气啦?”小男生大口吞嚼美味的熏肉片,面带谴责。

  他极为无奈地耸肩,“地雷又不是我引爆的。”

  “你快去安慰她啊!不然晚上我又要吃泡面了。”小男生紧张地催促。

  “小混蛋,你就只想到吃!”他瞪眼啐道。

  “你也爱吃啊!”

  他烦乱地耙梳近日刚剪短的头发,硬着头皮敞步上楼。他不很理解,一件作古多年的往事,为何可以让两个女人反目?而早已将它抛诸脑后的他,又为何得提出道歉?一向随和的胡茵茵,怎么也一反常态和他计较起来,一路不吭声闷到家?

  整个的不合理和怪诞,大而化之的他原想以情人间的温存化解她的不快,没想到她寒着脸,以一副“我等着你放马过来”的狠相迎视他,他非常识趣,立刻退出她的势力范围,自认倒楣地和小男生窝在餐桌旁吃着她打包回来的美食。

  但这终究不是办法,他父亲曾指点过他,女人的一点心火不立刻浇灭,将引燃成燎原大火,千万莫置之不理,侥幸等它自动冷却。他思前想后,道歉事小,他日后的福利事大,他不过刚尝到她给予的一点甜头,马上就成了拒绝往来户,怎么盘算都不妙;况且,他真心希望她回复笑容,和他闲话家常,就算彼此安静地作陪也惬意。

  房门半掩,他直接踏了进去,发现她正在专心折叠新收下的换洗衣物,侧脸状似平静,怒颜淡化许多,他大着胆子靠过去,傍着床沿坐下,搔头摸耳一阵;胡茵茵不动声色,持续叠衣工作,他稍安下心,嗫嚅开口:“你还在生气啊?”

  “……”

  “其实,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个叫什么秦佳的不提起,我也早忘了。”

  她停下动作,狠瞅他。

  “呃——不是,我是没像你忘得这么彻底啦,你第一次出现在成家,说出你的名字,我差不多就想起来了,虽然你的体型变化实在很……呃,这不是重点,反正我的确是认出你了,不过你想想喔,除了毕业舞会那一吻,我们根本就不算认识对方,对吧?在彼此陌生的情况下把那件意外挖出来和你攀交情,恐怕是让你更反感吧?再说,谁能料到,那么多年以后我们会发展下去啊!”他带着委屈告白。

  “而且——算是我的直觉吧,你似乎并不那么喜欢提到高中那儿年的事,我又何必多此一举,让两个人都尴尬。”

  “那不是意外,”她加重语气肯定地说,“你是存心的。你存心在大家面前吻我,让我丢脸,害我让班上的女生全体抵制我一个学期,你竟然说是意外!”

  “啊……”这个后绩外一章他倒是没料到,依她的反应推测,这件事在当时可能造成了她莫大的困扰,而心血来潮做出惊人之举的他,随即毕了业,再也未曾回顾过这个人生小插曲,看来,他的确该把这段往事道个明白。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故意的。”

  她整个地直起腰来,手里的衣物皱缩成一团。

  “你别激动!”他紧握住她的手,避免她拿辛苦整理好的衣服扔在他脸上。

  “你忘了吗?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痛苦的转捩点,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动,我却一筹莫展,除了乖乖上学、放学、准备大考,什么也做不了,还得忍受已经变质的同学关系。当时的女朋友在隔壁班,冷淡了我几个礼拜了,她是个爸妈捧在手心的娇娇女,和我是不可能有未来的,我有苦难言,却得装作若无其事,一肚于怨气没得发泄,私底下变得很偏激。

  毕业舞会那天,我应班上要求照完了团体照,本来不准备久待,也不想邀舞的,谁知道状况外的你竟敢送上门来,替别人传信,那时的我,对女生反感极了,前女友又在场,我没兴趣知道秦佳是谁,倒是想让看我笑话的人眼珠全掉出来,反正就要各奔前程了,我吻的是胖妹还是美女已经不重要了,事情就是这样。”他一口气说完,摊摊两手。

  “你……真是——”她捧着头,接连呵出两口气,说不出半句话,又倏地掀眼瞪他,“你,站起来!”

  “别这样。找已经道过歉了——”他急忙哄劝。

  “快站起来,你压坏我的内衣了,讨厌啦!”她气急败坏推开他,从他臀部底下拉出一只被坐扁的胸罩,欲哭无泪地检视歪曲的钢丝线条。

  “抱歉,我没注意到。”他立刻接到她两颗白眼。

  “……没关系啦,反正在家里我喜欢看你不穿内衣。”

  “陈绍凡——”她一拳过去,不轻不重落在他肩头,接着转身坐下,低头看着膝盖,良久,她细声道:“我,”有些踌躇,“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私生女。”

  “晤?”他挑挑右眉,这话题的转折还真突然。“然后呢?”

  “然后——”她面向他,脸上平静无波。“我比你更早承受别人的异样目光。”

  她不急不徐地吐露,把心底那一块绝少坦露的部分摊开。

  她的母亲大四那年,还是一个女学生,就遇上了已经是社会人士的她父亲。和一般花样年华的女孩一样,她父亲在女学生面前开展了一个闻所末闻、见所末见的成人世界;男人风度翩翩、出手大方、温柔体贴,拥有一切班上男同学尚未具备的优点,她的母亲不曾抵抗,全心全意地爱上这个男人,作过各种明亮的美梦,就是不曾想过这个邂逅是否来得太顺当、太轻易、太美妙。

  相爱一年,毕业前夕,她的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却一点也不害怕,她相信男人会为她安排好一切。

  或许孩子来得突然,但他们的相遇下也突然?她满怀甜蜜地告诉男人这个消息,滔滔不绝述说着她想像的未来计划,浑然不觉男人从头到尾都非常安静,没有打岔、没有给予意见,他陷入了沉思。

  他沉思的面貌终于让女学生感受到了异状,也悄悄跟着沉默了,等待他说出他的决定。

  男人在相遇一年后的那一天,和盘托出一切;他早就是已婚身份,他和长辈钦定的对象结婚五年了,对方家大业大,在企业体系中占有多数股份,他本家的股权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他的妻子虽然理智冷静、知书达礼,是个事业的好帮手,却和他有着难以化解的隔膜,女学生是他生命唯一的出口,他深深爱恋她,可他不单要承受岳家的压力,还有父母的强烈期待,所以在这时候,他绝不能出任何事惊动任何一方,他并未明白说出属意的决定,他让女学生自行决定。

  这故事并不是很新鲜,她母亲当时听完了,起初还直纳闷,这样的情节怎会由自己主演?她只是单纯地爱一个男人,为什么要添上这许多枝节纠葛?她弄不清楚男人错综复杂的背景,更不懂得抗争,她只知道她想望的美梦难以实现了。她发呆了好几天,也行尸走肉了好几天,终于接受了男人不可能娶她的事实,并且很果决地做出行动。

  她的母亲悄悄搬出男人为她租下的公寓,没让远方的父母知道详情,她找了一个简单但薪酬不高的低阶职员工作,慢慢待产,把孩子生下来。

  这段时间内,男人没有停止找过女学生,失去她的日子,他因内心焦躁做出了几次错误的决策,使他和岳家嫌隙更深,令他益发想念她。

  孩子三个月的时候,他终于得到她的消息,顺利找到了她,失而复得使他加倍对她更温柔、更宠爱,许下更多的承诺,原本人生还有转折机会的女学生,从此开启了漫长的等待岁月。

  “我父亲刚开始很常来探望我们。”她说,“后来渐渐减少,因为他那一边也有两个孩子,而且,他开始和岳家进入权力斗争阶段,他无法分心照应我妈的想法。到了我小三那一年,他更难得来一趟了,据说,是那一边终于知道我们的存在,狠狠闹了一番,为了取得信任,他答应元配,永远不让我们进门。”

  胡茵茵细说至此,表情没多少起伏,但深呼吸了几下,陈绍凡大手覆上她的后脑勺,轻轻抚摩。

  “我妈也在那一年开始,心性逐渐变了,为了不让外人误会我们,她拒绝一切馈赠,过得十分俭省,用她私人工作收入带大我。她不吵不闹,非常安份。我爸不知道的是,他没来时,我妈寡言严厉、说话尖刻;我爸来了,她立刻恢复乖顺温柔的模样。我爸是她的主宰,她体态保持一如往昔,笑起来甜美依旧,这样严苛的自我要求,全是为了我爸,但是我明白,她渐渐虚有其表,内心的她慢慢死去了,她早就知道我爸的承诺虚无缥缈,这一生,我爸心里只有他自己。”

  她匆匆抹一下眼角,继续说道:“考上高中那个暑假、她病了,病势来得又猛又急,我爸束手无策,其实这病根早已潜伏不知多久,我心里有了隐约的预感,她放弃了一切,这病给了她最好的释放,她不必再找借口,彻底放弃了挣扎。她走的那一天,我爸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正式坐上了执行长的位置。”说到了这里,她瞄了一眼听得发傻的陈绍凡,带着泪光笑了,“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逐渐发胖的喔。”

  “嗄?”他楞了楞。

  “我妈走了,刚开始我还算表现正常,过一阵之后,我常莫名发烧,不发烧时,就想吃,不吃时,就想睡,所以不到半年,足足胖了十公斤,我爸发现不对劲,带我看医生,说是情绪骤变使内分泌失调,循环出了问题。我不爱吃药,也不认为吃了药就可以解决问题,我持续发胖,也不在乎发胖,我家楼下有个专门卖药炖排骨的邻居,每天收摊后就送一大碗到家里来,大概看我一个人没人照料吧,我被那个好心的老板娘喂养得更胖了。

  陈绍凡上下打量了她一回,惊叹:“全盛时期——像不像一颗球?”

  他依稀记得吻她那一刻,确实像吻一只大号的机器猫哆啦A梦。

  “那时才不管呢!我在学校本来就不爱说话,除了刘琪,很少和其他同学打交道,同学名字一半都记不全,成天像梦游似的,那时最希望的是人间蒸发,每天样子阴惨惨,心不在焉,功课勉强过关,同学个个敬而远之。高二下学期,有一天早上醒来,看到镜子里的脸衰败得可怕,吓了一大跳,突然起了觉悟,再这样下去我会比我妈更惨,所以暗暗发誓振作起来,也向同学释出善意——”

  “所以,你释出善意的第一步就是替同学当信差?”他合理地推测。

  她噘着嘴,眯眼瞧他,“……您猜对了,先生,拜您那一吻所赐,我持续被同学打入冷宫半年,你知道我为什么下意识不想记住这件事了吧?那封信上没有署名,秦佳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听了就算,更别说还没看清你的长相,就被莫名其妙强吻,我回想一分,就自责十分,为了好好活下去,索性忘得一干二净,省得作茧自缚。”

  他点点头,怔了一瞬,又再点点头,抚着下巴窥问了个颇为离题的疑问:“你……还会再胖回去吗?”

  “……我不知道,大一时整个瘦下来也不是我自己决定的,大概脱离了原来的环境吧,体质恢复了正常,我搬了家,不再主动和以往的同学联系,也——很少和我爸见面了。”她并不想告诉他,开头有两、三年,她几乎不让骆振华知道她的行踪,过得相当低调,她全力摆脱过去的生活模式,避免重蹈覆辙,也不再以狂吃驱除焦虑,只是染上了吸烟的习惯。

  “咦——你这么问,是不是很介意我的胖瘦啊?”拉高的尾音配合犀利的眼神,令他忙不迭摇手。

  “你千万别误会,我可不管你身利像球或是像竹竿,我只是担心你太重,哪天坐断我的腰就不太妙了。”

  “陈绍凡——”拳头又袭来,他稍一偏闪,她便着力落空,向前倾跌,他趁势环抱住她,将她紧紧箍在怀里,让她不能动弹。

  那是一个全然的拥抱,他面颊埋进她发问,动也不动,只有呼吸瞬间,才感觉到身体的挤压力道。她任他环抱一阵子之后,轻轻提醒:

  “喂,还不放手?很热耶!”

  “再抱一下,别动。”

  “还要多久?”

  “……”她不说话了,露出微笑,腾出两手回抱住他的腰身,他含瑚地咕哝出声:“茵茵,我会好好爱你,你不用害怕,真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