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一向没有诉苦的习惯,因为诉苦通常改变不了事实,这一次和刘琪见面,她却一反常态,无须刘琪追问她两只黑眼圈的来处,她一共花了两小时,把住进成家的始末妮妮道来,听得刘琪目瞪口呆,忘了插嘴。

  并非想诉衷肠获取同情,她只是一肚子迷惑无从问起。刘琪虽不如秦佳之流阅男无数,起码订过两次婚、相亲过三次,判断力理应比她准确。

  “你说,他在我面前失控,吐了我一身酸水是什么意思?说对女人没兴趣、讨厌女生的是他,为什么我聊到他的性向,他的表情像见到鬼一样?”她两手托腮,无神地望着咖啡桌上的烟灰缸。“对了,你身上有没有烟?”

  “你需要的是休息,不是烟。”刘琪还在震惊中。

  “天啊!真难为你,上完班还得伺候两个男生。茵茵,别说我不同情你,你难道没有想过,搞得你七荤八素的不是那个男人,根本是你自己?”

  “啊?”随时陷入恍神中的她,无法立即明了朋友的弦外之音,她反问:“你是说,烧了人家浴室当时就该逃之天天,不该负责到底?”

  “错!你该负责的是赔了那笔钱就和他们切割干净,不必照管那大小两个家伙。我说你人善被人欺,我哪不知道你对那小鬼起了恻隐之心,是因为你自小居无定所,不忍心眼睁睁撒手不管,但也不必完全听那姓陈的摆布整个人赔进去当老妈子吧?你哪根筋不对啊?”刘琪说得愤慨万分,连喝了两口水。

  “摆布?你用的字眼太过火亍,他不是那种人,条约是我们一起拟的,不是他片面决定的,我多做点家事,是因为他都忙着工作——”

  “你还狡辩?”刘琪摸摸她削瘦的脸,“你一定被他传染,也生病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别被他迷得昏头转向、人事不知,我早知那家伙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你趁早给我清醒一点!”

  “越说越离谱了你。”她格开刘琪的手,“我不是来跟你讨论合约公不公平的,我是想问你我到底说错什么话冒犯了他——”

  “这点我倒可以跟你打包票,胡茵茵小姐,”刘琪冷笑两声,正襟危坐。

  “就他生得那副man样,百分之一百喜欢女人,你什么时候见他带男人回来过?”

  她楞了楞,“他也没带女人回来过啊!”

  “老天!”刘琪拍了下额头,“那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没空,二是他体力不济,如果还有例外,那就是他有窝边草可以吃,吃了你方便又不花钱,这样解释你了没?”

  “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她翻翻白眼。

  “不好笑没关系,接着我要说的你一定也笑不出来,不过说老实话,真话本来就不讨人喜欢,这一点你总该明白?”

  “这还用你说,我又不是被伺候长大的公主,什么难听话没听过?”

  “那就好,请仔细听,我要说的是——胡茵茵,你这个傻瓜,你爱上了陈绍凡那家伙啦!”刘琪大摇其头,接着转孑转眼珠,无端纳闷起来。

  “奇怪,我老觉得陈绍凡这名字哪儿听过,连人也哪儿见过似的,虽然这名字挺平常的,同名同姓不是没有,不过你确定以前真的没见过他?”

  她瞬也不瞬地直瞪着烟灰缸,拇指头放进嘴里啃咬着,一脸呆怔。

  “喂!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刘琪摇摇她的肩。

  “晤?”她如梦初醒,看了看表,慌张离座道:“我得回去做饭了,他快醒了。”弯身提起桌底下一篮子从超市采买的菜,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咖啡厅。

  “你完了,胡茵茵。”刘琪喃喃下了论断。

  学寸粤寸乎奇出于一种直觉,陈绍凡感到胡茵茵在躲他,很巧妙地、不着痕迹地,只要他一现身,她就合理地消失。比方说,饭菜上桌了,她便使唤小男生传递用餐的讯息,而她不是在厨房洗涤就是在后院晾晒衣物;他若迟归,从车子开进车库到他走进客厅,短短两、三分钟,她已将热好的菜摆上桌,人却回楼上了;他如果想和她商谈,话不过启了个头,她便慌忙道:“你决定就好,我无所谓。”

  情况很古怪,和她那三天不眠不休照料生了病的他简直有天壤之别。

  那三天简直像是身在天堂,他只要一唤她,她立刻现身,温言软语问候需要,餐点直接送到床上,怕他没胃口还特地泡了壶开胃蜜茶让他滋润味蕾,替他放好洗澡水教请他入浴。当然,他承认在一些小地方对她耍了小诈,让这份待遇延长时效,毕竟被伺候得无微不至不是随时会有的幸运,所以他特意装作精神委靡了点、走路蹒跚了点,使她不时忧心仲仲,尤其是入浴那件事令人回昧再三;他某次忘了将浴巾携进浴问,特地唤她前来,她不疑有他隔着浴帘请他接手,他不予理会,直接推开浴帘,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伸手向她要浴巾,那情景实在精采,他看着红疹子奇异地从她的耳根出发,一路蔓延到颈项,直达胸口,不到一分钟完成,想起来就忍俊不住。

  但自三天病假结束,他恢复上班生活,进入忙碌的节奏,一切都不相同了;胡茵茵家事照做,却不再殷勤对待,小男生成了信差传达彼此的讯息。他下否认感到失落,心里却有更多的莫名其妙,但竟图收稿在际,他无暇深究她的心理因素,于是一面接受从天堂被打回人间的事实,一面闭门制图,虽然他其实一直想找机会好好对她说明所谓“同性恋”这一回事。

  “女人,就是这点麻烦!”他捻开桌灯,打开电脑,光线把一屋子的杂乱清楚照见,明白昭告着他的房间有一阵子没人打理了,这点令他确认胡茵茵连他的房间也不再跨入了。

  “搞什么啊?”他嘟喽着,无形中被隔绝使他摸不着头脑,心里的不舒坦又多添几分。

  “爸爸,阿姨回来了。”小男生蹦蹦跳跳推门而入,神秘兮兮报讯。

  “回来就回来啦!”他动起滑鼠,板着脸没有做出特别反应。

  今天虽然是周末,朱茵茵的工作性质休假不在特定日,今天照常上班,现在时刻傍晚六点四十分,回到家并不稀奇。

  小男生站在桌旁,压低嗓门道:“阿姨不是一个人回来哟,是帅哥叔叔送她回来的,你想不想去看一看?”

  他定住不动,回头问小男生:“我为什么要看?”

  “我讨厌那个帅哥,老是对阿姨笑不停,不过帅哥餐厅的菜真的很好吃,上次你生病了没吃到,阿姨都让我吃了。”小男生拉拉杂杂地说。

  “那你应该感谢他才是啊!”他冷讥道。

  “不感谢,阿姨要是喜欢他,跟他走了怎么办?我们又要每天吃便当了,我妈说常吃便当不好。”

  两人面面相觑,各自盘算着各自的念头。

  “好吧!”他推开椅子,“为了你的肚子着想,我去看一看。”

  他敞步走了出去,穿过庭院,来到大门边,探头一看,门前巷路上停着一辆凌志房车,车旁站着一对男女,尚在交谈中,竖耳细听,两人似乎在为了一件事相持不下。

  “你不是买了一堆菜要亲自下厨,我正想尝尝你的手艺,不请我进去?”男人找个顺理成章的借口要求进屋。

  “不好意思,今天没料到会在路上遇到你,我菜买不多,不能多煮一份请你,真的很抱歉。”胡茵茵忙着解释。

  “不多?这满满两袋东西是让几个人吃的?你不是只和两个室友同住?三个女人吃得下这些东西?”男人笑着质疑,双手盘胸倚着车身,举手投足的闲适感显然是位极少为生活发愁的贵公子。

  “呃,她们不习惯忽然见到生人,我没告诉她们有朋友来,这样不太好——”

  “一回生,二回熟,总是会见到的。如果你愿意,下次我也会介绍你认识我的朋友,彼此多了解一下。”男人充满诚意的语气里,透着不随便被打发的决心。

  “还是下次吧!下次我准备丰富一点请你吃饭。你三番两次请我吃大餐,我还没回敬你呢,怎么好这么粗糙请你吃家常菜。”胡茵茵快要辞穷,人不断后退,脚跟终于抵到门槛,一个踉跄,陈绍凡迅速伸出手扶住她的背心,帮她站稳,免除她出一次洋相。

  他的乍然出现中断了男人和胡茵茵的拉锯,三个人轮流投射视线,胡茵茵是尴尬,陈绍凡是满怀戒色,男人是惊讶中夹带好奇。

  “茵茵,不介绍一下朋友?”陈绍凡率先打开僵局,展露世故的笑容。

  “啊!”胡茵茵顿时哑然,这介绍词只有天才才想得出来。她和林启圣的关系模糊无法定位,连旧友都称不上,和陈绍凡的关系启人疑窦,难以启齿,怎么介绍怎么不对劲。

  “我林启圣,茵茵的高中同班同学。”林启圣自动伸出手,天色暧昧不明,路灯作用不大,他打量着阴影中的陈绍凡;陈绍凡站在胡茵茵身侧不动,没有向前热络的意思。陈绍凡身形高大,略抬下颚视人,透出隐隐敌意,凭林启圣身为男人的直觉,胡茵茵对他的百般推托和陈绍凡必有相当关连。

  “你好,我陈绍凡,茵茵的‘室友’之一。”

  寥寥两句,胡茵茵和林启圣同时一脸错愕。林启圣立即收束了轻松姿态,走前一步,虽然无论他姿态怎么从容,也助长不了多少气势,对方摆明了从屋子里走出来,关系上的界定凭空想像就有好几种,胡茵茵始终对自己产生不了特殊情愫,莫非肇因于此?

  林启圣战斗力并不旺盛,遇上困难他多半绕个圈子走,从不正面迎击,他的游戏座右铭是——耗尽气力得来的战利品多半已经定味,失去最初的甜美,因此他极少竖敌,制造障碍;此时他走向前,绝非应战,他不具备冲动的热血,他只是对陈绍凡产生了好奇心,想探探底。

  尤其当陈绍凡一开口,眯起一双长眼之际,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骤然浮上心头,他默念一次这个并不特别的名字,问了一句不搭嘎的问题,“陈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陈绍凡面有异色,微微摇首,“应该没有,我不记得有这印象。”

  “那么是我记性不好,你和我高中时代的一个学长有几分相似。”

  林启圣自我解嘲,“对了,您说您是茵茵的室友,想必平时经常互相关照,我和茵茵是老同学,请多指教。”

  “指教不敢,我和茵茵在一起生活,多半是她关照我多过我关照她,她辛苦多了。”

  这一番措词客气的陈述,隐含无限暧昧,胡茵茵困窘不已,迫不及待插嘴道:“啊,时间不早了,我得做晚饭了,大家是不是改天再聊——”

  “出门在外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只是做饭对一个职业女性来说是辛苦了点,对吧?”林启圣话说的对象是陈绍凡。

  “这是没办法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陈绍凡耸肩。

  “啊,那个——”胡茵茵放下两大袋的菜,站在两个男人问,指指手表。

  “如果男人能怜香惜玉,女人就不必这么辛苦了。”林启圣绕过胡茵茵,继续他的投石问路。“陈先生觉得呢?”

  “这很难说,女人的能耐总是超乎预期,让你刮目相看。茵茵拿手的可不只做饭这项,打扫、拖地、洗衣服样样都来,家里要是有人生病了,洗澡更衣如厕她一一照料,真忙坏了她,让人过意不去。”

  “陈绍凡——”一声低叱。

  “……噢,那和我家外佣不是没两样,难怪茵茵总是心神不宁,无法尽情享受,连请她泡汤过夜放松一下都像是犯了禁忌一样。”

  “林启圣——”转向另一方两手拱拳拜托。

  “心里有牵挂,总是走不远,她在外头吃点好吃的都记得打包一份给我们尝尝,这岂是我们要求得来的?”

  “陈绍凡——”嗓音转为乞求。

  “……这倒是。我挺欣赏茵茵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她牵挂,陈先生可以提供一点意见吗?”

  “晤——这不难,如果您准备好一栋房子让她烧个精光,保证能让她牵挂一辈子。”陈绍凡朝胡茵茵眨个眼。

  “你们两个可不可以闭嘴!”

  最后一句女性怒吼震飞了围墙上的一排鸟雀,结束了无以名之的三人对谈。

  “你惹阿姨生气了?”小男生噘着嘴,不是太高兴的模样。“你应该温柔一点,电视上的男主角都不会像你这样。”

  “小鬼,你再多说一句,以后别想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陈绍凡手忙脚乱地朝烧滚的汤锅里丢掷胡萝卜块、青菜叶,接着又打颗蛋进去,抓了支汤勺使劲搅和一番。

  “你害我们没有晚餐可以吃。”

  “我现在不就在做晚饭了?”他没好气。“你放心吧,惹火她的可不只是我。”想到这一点他安心不少。

  “但是你煮的面很难吃,我想吃泡面。”

  “臭小子,你闭嘴,今天你可是共犯,不对,是教唆犯,是你让我到外面去看一看的。”他狠瞪小男生一眼,回头把三束干面条扔进锅里煮熟。

  “我没叫你惹人家生气,你怪到我头上很卑鄙喔!”小男生反驳。

  “不卑鄙你就骑到老子头上来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