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极力拉长脖子,仰望那一栋小男生所谓的“高楼”。

  “你确定是这里?”

  “是啊!”

  这的确是名副其实的高楼,不过和她想象的有相当大的差距,正确地说法,应该是“未完成”的高楼,或者说是“工地”也行,总之,绝非霓虹闪烁、纸醉金迷的销金窝。

  兴建中的大楼幅围不小,约有三十层楼高,在交流道附近,属于商办型建物。鹰架未拆,毛胚型貌已完成,正在进行外墙美化工程;某些楼层仍有灯火燃亮,夜己深,仍有不少工人上上下下在忙活,入眼所见,除了灌好水泥的梁柱、沙石堆、拆卸的模版、凌乱的各式营造器具,丝毫嗅闻不出胭脂粉味。她抱着胸观察良久,问小男生:“成凯强,辣妹在哪里?”

  “在那里,我带你去。”绕过驻守警卫,两人从侧边一扇洞开的小门往土地钻。

  “喂!小心啊!”

  小男生一溜烟窜进一楼的巨型梁柱后,她来不及犹豫,拔腿跟上。

  几名走动的工人瞥见小男生和年轻女人一前一后在工地追逐,相继停下手中的工作干瞪眼,其中一位打着赤膊、体魄精壮的中年男子出声道:“臭小子!来找恁爸啊!这查某是谁?”

  “我爸咧?”小男生反问。

  “在楼上,小孩子不准上去,我去叫他,到后面去等。”男子带着笑意,边上楼边和同伴们调笑着,一伙男子忽然爆出诡异笑声,盯着她手中的塑料袋谓侃:“大嫂,送宵夜来喔?头子好幸福喔!”

  她几秒后才会意,尴尬不已站着。小男生领着她往后方走,所谓的“后面”,原来是临时搭建的工寮——一栋长型铁皮屋,门半掩,小男生熟悉地稚门而入,她尾随其后,迎面袭来的是不敢恭维的男性气味和熟食、烟酒发酵的味道。

  屋子里很简陋,简易的一张办公桌、电话、计算机、墙上一块记录用的白板、斑驳的文件柜、几张折迭椅,角落一张折迭桌上尽是矿泉水瓶、吃完的便当盒、烟蒂、槟榔盒,满满一桌。

  四面墙上挂了几顶工地帽和沾满灰泥的衣裤,她若有所悟,禁不住瞪着小男生,“辣妹呢?”

  “辣妹喔?等一下问爸爸。”小男生晃头晃脑,开心地拿起她袋里的洋芋片撕开便吃,浑然不觉她冒火的眼神。

  没空发火,她得赶紧采取补救措施,对小男生说:“别吃了,我们走。”

  “为什么?我还没看到爸爸——”洋芋碎片喷得她一头一脸,她抓紧小男生,低头冲出铁皮屋,一转身撞上一堵硬物,反弹的力道让她跌坐在附近一团潮湿的软泥上。

  那团小山般的软泥瞬间裹住她整个下半身,她挣扎着爬起来,下意识以手背揩去飞溅在眼皮上的泥巴,却感到视线被遮蔽得更加厉害,她惊慌得一抹再抹,有人捉住她的手,遏止她徒劳的举动,惊骇地质问:“胡茵茵,你在搞什么?”

  勉强从湿糊的眼皮看出去,她看到了陈绍凡,陈绍凡的表情像活见鬼,接着他不由分说拉着她大步奔跑。她大惑不解兼全身难受,试图甩去他的牵制,下一刻她被野蛮地推进一问简陋的波浪板隔间,来不及开口,一股强力的水柱不偏不倚喷射在她脸上,她躲到哪水柱就喷到啦,尽管她哇哇尖叫,水柱攻势没有稍歇,甚且沿着她的胸口往下移动,朝她下肢轮流扫射;抱头缩在角落的她忍无可忍,胡乱踢出右腿,她听见陈绍凡“噢”声低吼,水柱移转了方向,她逮着了空档喘气,破口大骂,“你疯了你,敢喷我,你有毛病啊!”

  陈绍凡弯腰捂着膝盖,疼得脸皱成一团,说话的声音变了,像在咬牙切齿,“你——你要是觉得回家再冲掉一身水泥比较妥当,我没有意见。”

  水——泥?

  她抖着下颚,拼命拂去不断流淌在面庞上的水滴,忽然想放声大哭。

  *      *      *

  人不应该有太多的好奇心,更不该轻易相信童言童语。

  她恨恨地自我告诫。看了眼陈绍凡递过来像梅干菜一样的毛巾,决定不过问来自何处,赶紧往头脸擦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工人们不时以各种名义进出工寮,逗留不到一分钟,离开前一律进出相仿的笑声,她恨不得拔腿就跑。

  “不介意告诉我你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吧?”陈绍凡坐在她面前,平静地看着她。

  她四下探寻,想找出那袋宵夜,很不幸地发现,小男生右手拿着卤鸡爪、左手握着掀了瓶盖的可乐,桌上一袋卤味,差不多已被工人们分食殆尽,只剩一块瘦小的鸡翅乏人问津。她讷讷说不出理由,小男生抢先回答:“老师想看辣妹!”

  “辣妹?什么辣妹?”陈绍凡浮现一脸问号,她跳了起来,迭声否认:

  “没、没有,他乱讲,你别听他胡说,很晚了,你忙你的,我回去了。”

  说着就要往外窜逃,陈绍凡伸臂一拦,挡住她的去路,一只手拎起小男生的耳朵,沉声问:“小鬼又瞎扯些什么了?快招!”

  小男生两手护头,挣脱他的手指,跳到桌旁指着槟榔盒辩称:“我没瞎扯,上次卖槟榔的辣妹送槟榔来,和叔叔他们玩牌,输的就要喝酒,我没撒谎!”

  她右手捧住额头,感到一阵头疼,和前所未有的悔意;雪上加霜的还有她的颈项,正传输着热辣辣的刺痒,她按住脖子,万分后悔穿了这件V字领T恤。

  陈绍凡两道浓眉忍不住抽动,他倾着头审视她,似笑非笑,“小姐,你真是来看辣妹的呀?”

  临时挤不出冠冕堂皇的借口,她索性理直气壮回答:“你每天搞到三更半夜才回家,我哪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眉一挑,“我在干什么你很介意吗?”

  “呃?”她怔看他,一时想不出恰当的答案。他一张脸冷不防凑近她的脖子,惊奇道:“咦?你这里怎么起疹子了?过敏吗?”说着指尖就要触及那片肌肤,她往后一跃,躲开他不经意的探触。

  “我没事,待会就好了。”

  他转了转眼眸,噙笑道:“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不就行了,何必大费周章到这儿来一趟?”

  “下次不会了。”她小小声说,回头瞪了小男生一眼,小男生缩了缩肩,躲得更远。

  他低声说:“胡茵茵,小孩子口没遮拦,你也跟着凑热闹?工人没事和送货的槟榔摊小妹闹着玩,哪来的辣妹陪酒!呐——看清楚,那些瓶子都是提神饮料,不是酒,休息时间玩玩牌不犯法吧?嗯?”

  “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羞愧难当让红疹有增无减,直蔓延到胸口,和身上衣物的湿气交攻,着实难受,她牵起小男生,“我走了,保重。”

  “我送你们回去。”他打开抽屉,拿出车钥匙。

  “不用麻烦了,外面叫车很方便。”她忙不迭推拒。她打算一个星期都不想看见他,直到她彻底忘了这件事。

  “我建议你还是坐我的车吧。”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她的胸口,“你这样子在外头出现不太好,该保重的是你。”他从墙上拿了件他换下的粗布衬衫,示意她穿上。

  她以为他指的是那片疹子,一路上她都不以为意,满脑子想的是该怎么结束这一段赶场的生活,并且尽量不作深呼吸,以免附着在衬衫的气味透进心肺。直到她回到一个人的公寓,脱不他的衬衫,打开衣柜,从镶在门片上的镜面里,瞥见一个狼狈不堪的女人——头发和脸颊上还残留有一小块一小块干涸的水泥渍,仿佛刚从垃圾堆爬起来;这不是重点,她继续往下探,悲哀地发现薄软的棉T,经过不留情的冲刷,紧紧黏附在她身上,慷慨地勾勒出她的身段,和胸衣的弧线,以及——左右顶端上若隐若现的两点……她直勾勾瞪视良久,确信眼睛所见的事实,慢慢蹲屈下来,放声尖叫。

  *      *      *

  拮据其实有拈据的好处。

  软绵绵的冰淇淋在舌根瞬时融化时,她真心诚意地这么想着。偶尔尝到的美食霎时给予百倍的惊艳,滋味一生难忘。

  “吃完这一客,可不可以再叫一碗?”一碗造型夺目的冰淇淋端上桌不到十分钟,很快就见底,小男生沾了一嘴彩色巧克力碎片,脸上泛着兴奋的光。

  “不可以,我们不要把它吃腻。”

  “那可不可以带一份回去给爸爸吃?”

  “恐怕不行,融化了就不好吃了。”

  “我等一下想吃意大利面。”

  “想吃就尽量吃,不必客气,今晚有人付帐。”

  “你男朋友那么有钱,你为什么不和他借钱,爸爸就不必那么辛苦了。”

  “我们不能随便跟别人借钱,而且他也不是我男朋友。”

  “那他刚才为什么一直看你一直笑?”

  “……他很感动我们这么喜欢吃他家的冰淇淋。”

  “帅哥回来了。”

  小男告中的帅哥满含笑意走近他们,面对面大方地坐下,摸了摸小男生的头,脸却朝向胡茵茵,“很难约到你呀!最近在忙些什么?”

  “找工作。”她漫不经心回答,边吃边打开彩色点单,仔细研究晚餐的内容。

  “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不必,我对饭店工作没兴趣。”

  林启圣对她的回答不太在意,他靠近她,交着手臂撑在桌上,这是他惯用的一招——和女方近距离相望,只释出浅笑,眼神专注不移,不消多久,就可以明显感受到女人被攻陷的心慌意乱、支吾其词,红晕渐渐透出粉底,无论他说话的内容是否有营养,对方一概用以下的辞汇相应——“是这样啊!”“太棒了!”_“你真有看法!”、“我也是这么想。”

  百试不爽。胡茵茵在这方面似乎不太敏锐,如果她反应慢了些亦情有可原,他对情场生手很有耐心,交锋过程其乐无穷、曲折无限,只是已经过了一分钟,他尚未得到正面响应。

  “喂,麻烦你移开一点,挡光了,我看不清楚菜单。”她抬起头,做个手势。

  他微楞,识趣地靠回椅背。

  “下次别选这个餐厅了,光线太差,以为可以省电又兼具异国情调吗?

  很狡猾喔!”她不以为然地发出评论,忽然想起这家以景观取胜的西餐厅位在他的饭店里,马上改口补强:“呃——除了光线,其它都还不错,服务生很帅,椅子坐得很稳……”

  那一串话里,林启圣只聚焦在两个字——“下次”,其余自动模糊。

  “下次?”她并不排斥下次和他再度约见?

  “没问题,下次你想约在什么好地方见面,尽管告诉我,我来安排。”

  他露出优雅的笑。

  “麦当劳、麦当劳……”小男生高举双手欢呼,胡茵茵出手制止,“不是跟你说了不能常吃快餐。”

  “没关系,待会就带他去买,小事一桩,先点餐吧!”难缠的小鬼!

  林启圣私付,看见这小鬼黏着胡茵茵出现在餐厅门口,他立刻判断她依旧小姑独处,才有这把精神和一个小毛头厮混。

  “唔——一份局烤海鲜意大利面套餐、一份海陆套餐,附加甜点是提拉米苏、苹果奶酪,餐后饮料是熏衣车奶茶和热咖啡。”她招来侍者,不加思索地点完她和小男生的晚餐,再面带微笑地看向他,“你呢?你不吃吗?”

  “噢,我刚喝了下午茶,还不饿。”很难不感到吃惊,她才吃完一份冰淇淋,竟还有胃口容纳一份套餐!那点菜的兴致勃勃,是以往和他共餐的女性身上不曾有过的;通常在心猿意马的状态下,多数女生象征性喝个咖啡便了事,注意力多半集中在他的一举一动。而胡茵茵一入座,便对制作精美的菜单表现出高昂的兴趣,不得不怀疑她这次爽快地答应他的邀约就为了太快朵颐一番。

  但她纤瘦的程度令人匪夷所思,连同上一次同学会的相遇,她不曾在用餐上稍事节制,极为随心所欲地满足口腹要求。他应该没有记错,高中那几年她不折不扣是个吹胀的面粉人,五官在饱满的圆脸上被推挤得毫不出色,他很少正眼瞧过她,对她的印象停留在缺乏曲线的背影,以及随时随地抬高的下颚。

  抬高的下颚彰显了她的漠然和漫不在乎,这样的姿态在美女群集的班上理所当然不会太受欢迎,除了同坐的刘琪,她几乎独来独往,鲜少参与社团或联谊活动。没想到多年后的她,像褪去一层厚厚的企鹅外衣,彻底地脱胎换骨,缩水的尖削小脸上,五官清朗了,各就各位后竟然出脱得颇为柔美,倒是漫不在乎的表情依旧。

  热闹的同学会里,她一身简便又异常安静,反而极为醒目,不同于一般女生的急于接近。胡茵茵急于疏离的态度勾起了他的兴趣,她和性感媚惑这一类形容词差之甚远,不至于令他心荡神驰,到底是哪点不同?

  他生活得一向轻松自在,伤脑筋的思索他做不来,只能承认,她如果吨位如昔,他可是敬谢不敏。说到身段,他一度以为这个女人必然花了许多不是为外人道的功夫减重,这两次见面,完全推翻了他的假设,她不但不忌口,并且吃得比一般同龄女性还要多,那些吃下腹的热量都转化到何处去了?

  太神奇了,如果不是基于男士风度,他真想好好探问她变身秘诀何在;他虽然还算年轻,平时对身材的维持绝不马虎。

  “怎么样?还可以吗?”他礼貌地询问,大人小孩吃得非常投入,无暇多看他一眼。如果他是厨师,成就感自然不在话下,但他的主要目的可不是宣传自家餐厅。

  “嗯,非常好,下次我会带朋友来捧场。”吞下一口烤明虾,她终于腾空回答。

  见她吃得一派认真,他反倒不好意思出言打扰了,耐心静候了好一会儿,终于瞧出了一点眉目;胡茵茵的确和别的女生不太一样,这不一样和生性迟钝有一线之隔,她并非对他的肢体语言迟钝,而是无感,她分明对他没有感觉。

  这结论颇令他讶异,他不至于自封为万人迷,也不是未曾失手过,但对象通常旗鼓相当,绝非像胡茵茵这种条件一般的女子,这新鲜的经验骚动了他,让他跃跃欲试。

  他喝了口水,清清喉咙道:“茵茵,我们家筹备了两年的温泉旅馆下个月初开张,你应该听说了吧?景观非常难得,依山傍水,有兴趣的话下次请你在那里吃个怀石料理,吃完后再让你泡个汤,有个房间的视角很特别,非常隐密又可以观夜景,可以算是半露天,你一定会喜欢——”

  “怀石?”她眨了眨眼,“吃不完可以打包吗?”

  “嗄?”

  “老师不能去。”小男生抬头,斩钉截铁地抗议。

  “喔?为什么呢,小弟弟?”他保持着亲切的笑容。如果林家双亲可以让他自由选择,他绝不考虑生个孩子,尤其这一种容貌看似乖巧可人实则棘手的小男孩,想必从一出生就不时考验着做父母的智慧和耐性。

  “老师要等我爸爸回家才能走,她不能和你约会。”

  “唔?”他一头雾水。“是这样吗?茵茵。”

  胡茵茵连忙放下刀叉,低叱小男生:“成凯强,不要插嘴!”她转向他解释,“他母亲时常出差,爸爸也很忙,我担任家教,有时候得等大人回来才离开比较妥当。”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这么有责任感。”有那么点不对劲,他还不急着弄清楚。

  “因为她烧了我家浴室。”小男生加以补充。

  “成凯强——”她忙喝,尴尬万分地对一脸愕然的男人道:“小孩子说话夸张,你干万别介意……对了,这里的东西的确很不错.请问我可以外带一份墨鱼乌贼面回家品尝吗?”

  “呃?”他不禁傻眼。“当然……没问题。”依他丰富的经验加以目测,她的腰围绝不可能超过二十四寸,经过大餐的填充,这多余的一份意大利面,她能把它塞到哪里?

  问不出口,提拉米苏已经上场,她兴高采烈地拿起小叉子掐下一角,含进嘴里,笑得更甜了。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