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预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幸福预演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吧,不谈这个,”刘琪另启话题,她清楚胡茵茵的底线。“那我们——谈谈林启圣吧!”

  “谈那家伙做什么?”胡茵茵恢复惫懒的姿态,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你别老是提到男人就兴致缺缺的样子。不是我爱念你,从大学你奇迹似的瘦下来以后,也不见你脱胎换骨,老是T恤、牛仔裤打发自己,好好清秀一个女生怎么可能不被男人看上眼?不,不是你的外型,你知不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

  “……\"“你的表情。你不是心不在焉,就是一副我很忙,没事请趁早滚蛋的样子,哪个男人会心动啊!”

  她短叹一声,“那和林启圣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那家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在争奇斗艳的同学会中注意到你,向我打听你的电话,你说他是不是吃荤吃腻了开始吃素了?”

  刘琪认真地和她讨论。

  她闭眼沉思了三秒,疲倦不已。“呐,从现在这一秒开始,林启圣的话题已经结束,就这样。咦?那不是——”

  她两眼蓦地一亮,伸长脖子,注视快餐店门口进出的身影,并且霍地推开椅子,快步跟过去。

  “茵茵,你干嘛?”刘琪在背后喊。

  胡茵茵高举右手,朝拿着一杯外带咖啡专注在走路的男人招手,“成先生,成先生——”

  男人应声停步,转向她呼喊的方向,有些愕然。“是你?”

  她猛然点头,“是我。”要不是那刮不完的胡子和高挺的鼻梁,眼前身着米白衬衫、黑色西装长裤,打了黑色斜纹领带的成士均扮相令人惊异,他人模人样地在傍晚的街头单独出现,孩子势必被留置在家里。

  “成先生,您看见我留的纸条了吗?”她劈头便问。

  “什么纸条?”一脸莫名其妙。

  果然!她换个方式问:“那联络簿呢?凯强的联络簿呢?您看了吗?”

  “不都是你在看吗?”完全没有不好意思地反问。

  如果不是顾忌自己为人师表的身份,她真想往这个人脑袋狠狠敲一下!

  她镇定地微笑,“成先生,我是他的导师,联络簿是我和家长交流的管道,您不看是无法了解他的在校情况的。况且我不是每天到府上服务啊!”

  “噢。”他搓搓脸,又出现了不耐烦的表情。“那你的纸条写些什么?”

  她吸口气,沉声道:“他感冒了,在咳嗽,没发现吗?我替他拿了三天药,昨晚应该吃完了,今天得再复诊啊!”

  “嗯?有吗?早上上学前他和我打招呼时还好好的啊!”

  他到底算不算是个父亲?她尽力忍耐道:“严重时再看医生就麻烦了。

  他如果请病假在家您不是更头痛?”

  他衡量了一下她的话,看看她身后的刘琪,又看看表。“你今晚很忙吗?”

  “……”她瞪着他,猜测他又会有什么出人意表的下文。

  “如果你不是很忙,麻烦你带他去看一下医生,我晚上很忙,走不开。”

  “你——”

  “反正你不是和男朋友约会,提前离开无所谓吧?”

  这一刻,胡茵茵确定如果他不是一头熊,那么她就是熊,两种无法沟通的异类在辛苦地对谈。为了冀盼对方能听懂一点点,她清晰地卷舌咬字:“成先生,请注意,这不是我今晚约会与否的问题,是您的责任问题,工作再重要也比不上孩子的身体重要,你——”

  他冷不防勾住她的肩,把她带开人群一段距离后,郑重其事说道:

  “胡老师,别忘了你是纵火嫌疑犯,尚是戴罪之身,为受害家属尽一点力并不为过吧?我不想办法上班赚钱怎么筹得出那笔修缮费?你以为钱会凭空掉下来吗?咱们各自努力吧!嗯?”他有力地握了握她的手,还鼓励地拍拍她的手背,仿佛已将责任交接完毕,放心大胆地走开。

  她不可置信地掩住嘴,这是她没有遇过的人种,不够强硬的她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归根究柢,还是她多管闲事惹出来的麻烦,她必须彻底自我检讨。

  “那男人是谁?好像在哪儿见过。”刘琪凑上前好奇问道。

  “……学生家长。”

  “家长?怎么你和他说话像情侣在吵架?”

  “我最近是有点背,但不至于那么倒霉吧。”她回座位拿起背袋。

  “看起来很年轻啊!挺有型的。叫什么名字?做哪一行的?”

  “够了刘琪,”她板起脸。“人家是一个孩子的爸了!”

  刘琪皱皱鼻子。“问问有什么关系。啊?你要走啦?不是要一块吃晚饭?”

  “不了,改天吧,我还有事。”瞬间变得有气无力。

  一个单身女人,在暖风送爽的夏夜里带着别人的孩子上医院看病,这是她的运气吧!

  *      *      *

  只剩最后一项了,那盆案头的仙人掌,茎叶肥硕、花朵艳丽,她养得很成功,舍不得抛下,但装满了私人物品的纸箱实在乔不出个好位置安放它,她琢磨了半天,决定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一取出,重新排放,务必将宝贝仙人掌毫发未伤地携回家。

  办公室门口有颗小脑袋在探头探脑,观察老师们的动静,她抿嘴笑,“什么事啊?进来!王苡莉。”她不准备在班上释出离职的消息,孩子们应该不会为此事询问她。

  “老师,快来,成凯强怪怪的。”副班长王苡莉牵住她的手转身就往回跑。

  “哪儿怪啦?”她忙追问,不良的感觉临头。

  成凯强咳嗽了好几天,体温始终处在三十八度左右,吃了三天药病情不见多大进展,食欲大幅减退,每晚特意变换菜色也勾不起他的兴趣,活泼的身影不再到处跳动,安静乖顺得怪异。明知这种情况孩子应该待在家中休养,但想到白天让生病的孩子一个人在家无人闻问,她放不下心,仍坚持最后一天结业式让小男生照常上学,她好就近观察。

  “他刚刚同乐会时一直在睡觉,体育老师叫他他也不理,老师说请班导处理,联络凯强的爸爸妈妈……”王苡莉有条不紊的报告,她无心听完,加快脚步奔进教室。

  第三排偏左的座位,一群学生交头接耳地聚拢,她拨开他们,看见带活动的体育老师蹲在趴在桌面的小男生身旁,不断唤着:“……成凯强,成凯强,听见了吗?”

  她在一旁跟着蹲下,抚摸小男生额头,温度依然居高不下,整张脸晦暗苍白,她拍拍他的颊,在他耳边轻喊:“凯强,是胡老师,醒一醒——”

  紧合的眼睫居然睁舜了,大眼幽幽地看着她,水汪汪得异常,眼白微微泛红,没有血色的唇蠕动了片刻才出声,嗓音细弱如蚊,“老师……带我回家……我想睡觉……”

  她当机立断,把小男生拦腰抱起,对体育老师道:“这孩子有问题,得送医院,请代我上完最后一堂课。”

  她头也不回冲出门,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能抱着近三十公斤的重负奔赴学校大门口,拦了辆出租车。

  小男生在她怀里蠕动,艰困地咳了两声,她趁机问:“凯强,告诉我爸爸的手机号码,要能打得通喔,快告诉我!”

  她将耳朵贴近小男生的唇,用心捕捉那微弱的号码,一手立刻输入手机,忧心仲忡地按下拨出键。

  *      *      *

  男人垮着肩、疲惫不已出现在胡茵茵面前的时候,独自在病房外发呆的她表情十分阴恻,饱含怒意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两小时三十五分钟,公司离这里很远吗?”诘问的口吻不再客气,秒针每转一圈,她的火气就炽烧得愈旺,累积到这一刻,差不多可以将冷水煮沸了。平时难得对日常事物有高昂情绪的她,一和他交锋便开始暴躁不堪。

  他无奈地摊摊手,两只白衬衫长袖捋到手肘,领带歪了一边,全身散发着战斗一天后的困乏气息。“我已经尽量赶来了,还推掉了一个会议,这会议很重要——”

  “他得了肺炎。”她冷冷地打断他。

  “肺炎?”他歪歪头,“不会吧?现在天气也暖了,没道理啊!”

  她丝毫无力把病毒型肺炎的成因逐一说明,担心男人有失常理的回答导致她行为失控,她扭头领着他走向护理站,“医师请你填资料,这家医院没有凯强的病历。”

  护士将表格递给他,叮咛道:“成先生,请填详细一点。”

  他仍是一脸困惑,犹豫地看着病患资料表,填了姓名住址电话栏后,就咬着笔杆苦思,底下一列空格均为空白。

  “在想什么?”她探头过去,血型、出生地、身份证字号、过去的病史、过敏药物,全都没有回答或勾选,她忍不住冷言讥讽:“不会都不知道吧?”

  “我是不知道啊!”他苦恼地看着她,悄声在她耳边问:“你知道吗?”

  她吃惊得合不拢嘴,情愿以为他在闹着玩,但这种时候还有心思闹着玩的父亲是不是不太正常?

  “血型呢?出生地呢?总该知道吧?”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试探。

  “我应该要知道吗?”不很高兴地反唇。

  她撑着额头,闭眼顺气,强迫自己把所有忍耐的招术搬出来在脑袋里溜转一遍,很不幸地,没有一项管用,这个男人硬生生踩到了她的地雷,她还能事不干己作壁上观吗?

  她阴沉沉地抬起头,在一群护士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揪住他的领带,把他连拉带扯地拽到转角无人的走廊,使力一推按压住他的胸口。

  她的动作几近粗蛮,令他诧异得忘了反抗,任凭她目露凶光朝他低咆:

  “就是有你这种男人,只管生不管养,才会制造一堆社会问题!既然那么不想负责任干嘛生下他受罪?瞧你这德性哪一点像他爸爸了?连血型都不知道?成天把他放到垃圾堆像老鼠一样自生自灭,老婆勒?也不快点找回来善后,我警告你,成凯强要出了什么差错,我就告你虐待儿童,让你在公司没脸见人!听清楚了没?”

  他错愕极了,伸手揩去脸上的唾沫,表情极为诡怪,可惜其中并无羞惭的成分,反倒像是听到一串神奇的拉丁文无法解读而充满迷惑。

  胡茵茵胀红的脸和他相距不到一掌宽,眼里因激动而湿润泛光,急促的呼吸热气喷在他喉头,明显地怒气冲天,他非常怀疑如果自己再度发言失当,这个女人恐怕不会轻易饶恕他。

  他谨慎地开口:“胡老师,请你务必冷静,身为作育英才的老师,不会想在这里上演全武行吧?”

  她嘿笑两声:“你运气不好,我刚好离职了,想告状请便。”

  “唔?”他看着她坚决的脸,确信她并非信口开河,想了想,干脆先认错,“我承认,我的确不像个爸爸,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本来就不是他爸爸啊!”

  “你——”骂词梗在喉咙,硬生生转了个弯,“在说什么鬼话?”

  “胡老师,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是小鬼的爸爸了?”

  她陡然松开他的领带,耳根瞬间热烘烘,停了一会,接着恼羞成怒斥道:“你还有心情要宝,你们这一家不可理喻的——”灵光一闪,声音又大了起来,“你骗人!他都在我面前叫你爸爸,我每次叫你成先生,你从没纠正过啊!”

  “那小子叫着好玩的,我不清楚他是怎么跟你说的,我是姓陈没错,耳东陈。”他从身上掏出皮夹,取出身份证,“麻烦看仔细,可别说是我伪造的。”

  她凑上眼,定睛一看,证件正面有个年轻男子的大头照,五官英挺,刮了胡子,蓄着三分短发,面庞清清爽爽,乍看判若两人,醒目的眉眼和鼻梁分明又是眼前的他,左侧的姓名栏明明白白写着——“陈绍凡”,翻过背面,配偶栏呈现空白,再转回正面,出生日期是……“你今年才二十七?”她低呼。

  “是,你认为我高中时有可能造孽生下一个孩子把他养到现在吗?”

  他取回照片,放进皮夹,很高兴将了这愤慨的女人一军。

  “我以为你知道得一清二楚,原来不过是个迷糊蛋,难怪饭碗也不保,早该知道你……”

  “陈——绍——凡,你到底是成凯强的谁?”

  他的喉头再度被高提的领带束紧。他不得不承认,今天真是动辄得咎的一天,就算自己背上一首唐诗,这个老早看他不顺眼的女人也有理由把他的骨头拆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