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高门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就像人们幻想中的最华丽的那个画面,在顶级皇家会馆举办的「王孙订婚宴」,其奢华、浪漫的程度可说是到了经典的地步。

  而,这场盛会的主角,也完全符合人们想象中应该有的样子──男主角帅得像个白马王子,女主角美得像个童话公主。

  家世、容貌、学识、教养等等所有说得出的条件,几乎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当然,依照惯例而言,男方的门第总要高出女方那么一些些的,才构得上匹配的标准,才会让一切显得完美。

  如果说王家是R国上下人尽皆知、具有高贵身分的顶极名门的话,那么世代书香传家,在学术界执牛耳,门生遍布政商两界的孙家,可也非同一般。也不用推得太远,就说在过去一百年里,家族里就出过一位首相、五位外交部长、六位教育部长,以及难以计数的专家学者。

  R国人都知道首富王家是高不可攀的高门巨户,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匹配得上的。即使时代已经走到了这个高呼人人平等的二十一世纪,「门当户对」这个观念已经被大多数人摒弃,然而,王家,以及许多和王家门第近似的家族,从来不属于「大多数」。

  不得不承认,不管时代怎么改变,世上永远会存在着特例,这种特例的存在也许不合理,但也无可打破,这些传承了数百年以上的高门正是那些逐渐稀少而华丽无匹的特例。

  有资格与王家这种既有高贵血统、又有厚实财势家族结成姻缘的,除了目前像个古董摆设的皇家之外,也就那么十几个家族,这些家族被称为R国极品世家。

  能够成为被公认的极品世家,至少要有三百年以上的世家底蕴,以及长盛不衰的财势,对社会有一定的影响力。在大浪淘沙的时代冲刷下,有高贵的血统,不表示能维持富裕的身家。多少曾经风云一时的豪门大户,如今家财败尽,贵族的虚衔因再无功绩,于是三代而没,沦落为平民百姓家,甚至过着落魄的生活,不敢轻易向人提起身世;往日荣光如今不堪回首,从此由「少数特例」的特权族群转向「大众多数」的大社会里,过着人人生而平等的生活。

  时代推展进化至今二十一世纪,让具有贵族身分的人,失去了长盛不衰的特权保证,再大的家业,若是被不肖子孙败亡,就永无翻身的余地,即使后世弟子努力振兴家业,或许有机会成为全国首富或政坛高官,却再也无法取得贵族身分。所以在这个年代,所谓的贵族,就像是珍贵的古董一样,稀有罕见,破损一个少一个,只会逐渐灭失,永远再不可能创造。

  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如今尚能在社会顶层呼风唤雨的极品世家才会显得如此珍贵,如此被世人仰望。「贵族」的名分是金钱买不到的对象,因是买不到的东西,于是永远教人渴望。

  所以,在世家逐渐成为稀有动物的二十一世纪,王孙这两家名气响亮的超级世家的缔结深受所有人瞩目,正是理所当然。

  在一般平民百姓的眼中,这一双身世极品、相貌极品的佳偶,正是人们梦想中最理想的结合,彷佛真实版的童话故事上演,吸引着所有人的注目,一时之间成为全国上下最热门的话题。

  这是一场华丽的豪门订婚宴,也是一场梦幻得有如童话的订婚宴,它集合了所有最华丽、最希罕的条件,于是成为二十一世纪毫无疑问的经典。

  ※

  订婚典礼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下午茶宴,名流贵妇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有的在庭院一角赏花品茶,有的在室内沙发一角谈天说地,各有各的打发。

  今天的男主角在应酬完所有必须应酬打招呼的人之后,终于可以来到至交好友的聚集处,好好放松闲聊一番。当然,身为今天订婚典礼的男主角,他毫无疑问仍然是话题的中心点。

  「从订婚到结婚,中间相距一年,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一个好友问。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别说J国的开发案得让子齐忙上一段时间,没有半年以上绝对脱不开身。再说了王家与孙家都是古老世家,结婚

  仪式繁琐到用半年的时间来准备都显得匆忙,等上一年算是很合理了……」抢在男主角之前代为回话的男子,在说到一半时,略顿了一下,四下看了看,才小声的说道:「对了,子齐,如今你已经跟孙小姐订婚,以后一举一动必定都在所有人目光之下,你打算怎么处理向雯莉?」

  这个问题一说出来,周围的男人都停下动作,静静的看着今天的男主角。

  对这群男士而言,虽然今天的女主角是孙家小姐,而这位孙家小姐也非常确定将会在未来挂着「王子齐夫人」的名头直到她寿终正寝那一天。理论上,身为王子齐的死党好友们,都该对这位未来的王夫人多加维护,但他们对孙小姐的印象毕竟仍然停留在美丽优雅的表面认知上,尚未有机会加以了解──毕竟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连话都还没机会说上一句。

  而向雯莉就不同了,她跟在王子齐身边已有三年,不仅是王子齐的高中学妹,更是一路以最高分考进「王玺集团」,以自己的实力挣取到王子齐特助职位,工作能力之强有目共睹。这一年来甚至被王子齐破例带在身边参加各种公开或私人的活动,俨然显示出这位向小姐已经不仅仅是王子齐的助手,更有着私人方面的情谊。所以在场的男士几乎都认识她,对她的印象也相当不错。

  虽然王子齐从来没有明说什么,但大家都明白向雯莉算是被他所认可的女人了。向雯莉的出身尚可,父母是普通的商人,家底算是殷富。

  但这样的身家是绝对无法坐上王家主母大位的,她自己也清楚,所以她能挣取到的,就是成为一名长伴王子齐左右,永远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兼情人。

  别说豪门大户了,就算是一般的富商,也难免会在正妻之外,养几个情人在外头快活,所以对于王子齐与向雯莉的关系,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既然已经跟孙家订下名分,那么无论如何,总要给孙家留点面子,不宜在这几年内闹出绯闻来给亲家难看,因为这是极度失礼的行为,会受到舆论的谴责。

  王子齐听了朋友的问话后,没有马上回答,只淡淡的啜着手中的酒。

  一旁,王子齐的表兄周盛威笑了笑,道:

  「我猜子齐会让向小姐一直留在J国,平日在众人目光下,保持着上司下属的身分不踰矩,不让人捉到话柄。至少三五年内不要出现在国内名流场合,这样对孙家才不至于失礼,也不至于给孙小姐难堪。」

  众人听罢,点点头,觉得这样安排最是理想,也算是给孙家小姐最基本的尊重了。

  「正是应该如此。总要让那孙小姐安心生下嫡子,完成了彼此的责任与义务,即使没有感情,也该有所尊重。」

  「对了,那孙小姐应该不知道向小姐的存在吧?」有人好奇问。

  「谁会告诉她?」有人嗤笑。

  「只要去参加宴会,总会听到风声吧?」

  「那孙小姐可是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平常从不轻易参加宴会,就算好不容易出席了,也被一堆人保护着,哪有机会听到什么流言蜚语!」在场一位报业世家的公子权威的表达了自己的见解。「这孙小姐完完全全是按照古代闺秀的标准教育出来的,简直可以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假如她甚至还绑着小脚的话,我也不会吃惊。」

  「不会吧?!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以这种方式养闺女?!」哗然。

  然后,有人迫不及待追问一旁始终不言的男主角:

  「子齐,你怎么评论你的末来夫人?」

  「一个高雅娴静的女士。」王子齐淡淡一笑,他很满意未来妻子的低调沉静,这会让他的人生少了许多麻烦,可以放更多心思在家业上。

  「就这样?」还在静等下文的人不满的追问。

  周家表兄嗤笑一声,反问那人:

  「还能怎样?我们大家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孙小姐,可我们子齐连同今天算起来也不过是第四次见到她,相处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五个小时,交谈过的话不超过一百句,这一百句里搞不好有八十句是关于天气与食物的问候客套。请问各位,在这种情况下,子齐还能给出一句中肯的评语,算不算是极之明察秋毫了?」

  众人皆默,许久,才同时点头道:

  「算。」

  好好的话题一下子变得兴味索然,众人喝酒的喝酒、抽烟的抽烟。好一会之后,终于有人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今日的男主角:「子齐,你喜欢你的未来夫人吗?」

  「如果她能完美担当起王夫人的职责,我会尊重她。一个让我尊重的人,自然令我喜欢。」

  「这是你向孙小姐求婚的唯一原因吗?」

  王子齐微微挑眉。不然呢?

  「她的美丽难道不足以列为求婚的原因之一?」有人玩笑的问。

  王子齐笑了笑,从侍者的托盘上取过一杯香槟,向众人示意,大家一同举杯喝完。这个话题就此结束,没人再有兴致提起。

  对他们这样的人家而言,美丽这东西,实在太容易取得,所以也就太微不足道了。



  今天订婚宴的女主角在合宜得体的应酬完所有应该应酬的人之后,终于能够在不失礼的情况下被伴娘女宾们给簇拥回休息室好好歇口气。

  一进入休息室,早已等待在里边的数名仆妇们便利落的动作起来,拿湿毛巾的、端茶水的、拿点心的,都排排站在这群天之娇女身边等着伺候。

  「湉湉,晚上还有音乐会得出席,撑得住吗?」连吃了几块小点心之后,伴娘之一才有些力气说话。

  「可以的。」同样也是在这阵子累得不行的女主角,在经历了今天一整天的忙碌后的此刻,却依然能够保持着温雅的笑容和精神的面貌示人,看不出丝毫疲惫痕迹,不得不说她实在是个意志力超群的强人──即使从外表上看来,太过纤秀的外貌总是让人直接对她做出弱不禁风的定论。

  「真的可以吗?不是逞强吧?」女主角的堂姊凑过来仔细打量她的脸色。嗯,妆容仍然精致,杏仁形的大眼睛里仍然黑白分明,没有出现代表疲惫的血丝来破坏美感,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真的没问题。

  女主角微微一笑,没再说话,优雅的啜饮着薄荷花茶。

  确定她没有任何勉强自己的迹象之后,堂姊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即使妳现在已经累到一根手指头都举不起来了,也还是得以最美好的模样出席今晚的音乐会,所以妳现在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补妆,顺便再看看晚上的宾客名单,针对他们的个别性,在心底拟好合宜的社交辞令。」

  「虽然很繁琐,也非常累人,不过这些都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谁也逃不掉。抱怨毫无意义,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女宾中已婚的妇人以过来人的口气说道。

  「算起来,今天的订婚典礼圆满结束,婚事也算是完成一半了。虽然结婚典礼会更盛大、更繁琐、更累人,但那毕竟也是一年后的事了。

  在这一年之内,两方家庭都可以喘口气,也可以更完美的进行婚礼的准备。说起来,订婚得这样早,实在是显得仓促了。」有人叹道。

  「啊,是了。我听说湉湉与王公子认识不过四个月不是吗?」一个特地从国外赶回国参加订婚宴的女士问道。

  「甚至只见过四、五次面呢。」女方亲戚点头。「妳们也知道湉湉平日不爱出门参加宴会,平常总待在孙家岛上,过着近似隐居的生活,

  也真是太过内向了。我们年轻人谁不往都市跑?咱们孙家在首都的房产那么多,提供给本家使用的有十几处,都算得上宽敞舒适,也不见她过来居住。以至于像王子齐这样知名的人物,她竟然从未被介绍认识。」说着,口气带着点酸意:「也真是姻缘天注定,王公子也算认识遍了所有名媛淑女,从未见他看谁上眼,就独独情钟咱们湉湉,这桩婚事才会如此快的拍板定案,湉湉真是有福气呢。」

  「说什么呢,怎么不说是王子齐的幸运?是,王子齐是王子,可我们湉湉也是个公主啊!光那个有名的『王子』单方面情钟,就能决定这桩婚事的成与不成吗?咱们孙家也是挑对象的。」孙家堂妹不高兴了,坐到女主角孙湉湉身边道:「事实上,那个大名鼎鼎的『王子』,在第二次约会我家姊姊之后,就提出了结婚的请求,这可是那名『王子』生平第一次对女士求婚呢。不过我们家啊,觉得他的求婚太唐突了,失之理智,有必要让双方都降降温,所以也就在后来推了他许多热情的邀约。直到王老爷子带着夫人到孙氏岛慎重拜访,表达了坚定的心意之后,我家长辈才允许王子继续约会姊姊的。」

  虽然王家的财势与影响力是公认的全国第一,但孙家可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人家,任谁有幸与孙家结亲,都是他们的荣幸,说高攀都不过分。

  「在今天这个好日子,就别再说那些扫兴的话了。两家都是高门大户,谁也没占谁便宜成了吧?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见到王子齐,他实在是长得体面,那满身的贵气,真是连皇室的王子都略逊他一筹啊。」

  周围几个名媛很不优雅的翻了翻白眼,其中就有人忍不住的嚷叫出来:

  「拜托别提皇室好吗?多扫兴!」别说现任的三位真王子都已经年过四十,更不幸的是他们都遗传到了头发方面的「小毛病」,虽然长得也算是端正了,但实在是不美观。至于皇孙们,最大的现在也才五岁,也没有什么好指望的。所以现在大家的眼光才会都放在年轻有为的世家子弟身上。

  「提皇室只是随口说来衬托一下的嘛,总之大家知道意思就成了。现在适婚而体面的世家子就那么几个,不管怎么说,湉湉的未婚夫实在是目前最优秀的结婚对象了,这点大家没意见吧?」

  点头,都没有意见。

  「不止是目前,甚至可以说未来十年里再也不会出现比他条件更好的男人了。也许有比他英俊有才能的,但绝对没有他的家世;也许有家世跟他相当的,却绝对没有他的体面出色。这一点,大家也没话说吧?」又有人道。

  再度无言点头,同意。

  「所以,大家的结论是:湉湉将会在未来十年里,成为被公认嫁得最好的贵妇人,受到整个社会艳羡的注目礼直到下一个优秀的未婚男子出现在世人目光之前为止?」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她要嫁的人是王子齐呢!」

  虽然身为女方的亲友,对自己的家世有一定的自豪,但不得不承认,「王子齐」这三个字在全国几乎可以算是家喻户晓,然而「孙湉湉」

  这个名字,却是没没无闻──直到新闻上发布出「王孙联姻」的消息之后,她才「妻以夫贵」的一夕成名,要不是后来媒体挖出了她显赫的家世背景,世人就要直接在「孙湉湉」这三个字下面烙下「灰姑娘」的批注了……

  「湉湉,妳向来不喜欢出锋头,这种备受瞩目的情况对妳而言几乎是场灾难,可是妳却接受了王子齐的求婚,可见是喜欢他的吧?」准新娘的知己好友问着女主角。

  这个问题,让众人的讨论暂时终止,全部静静的等着女主角响应。

  「他很优秀。」虽然正在热烈讨论的话题与她切身相关,但向来娴雅安静的女主角即使被围在人群中央,却像是置身事外,被问到了,才轻轻淡淡的回应些不痛不痒的话。

  「那妳喜欢他吗?」不满被敷衍,继续追问。

  「我会喜欢他的。」任何事都需要学习,而喜欢她未来的人生伴侣,是她接下来的学习任务。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