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恋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水恋月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朱水恋认为自己受够了。

  为什么她得忍受小金狼指控又哀怨的眼光?她又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干嘛用那种‘就是你这祸源’的眼神三不五时住她身上瞄来?

  第一百次。

  “够了!”玉掌用力拍击茶几以壮自己磅礴的气势。可是……噢,真痛!

  “什么够了?发生什么事了?”正在写作业的于悠吓了一跳,一时不能理解此刻发生了什么事。

  呼着自己的红烧凤爪,无碍于她指控的动作——“笨狼,你已经瞄了我一百次了!有什么不爽就说出来,畏畏缩缩的像条受虐狗,有没有狼格呀你?亏你还是狼王子咧!”

  “佑佑,你怎么了?”于悠将小金狼抱入怀中亲热厮磨一番,轻声问着。

  星期天的一大清早,客厅冷清得紧,只有两个女子与一匹狼。早餐都还没吃完呢,天晓得哪来的兴致发火?又是哪来的力气啊?真匪夷所思。于悠自己就没这么旺盛的精力,不免对朱水恋佩服不已。

  股佑再瞄了朱水恋一眼,哼声道:“都是她啦!害我舅回白狼族去了。”

  “他是送妹妹回家好不好!改天就回来了,干嘛讲得像是被我害得将会一去不复返!”朱水恋大声道。

  “本来莞姨可以自己回去的,要不是因为你,他干嘛也走了?我感觉得出来他心情很复杂,气息也不若平常的沉稳。”

  “请问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我是奸了他、还是蹂躏了他?”很忍耐、很忍耐的声音。

  殷佑不甘示弱道:“你对他告白!你对他性骚扰!”

  喝!原来告白等于性骚扰?

  “你当我的感情是什么?瘟疫还是霍乱?是不值分文的俗烂品吗?爱上他就会污了他似的!什么东西啊你!”简直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佑佑,你不是这样想的吧?”于悠难得沉下俏脸,严肃的问着。

  殷佑叹气的叫:“每个人的感情都很珍贵没有错,我没有污蔑水恋的意思。但是你们无法否认水恋一开始看中的就是我舅的美色吧?她那个叫迷恋,不叫真感情。何况我早就提醒过她了,我舅不适合她,她该从人类里去找寻她理想中的斯文英俊王子。别说我舅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情感折磨,我就不相信水恋可以忍受五十年后让爱人看到她成为老人的样子。想想看,人家把你们当祖孙看的情景,多可怕啊!你会在我年轻英俊的舅舅面前逐渐老去、死去……”

  朱水恋忍无可忍的打断他:“前提是,他得爱上我!但他没有,他根本不会爱上我!我不强求爱情上的回馈,但谁也没资格阻止我攫取每一个珍贵回忆的片段!”

  “你当我舅铁石心肠啊?他又不是死人,你对他大发花痴他会感受不到?他终究会感动,也许还会爱上你咧。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点?到时怎么办?你们女人——”

  “对不起,我打断—下。”于悠截口问道:“佑佑,水恋是真正爱上白先生的,不能说她先从外表来倾心就表示她的感情不诚恳、充满瑕疵。白先生是那么好的人,倘若只靠那一张脸,水恋才不会放下感情。你也说过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女性强悍得吓死人,我们很难去对一张好看而没内涵的面孔死心塌地的钟爱。”

  “那又如何?重点是不能共同白头偕老就是一个悲剧。我绝不相信你们女人能承受自己的爱人永远年轻,而你们在爱人面前又老又丑。到时是谁折磨谁呀?你可不要告诉我什么‘刹那即永恒’,那是没承受过生离死别的人所创造出来的风凉话!”

  朱水恋差点又拍打桌子抗议,但手实在很痛,她最后决定以脚来代替。‘砰’地一声,穿着拖鞋的玉足在茶几上踩下第一枚脚印。

  “那你要我怎样啦?你们全怕他受伤,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我只是爱他,就这么千该万死吗?我真受够了你们这些狼人!我难道是死人吗?感受不到痛苦吗?恕我目光浅短,遥想不到自己鸡皮鹤发那一刻。眼前现下我连他的衣角都模不到,你就在幻想白逢朗痛苦的未来。神经病!王八蛋!被脑震荡的猪猡所附身的笨狗!双重悲惨到最高点,没救了!自己去安乐死比较快!”

  小金狼瞠大眼,大声指控:“你人身攻击!”

  “你更厉害!把我的心口锯得血肉模糊!”

  “汪汪!呜……汪汪……”气到最高点,狼王子再度语无伦次的以犬吠声咆哮出无人能懂的愤怒。

  “来福,安静!”朱水恋捣耳叫着。

  “汪汪……”吠得欲罢不能。

  “来,接住……”管于悠不愧是神奇美少女,就见她拿起一个飞盘,往右方空旷处丢去,就见吠得方兴未艾的小金狼尾巴猛摇,止住汪叫,‘咻’地迅捷一跃,牢牢的咬住飞盘,快乐的叼回来邀功。

  这样也行?朱水恋目瞪口呆,连自己正在盛怒中都忘了。

  “还要玩吗?”管于悠接过飞盘,笑得好温柔惑人。

  “要要!哈哈哈……”小金狼猛点头,吐着舌头哈声直叫。然后,几秒之后,才发现不对劲——“不对!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来!看飞盘!”才不管呢,再丢!

  “哈哈哈……”很神气的叼回来。“啊!不对!不可以——”

  “再来!”又丢。

  勇猛精准、绝不漏接。“悠悠,不可以——”

  “这次飞左边!”力道很够哦。

  呜……狗狗永世摆脱不了的宿命!天哪,它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不理你喽!”它恫吓。

  “变化球!”管你呢。“你一定接不住。”

  “才怪!我接住了。”冤孽呀……

  有谁看过猛摇尾巴却死皱眉头的狼或狗吗?

  这家伙早晚会被悠悠逗出感觉统合不良症,要不然也至少是肢体行为失调症。朱水恋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谈论的事还没谈完哩。

  飞盘再次飞起,这次不小心偏了方位,直向朱水恋这方掷来,她想也没想的伸手接住,同时,一张狼嘴也咬住了盘子的另一端——高高拎着盘子,小金狼自然是吊在下方,以坚毅不拔的狼牙咬住盘子,即使被荡成钟摆也不松口。

  这是悠悠买给它的玩具,它的耶,绝不容人抢走。

  “小笨蛋,如果你已经冷静下来了,可不可以接着谈正事了?”

  “水恋,不要这样吊着它啦,佑佑会不舒服。”于悠走过来连狼带盘的抱入怀中。

  “你还没骂过瘾呀?我可没兴趣找你开驾了。”殷佑声明着。

  “笨狗,你怕我缠上白逢朗,怕他终会有不小心爱上我的一天,那你就该找个方法杜绝这桩……悲剧发生的机会,逞口舌之快有什么用?连奸狡如狐狸的曼曼都没能斗败我,你以为你有多少能耐找我耍嘴皮?”

  殷佑不服气地问:“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啦?”

  朱水恋睨着它,没有开玩笑的表情。

  “你应该有转移白逢期身上的情咒到我身上的能力。我要求你这么做。”

  “不可以。”于悠反对。

  “我舅不会允许的!”殷佑大呼。

  这女人简直疯了。

  “你有能力这么做吧?”

  “我没有。”它叫着。拜托!它现下只是一只被锁住法力的普通小狼,就算还记得咒语,也施不出力道。何况它哪来的资格经手别人的事呀?这可是犯了狼界的律法耶!

  “你一定有。”什么叫没有?它狼王子是当假的啊?

  “没有啦!”这女人很看得起它哦。强人所难嘛。

  朱水恋一把揪起它颈背与她平视。

  “别忘了你们殷族还巴望着你去拯救,转移情咒这种事,可不只是私人的居心,还为了你的狼王令。你有权利与义务全力去达成任务。你再给我说一次‘没有’看看!”

  千万别去惹一个抓狂中的女人。殷佑扭着小狼躯,吞了吞口水,最后决定以善意的谎言来度过眼下这个险恶的处境。

  “好……好啦。我答应你。”

  “立刻做!”朱水恋要求道。

  “不行……”

  “嗯?”好恐怖的鼻音。

  “我的力量不够,把其他护今使者都找来吧,我需要你们的辅助。”它无奈的屈服于淫威之下。

  “很好。悠悠,你看住它,我立刻上楼挖人下床”一阵风似的,朱水恋已不见踪影。

  “若行得通,未尝不可。”韩璇缓缓开口,在众人的瞠目下,投出同意票。

  “璇,你疯啦?我不知道水恋的疯狂病毒这么恐怖,连你也被感染了。”季曼曼拿着丝帕在身边挥动,像在驱赶无形的传染源,并且挑了个离朱水恋最远的位置坐下。为爱伤风感冒失常的女人最恐怖,她不得不自保。

  “韩璇,我还希望你来劝退她别这么做,你的理智到哪去了?”殷佑不敢相信韩璇竟然同意。

  朱水恋哼道:“谁来劝都没用,我是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了!”

  “你不怕我舅会生气、会讨厌你吗?”殷佑仍作垂死的挣扎,想教她打消主意。

  朱水恋不理会心口的刺疼,颤声道:“我管不了那么多。”

  “你太自以为是了,什么都自己说了算。”被这种强势的女人爱上肯定很不幸。殷佑深深这么认为。

  “你不知道这是单恋者的特权吗?”

  管于悠轻道:“我不赞成你这么做。你会失去爱人的能力的。错过了白先生,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呀。”

  “如果失去爱人的能力可以立即使我心口不痛,不用在渴望与绝望间挣扎,那么我需要它。”朱水恋直视小金狼。“保护你心爱表舅的最好方法就是让我对他没感觉,你该做的。”

  “我没有权利——”

  “你是没有。但你早就发表过多对别人爱情的看法。既然涉入了这么多,何妨做得更彻底。杀人只杀一半是不道德的,何况我又没要你杀人,只要你把情咒从他身上转来给我而已,还婆婆妈妈的做什么?有担当点好不好!”

  被朱永恋这么一说,再加上其他人似乎也没极力反对,小金狼只得硬着头皮道:“我……我不保证会成功。你们知道的,我所有的能力都被封印住了。”

  “试试看了。”韩璇点头。

  季曼曼打了个呵欠问:“是不是一旦狼王令出现了,就代表情咒转移成功?”

  “嗯。”那是当然,不过那根本不可能。

  “我们该怎么帮助你?”韩璇问道。

  “你们各自盘腿坐在东西南北四个正方位。用指南针测一下比较好。悠悠坐正东方,她是伺今主,有召唤狼王令的能力,与我面对面,你们其他人就随便安排了。”它不甘不愿的指示着动作。

  一分钟后,四人已坐定。

  殷佑看向西方的落地窗,深深叹了口气。它多希望舅舅及时赶回来啊。有表舅在,朱水恋什么也不敢做的,因为她只听他的话。

  呜……可是白逢朗终究没戏剧性的出现,害它失望得想跑到山巅对着月亮狼嗷—番。

  “喂!你还等什么,快开始啦!”朱水恋恶声恶气的催促着。

  含着被胁迫的泪水,殷佑叫唤着体内的三分之一狼王令,不久后,狼王令由眉宇间幻化而出,一道渐亮的金光闪现,凝聚成一块小令牌。

  转移咒术慎重念出,结局却是难以乐观怀想的。谁知道半吊子的施咒者济得了多少事?

  就算起不了半分作用也是正常的。

  至少,小金狼本人就是这么认为。

  不会有异象出现的啦!

  胸口突来的一阵的烫,让白逢朗身形一顿,止住了飞行。足下的白云在没有法力的驭聚之下,四下各自散开成轻烟,他的身体仿若没有重量的棉絮,轻飘飘的向地面靠近。

  随着胸口的的烫度加剧,他只能臣服于风的吹向带他去任何一方,不能施法。因为一施法就会今这灼烫消失。似有什么东西正被艰难的召唤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正在对他施法,可不应有人能对他这么做才是呀……是谁?而……即将出来的又是什么?……

  “哥哥!”一道白练由地面窜向半空中,犹如一条灵话的白龙奔窜,勾旋住棉絮一般的身影,在白逢朗跌落河中之前将他拉回。

  白逢朗双足点地之后,立即双手结印,决定助这召唤之力,让胸口的翻搅足以强烈到让什么东西出来……

  “哥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莞担心的站在他身边急问着。

  隐隐约约的,他知道这可能是狼王令——五百年前被他封印住的狼王令,就是藏在心口,以命相护。若不是被情咒牢牢约束住,他早唤出来了。

  是谁在召唤狼王令?谁能越过情咒的封锁召唤?

  他曾试过无数次,就是破解不了若棠的咒术。这非关法力高低深浅,而在于下咒当时,他对她有情,那她便能织就出他化解不去的情咒。

  除非移转到别人身上,不然就是……他心中有了别人……

  不会吧?

  他倏然一惊!那个正在召唤粮王令的人是用什么方式化解他身上的情咒?

  是小佑吗?莫非它竟允了水恋的要求,真替她转移情咒了’?它该知道他不会允许它这么做的,它更该知道狼界的律法明定不许在中咒者未同意的情况下,替人移咒或解咒,它怎能……

  他紧闭双眼,努力平定下思绪的纷杂。若不能保持思绪的空白,便无法分辨出此刻狼王令被召唤出来是因为被转移抑或是……其它!

  他爱上朱水恋了吗?

  莞儿那日这么问他时,他并不认为爱情正发生在他与她之间,但又无法立即回应否定的言词。万分诧异的,他发现自己并不想说出‘对水恋没有感觉’之类的话。在爱与不爱之间,似乎有个模糊的暧昧地带……

  他只是觉得她热情得炙人,天真又怪异,精明又迷糊,性情急躁,却又常迷惘不定;大起大落的情绪总勾动他的注意力,不时探向她所处的方位,盯着银铃咒释出的白气,猜测着她又怎么了……

  还不算爱吧?他想。只是会在意她,情不自禁的被这个罕见的女子所吸引。

  他们同时也算是朋友,朋友间互相关心是正常的吧?距离上一段感情已太久远,他早已忘了为一名女子心动是什么感觉。加上他生性淡然,许多感情的酝酿至少要上百年才会感觉到。爱情这东西对他来说并非人生的必需品。遇过、错过、怀念过,已太足够。

  不预期发展另一段感情,即使他听到了水恋的告白,她的热情令他动容,心口震荡起伏。但他难以理解一见钟情的来由。以他的经验来说,若没有长久的相处,互相了解对方的优缺点,并渐渐滋生出好感,似乎无法轻言说出喜爱之情。

  她打从甫见面那一刻就明白的表现出钟意之情(这是他后来才理解的),连考虑也没有的就喜欢上他,甚至不了解他这人是善是恶,也没想过两人也许不适合的问题。

  只是迷恋吧?他想。

  那种一时半刻中邪也似的迷恋,将会在时间的流逝下清醒,并悔不当初。

  她活力十足,生活多采多姿;映照于他的平淡乏味,她早晚会明白两人的差距。怎能把她的告白当真呢?即使她说爱他的那一刻,他其实欣喜多于惊吓……

  冷汗浸透他白袍,一道金光由胸口射出——“哥哥!”白莞吓得哭了,知道兄长正承受某种咒术的折磨,不敢乱动他,最后终于想到可以找长老来救。“你忍着点,我去我白长老,我去请他们来!撑住哦!”

  雪白的身影化为一缕轻风,转瞬间已不见。

  金光不断扩大它的范围,并呈圆形的包覆,圈住了白逢朗整个人,隔绝成屏障……

  千万不要是情咒被转移……

  不可以是朱水恋……

  她该去恋爱,轰轰烈烈爱上足以匹配她的好男人……

  她耀眼的热情不该被情咒消灭成一摊死水……

  她的笑、她的怒、她的嗔、她的一切……

  可恶复可爱的,固执又优柔的,坦率又莽憧的……

  她说:我爱你!

  轰!

  金光狂卷成飓风,摧残了四周的银铃叶随之狂舞,天地一瞬间变色,极目望去,全是无止境的金芒,直冲九霄!

  小金狼吁了口气,难掩得意地道:“你们看,我说行不通就是行不通的啦。以我现在三脚狼的法力,无三小路用啦。请节哀顺变,我尽力了,”施法了十五分钟,几乎要累瘫了它。

  朱水恋不满的跳起来!

  “你一定没尽力去做!搞不好你念的咒语都是假的,你这样很差哦,才来人界多久,就学会神棍敛财的招式,简直丢你列祖列宗的脸!”

  “对啊,我们又不是捧着钞票供奉你的信徒,你学神棍给谁看啊。”季曼曼也同意。

  之前的十五分钟,就见殷佑煞有其事的对狼王令喃喃念着没人听得懂的语言,不时的摇头晃脑两下,要不是双眼偶尔还会张开几次,她们几乎要认为它趁机打瞌睡哩。

  而,没有半点成效的结果今她们全部质疑起它到底有没有安分的施法?会不会只是念完那个什么‘恁啊公呀麦死呀有交代……’的师公专用语来充数,骗她们不懂咒术就胡搞瞎搞一番?

  “什么神棍?我可是堂堂的狼王子,才不要下流招式,我没事骗你们做什么?”小金狼喊冤。

  于悠同意道:“你们放心,刚才我确实是感应到召唤的力量。但佑佑的力气不够,所以没能成功,你们别怪它。”

  “对嘛,我也有我尊贵的狼格好不好?还是悠悠了解我。”好感动的偎向小佳人香软的胸怀里。

  韩璇点头表示理解。

  “看来只能等白先生自己同意施这种咒术才有机会成功。殷佑,你必须达成说服他的任务,取得狼王令的任务不能再拖延下去。现在已经农历四月底,距离八月十五中秋节只剩不到四个月,更别说‘星’尚未出现,还得在茫茫人海里寻找他。”

  “我舅不会同意……”

  “他早晚要妥协。”韩璇的表情显得冷漠。“水恋同意承受情咒,他就无须去想太多公不公平的事。事关你殷族的存亡,他必须以大局为重。这也是我四个家族坚持五百年的原因。”

  “我先警告你哪,殷佑小王子。”曼曼笑得好邪恶。“我们家韩璇对这桩持续了五百年的任务,有着毁天灭地也务必要达成的使命感,倘若在结尾的一刻,你们敢败在私人性格的心慈手软下,那么在你下冥府陪父母作伴之前,韩璇绝对有办法伺候你满清十大酷刑,凌迟得你后悔来世上一遭。”

  “算我一份。”朱水恋阴恻恻的冷笑。

  小金狼在六道冰箭般的眼光下,觉得非常的透心凉,由脚底板一路冰到头顶心,连忙吞咽口水,嘿嘿直笑,很小心、很谦卑、很客气地保证道:“我怎会置我们的任务于不顾呢?对不对?放心吧,说服我舅屈于淫威……哦不,是舍小爱、完成大爱,是大家义不容辞的使命,嘿嘿嘿……一切就……咳!交给我吧。”呜……欺负弱小,虐待小动物。

  被金芒包覆的白逢朗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他知道狼王令被召唤出来了,因此他一点也不意外的以双掌承接住令牌。而令牌当然也躺在他掌心,唯一的不可思议是——白若棠的影像由今牌中浮起,半透明的身影在金光的烘托下迷离而虚幻,立体得像是本人站在地面前,漆黑的秀发微扬,像正被柔风轻轻吹拂;她碧绿的晶眸水盈盈的犹如枝头第一技新绿,更似凝碧池里起出的绿宝石般无与伦比……

  绝难想像这只是五百年前施咒留下的幻影,她是那么栩栩如生、亭亭玉立在眼前……

  呈现半透明的身影证明她的虚幻,而他震动的心臆无法平复。五百年的死别……

  她是他的表妹、他第一次倾心的女子、他共同成长的玩伴朋友,代表着他某一段岁月的珍贵记忆,亲情友情爱情的夹杂,让他无法自己……更别说她早在五百年前死去。仿佛只一瞬间,联邦瓦解,友人尽散,天地全化成残破的碎片,世界撕去了和平的面貌,由狰狞战乱取代……

  谁与谁都没来得及告别……

  “哈罗,表哥。我希望当你看到这留影时,不是一千年以后,那表示你一直独自活着,没遇到春天。”

  白若棠的幻影轻柔诉说着,那唇畔一贯的柔婉浅笑,不因嫁人生子而失去那天真单纯的笑容。

  “可我已经出来了,那表示你找到了。你一定会怪我找你麻烦吧?连狼王令这么重要的东西也用来下咒,简直强人所难。请你原谅我。”美丽的幻影深深鞠了个躬。

  “你说过,感情上没有谁亏欠谁,每一对两情相悦结合的眷侣都该被慎重的祝福,所以我从不对你说‘抱歉’之类的话。但你阻止不了我们夫妻渴望你寻得真爱的念头。我们不说遗憾,却深切盼望你快乐幸福。所以别怪我一个,殷祈也是共犯。有机会再见时,要连他也一起骂哦。”吐了吐小舌,白若棠脸上是少见的顽皮。

  “你们夫妻真是……”白逢朗哭笑不得的低语。

  “表哥,你喜欢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呢?我好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定是与你性子截然不同的人吧?你的心像波澜不兴的古井水,没有人来撩动,你根本无法动情。”

  “是吗?我是古井水?死板无趣得很?”他当然知道自己乏善可陈,但……古井水?似乎不治当吧?

  “我们夫妻对你下情咒,是怕你哪天就算对人动了心,也不自觉,任由缘分错过。其实感情滋生向来没道理可言,你以为培养一、两百年的感情才能称为爱情,但别忘了,我与殷祈相识第一眼,就互许终生了。爱情是最不可预期的东西,而我相信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绝对全适应不良。毕竟那种惊涛骇浪、无所适从的感觉对我们白狼族而言太陌生、太有碍健康了,是不是?”

  他想到水恋的吻,她说爱他时又无反顾的表情……是的,那时他震惊、不信。也以迷恋做解释,否定她的真心……他是不是伤害了她,却以为自己做了最恰当的处理?

  白若棠仍在说着:“我们这个情咒可是与众不同的哦。你该知道殷祈研究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咒术没有公开。他在情咒上动了一些手脚,使得它不能被移转。哈,你们一定想不到,若你曾经试过移转的方式,就会发现那行不通。”

  他知道殷祈法力高强又擅长自创咒术,只是,没想到咒术里竟藏有这些机关……

  咦?那……若棠的意思是说,现下这狼王令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情咒……解开了,而非转移到别人身上?他对水恋……是钟情而不自知的?

  是这样吗?

  “虽然狠心对你下了情咒,但我们还是保留了一些为人君主与为人父母的私心,所以只要你心动了,而对方深深爱着你,那么一旦你们召唤粮王令,情咒就可以轻易解开,与原先我们所认知的咒术不同。要让你去爱一个人爱到发狂是强人所难的事。我们白狼族人的性情向来温和,没有大悲大喜的性情,所以这个情咒很好解,因为我们还巴望着狼王令来拯救殷族呢。”

  能量似乎快要用尽,因为白若棠的幻影愈来愈谈,几乎要融入金光中,不大能看清她的表情了。

  “有个女孩正发狂的爱着你,而你也动心了。多棒的美事啊。去爱她吧,表哥,当你幸福,就会快乐,就会身心都有栖息处,不再寂寞。如果我们有机会再见,希望看到你身边有她相伴……”

  余音飘渺,劳踪已去,金光散去,留下深受震撼的白逢朗对着狼王令出神,理不清心中是何滋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