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巧妇伴拙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巧妇伴拙夫 终曲
上一页 目录  

  同样是生小孩的场景,五年前与五年后怎么差这么多?季潋滟简直是痛了个死去活来,叫了两天一夜才把这个让她吐了九个月半的小家伙给生出来。

  是个男孩,依然红唇粉白面,有她的好相貌,但那洪亮得吓人的哭声足以证明这不是一个安分的小鬼。恰好可以与齐天磊那甫出生两个月的儿子有得拼,结拜成兄弟的话,可以预期日后为害世人的远景。

  “弟弟的声音好大。”舒善善精致的小脸蛋凑在父亲身边看着大哭特哭的弟弟。

  舒大鸿苦着脸地看向老婆:“我看以后咱们还是只生女儿好了!这小子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

  “呸!我如果还生我就是呆子。痛死我了!把他抱过来,我要揍他!”季潋滟想给儿子下马威。

  “不可以,娘娘,不要打弟弟。”舒善善奔过去抱住母亲,小手拍着母亲的心口:“不痛不痛,弟弟也会很乖,善善会疼弟弟。”

  舒大鸿将儿子交给老婆,将女儿一同抱上床:“来,善儿,叫弟弟乖一点。”

  说也奇怪,哭声吓人的小婴儿经舒善善小手一安抚居然就不哭了。夫妻俩稀奇地互看一眼,不可思议地笑了。

  “老婆,一物克一物,没得担心了。”

  “那,我与你,是谁克谁?”她扬着眉笑问。

  “当然是你这恶婆娘克我这老实男了。”他爽朗大笑。不在意妻子咬着他手臂。

  “才不是!是我这巧妇克你这拙夫!”她更正,双手齐来,往他身上招呼着拳头。

  “不是啦!不是啦!”舒善善小手挥着,坐在父母中间,不让他们打来打去:“你们是好娘娘配好爹爹,不要打架啦!不然好善善与好弟弟要哭了哦!”

  当真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小娃娃又哭了起来。

  而幸福的光华,便悄悄满溢在四周,在笑声与婴儿哭声中,交织出另一种诠释幸福的方式。

  巧妇伴拙夫!未尝不可。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