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巧妇伴拙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巧妇伴拙夫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他们多了一个车夫。临行前,陈母前来道谢,感谢舒大鸿夫妇的帮忙;结果一场道别搞到辰时才出发。

  舒氏夫妇向来有个很大的不同处,面对外人时,他是分外的古道热肠,生怕怠慢了他人,令人感到不适意;顶着憨憨的笑,一心想除去世间贫苦悲伤。季潋滟则不同,一贯的有礼、冷淡,做不到对陌生人嘘寒问暖的地步;但也不至于让人感到不受欢迎就是了。她会看人,有些人需要动用她交际手腕,那是面对客户时;有些人值得倾心深交,她就会倾出热情相迎,至于其他没啥感觉者,她只会微笑、点头,绝不让对方踏入“朋友”的界限中。

  瞧,虽说他们雇了一个车夫,但每隔一个时辰,坐不住的舒大鸿便会探身出去,直要陈立肱进来休息,怕他一介书生撑不住。照她看,那书生要是连这点体力也没有,恐怕到不了京城就断气了。

  “大鸿,你进来。”她隔着布唤着。

  不久,舒大鸿移了进来;“什么事?”。

  “我已想到三日前派人狙杀我们的人是谁了。”

  “你有仇人?”

  “在没有人知道我真姓名的情况下,哪来的仇人?我猜,八九不离十就是上回在客栈带头反对我加入布市做生意的谢大户。”

  “他有可能恨咱们恨到要杀人灭口吗?”

  “当然。一来,那天他对我出口轻薄,让你给打飞了出去。”打人的动作当然由她支使。

  舒大鸿插嘴道:“这不是杀人的理由呀。”

  “所以这几天我才没猜他。除非有更好的理由,不过,我心底大致有谱了。昨日我抽空去市集逛了下,发现每个地方的布价大大的不同。同样输自京城“莲坊”的织造品,价格差了十倍左右。以往在泉州以为京城织品贵得理所当然,本身昂贵外,运送的路程工也得加入一起算,但,没有理由差了一个州郡,便有如此悬殊的差别。由于我向他们提过要上京采购最时兴的布料,才使他们那些大户害怕吧,于是动了杀机;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一切等到了京城,就可以确定了。”

  舒大鸿担心道:“人家不要你加入,你就做别的吧,别与他们争了。”

  “呆子,任何能赚钱的工作,都不会有人愿意让咱们加入的。就像你前些日子在木料场工作,因为做得又快又好,不也惹得其他工人不悦,净找机会刁难你?”

  她依向他怀中:“大家凭本分工作,赚取合理的利润,也许我的加入,可以使泉州布价降到合理的价格做买卖上这也是好事呀。如果谢大户真的是不肖商人,又有追杀我俩之仇,回去后,我饶不得他!”

  “你又打不过他们。”

  “你以为丈夫是嫁来做什么用的?”她巧笑地说着。当然在武力上要仰仗他呀!脑筋真是转不过来。

  “哦,好。”他还能说不好吗?看她搂着自己没再说,他便道:“没事了吧?我端杯茶去给陈贡生喝”“有事!”她坐在他腿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我想小睡一下,马车晃动得很难入眠,你借用一下。”

  见她舒服地闭上眼,舒大鸿咕哝道:“哪有这样的。”

  “你要是动来动去让我睡不着,我唯你是问。”

  说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虽然太座大人口气上的威胁向来少有力行的机会,但舒大鸿就是自然而然地听她那一套;凌厉的口舌、美丽的脸,光这两样就可以使男人俯首称臣了。

  温香软玉的美人在抱,他低头温柔凝视着,几乎要看呆了去。

  许多个夜晚,睁眼偷瞧她,心下仍不敢相信这么美丽的女子,会是他舒大鸿的妻子。而她,真是个奇特的女人啊。也许他并不聪明,但他的心是雪亮的。

  她是凶悍,但不能算是泼妇。她只是脾气坏,但处理起事来比谁都周延透彻,不会因为脾气坏而任性行事──当然偶尔的例外是被他气出来的;虽然他一直不明白自己何时又招惹她了。

  其实,当她凶巴巴时,偶尔看来,反而比平常更美丽几分,不过,柔和了线条入睡时,更令人珍爱疼惜就是了。

  而她──是真正喜欢他的。

  在二十六年来,除了父母与师父之外,没有人因为他这个人而喜爱他。更多的是他为他们做了一些什么,而得到敬重。

  他有自知之明,全身上下挑不出给人好感的优点,从来也不去认为别人应当喜爱他或崇拜他,所以,一旦有人喜欢他,那感觉……好奇特,整颗心暖烘烘的。

  这个美丽、聪明、世故且有才学的女子,真的以为嫁他是好选择吗?她是这么精明的女人,断然不会做蚀本生意。那么,也就是说,她真的以为两人结成夫妻是绝配喽?

  忍不住的,他偷偷在她唇上印了一吻,悄悄地让红潮爬满脸。见熟睡中的妻子勾勒出微笑,他自己也扬起了唇角,将面孔埋入她秀发的馨香中!

  抵达长安城之后,原本想早日办完事,早日回泉州的,但却被事情耽搁住了。

  首先是舒大鸿不肯走,想等到大考完毕,确定陈立肱中举了才肯走,意思是:若是没有高中,他仍要担负书生回家的盘缠;而怕太座反对,他于是勤快地去抓贼赚银子,证明留在长安有很好的“谋财价值”,以期妻子不会太早决定回家。

  其实目前生活已算稳定,他抓不抓贼匪。并没有什么必要性。虽然他武功不错,目前尚未吃过败仗,没有遇到足以相抗的敌手,但毕竟也是危险的工作。

  如果,纯粹为了赚钱,倒是可以省了,,除非他本身手痒得不得了,否则她哪会在乎那些赏银会不会入口袋?

  没有急着回去,是以季潋滟四处走访织造厂、染坊、制衣厂,去找一些时兴的样式。

  随着太平盛世的到来,加上当今天子知人善任、治国有方,在国运昌隆之下,人民也安居乐业,不必再有战祸凌肆的恐惧。百业俱兴,连服饰的流行款式也倾向艳丽光华,尤其仕女服,露出来的肌肤愈来愈多,也因此,京城的肉体丰腴美大行其道,上衫强调胸线,下裙宽大且长,强调飘逸的美感,大水袖上尚束腰,丰腴之中,仍要有纤巧的腰线来使其不感肥硕。这是普遍的款式。

  再有,也有胡服大行其道,以及专门做给仕女穿的男装,强调豪爽明朗的气质;在京城,男装女衣也正盛行,这些全还没流行到南部,倒是可以尝试看看。

  历代以来,衣着服饰的流行,都是由娼馆来带动,进而普及全国,让仕女们起而效之。回去后,她得多去与妓院交涉一些合作事宜。

  今晨带回了一大堆服饰、布料,便锁在房中一一试穿。老实说,对于胸口那一片撩人的白哲,还真是令人感到害羞。不知南方的接受度如何。

  “潋滟。”

  舒大鸿推门进来,一边叫着,双手捧着干果点心,左看右看地找不到人。后来才在屏风后看到人影,便走了过去,开心道:“我今儿个路过干果店,正遇到两名无赖在索地盘费,被我打跑了,店老板送了我一大包干果,有松仁、生栗子、桂圆……你……你穿这是什么衣服!”开心的口吻在看清娇妻穿着后,化为大吼!

  罪魁祸首当然是娇妻颈子下、胸部上的那片肌肤,还有隐约可见的乳沟。

  被他的吼叫吓了一跳,她捂住心口,低叱:“吓人呀!突然叫这么大声。”

  “你你你,不许穿这种衣服!”

  “不好看吗?”她看到他眼中冒火,好笑之暇,还故意转圈子展示。

  “不好看!伤风败俗!”

  “钦!你瞎子呀,没看到全京城的良家妇女都这么穿衣服的吗?”

  “我们不是京城人!不必学她们,你马上脱下来!”他将干果丢一边,脱下外袍要遮她的肌肤。

  她任他用外衣包着上迳自道:“也许我可以做一些改变再广为推展。”

  “你快些换下吧!”他真怕她敢就这么穿着跑出去。外人欣赏他妻子容貌是丈夫的光荣,但倘若欣赏的是面孔以下的身段,那他是抵死也不肯的。

  见他这么慌张,季潋滟反而有了逗他的心情,将他推坐在床榻上,撩开披着的衣袍上让他直瞪着她胸前的风光瞧。

  “大鸿,你瞧我这身段,不逊长安城的仕女们吧?”

  “我又不知道她们的身段如何。”他忙低下头,红潮攻占了颈子,且更往上涌!老天,这种衣服是哪个混蛋设计出来的!

  她吐气如兰地将芳唇偎近他红透的耳畔:“日后,都这么穿给你看如何?”

  “我……我……不行,你不可以穿这种衣服!不要穿!全部不许买回泉州。”

  他发出男子汉的抗议。

  “哎呀!你好坏哦,全部不穿,那不就是光溜溜的了?”她低呼地曲解他语意,作势道:“可是,既然你是我的夫君,我当然得奉你的意见为圣旨了,我这就脱下了吧!”

  舒大鸿吓得连忙双手各拉住一边袍衣,将她给包个密不透风,咬牙道:“你知不知羞,现在才中午而已。”

  她扬眉:“中午不行?那么,是晚上就可以了?好,咱们晚上就……”

  “女人,你……真是气死人。”他突然涌起了掐死人的冲动。

  她扬声而笑!搂住他颈项自得其乐无比。当然,舒大鸿只能摆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又恼又怜地看她美丽容颜。

  外边的门板传来敲门声。

  “谁?”舒大鸿放下娇妻,低声叫她换上“正常”的衣服后才走出屏风。

  门外传来陈立肱有礼的声音:“舒公子,是在下陈立肱。”

  打开房门,正是那陈贡生。这时也才听见楼下热闹无比,不知有什么事。

  “陈公子?用过饭了吗?我已在楼下叫人备好午膳,咱们一起用吧!”舒大鸿走出来,一迳的热心。

  陈立肱神色有丝激动,拱手道:“不不!这一餐当由在下宴请二位,若非二位大力相助,今日小生便无法在长安城内取得功名,光耀门楣。”

  原来今日是放榜日,皇榜公告处已张贴出来七十二名中举者中,陈立肱高中榜眼。虽然官差尚未敲锣打鼓前来通知贺喜,但客栈住客中出了举人,可是件天大地大的事,涌来一大堆道喜的人不说,客栈老板当下出尽上好酒菜,请榜眼郎享用,并书下一篇文章,好成为客栈招牌。

  “呀!高中了!真是了不起,恭喜你了!”舒大鸿欣喜不已地叫着,简直是兴奋过度。“哎!那么考了第二名能做什么官呢?”

  已更衣好了的季潋滟走出来,笑着搓了下丈夫脸颊:“傻子,登科之后,还得去吏部考试,叫做释褐试,是授官考试,到时前三名者,还可以进宫面圣哩!不过,陈公子也真是了不起,在全国数万考生中脱颖而出,为咱们泉州大大的争光。恭喜你了。”

  “多谢。”陈立肱闪亮的眼眸直视不讳地看她,眼中的仰慕,再也藏不住。

  也许……他可以……

  觑了一日空,季潋滟偕同夫婿出游洛阳,既是陪都,其繁华喧闹,自也不逊色于长安城。

  是春天了,百花冒出枝头,含苞待放,一片丽色在青翠中勃发,生趣盎然。

  “再二日咱们就要回泉州了,你可还有什么事没忙完?”季潋滟望着茶亭外的景致,品着香茗,边看着丈夫毫无情趣的牛饮,心中只觉可爱率真得紧。

  呷了一大口甘润的茶,他丢了几颗花生入口,一脚踩着凳子道:“没什么事了,我想陈贡生的授官试定也可以谋到好差事,日后用不着咱们担心了。”

  “我还以为你这大善人会担心他到结婚生子哩。你呀,老是做得太过头,教人生气。”他连忙申辩:“我近来已有改变了,你看你生气的次数已减少许多。”敢情他老兄以太座的脸色为行事准则。

  季潋滟好笑地在桌下踢了他一脚。真是的,说得好像她是一个恶婆娘,专门欺负他似的。

  “呸!你要是会改变,我看水牛也会飞天了。”

  “水牛会飞天吗?”他呆呆地问。

  “不会。所以你也是死性不改。”看着桌上东西已吃得差不多,她招来茶房会帐。

  夫妻俩走向停放马车的地方,季潋滟才想起什么道:“哎呀!我刚才叫茶房代我包一只烤鸡忘了拿,你先去驾马车到前门,我过去拿。”

  “好。”见妻子跑远,舒大鸿走向马车。

  放眼望去,他们新买的这辆马车既坚实也华丽,虽然没有涂金抹银的,但上好桦木制成的车身,不仅木质本身有白中带黑的美丽斑纹,加上精致的雕刀,刻划山水景色,硬是在众马车中脱颖而出!平凡木板马车就不必说了,其它涂金漆披红褂的马车看来也只是俗丽而已。

  嗯,还是他老婆的眼光好。他非常有荣幸地挺起胸膛,给马儿抱来一束青草吃,待它吃完就可以上路了。

  远处有一对夫妻吵吵闹闹地走过来,身后还拖着二三个流鼻涕的小孩,正放声大哭不已。在这边看马的马夫们全转头过去看,就见着矮小且不耐烦的丈夫,以及身边肥壮且邋遢的妻子,不知为了什么在争吵,声音大到只怕连老天爷都得捂上耳朵了,而身后那三个小孩更助长其声势;由衣着来看,就知道是市井鄙夫妇,没什么好侧目注意的。

  他们一家五口走向最角落的破旧马车,丈夫终于不耐烦地叫了:“你好了你!也不过是少收了那妇人二文钱,你发疯什么!”

  “二文钱也是钱!只怕你这死人存心拿我千辛万苦绣好的巾子去与那贱人眉来眼去,谁知道你们私下干了什么苟且之事!今天我要是没跟来,搞不好你不只少收二文,而是整个送人了!而你呀,更是与她乱来一通。”

  “你……你胡说什么!”那丈夫恼羞戊怒,不客气地甩了妻子一巴掌。让妇人跌在地上号啕大哭。

  那妇人当真也不起来了,坐在地上槌胸顿足地嘶号,什么粗话都翻出口了。骂完之后又叫道:“许财生!当年在我家乡,多少男人跪在地上要娶我,你这,居然这么糟蹋我!我不要活了啦!”

  “呸!少丢人现眼,不上马车最好!我自己回家!”男人也有一肚子怨气,将三个小孩丢上车,一边吼骂着。

  这种事,外人不要干预最好,不过舒大鸿就是不忍心看这失态妇人没有台阶下,直赖在地上好不可怜,牵了马车经过时,忍不住扶了她一把:“这位大婶,和气生财,你就快些过去吧!”

  泪涕满脸的妇人抬起眼,四目交接的一刻,妇人尖叫了出来:“你是舒大鸿!”那一双豆大的眼同时也惊疑不定地直在他身上的好布料,以及名贵马车上溜转。

  “这位大婶认得我?”舒大鸿一头雾水,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曾见过眼前这女子。

  这妇人猛地双手扯住他衣襟抹自己的大花脸,将自己满脸的污秽拭在他衣袖上,才正对他:“我是张阿满呀!桐林县溪周村的同乡呀!看来你是发达了。”口气中无限遗憾。豆大的眼闪着精光,活似要剥下他一层皮看着。

  “肥婆,上路了,别碍了人家大爷的路。”瘦小的丈夫在三步外吼着。

  “你这老不死的,闭嘴!当初我要是跟了他,今天也是个富家夫人,哪还得受你这死人气!还陪你工作得连口也不了!”张阿满气焰正盛地吼了回去,转头又是另一副嘴脸。努力瞪大眼,挑着莲花指,道:“大鸿哥,您现在在哪儿高就呀?做什么营生?娶妻了没有?是不是还在等我呢?”声音企图嗲出风情万种的韵味,却只激出所有人的鸡皮疙瘩。

  舒大鸿许久才从她的绿豆眼,以及缺了四颗大牙的血口中,看出她原来就是他六年前想做善事娶了的那个女人。原来她还是嫁人了,那敢情好。虽然目前变形得不成人样,但吃得这般肥硕,表示她没嫁得太差。不过,她的口气怎么变好了?

  “张大姊,是你呀。”

  “呀!叫什么大姊!别忘了你当年追了我好几年哩!死相!全忘了呀。”娇羞地槌了他一下,居然当众与男人调情了起来。“你叫我满妹就好了。”

  满妹?不会吧!她大姊还大上他三足岁哩!舒大鸿再怎么迟钝倒也明白这种刻意的亲不合宜,可是他又没有灵活的手腕来处理人际关系,只能呐呐地说:“张大姊,我呃……我要走了,我的夫人还在前门等我哩──”他的声音被尖叫打断:“什么!你娶了!你当年说要娶我的!你怎么可以娶别人!”竟然使泼起来了。

  她的丈夫走过来气道:“你得了!少丢人现眼!”

  张阿满一把将丈夫抓到一边斥道:“笨蛋!你别出声上这人是个呆子,到处散财的,只要我叫上一叫,就有一笔银子入袋了,何况他看来混得不错,你总不希望咱们一辈子卖什货吧?”

  贪心是人性至大的弱点,市井匹夫,哪里禁得起诱!于是当丈夫的不开口阻止了。

  张阿满双手插腰:“舒大鸿你要怎么对我交代!”

  “交代什么?”

  “你没有娶我,害我后来嫁给了货鼓郎,东奔西走地吃苦,你要赔偿我所受的苦。”她气势汹汹,完全不讲理地使泼起来,连路人鄙夷的眼光也动不了她分毫。

  舒大鸿退了两步,再笨的人也知道这种说法不合理,何况他只是生性不计较而已,并不是笨。只是,看着同乡的人衣着褴褛,生活不甚平顺,心中却是涌上恻隐之心,所以不愿出口驳辩,迳自沉默着。

  在他二十六年的生命中,常有这样的人,不分青红皂白,认为他身上的钱财该流入他们的口袋中保存,因为他这人即使身上摆了金银财宝也是浪费。助了他人,反而让他人非要洗尽他所有才甘心放手,还认为是应该。

  在以往那是无所谓,反正他自个孤家寡人,不必烦忧其它。可是现在不同了,帮助他人的事仍是得做的,但得花在刀口上,虽然他身上有着生平以来最多的钱财,可那是妻子要做生意,将来讨回公道用的;即使他要花用也要向妻子告知,免得坏了她的事。

  此刻,他是不能掏出银两给他们的。

  张阿满由刚才不知破口大骂些什么,到现在依然喋喋不休,不过该让他听到的重点可没有漏掉:“反正,你要给我银子帮助我过日子。”

  舒大鸿为难地搔了搔头:“我没有银子。”

  “没有银子!你穿这样会没有银子!”她尖叫,但眼睛一转,又道:“也可以,你马车给我们夫妻用吧!这车子看来可以卖价好价钱。”

  “不……不行!这是我们要回泉州的工具。”面对她的恶形恶状,舒大鸿硬是不能应允,这是潋滟买的,他不能作主;而且他也不想给这一对存心吃人骨、啃人肉的恶夫妻。哪有人这样的!

  当然路边有人看不过去了,一个马车夫走过来:“喂!你们这两个,平白无故怎么可以抢人财物?这位爷看来并不欠你们什么。”

  “滚开!少管老娘的事!”妇人肥手一推,将那人推了个三步远,复又转头回来,呼道:“你给不给!”

  “给什么呀?”

  一阵馨香拂来,清脆圆润的嗓音由一群人的背后传来。不一会,就见一名美丽少妇、贵气盈盈地翩然而至。

  舒大鸿明显地松了口气,走了过来扶住她手臂,低道:“他们……我……”

  季潋滟横了他一眼,其实她已看了好一会才走过来,当然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压下心口的怒气,她漾出浅笑,走近那对猥琐夫妇。光是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威仪,已使得这边下阶层的仆役们自惭形秽不已,更别说这对夫妻了,不敢瞻仰其颜,忙半垂下眼睫。

  “哎呀!这不是卖货鼓的小贩吗?昨日在长安市集,还看到你在卖绣巾花钿哩!还有呀,去拜访林员外时,你正挑着担子去给林夫人挑新款式的花粉吧?当时我与林员外正忙着品茶对弈,倒是忘了给你光顾一下了,难怪你们会抓着我家相公不放,原来是没做到我的生意不甘心呀!”

  两三下点明了自己高高在上的身分,让这对夫妇吓得冷汗直冒!林员外耶!长安城织造业的巨富,而他昨日就真的是从那儿兜售回来,不仅只能走狗洞,还要买通小才可以进得去。他们……竟是惹到不能惹的人了吗?与林员外交好的即使不是达官贵人,也是大富大贵呀!

  季潋滟顿了一顿,又道:“既是如此,还不快些拿货给我看看。本夫人忙得紧,怕没有时间与你们瞎耗哩。”

  “哦……哦……是!是!”两夫妻连忙由破马车中搬下货,忙得胆战心惊,好不容易才把今早办的货全搬了下来。

  季潋滟看着每一盒拆开的货品,东拈拈、西弄弄,间或还“不小心”地踢倒一些花粉,也弄得货品一团乱,才道:“哎呀!我忘了林夫人告诉我,这些便宜货用不得。现在亲自一看,才明白当真不合我等身分的人用,你们收回去吧!”

  “喂,你……”肥妇人沉不住气想大吼,但倏地被丈夫拉低了头。这种贵气人家,岂是他们惹得上的。

  “相公,咱们走了吧!”

  舒大鸿扶她上马车。

  在关上布时,她巧笑道:“看你们挺辛苦,衣着这般褴褛,赏你们十两过日子吧!毕竟,是当年这位大婶不要我家相公,才得以让我嫁他,过着少奶奶的好日子。多谢了。”将十两银子丢在黄沙地,上车,娇声道:“上路,别让几只走狗误了咱们的游兴。”

  当然,呆楞屈身在路边,受尽奚落嘲弄的夫妻,是不会有人同情他们的。

  季潋滟在生气,非常地生气。生气的程度中更参了些许醋的浓度,而气的对象当然是舒大鸿那个大笨蛋。

  回长安后,她坐在床头,死瞪着那个被她瞪到手足无措的舒大鸿。

  舒大鸿觉得有义务解释些什么:“她……她是我的同乡啦。六年前我因为看她嫁不掉,很可怜,才说要娶她的,结果她要了我三十两之后,才骂我不要脸,居然妄想娶她,所以我就……呃……逃过一劫了。”

  季潋滟差点笑了出来,连忙侧过脸,继续努力地生气。切记!切记!不可以太快给他看到好脸色,否则她身为妻子的面子往哪儿摆?老天爷,那女人曾经有机会成为他的妻子?拜托!人丑且痴肥不算大过,毕竟父母所生,奈何不得人!但那种低劣的品行、粗鄙可耻的心态、穷凶恶极的恶妇状,居然……居然……哼!她季潋滟居然捡了那女人不屑的男人当丈夫!那是否表示在舒大鸿眼中,她与那鄙妇的等级相同了?

  死舒大鸿,六年前的眼睛是长在脚底板吗?混帐透顶!连带使得她这个“舒夫人”位置廉价无比。他他他!怎么可以想过要娶那种专剥人皮、吃人血的女人?如果他当年真的娶了,只怕今天的舒大鸿会变成六岁──死了之后立即投胎转世出生,刚好六岁。被那女人在一年内榨去了命!哼!

  见妻子脸色依然沉重,他又道:“你别气呀,我又没有娶到她。我要是知道当初那个相命的没有诓我,我就会一直等,等到你出现呀!因为他跟我说我会在二十五、六岁时娶到一个大美人,而且为我兴家立业生小孩,但是,他会那么说也有可能是我把乞讨来的食物分他吃,才对我说好话的呀。因为,如果他真的算命算得很准,怎么会可能比一个乞丐还落魄?一定是算不准才没饭吃。哎呀……总之,我没想到会娶到你啦,我又不是什么名人,也没有钱,又长得平凡,其实本来就该与张阿满那种女人配一对才是。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嫁我──”“你是说,是我硬凑上来迫你接受我喽?”住在小河东边的狮子开始吼叫。“不是,不是……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呸!谁喜欢你来着!”怒火染红了双颊,娇叱道:“是你偷偷爱我才对!”

  “我哪有……哦!”反驳声被一记石榴打中而住口。

  “你没有!”大美人威胁地逼近,为了面子问题,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屈打成招。

  幸好幸好!舒大鸿这一点点脸色还算会看。

  “好吧!我有偷偷爱你啦!”而且这真的说出了一点点事实。

  ““好吧”?这是什么狗屁的附加叹息词?你根本没有诚意!”她就是存心要给他难看。

  “怎样才叫有诚意?”哦,老天!劈下一道雷来摆平他这个难缠的娘子吧!不然劈昏他也可以。

  季潋滟突然问道:“以前你练功时,你认为最难挺最久的动作是哪一种?”

  “一指点地的倒立,做什么?”

  她淡淡一笑,妩媚极了:“那,你现在就做给我看。”

  “哦。”

  就见他,轻易一个后空翻,伸出食指支撑着,整个硕大的身子便直挺挺地倒立着,丝毫不见动摇。

  她蹲下来:“很好,你就给我这样立着别动,并且要大声喊叫“我爱季潋滟”一千遍,才可以下来。”

  “你……你……我叫不出口!”面孔很快地充血。

  她低哼!

  “那你就别想起来。我现在要去用午膳了,等我回来再想想如何罚你。”话完走向门口。

  舒大鸿急得大叫:“我撑不了几个时辰呀!如果你都没有回来呢?”这种姿势不能运功助力,否则会血气逆转,恐怕会岔气而走火入魔,所以他只能以耐力支撑。一时之间不会难受,但久了他就完了。他就怕老婆大人故意不回房。

  “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是死了也不许躺着死,也得给我倒立着死。”

  佳人远去,留下哀叫连连,却一点也不敢偷工减料的舒大鸿。唉……

  “舒夫人,请这边坐。”新科榜眼热情地招呼着。

  才刚下楼,就见到如今意气风发的陈立肱再无一丝穷酸硬气,人变得热络起来。她低头想了下,便大方地走向他那一桌落座。

  “舒公子呢?”他问。

  “在楼上,待会就下来。”她招来小,点了几样菜。才又道:“明日我们夫妇打算起程回泉州,顺便告诉令堂,你高中榜眼的好消息。”

  他点头,自己灌了三杯酒,像在壮胆,喝完后才道:“前日去吏部考试,并去主考的恩师家拜访,曹恩师问我是否已有妻妾。”

  “喔。”她漫应,不让自己与他交谈太过深入。

  “恩师膝下有四位千金,想许配一位予我。”

  “那真是双喜临门了,恭喜。”

  “不是!我……我以为,我现在配得上你了,我其实一直……”他激动地低叫。

  季潋滟伸手阻止他再说,换上一张冷艳无情的面孔。

  “你苦读寒窗十年,那些圣贤书的内容都是教你夺人之妻、垂涎恩人的妻子吗?”

  “他配不上你呀!你可知道当高贵的你与粗鄙的他站在一起时,感觉有多么可笑吗?如果你能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不择良木而栖?”

  “他配不上我,而你配得上?以你这种出身,你凭什么口出狂言?屈屈一个榜眼,即使吏试第一,也得由六品做起,你这算什么良木?你还是去娶你恩师的女儿吧!将来升到一品还有些许渺茫希望。如果我的眼光再高一点,只怕你也配不上我。而舒大鸿于我有恩、对我有情,给我无限的空问发挥所长而不宥限于男尊女卑的迂腐观念,他虽不懂营利之道,但努力且辛勤地工作,从不虚耗时光,也不怠惰贪逸。陈公子,这些德行,怕是你做不到的;即使圣贤书中全是这类道理,但在你而言只是用来考试,而不在力行。你瞧不起的,是他平凡、不够聪明、没有才学,但,我要一个有才学有功名的丈夫做什么?如果全天下有才学者皆自傲、皆似你,那么,我宁愿丈夫大字不识一个。陈公子,你不坏,相信日后是个好官,但你太傲、太自我,一时贪恋我的外貌而非份心起,希望日后岁月能长进你的智慧、能开你的眼界心胸,否则,你这等好官,只怕非人民之福。言尽于此,就此别过。”她冷淡起身,正好店小二端来饭菜,她道:“随我端入上房。”再也不理会那陈贡生。

  这番话对他是太过沉重了,但不说反而不好。毕竟是未经人世洗练的年轻人,二十来岁,可能打一出生就浸在书中与世隔绝,如今年少得志,心狂气傲不说,却是不懂一些待人处世之道。瞧瞧!光他那样心思,就足以证明,禁不起诱呀。也可能他读书读呆了,以为“书中自有颜如玉”是指功名大成后随意可垂涎他人妻女而不必心虚,因为有了功名就是一切。这样想他,是有点刻薄,因为这人除了心仪她、看不起舒大鸿外,倒也算是孝子,对他人也斯文有礼,不是坏人。可,谁叫她是被垂涎的人呢?哪能不气!气不过的是那个笨蛋舒大鸿,老是行善助人,却被那些受助者瞧不起!当他是无知好拐的莽夫,气死人了。

  正想踢开门,才想到舒大鸿正在里面受罚,不宜让外人瞧见,便接过小二的托盘,打发他下去了,才踢开门,那呆子果然还倒立着,汗湿重衫,看来好可怜。

  “下来吧!吃饭。”

  舒大鸿气喘吁吁地翻身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还不错,原本他以为要倒立两个时辰以上哩。忙将汗湿的衣服剥了下来,春天的低温对他没用,他热个半死,不瞬间已上身赤膊。

  她拿出一块大棉巾,擦着他的脸汗。

  “你呀!老是气得我半死。”

  “你气还没消呀!”他心中暗暗叫苦,想着是不是还得倒立回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往他肩头一槌,却看到自己昨夜留在上头的爪痕,忍不住泛起红云,去翻出一瓶药,在爪痕上轻轻揉抹。也亏得他皮厚肉粗,什么痛感也没有。

  “喂,会痛吗?”

  “不会啦。”这种小破皮在他辉煌的受伤生涯中不算什么。

  “哪有人肉不会痛的。”

  “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我都认为不痛。”

  他身上的确有一些看来狰狞的疙。她一向不过问他以前生活的,此刻忍不住好奇道:“你那个“范围”有多广?怎么决定的?”

  舒大鸿回想了下,这可得由他七岁时说起了。

  “七岁时,与爹去猎狐,结果我跌入了其他猎户的陷阱中,被铁齿夹断腿骨,差点废了右脚踝,幸好后来接好了骨,二、三个月后又能跑跳了。后来我爹告诉我,男子汉大丈夫,要比别人更能忍,以后受伤了,伤口比这次还轻的,全不许叫痛。也真奇怪,受过那样的痛,便觉得日后受了什么伤痛都不算什么了。然后随着我爹娘相继猎熊不成反而被熊追落山谷死亡,我跟了乞丐师父之后,常也有受伤的机会,更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了。”

  她圈住他颈子,身子依在他背后问:“如果有痛到不能忍受的时候呢?”

  “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哭,然后快找草药敷上。”其实自从他学成武功之后,已没有什么受伤机会了,目前为止所谓的“伤”都是拜娇妻所赐。当她气起来时咬人、人、捏人……哎!都是小意思而已。常是她香汗淋漓气喘不已,而他还无所觉咧。

  季潋滟笑道:“真不明白你这样的人。在八岁失去双亲,成长期间受尽嘲弄奚落,竟还这般乐观,以天下安乐为己任。为什么没有变成一个孤僻的怪物呢?”

  “也不全是坏记忆,至少老乞丐师父,以及某些人对我都不错,当然也有把我们当下贱人看待的。我是觉得,一个人落难了,遭遇了困难已经很可怜了,怎么还有人在一边幸灾乐祸?所以我就决定,一旦我身上有钱,见着了可怜人,一定鼎力以助,不去嘲弄人家。”他不好意思地搔着头:“不过,我一向不会赚银子,要助人也有限。”

  她推了他一下:“你呀!别哪天把我卖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会啦。”

  随便一句戏言,哪里知道日后当真会兑现。此时亲亲爱爱的闲聊,谁也没搁在心上。不过,日后还会不会有这等好风光,那就……嘿嘿,鬼才知道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